搜索
日本

岚山 / 小仓山 —— 讲一个莉莉的故事,给二十五岁的你

查看:50252 | 回复:13
发表于 2018-2-26 13:20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我的名字叫莉莉,下周就要满二十五岁了。”
  “你也可以叫我莉莉子,但有一点需要特别说一下,莉莉子是一个魔法师。”
  “你说什么?不好意思,我没太听清楚。”
  “哦,你说为什么我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唔……这可把我问住了。”
  “要知道,我也是在不久前才被告知莉莉子是一位魔法师的。”
  “那是上个月的事了,我工作的游乐场为孩子们举办了一个小型万圣节晚会,舞台剧环节采用的剧本是我自己写的故事——《寄给魔女秋莉的邀请函》中的第一章,在同事们的鼓励下,我扮演了剧中的魔女秋丽。”
  “表演结束,不仅收获了孩子们的笑容,还收获了这个。”
  “嗯,就是这条镶嵌着椭圆形透明玻璃的项链。它并不是故事里魔女秋丽的道具,秋丽的那条是橘色的,这条透明的项链是我换完衣服透过镜子确认自己衣装时,镜子里还穿着魔女装的女孩送给我的。”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当时也吓了一跳,我不可置信的看看与我长相略微相似她再低头看看自己,她眉毛微挑,用像看猴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莉莉子,是个不折不扣的魔女。明天,后天,不远或遥远的未来,你也可以继续作为莉莉子生活,前提是你要保管好这个。’
  “对,她就是这么说的,说完便准备把手中的透明玻璃项链递给我,我吓到无法质疑任何事情,只能像个笨蛋一样大张着嘴巴看着她的手穿过镜面,镜面像被扔进小石子的湖水,荡起层层叠开的水波。”
  “就这样,我拥有了这条镶嵌着透明玻璃的项链,变成了不会任何魔法的魔法师莉莉子。”
  “你得走了?这么快,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呢。”
  “下次见面会回答我?”
  “好啊,我想问的是。”
  “就是,你……是怎么和二十五岁的自己相处的。”
  “魔法师也会有这样的烦恼?不要这么说嘛,也许正因为是魔法师,才会有这样的烦恼吧。”

  “啊~啊,又要早起。”
  哆哆嗦嗦地爬下床,又哆哆嗦嗦的打开卫生间的灯,再哆哆嗦嗦的将涂满牙膏的牙刷塞进嘴里的莉莉默默的在心里抱怨着。虽然今天是连续工作五天后难得的休息日,莉莉却不得不在五点十分之前爬出被窝。
  看着镜子里熟练地为牙齿做清晨的第一次清洁的自己,莉莉放任还未从梦中醒来的大脑继续放空,直到化成细碎连绵的泡沫的牙膏像一条柔软的小白蛇般顺着牙刷杆滑向她的手指时,她才停下手里的动作,眉头微皱的拧开水龙头。
  “嗡嗡,嗡嗡。”
  被搁置在洗漱台角落的手机轻轻的震动起来,亮起来的屏幕里陆续跳出三四个绿色对话框,不用仔细看也能猜到一定是佳佳发来的确认今天行程的消息。
  “放心吧,我会准时到的,摸摸头。”
  回复完佳佳的消息后,莉莉将手机随意地扔向梳妆台左侧的单人床,边打哈气边看向眼前的镜子。
  还在读书的佳佳曾作为游客和同学一起光顾过莉莉所在的游乐场,那个时候的莉莉刚来到这座小岛不久,连日常生活用语都还说不顺畅的她误打误撞的被这座刚准备开始尝试招聘外籍工作人员的游乐场收留,与莉莉同一时期进入游乐场工作的外籍人员虽然将近十人,却都被分在了不同的园区,笑容里透着亲和力的莉莉被分去了一座为十二岁以下儿童建造的魔法迷宫,不仅周围的同事都是小岛的原居民,会来魔法迷宫的大多数游客,也都是带着孩子的当地居民。
  莉莉在工作中显得格外狼狈,因为听错客人的要求,而连累前辈印错照片;因为记不清各种设施的名称,而无法第一时间帮助客人顺利到达下一个想去的园区……无法很快适应工作的莉莉在与不同文化背景的同事在相处上也遇到了些许阻碍,渐渐的,莉莉感到很失落,甚至还一度冒出了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在这里生活的疑问。总是形单影只的莉莉在被绕不清方向的佳佳用家乡口音搭话时,立刻激动起来,并唐突的问佳佳是否也来自内陆,确定彼此都来自同一个故乡后,两人自然而然的交换了联系方式。
  一转眼,距离最初相识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生活中有太多变化,好的不好的,但和佳佳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亲近又不让人腻烦。
  梳妆完毕,穿戴整齐,拿着一把透明长柄伞的莉莉踏着鲜明的晨光走到长廊转角的一瞬间,便被凌晨六点的天空深深的吸引。秋季的天空是否总会突然变得高远,莉莉看到远方连接成一大片的白色云朵底部被藏在某处只稍稍露头的朝阳晕染上金橘色的亮丽花边,空气里飘着的湿气只让裹在大衣里的莉莉觉得格外清爽,冰冷却并无寒意,这一定是初秋才有的温柔。
  莉莉此刻的心情好极了,她不禁做了起床后第一个深呼吸。不知道是不是莉莉的错觉,在视野跟着脚步变得开阔时,在因为天空很美而不自觉笑起来时,莉莉感到项链上镶嵌着的透明玻璃在微微发热,这条莉莉在万圣节晚会结束时得到的透明玻璃项链,不知何时起,开始出现一条条由浅加深的裂痕,莉莉有点担心那些裂痕会愈演愈烈,便将项链放进了抽屉,小心翼翼的保管着。今天临出门前,不知道为何,莉莉取出它重新戴在了脖子上。本想掏出项链看看的莉莉因为担心赶不及与佳佳约好的集合时间,还是打消了检查相连的念头,加快了走向车站的脚步。
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莉莉的印象里,岚山是闻名海外的名山,一年四季中造访它的游客总是络绎不绝,秋天的它应该更具风情,漫山遍野的枫叶乖巧的随着季节变换由绿转红,点缀在山间,想必是有闲情雅致的人赏秋的好去处。虽然,这些旅客中的绝大多数人好像也并不全是为了用心去聆听古都的秋风而接近它,人们或许是为了给爱情添一份情调,或许是为了给年末的聚会攒一份谈资,又或许只是为了给电子设备消耗点内存。
  但莉莉觉得这些都合乎常理,她依据自己脑海里不深厚的知识推测,赏红叶之风最初在这座小岛盛行起来,也许是拜那些不知耕种之艰辛的贵族所赐,凌冬将至,生活中离不开聚会行乐的人们,也有厌倦歌咏明月的一天,而自家庭院里精心设计的景致也逐年暗淡无趣,在那个没有电脑游戏或上百集的电视剧供自己消遣的时代,不用为生计奔劳的贵族们走出宅院发现,眼前的山林被季节披上了颜色鲜明丰富的外衣,便也愿意分出自己无处搁置的闲情陪着山野等待冬天的来临。
  如今,不用红叶点缀,人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已然丰富多彩眼花缭乱,即使大多数人都没有了攸关生死的烦恼,却也免不了被更多不同的繁杂事分去心神。所以其实怎样都好吧,大自然总是这样,它从不在乎你来自何处,也不会询问你是无心路过还是准备静心久居,更不会深究你心中怀抱着怎样的向往,它大多数时间只会平静的陪伴着每一个走近它的人,无关乎接受还是拒绝。
  当然莉莉和佳佳,也都并不单纯是为了赏红叶而起个大早去岚山。还在上学的佳佳想要做一个与红叶有关的小短片,所以她把这次出行定义为工作,没有报酬的工作;而莉莉纯粹是因为想帮这位好朋友的忙。
  佳佳对于这份没报酬的工作的认真程度,合着行李箱拖在地上发出的嘎啦嘎啦声一起传达给了莉莉。
  “箱子并不重,也就装了一个包包两套衣服三顶帽子和一些化妆品。”佳佳笑着解释道,“因为是第一次自己尝试拍视频,也知道肯定不会立刻就做出自己理想中的效果,但还是觉得尽量准备齐全一点吧。”
  “我喜欢你的态度。”莉莉发自内心的笑着回应道。
  莉莉再次感到搭在胸口处的透明玻璃项链再微微发热,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不习惯早起吗。”佳佳半开玩笑半担忧的询问道。
  “没什么。”莉莉突然很想将一个月前发生的事分享给佳佳,她发现自己其实很想找个人好好说说这件事,却又总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你还记得我让你叫我莉莉子吗?”
  “记得啊,一个月前你突然跟我说,‘以后请叫我莉莉子’,莉莉明明就很可爱嘛。”佳佳笑着说。
  “因为,因为莉莉子……”
  “啊,电车来了。“
  “……啊,嗯啊。”
  组织好的语言陷入上班族们组成的黑色人潮里,不见踪影。
  也许还不到分享的时候,这么想着,莉莉改变了话题。
  “佳佳想拍什么主题?”
  佳佳似乎也并没有过分在意与“莉莉子”有关的话题,在听到莉莉询问视频思路后,兴奋地打开了话匣子:“我想把自己喜欢的事物都拍进去,美食美景美妙的音乐和美丽的女孩子。不用与任何人结伴,一个人也可以去旅游去享受生活,一个人不觉得寂寞,拥有的是一种淡然一种恬静。”
3.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嗯,这个想法很棒,但我觉得自己现在在过着完全相反的生活。”说出口后莉莉才觉得听起来像是一种丧气话,又解释道,“佳佳,你有多久没有不抱任何目的地想要去哪里看看,去哪里走走了?”
  一旁的佳佳似乎没太明白莉莉的话,抿着嘴睁着大眼睛看向莉莉,寻求她的进一步解释。
  “可能是太害怕自己早上无法按时起床,今天我居然比闹钟早一个小时便醒来,再次睡着的我做了一个很短的梦,梦里却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年龄还很小的我和伙伴们一起去家附近的山里游玩,那里有很多形态各异的大树,有一些镶嵌在山坡底部,并不笔直朝天而是弯出一个低缓的弧度,就像是一种友好的邀请。坐在上面的我想象着它是一把只属于自己的魔法扫帚,四周回荡着布谷鸟的歌声,头顶上是斑驳在树枝间的蓝色天空,那个时候的我,真得好开心啊。明明只是个连外省都没去过的孩子,却那么开心。
  “嗯。”佳佳点点头回应道,“也许我也一样,也不止是小时候,即使是上大学后的某个时期,我也这样开心过啊。你知道我的,从小就喜欢美丽的东西。我会盯着一个设计精良的耳坠看很久,想要知道它是怎么被做出来的,每一点点细微的发现都让我觉得很开心。”
  “嗯,是这样呢。以前总想着,要来这座小岛读书,想象着那会是多么美好的事啊。可也许是自己不够努力吧,虽然在这座小岛落了脚,却也无法静下心来学点自己想学的东西。今天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在这里生活一年半了,可我居然是第一次去岚山,还不完全是为了游玩。”说到这里,莉莉被自己逗笑了。
   “不要这么说嘛。”佳佳一边用手机背面镶嵌的小镜子确认着自己妆面哪里还需要修饰,一边说道,“我们今天就轻松一点,拍拍视频,也赏赏红叶,放轻松嘛。”
  “放轻松。”莉莉在心里重复着这三个字,一束阳光透过车窗照在佳佳的脸上,佳佳不太适应的微微眯起眼睛。
  “放晴了欸佳佳。”
  “嗯,还好我们起得早。”
4.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莉莉为了这次出行提前做了不少功课,虽说天龙寺的景致最有名,但害怕游客太多,莉莉决定带着佳佳去更远一点的常寂光寺。
  握着地图的手感到了些许寒意,却并不影响莉莉此刻的好心情,她哼着小曲寻找着指路牌。一旁的佳佳表情却不似坐在电车上时那般从容,不停的让莉莉等等她。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我的鞋子。”拖着行李箱的佳佳耷拉着嘴角,可怜巴巴的说道。
  “说了今天可能要爬山,就不要穿高跟鞋了啊。”
  “为了视频效果嘛,出门前我有犹豫过要不要带一双平底鞋,但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自信,只穿了这双不好走的高跟鞋就出门了。”
  “明明还带了行李箱……”莉莉心疼的看着佳佳无可奈何得总结道。
  就好像“渡月桥”并没能带给莉莉与根据它的名字展开的美好想象一样的视觉效果般,视频拍摄之路并不会全如佳佳想象中那样顺利。
  佳佳特意背着的三脚架不仅没有派上用场还略显碍事;佳佳忘记了匆忙借来的打光灯如何操作,花了将近十五分钟才组装好;特意走入山中的常寂光寺,却发现游人比起天龙寺只增无减,找不到地方寄放行李箱的二人,只能不断的在狭窄的石板路上找各种角落安置好它再拍摄;而以上这些都无法与穿错鞋带来的痛苦相比较,佳佳说,自己的脚就像被揭掉了一层皮,却又不能因此停下脚步,只能不断得前进直至痛到麻木……
  但所有的小问题似乎都没有影响到佳佳的好心情。
   “不着急,让我好好回忆一下摄影师是怎么教我的。”佳佳一边举着打光灯一边自言自语般说道。
  “不着急,我们慢慢走。”佳佳对脚步略显匆忙的莉莉说道,“莉莉你走慢一点嘛,不要让我看起来更凄惨。”
  “不着急,慢慢吃,歇一歇再去拍街景。”佳佳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荞麦面汤后笑得异常满足,“太好喝了。”
  “莉莉,你不要觉得有什么负担,你找你喜欢的角度就好,我们慢慢拍不着急。”
  像是对着莉莉说,却更像是在告诉自己,佳佳不断重复着:“不着急,慢慢来,不用太着急。”
5.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而莉莉也收起各种电子设备,在佳佳调整相机或打光灯的间隙随意的看看四周风景。
  阴天的太阳总是格外别扭,在云层的百般劝说下才勉强露露脸,不一会儿又扭头躲进云海深处。满树的枫叶像火红色的星星,包裹着若隐若现的阳光,似乎想要弥补被灰暗的天空夺走的活力。
  早起出游的好处,不仅在于遇见了一到下午便再也懒得现身的阳光,还在于即使走了很多路做了不少事,看看表,时间也未过下午两点。
  “佳佳拍摄完视频还有什么其他打算吗?”
  “可能会直接回家泡泡脚吧,太疼了。莉莉呢?”
  “我想自己再去附近转转。”
  “不用我陪着吗?但我实在走不动了。”佳佳用带着歉意的口吻说道。
  “佳佳回去歇着吧,不用在意我,就想一个人随便走走看看。”莉莉笑着说。
  “那你自己小心点哦。”

7.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渡月桥边和佳佳道别后,莉莉独自一人向着上午已经和佳佳匆匆浏览过一遍的山丘走去。低矮的石堤背后,墨绿色的河水在微风的轻抚下舒服的摇着头,荡开层层涟漪,河岸另一端是染满红绿黄橘各种颜色的延绵山脉。脚下的石板路仿佛没有尽头般向着远方延伸,此刻的莉莉并没有思考自己为何会选择走回头路而不是去桂川的另一端看看,也没有思考已经走过一遍的风景是否会让自己感到无趣,也没有去想工作,没有去想其他任何人任何事,甚至没有拿出手机拍点什么的冲动,莉莉只是任由双脚带着自己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
  下午三点,岚山还是在不断迎接着来自各种不同国家的游人。
  莉莉路过一队和她使用同样语言的中年旅游团,大家的表情夹杂着好奇与兴奋,有的人背着手环顾着四周,站在最前方的人拿着小旗子眉头微皱地大声说着什么;莉莉经过三个来自泡菜国的美少女身旁,少女们换着拿相机给彼此拍照,莉莉犹豫了几秒还是停下来询问她们要不要帮忙拍合照,双方手脚并用最终明白了彼此要表达的意思,少女们略带歉意却依旧换了三种姿势,看着相机里的合照,她们对莉莉鞠躬并用发音奇怪的小岛国语言说着“谢谢,谢谢。”
  莉莉发现周围并没有多少人拿着雨具,而天空虽然灰暗却也并未透出会下雨的征兆,拿在手里的长柄透明伞便突然碍事起来,莉莉犹豫着要不要将它遗弃在洗手间外的垃圾桶里,垃圾桶已在脚边,莉莉却停下了将伞交给它的动作。
  拿着它吧,也不是完全因为担心真的下起雨来会如何,而是能替自己遮风挡雨的它,不该在未下雨时遭到嫌弃。类似“只在有利用价值时才被想起”这样的事,让莉莉觉得难过。
  它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碍事啊,莉莉这么想着重新将伞柄挂在了手臂上。
  沿着山路,莉莉又回到了上午已经走过一遍的龟山公园,她看到上午没能看仔细的石板上写着“小倉山”三个字。
  “不是岚山吗?”莉莉带着疑问踩着落叶继续向前走。
  龟山公园的游客数量不如桂川边那般多,曾坐在某块儿大石头旁画画的老爷爷也已不见踪影,这里显得更加安静起来。上午便注意到公园里不规则的分布着一些小石板的莉莉走到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块儿石板前蹲了下去。
8.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上面登载着的是来自菅原道真的诗句。
  原来莉莉脚下踩着的是通往小倉山的路,藤原定家曾在这里将到镰仓时代为止的一百位诗人的诗歌(和歌)进行精编,每人选出一首做成了诗歌集《小倉山百人一首》,小倉山也因此得名。虽然这一片区域被统称为岚山,但莉莉在小倉山山脚下越过桂川看到的红绿黄橘的染色盘才是真正的岚山。
  莉莉不再深思自己到底身处何处,她迫不及待地读起眼前石板上的诗句。
  “このたびは ぬさもとりあへず 手向山 紅葉のにしき 神のまにまに”。只看原文并无法完全理解它所表达的意思,还好另一边就带有翻译成现代用语的注释。这首诗句的大概意思是,“这一次出行匆忙,并未准备任何贡品。那就先供奉上这似锦的红叶,还望神明也能诚心笑纳。”
  在这个黑夜被逐天拉长的秋季,虽然时间刚过下午四点,天色却已然比午时暗淡了许多,并没有立刻起身的莉莉两手托腮,看向从石碑身后延伸开去的绿色草坪。她喜欢这种敬重大自然的思想,能通过双眼流淌进脑海驻足于内心的草木星月,和看不清形状却能让人们时刻感知到它的存在的变化莫测的风,广袤的山林和辽阔的大海……莉莉不确定自己是否也真能深信万物皆神明,但她确信对于这一切,自己是抱着几分敬意的。
  带着心底悄然涌出的诗意,莉莉起身随意的浏览起登载着和歌的石板。


9.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月みれば 千々に物こそ 悲しけれ 我が身ひとつの 秋にはあらねと”
(遥望秋天的明月时,世间万物仿佛都变得伤感起来。秋天啊,你是否为了让我一人置身于悲伤中而造访这人世间)
10.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奥山に もみぢ踏み分け 泣く鹿の 声聞く時ぞ 秋は悲しき”
(走在远离嘈杂人声的深山里,脚下踩着铺满地面的红叶,正是到了这回荡着求偶期雄鹿悲鸣的时期,才让人觉得秋天真是个惹人感伤的季节。)
  这些随意读到的兀自在秋天中悲伤的诗句让莉莉想起了自己国家诗人的诗句,“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
  独自生活在异国他乡的自己是否也算孤客呢?但不知为何,只身一人走在秋风中的莉莉却并未觉得孤独伤感,前段时间一直积压在心中的那种好像要拼命追赶上时间的焦虑仿佛也于此刻散去了一些。
  安静的空气中卷着几分凉爽,还未落雨却已然能感到些许湿意,“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莉莉猜想写下这句诗的王维是否也在这样一个秋天,心里带着几分惬意和舒适独自走过相似的山路。
  已经在这座小公园闲晃了很久的莉莉决定,读完通向山顶的石阶旁的和歌后便离开这里继续前进。
1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人はいさ 心も知らず ふるさとは 花ぞ昔の 香に匂ひける”
(你啊,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心意是否已改变,但在那让人倍感亲切的故乡,香气萦绕的梅花亦如从前般绽放着。)
  蹲在石碑前的莉莉被这一句深深的吸引,她忍不住再次轻声的念起来。莉莉并没有将诗句中的你想象为某个曾经亲密却又各奔东西的伙伴,她只是觉得,也许这句诗是写给从前的自己的。
  大多数的孩子,能在父母的期盼和亲人的关切中来到这个世界,从一个无知生命开始,一天天一点点见识到更广袤的天地,也渐渐得能走向更远更长的路。不是所有人都会沿着曾经画给未来的自己的那条直线前进,当觉得自己了解了一些什么,收获了一些什么时,也会开始主动的去告别一些什么。匆匆前行的人们在回首遥远的过去时,在隔着时空与比现在更无知的自己面对面时,也许会恍然,其实一切也不过如此,就算随着眼界的开阔,某些想法注定被改变,就算被迫接受过什么丢弃过什么,大多数时候也不过如此。
  莉莉想,今天的自己如果还能走回小时候去过的家附近的某片山林,应该也能如小时候般快乐吧。那是不是,即使未来的自己去到了更远的地方,见到了更多现在无法想象的风景,那时的自己再走回今天走过的这座小公园,看到这块儿满是尘土的石碑,内心也一样泛起层层波澜。如果真是这样,是否就意味着,在自己的心里身体里,总有什么是未曾被改变的。
  莉莉试着将这句和歌翻译成了自己国家的语言,“何念难测之人心,但晓花香依旧之远乡。”反复修改之后还是觉得不满意,但她知道这是自己学习不足导致,便也不再纠结,不懂的东西,静下心来学习就好,总有一天会懂得。
  向着石阶迈出脚步的莉莉再次感到胸口的项链在微微的发热,她停下脚步将项链从围巾下取出来,借着山中逐渐变得薄弱的光亮,莉莉发现前段时间出现在透明玻璃上的裂痕淡了许多,除此之外,项链别无异常。她抿起嘴看着项链,轻声发问道:“小家伙,你到底是怎么来到我身边的?”
 当然,莉莉并没有期待项链会开口做什么回答,在莉莉发现自己并没有在“魔女莉莉子事件”发生之后的几天内,习得任何魔法后,便强迫自己将它当作一场过于真实的白日梦。即将二十五岁的莉莉,比起被告知自己是魔法师这种看似荒谬的事,还有更多更现实的问题要烦恼。
  她不知道身边的朋友,或小岛外生活在她家乡的同龄人是否有和自己一样的“焦虑感”,好像在被什么追赶,而自己也不得不追赶些什么,好像被无形中的什么逼迫着必须在天亮之前完成一些东西。就好像小时候要面对期待着自己考试拿到什么成绩的家长一样,就好像上学时面对竞赛中会排到第几名的同学们一样,即使已开始工作,莉莉还是觉得自己总是有种“一定要完成什么再把它交给谁”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莉莉很不舒服。还未写完的  《寄给魔女秋莉的邀请函》,由于语言能力不足和生活忙碌等原因,进展极为缓慢,虽然同事们都表示,一年前连生活用语都说不顺溜的莉莉如今已经能用这儿的语言写故事,是非常厉害的事,但莉莉却被内心深处越来越不安分的焦虑感折磨的睡不好觉……这么说来,项链应该就是在莉莉察觉到一直潜藏在内心深处,在某一刻突然迸发且再也按压不回去的“焦虑感”时出现裂痕的。
 看着手中在逐渐变完整的透明玻璃玻璃,莉莉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她渐渐兴奋起来,将项链再次挂回胸前,用更加轻快的脚步向山顶展望台走去。

  
12.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3.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更加暗淡的夜色仿佛给山林穿上一层灰蓝色纱衣,在这个注定没有星星月亮作伴的深秋傍晚,莉莉只身 一人披着冷气沿着倾斜却不绵长的山路走上了空无一人的展望台,绕过拦在自己和木制栏杆之间的几张低矮的长条椅,踏上稍稍高出地面几寸的木地板,莉莉走到了被有意圈起来的山路尽头。
  如早上出门走至长廊转角那一瞬视野的突然开阔般,靠近栏杆才能真正进入视野的山川风光的出场方式,也调皮的刚刚好。身体微微前倾的莉莉将双臂搭在木制栏杆上,向斜下方望去。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左侧山脉山脚下点着暖橘色灯光的木屋群,在这个被乌云笼罩的夜晚,乍现于眼前的光亮像黑暗中的魔法,让莉莉感到几分安心。两侧的山林由于夜色的洗刷,不似白天那般颜色分明,更像是连接在一起的颜色暗淡的幕布,来自渡月桥方向的河川继续缓慢的向前方蜿蜒流淌,莉莉依稀还能看清一艘透着江户时代设计感的木船被掌舵者指挥着向一边的木屋靠近。
 秋风还在耳边轻声吟唱着与夜晚有关的诗句,莉莉趴在栏杆上发呆,回忆着今天看到的枫叶,同样的时间空间里,它们却姿态各异,有些已经红透,有些却固执的保持着青绿,有些已迫不及待地追随着秋风拥抱土壤,有些仍用一根细细的枝条将自己与树干连接在一起……可是啊,无论何种姿态,只要它们还作为枫叶还要以枫叶的形式存活着,就必然会随着季节的转变而逐渐转红,这是不能被外力改变的属于枫叶的本性。
14.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5.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6.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被莉莉捏在手里的项链上的椭圆形透明玻璃突然发出银白色光晕,比雪花还要清澈透亮的光亮在黑夜中却并不让莉莉觉得刺眼,像是诠释着某种温柔的光晕,以一种不均匀的频率微微跳动,像一颗透明的心脏。
  莉莉不再感到惊奇,她带着一种恍然大悟般的兴奋,虔诚地用手掌托起发着光的透明玻璃,放在与眼睛平行处仔细地观察起来。
  是莉莉子,包裹在微微跳动着的白色光晕中的小小身影是穿着魔女装的莉莉子没错。
  “嗨莉莉,好久不见。”莉莉子边将戴在头上略微倾斜的帽子扶正边对着莉莉眨眨眼睛问道,“最近还好吗?”
  没等莉莉回答什么,莉莉子便自顾自的再次开口道:“从石头的裂痕来看,莉莉一不小心又要走到另一个断崖处了,好危险啊不是嘛,不过还好,莉莉又靠着自己的力量绕开了它,二十五岁的莉莉也和五岁时一样,让人心疼又放心。”
  莉莉子将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一脸自豪的看向莉莉。
  “你见过我五岁的样子?”面对着和自己长相略微相似的魔法师莉莉子,莉莉感到亲切又陌生。
  “当然啊,从莉莉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便存在于这个世界了,只是莉莉一直没发现而已。说到底还是得感谢二十五岁前的这个断崖,才让莉莉确认了我的存在。”
  “嗯,这次是有点危险,不过似乎已经没事了。”莉莉对着冲自己咧嘴微笑的莉莉子说道。
  “现在觉得没事可能还有点早,只要莉莉还能随着时光的长河继续向前,在这条没有真正终点的路上, 就一定还会出现很多很多形态各异的断崖,即将二十五岁的莉莉,只是绕开了其中的一两个而已啊。”
“还会有很多?会有比现在更可怕更让我不知所措的断崖吗?会有无论如何也无法仅凭一己之力成功绕开的断崖吗?”
“唔,抱歉莉莉,我不能告诉你。确切地说,我也不知道。而且,陪在莉莉身边的魔法师,也不一定一直是我。”
直视着莉莉略显疑惑的双眼,莉莉子笑着说道:“这很正常莉莉,因为啊,断崖也不一定都是非绕开不可的,断崖并不等于死路,即使莉莉坠入谷底,让这个世界运转的大多数规律也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唯一不再相同的,也只有在莉莉身体里努力跳动的小心脏而已。当坠入谷底的莉莉发现了另一个新世界,当莉莉心甘情愿放下现在所相信的一切接纳另一种世界观时,等到那时,我将不得不与莉莉告别。不过莉莉也不用难过,那个时候的莉莉也会在某个特殊的时候以另一种方式与另一位完全不同的魔法师相遇,就像遇到我一样。”
  “我要和莉莉子告别去接受另一位魔法师?我不要。”对于莉莉子的话,莉莉虽然似懂非懂,但当她听到会有魔法师来代替莉莉子时便像被迫泡在咕嘟咕嘟冒着泡的温泉里般,内心不受控制地升腾起窒息般的抵触感。
“不要这样莉莉,虽然有些内心摇摆不定的孩子总是不可抗力的不断更换魔法师,但凭借我这二十五年里对莉莉的观察,莉莉更换魔法师的概率几乎为零。并且,就算当下不愿意,但真正到了不得不分开的那一天,大多数孩子会自然而然的忘掉之前的魔法师,或者可以说,他们会选择主动离开。只有一件事是我可以承诺莉莉的,那就是,从现在开始,每一次当你成功绕开断崖后,我都会解除魔法的屏障来见你,并带一份礼物给你。”
眼睛里闪烁着温柔笑意的莉莉子抬起头,莉莉也跟随着她的目光向椭圆的最顶部看去,那里不知何时已经流淌成一片金黄色的星河,莉莉子冲着一个方向挥挥手,一颗星星探出头后便以极快的速度滑向她的手中,玻璃被擦出一道逐渐变浅最终也消失不见的金色轨迹。
“准备好了吗莉莉?这是送给二十五岁的你的生日礼物。”


说完,莉莉子闭着眼睛将捧着星星的两手合十,金橘色的光芒像细小的沙粒从她的指缝中不断涌出,逐渐将莉莉子的身影和她头顶上的星河淹没。
没过多久,金橘色的雾帘散去,出现在椭圆形透明玻璃中的不再是莉莉子,而是莉莉自己。
这还是一年半前刚进入游乐场工作时的自己吧,那一天的莉莉也和之前的所有日子一样,下班后便迫不及待的回到独自居住的小房间。她倒在床上,一旁的手机里播放着某档综艺节目,播放器里流淌出阵阵欢笑,从一开始便没有看进去的莉莉完全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疑惑着疑惑着,她的思绪便不知飘去了何处,突然地,泪水夺眶而出,各种情绪扑面而来,莉莉的胸口开始剧烈起伏,渐渐的感到有些呼吸困难的莉莉坐起身痛哭起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这种对工作得过且过的态度不能使自己感到快乐,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当时的莉莉是这么想的吧。
一滴透明的泪水逐渐变大,将捂着脸痛哭的莉莉包裹其中,画面融化成一罐闪着金蓝色光芒的清澈水流,水流淡去,莉莉看到了站在艳阳下冒着汗珠的自己,在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刚才木实说的是这个词吗?”
“嗯,莉莉真厉害,这本单词本已经快写完了吧!”
“也没有记住多少啦,慢慢努力。”
“今天下班后有什么约会吗?一起去喝酒啊。”
“这周末吧!今天已经做好计划了,下班后去别的园区走走,最近觉得,自己总是被客人的问题难住可能是因为对园区本身不熟悉,去学习学习。”
“莉莉真的很努力,不介意的话带上我吧,你也教教我一些常用的外语啊。”
是同事木实第一个发现了莉莉的改变,并对莉莉知无不答。
莉莉看到透明玻璃中小小的自己在木实的陪伴下第一次带着诚意地走了一遍已经工作了一个多月的游乐场,看着走在木实身边不断笑出声的自己,莉莉反而有种想哭得冲动,原来,当时的自己眼角唇边流露出的都是真实的快乐啊。
莉莉看到包括和她并肩的木实在内,走在游乐场里的大家逐渐被玫红色的云雾隐去身影,云雾散去后透明玻璃变成一个暗灰色的密闭空间,正中间摆放着的是一本奇厚无比的巨型书籍,莉莉看到棕红色封面上面写着“回归”二字。不用触动任何机关,书本自动地在莉莉面前打开,透过书页,莉莉看了坐在书桌前的自己。
那个女孩用双手撑着两颊,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发呆,忽然,她嘴角上扬,双手离开两颊,在电脑键盘上飞速的敲击起来。
《寄给魔女秋莉的邀请函》——这个莉莉还未来到这座小岛时便隐隐约约在心里描绘着的故事,本来串联不起来的故事线却在游乐场工作期间,在看着沟壑分明的假山和布满蝴蝶的丛林时,在目送着旋转木马转向童话世界时,更加清晰降临在了脑海。
可是,故事并不能一天写完,并且,莉莉也并不清楚自己为了什么写下它,如果说第一章是为了写给来参加派对的孩子们,那之后的那些章节到底是为了写给谁看?
莉莉看着透明玻璃中,卖力地敲击着键盘的自己,专注兴奋快乐,这是她所能想到的形容词。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并不是一定要完成什么再把它交给谁,从来都不是这样的。
查着字典用陌生的语言阅读着故事书的自己,想要去写下什么,去创作些什么的自己,想要用心工作的自己,享受着和朋友相聚时光时的自己,甚至是喜欢上谁时的自己,并不是抱着“一定要完成什么把它交给谁以此来获得什么”的心情的。所有的热爱,真正喜欢的事物,真正让自己沉溺其中享受当下的每一件事,在它发生的途中,就已经是无与伦比的快乐源泉了。
“我到底在焦虑什么啊。”莉莉笑着自言自语道。
椭圆形透明玻璃里莉莉的身影已逐渐消失,跳动着的白色光芒也逐渐暗淡下去,没过多久,便恢复了最初的平凡无奇。
“莉莉子真是个急性子,也不来和我道个别。”莉莉有点无奈的对着项链小声抱怨。
项链没有任何反应,莉莉却不再怀疑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过于真实的梦境。
“有一件事是我可以承诺你的,那就是,从现在开始,每一次当你成功绕开断崖后,我都会解除魔法的屏障来见你,并带一份礼物给你。”莉莉子的承诺在脑海中回荡。
莉莉不确定自己现在所理解的“绕开断崖”和莉莉子所说的意思是否一致,但她隐隐确信,她们一定还会再见,因为莉莉就是莉莉子,而莉莉子一定就是莉莉,她一定走在一条不笔直却延绵不断的“回归”未来的路上。
“回家吧。”
莉莉收起项链才发现四周已经漆黑一片,她连忙掏出手机打开照明设备,屏幕亮起的瞬间看到了来自佳佳的短消息。
“莉莉你回家了吗?一个人不要待到太晚,注意安全。”
“莉莉,看到消息记得回我,我已经回家休息一会儿了。”
“不着急,慢慢来。”莉莉想着佳佳重复了一上午的话,用有点冻僵的手指飞速的敲下,“我马上就去车站了,到家了再告诉佳佳。今天很开心,下次有机会再带佳佳认识莉莉子。”
犹豫了一下,莉莉还是将有关莉莉子的句子删去了,这是属于她和莉莉子两个人的秘密。
17.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山途中,天空开始落雨,雨滴穿过树叶间隙坠入大地,溅起一阵阵泥土的清香。在逐渐加大的雨势中,莉莉撑开一直拿在身边的透明伞。
还好没有丢下它,莉莉这么想到。
第二天上班,莉莉收到了来自同事们的生日礼物——一本很厚实的词典。
“虽然很想知道魔女秋莉的后续,但莉莉也不用着急,我们最喜欢的,果然还是无论何时都笑着努力的莉莉,大家会陪着你的。”
词典里夹着这样的留言,和大家的签名。

“我的名字叫莉莉,上一周刚满二十五岁。”
“你也可以叫我莉莉子,但有一点需要特别说一下,莉莉子是一个魔法师。”
“你说为什么我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因为,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魔法和其他世界的魔法是有一些区别的。”
“这是一种只存在于自己内心,只能被自己感知的魔法。而且,它会跟随乘着时光的浪不断前进的你的改变而变化。”
“需要我再解释清楚一点?那我可做不到。”
“不一样的内心世界住着不一样的魔法师,你需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去找到属于你的那位。我唯一想叮嘱你的就是,当有一天你们相遇了,请好好的爱护她,就和爱护自己内心深处不曾被改变的最本质的东西一样。”
“至少,现在的我是这么想的。”
“啊,你还记得啊,我上次问你的问题。”
“谢谢你,不过我已经不需要你的答案了。莉莉子已经通过特别的方式告诉了我该如何做,该如何与二十五岁的自己相处。”
“那就是啊,那就是。”
“枫叶变红,一天一点点;天色渐暗,一时一点点;雨势变大,一瞬一点点。没有目的也无关意义,这都是一种扎根于本性中的回归式的追寻。那就不要着急,去感受去经历,也跌倒也再站起来,一瞬一时一天一年,每瞬每时每天每年,一点点。”莉莉笑着说道。
🍁我所知道的京都岚山
岚山区域其实很大,我也还没能全部好好走一遍。
小倉山中有很多寺庙,读过《平家物语》的朋友可能会对祇王寺感兴趣。而经常在各种京都岚山游记里出现的竹林也在这一片。越过竹林,可以看到一潭叫小仓池的死水,在它旁边有一座头发神社,很多学习理发,以发型师为目标的日本友人会去那里参拜,个人觉得很有趣。
  
当然,也不用在意那么多文学啊历史啊,只是来这里走走,也能感受一下远离繁华都市带有农趣又整洁的乡土风光。
我仍然坚信我们需要给身心放假,需要不带杂思的将自己交托于大自然,大自然也会给单纯的心灵很多回馈,累的时候,就出去走走吧。


18.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9.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关于角落宇宙🌊
  
  ●'◡'●)ノ♥
20.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篇故事是秋天去岚山赏红叶时在内心悄然长出来的,从去年的十一月末写到今年年初,终于将不太长的它写了出来。背景音乐用了喜欢的动漫里的歌曲《遠いこの街で//在这条遥远的街道》
“生まれた街で夢を見てきた 挫ける度に思い出す
あの歌のように 今できることは少しずつ踏み出すこと
私の力で進む 果てしないこの道を


在我出生的街道看到梦想走到了今天 ,每当受到挫折时都会想起那首歌
如歌中所唱,如今能做的事便是,即使一点点也好,向前迈出脚步
用自己的力量,想着这条没有尽头的路前进”
    
一直觉得二十五岁是一个很美好的年纪,但还是不免被脑海深处一些潜移默化的观念影响,觉得二十五的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其实啊,走出校园,开始在某座城市自食其力生活着的二十多岁的大多数人们,才是迈出探索真实自我第一步,寻找自己真实追求的心怀梦想的那一群人。为何要在此时停下脚步,喜欢的电影《步履不停》里有一句台词,“二十五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继续一起努力吧,也许想不通也不需要相通的意义,正是努力与热爱生命本身呢?


你可以不认识小角落里的我,但我希望能帮到大宇宙中的你哪怕只有一点点(●'◡'●)ノ♥


2018的第二天,一个平凡美好的休息日,傍晚五点前写完了关于莉莉的故事,准备去超市买买菜做点好吃的等舍友回家吃饭。看到这里的你在哪里过着几月几日星期几?无论如何,期待下次见。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2-26 18:36 显示全部帖子
美丽的风景在路上,支持好友精彩户外活动
发表于 2018-2-26 19:31 显示全部帖子
角落宇宙 发表于 2018-2-26 13:20 一  “我的名字叫莉莉,下周就要满二十五岁了。”  “你也可以叫我莉莉子,但有一点需要特别说一下,莉 ... ...
欣赏美女的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8-2-26 19:35 显示全部帖子
角落宇宙 发表于 2018-2-26 13:20 一  “我的名字叫莉莉,下周就要满二十五岁了。”  “你也可以叫我莉莉子,但有一点需要特别说一下,莉 ... ...
总感觉小日本是天朝的一个省……
发表于 2018-2-26 20:08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精美的杰作
发表于 2018-2-26 20:55 显示全部帖子
文采很好,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2-26 20:57 显示全部帖子
角落宇宙 发表于 2018-2-26 13:20 一  “我的名字叫莉莉,下周就要满二十五岁了。”  “你也可以叫我莉莉子,但有一点需要特别说一下,莉 ... ...
还懂日本语,欣赏你的岚山之行!!!
发表于 2018-2-26 21:23 显示全部帖子
我希望25的时候也有个间隔年放空自己
发表于 2018-2-26 21:26 显示全部帖子
美女、美文、美图、美景,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于岚山,极娱游于暇日。
发表于 2018-2-26 21:41 显示全部帖子
美丽的风景在路上,支持好友精彩户外活动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