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辽宁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复制链接] 查看:1374 | 回复:39
发表于 2018-4-5 04:04 1 只看该作者 | 倒序浏览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远去的烟云 于 2018-4-5 14:56 编辑



      2018年2月11日,晴。今天和二姐好刁刁相约去爬住处后面的高山。刚来那天收房时,售楼小姐随口说了一句,喜欢爬山的话后面这座山就可以试一下,海拔600多米了。要知道海南的海拔是实打实的,从海平面0算起。而我们在本溪登山时,一般起步就有400多米的海拔,所以600多米,也是辽千米峰的水平了。

  早晨6时20分从家里出来,天色还黑着呢。两个人只戴了一个头灯,我在前面走着,二姐好刁刁紧跟着我。出了小区西行500米左右,向北拐入一土道,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机耕路,就到了看不到边际的芒果林。借助头灯,看到道路两侧都是果实累累的芒果树,果实大小,颜色却并不相同,我猜想是不同的品种。一路疾行,经过两家果农的平房,引得护院的狗儿狂吠,击穿了这黑黑的夜幕。用书面语说就是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静。我和二姐戏言也是作得不轻,至少把狗累着了。

  穿过第三家的芒果林时,我们开始择路上山。路就是常说的羊肠小路,硬硬地露出黄色的土。登上第一座山峰时,天已放亮,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清晰起来。峰顶有多个不规则的孤立巨石,成片的芭蕉树。回望来时的山谷,相对低矮的是芒果林,高大的成排的椰子树围着起脊的宽宽的农舍,很有安静祥和的美。沿路继续前行,速度却慢了下来。不是体力而是这路上荆棘密布,藤萝丛生。海南雨水充沛,阳光充足,野生植物的生长速度很快。我们常常要从藤罗间钻进钻出,不时还要绕过那些扎人的荆棘。其中有一种不知名的植物,藤科,很细,却长满了看不见的小毛刺,扎在脖子上,手上是钻心的痛。头上的树木遮住了阳光,没有视线,也没有高点,甚至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我和二姐好刁刁只能在林中小路上艰难行进。而且天亮以后,温度就上来了,是那种湿热,说挥汗如雨真不是夸张。我的手巾不时要拧出水来干爽些后才能再擦下脸上的汗水。两个小时后,感觉我们已经过了第二座山峰后,给姐夫打电话报平安。姐夫自然知道我和二姐常去登山的,可他和老妈在家,老妈少不了担心念叨。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走了一个小时,时间已是上午10点了。可我们还没登顶,让人心焦的是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登顶。我和二姐好刁刁商量一下,怕家里人担心,决定下撤。

  下撤的路线虽然是原返,但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为了钻藤萝,躲荆棘,我们常常会偏离所谓的主路一会儿,绕来绕去再回到主路。而且这山上的小路都是村民走出来的,其实也根本无所谓主路。我的意思是说好象有许多小路,并不一定归于一起。这不,我俩到达了一个大水潭边,没有路了。试了两次都回来了重走,直到发现果农们用来引水的水管,这才大体沿水管的走向继续下撤。最后走的还真是路,贴着巨石甚至从石缝间匍匐着钻了过去,才回到小路上来。又走了一会儿,看到来时经过第一座峰顶的巨石和芭蕉林,我这才放下心来。此时,太阳已高高升起,环境更是湿热。我和二姐快步下撤,穿过芒果林,回到机耕路,一鼓作气,回家。

  至此,历时四个小时我们的海南登山首秀以二姐额头上被蚊虫叮了个大包,我的脖子上被荆棘划了数道血印子而结束。好在我们都活着回来了。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4-5 14:52 2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第一座峰
发表于 2018-4-5 14:52 3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大树与巨石
发表于 2018-4-5 14:53 4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芭蕉林
发表于 2018-4-5 14:53 5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芭蕉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4-5 14:54 6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我在途中挥汗如雨
发表于 2018-4-5 14:55 7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二姐好刁刁的形象也很狼狈
发表于 2018-4-5 16:52 8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芒果林
发表于 2018-4-5 16:53 9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好刁刁在一峰顶
发表于 2018-4-5 16:54 10 只看该作者
驴行天下之热带丛林的牛刀小试

  我在一峰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