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西北

宝宝的户外探险日记——五一劳动节斋桑古道

查看:6745 | 回复:47
发表于 2018-4-9 11:20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sbjepgy 于 2018-8-16 09:53 编辑

      

清明节挑战博格达4040达板帖子链接地址:
清明节挑战博格达4040达板

五一劳动节斋桑古道帖子链接地址:
五一劳动节斋桑古道


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沙漠鼠又干了一件奇葩事件,他约了金晓到单位来状告我,告我给驴友做代购。单位JW约谈,我据实以告,两个欠我费用和扣下装备。我的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中山狼的故事,以前只是年传说,今天不想中大奖了,估计几万人中才有一次机会。虽说有些意外,但还是很感谢沙漠鼠的挺身而出,正是沙漠鼠的惊艳登场,而使我户外徒步日记更加精彩纷呈。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回顾与沙漠鼠的交往,实际几乎无来往,最近三年内仅有四次,而且全部是单向联系,既沙漠鼠给我打电话,要我办事。2015年抗日胜利日去大东沟,沙漠鼠打来电话要求搭伙吃饭,但那次人太多,有六人报名,实际是八九个,我每人收了60元伙食费,但那次记得分物资时沙漠鼠嘟囔了一句“60元就这么点东西吗?”,因当时人多手杂,没时间理沙漠鼠,但迅速分配完上车走了。


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
    随后是15年中秋节,沙漠鼠打来电话,要求我给他带队可可托大环线,让我算出明细来给他。当我告诉沙漠鼠至少900元一人时,沙漠鼠在电话里破口大骂,质问我老怀表才880,我凭什么要900块,随即挂断电话。我当时很愕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后来我询问了沙漠鼠所说的那几个队员,他们均否认报名参加沙漠鼠的活动,仅仅是沙漠鼠拍着胸脯说他认路,要带大家走可可托海大环线。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转眼就是第二年的开春,16年2月底,沙漠鼠来电,要求要一个小鹰苍穹70升的背包,但沙漠鼠要求是几百块拿走,我委婉拒绝。可能是这几件事促使沙漠鼠产生了报复心理,随后导致16年8月份的保单事件。在七月份,沙漠鼠多次打来电话要求报名新乌孙古道活动,我觉得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其若路上不听话,就让其离队就是,所以答应了沙漠鼠的要求。

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沙漠鼠在电话里说自己在伊犁,参加不了新乌孙古道预备会,让我先替他垫上保险费和火车票钱,他上车后再给我。我对沙漠鼠的话深信不疑,毕竟没几个钱,所以当天就将金晓和沙漠鼠的费用全部垫上。后因天气摁,取消新乌孙古道计划,可是沙漠鼠和金晓却食言了。沙漠鼠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支付替他支出的费用,而金晓不但不肯支付替他垫付的费用,反而要求我赔偿他二千元钱。我以为我听错了,在与金晓的沟通中弄明白了他与沙漠鼠早就串通好的,在与其他几个参与者的沟通中知道,沙漠鼠也跟他们联系过,大意是路上一起造反,由沙漠鼠来带队走新乌孙古道。




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沙漠鼠的行为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他这么做究竟为什么?因为那些支出的保险费根本就落不到沙漠鼠口袋里,获益者是保险公司。金晓至少还占了点吃喝和坐车的便宜,沙漠鼠却啥也没捞到,也就是十几个充电电池和扁带。他们究竟图个什么?在环博的路上,金晓向我表达出了愤慨,质问我为什么要在网上购买装备,还要替其他驴友购买。所有的这些都表明了一个信号,有人在挑拔这两个人,让他们出头跟我对着干,他们不出面,而这两个人却与他们所愤慨的内容毫无关系。在过去的七八年里,确实有驴友强行要求我必须到户外店购买装备,第一次我解释的很清楚,我是网购,后来对方再质问,我便不再理睬。我在博格达的路上询问金晓究竟是谁对我帮驴友代购户外装备有意见,金晓的回答是:开户外店的,所以一切我就全明白了。


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
    其实2016年七八月份计划的环博格达和新乌孙古道徒步活动参与者是20人,并不是象沙漠鼠想象的那样只有几个人,因为沙漠鼠不是组织者,只是报名参加,所以我只给沙漠鼠讲了几个他认识的,不想沙漠鼠却打起了半路打劫队伍的主意,幸好因西天山发大水,活动取消,要不在路上沙漠鼠的金晓只能以最尴尬的方式收场,回来后会被大伙嗤笑一辈子的。


2018年1月26日  星期五
    真相很明确,有人怂恿两个傻子出来闹事,而他们所要求禁止我做的事情却与他们两人毫无关系,禁止我帮驴友代购,他俩也无法获利。至于我搞户外活动,与这两人八杆子都打不上,说白了就是我的一群好朋友约好了出去徒步,这跟沙漠鼠和金晓更是毛关系都没有,禁止或不禁止也与他们无关,他们如果按户外规矩参加,我也不会拒绝他们的要求,但是不按规矩走,便是天理不容,绝不可能再来第二次。

2018年1月27日  星期六
    事实上沙漠鼠即便是告到单位,要求单位阻止我代购和禁止我搞户外活动,这也不可能做到禁止,因为网购是今天绝大多数人的习惯,到今天为止90%的人都网购,所以沙漠鼠要求我停止网购是徒劳的,也是荒唐和可笑的,这世上这么多的人都在网购,都在给亲朋好友代购东西,沙漠鼠管得过来吗?至于节假日我和谁出去玩,沙漠鼠又有什么资格上前过问,我放假和谁出行,沙漠鼠就是告到GWY,都不会有结果的。

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今天零下29度,8人参加大黄沟徒步活动。




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我所不能理解的是沙漠鼠究竟在和我纠缠些什么?沙漠鼠赖账,我并没有追究,或是当时报案,沙漠鼠吃不了兜着走,工作都可能会丢,因为抢劫在任何一个社会和国家都是重罪,判刑都是必然的,因为抢几百块钱与抢几百万性质都是一样的,所以沙漠鼠很清楚他的行为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这也是沙漠鼠赶着把GPS充电电池和扁带送回来的原因,沙漠鼠是怕我告他抢劫。可是沙漠鼠的行为仍然掩盖不了抢劫的事实,只是他抢劫后又送还,还反咬一口。我觉得沙漠鼠的行为说明他知道什么行为是违法犯罪,但又不知道抢了东西送还还是抢劫,性质都一样,只介我不会对他的送还表示感谢,沙漠鼠这雷锋当的真不咋样。


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
    此时看来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问题,毋庸置疑,沙漠鼠本性奸恶,从其做的每一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损人不利己是沙漠鼠为人处事的一大特色,人不聪明,又是另一特色,否则怎会想不明白我给朋友代购和组织户外活动与他本人毫无关系,与己无关却要报复,这是何道理?难道沙漠鼠对我给他人做代购和组织户外活动过敏不成?天底下代购之人如此众多,奈何沙漠鼠独独对我情有独钟,当然这里头不乏商家在背后的推手,挑拔教唆之功,使得两个本无必然联系的人成为仇家。我很清楚是咋回事儿,但沙漠鼠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啥也没想明白。


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
    奸的奸在聪明事上,而沙漠鼠奸却奸在了损人不利己上。这不是聪明人干的事儿,相反是蠢材。从沙漠鼠对徒步费用上的说法看,真是算不过来账。用别人对沙漠鼠的评价讲是眼睛小,看不到大钱。我给别人做代购是长胜不衰,虽人数不多,但一直不断,主要是信誉,我言而有信,人家自然会信任我。同样,我组织活动非常成功,也是在个信字上。沙漠鼠让我代垫保费,我信守承诺,而沙漠鼠耍赖失信,他失去的不只是我的信任,而是大家的信任。


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沙漠鼠差不多是和我在同一时期搞户外徒步活动的,但迄今为止,沙漠鼠也没有一次成功过,最著名的一次还是沙漠鼠在2016年国庆孤身一人走乌孙古道。对了,他不是孤身一人,是在我们的全程目睹中完成的,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同去的驴友DX告诉我说:“沙漠鼠口碑不佳。”,所以沙漠鼠被他所钦定的队友们给开除了,这是沙漠鼠的耻辱,而他的叛徒们所投靠的队伍竟是我组织的,这在沙漠鼠的内心是无比的痛苦,象是刀扎一般的难受,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况且回来后,这些叛徒们不知道背后多么的耻笑他和嘲笑他,一想到这儿,沙漠鼠的心就象被刀子捅了似的难受,我想这才是沙漠鼠真正痛恨我的原因,我虽无罪,怀壁其罪。






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沙漠鼠前来告发我的罪状是网购和组织徒步,其控告我利用网购和组织徒步活动来谋取暴利,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对于网购,实际上我虽然也网购,但网购次数并不频繁,与我很多同事相比是少的可怜。以我在2017年的网购来说,2017年7月15日以后到2018年春节结束,未在网上购买过任何东西,其实平均每年我也只锘5到8次,均摊到每个月连一次都不够。沙漠鼠指证我给很多驴友出售劣质户外装备,他拿的一个手杖一用就断,我打断沙漠鼠的控诉,告之沙漠鼠从未在我这儿拿过手杖,事实上沙漠鼠是曾经想拿,但提出的要求是25元一根,所以当然不会拿走。事实上沙漠鼠在2014年10月份以后未曾找我代购过任何东西,而且究竟是谁从我这儿拿过装备沙漠鼠都不知道,因为这些人是我朋友,单独也我联时,沙漠鼠均不知道,且绝大多数都不认识沙漠鼠,沙漠鼠这状告的莫名其妙,他不能说出究竟是谁在我这儿拿了什么户外装备。


2018年2月3日    星期六
    今日青克斯山拉练8人。

2018年2月4日    星期日
    沙漠鼠替他根本不知晓的受害者控告我,这都不符合逻辑,他所代替的那些受害者如果真的有的话,从逻辑上讲应该先找我换货,我会联系批发商,然后寄回有问题的,批发商收到后,再补发新货,我拿到新货后,再给受害者,这才是正常的过程,而受害者一声不吭直接委托沙漠鼠告状的事情是不符合常识的,让沙漠鼠说出究竟谁是受害者,沙漠鼠却也不说,反而指证我欠很多驴友的钱不还,我反问沙漠鼠既然我欠了这些人的钱,他们本人为什么不来向我索要,反而是沙漠鼠这个二世不干的旁人来出头,于情于理都讲不通。

2018年2月6日    星期二
    其实沙漠鼠指责我在淘宝网上购物,然后再买给其他驴友谋取暴利是很荒唐的事情。按2016年2月份沙漠鼠给我打电话索要背包时说的,他声称知道我是怎么干的,我是在淘宝网上收购有问题的户外装备,低价收购,然后高价卖给驴友。对于沙漠鼠的指责我很愕然,因为我不是捡破烂的,也没有时间上网逛淘宝。实际上沙漠鼠完全想错了,因为我不是在淘宝上批发户外装备的,我是在批发网站上找批发商和生产商,象我在2015年经手的艾王-8045大背包,就是从艾王生产商手中拿的,要不然也不会500块给驴友,生产企业的销售经理当时是区建设(其实叫欧建伟,我在2018年7月再次进艾王背包时,又各其联系,语音中对方告诉我他叫欧建伟,是我记错名字了,但至少只是汉字记错了。),现在估计已经换人。沙漠鼠都没有搞清楚是咋回事儿就贸然上访,已经是笑话了,可能沙漠鼠不知道,老怀表所经营的凌云户外所销售的商品来源也是我指点的,2015年老怀表曾来电咨询,我详细告之批发的流程和网址。只是自己不经商,只帮朋友代购,跟沙漠鼠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

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
    我见沙漠鼠情绪非常激动的控诉我如何在户外群里干坏事儿,指责我到现在竟然还在一遍遍的发活动,我每发一次,沙漠鼠的心就象被刀子捅了似的痛。现在岂现在回想起沙漠鼠的表情,我感觉是相当的滑稽,仿佛我发布的活动有神奇的特异功能一样,与沙漠鼠的心脏有感应,只要我指尖一动,沙漠鼠就有刀捅的感觉。我是差点因沙漠鼠的表情而笑出声来,都想提醒其一下,是不是先就医做个检查,先查查心脏,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心脏没问题,就对头颅做个CT或核磁,看看是不是那个功能出了问题,因为从常理上讲,别人约几个朋友出去玩,与沙漠鼠是毫无关系的这;同理,我的朋友找我帮忙在网上拍个东西,也跟沙漠鼠毫无关系,如果沙漠鼠有什么不愿意的,那真是他自身的原因了,沙漠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从别人身上找,这天底下发活动和代人网购的人成千上万,沙漠鼠一个个的去找人家麻烦,他找得过来吗!

2018年2月8日    星期四
    这真是咄咄怪事,我有一个比喻:小李在网上购买了一件T恤,穿着上班,同一办公室的老王看见,询问价格,委托小李帮他也买一件,同办公室的老赵一见,也凑上来要一件,隔壁办公室的老孙进来撞见,也要让小李帮他弄一件,于是小李高高兴兴从网上拍了几件。下班后,路上遇到另一个单位的小江,小江堵上小李,一脸不高兴的训斥小李为何在网上私购烂买,为什么还帮他人购买,小李听得是一脸懵逼,不知何意。同时小江还质问小李前不久是否私约几个人出去旅行,并告诉小李这是绝不允许的,小李是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小江是何意。小李所不懂的是,这是他跟老王、老张、老孙他们之间的事情,跟小江有啥关系,况且老王、老张、老孙他们都不认识小江,这也太荒唐了吧!至于小李约朋友出去旅行,这跟小江又有啥联系。事后,小江约老金去小李单位告状,状告小李经营谋利和在外出旅行中挣钱,经单位核查,小李上班时间网购,违反了劳动纪律,扣除当月奖金,其他理由不成立,老王、老赵、老孙和小李的朋友均不承认小李谋利。

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从我玩户外以业,我承认自己的户外装备几乎全部都是网购的,在实体店里只买过少量急需用的装备。在过去七八年中,也确实有人多次批评过我,但我都置若罔闻,依旧我行我素。从2012年起,陆续有人找我代购户外装备,主要是些上了年纪的驴友,他们不会网购,看见我网购的装备价廉物美,因此委托我购买,我也是尽心尽力的帮忙。但不曾想我的这一善举竟会得罪二个毫无关系的人,我实在想不明白我给我认识的朋友购买户外装备,这跟沙漠鼠和金晓有什么关系,他们均不认识这些找我代购的人,甚至是他们找我拿了什么装备都不知道,所以我不明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
    至于组织户外徒步活动的原因,有多方面的因素。首先是户外店近些年来几乎不再组织大型重装徒步活动,所以我们就没得选,只好自己来。其次,朋友们建议抬举,也使我萌生了徒步活动的想法。因为近些年来没人组织活动,所以我就顺势而为,加上朋友们的信任,否则我的活动不会取得成功,但所有这些事情均与沙漠鼠和金晓无关,我组不组织活动是我和我的朋友之间的事情,我只是按户外规矩走,并无不当的地方,这两个人如果按规矩走,我也不会拒绝他们报名参加,但两人均声称不知道规矩,从未看到过活动帖,那么这两人是如何知道活动的?明显地是在撤谎和耍赖,可见人品如何!如果不是这样,沙漠鼠多年来给不少驴友打电话,竟无一人应招,这就充分说明信誉的重要意义。

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
    今天青克斯山拉练5人。



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我组织活动是在呼图壁驴友大自在的劝说下萌生了这个念头。早在2014年,大自在就曾劝说我拿个证,有空来给他带队。我记得大自在劝说的说辞是独乐乐不如与众乐。因为自己本身就掌握户外徒步攻略的制作,所以就不存在技术方面的因素。由于工作原因,组织能力自不在话下,因此顺势而为,一切都是信手拈来。但在我个人玩得正开心的时候,有两个人冲了进来,声称要报复我的行为,我还以为自己以前曾伤害过他们,可是并无接触,他们所对我愤恨的事情竟是我帮助其他驴友在互联网上购买装备。这真是奇了怪了,我与他人的事情与这两个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况且他们也并不相识,所以我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为那般。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人生所遇之事无奇不有,以此事最为奇特,两个事不相干的人跑到我单位JW,声称我有经营行为,一是从互联网上购物,涉嫌谋取巨额利益;二是非法组织徒步活动谋取巨额利益。我承认我有网购的行为,但比起其他同事,网购次数少得可怜,平均一个月都轮不到一次。至于给朋友的东西,是人家点名要的,因此我一次要的数量多,所以拿到手的价格一般会比网上便宜,更是实体店的约一半的价格,所以非常划算的。可是这两个人指证我从中谋利,都比网上价格还要低了,我这利能谋在那里?况且所网购的东西多是十块到五十块的小东西,这些东西在网上购买,运费都抵掉东西的钱,我这么做是在为大家做好事,便宜了我的朋友。由于是批发,我平均确实还有20%左右的利润主,但这是没有算我的劳务费用的,算上劳务费,我是倒贴钱的。仅仅是给几个朋友,我自己也要用,所以拿一个也是拿,拿10个也是拿,所以我就多拿几个与我的好朋友共同分享。可是这又碍着沙漠鼠和金晓什么事情。我在网上拿了几十双袜子,以10元的价格与好朋友分享了,我还亲自给朋友送去,一双袜子我挣朋友2元,但打的费用是15元,沙漠鼠和金晓居然认为这是暴利,不知是什么逻辑。

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在与湖南驴友蒋木车的谈话更是坚定了我组织户外徒步活动的想法。2015年清明节走突波道时,遇长沙驴友蒋木车,后来我们在QQ里详细的交流了我们的想法,蒋木车所言深得我心,跟我是想到一块儿去了。蒋木车认为我完全可以搞商业活动,或者是三七开AA和商业徒步,因为从他对我的观察看,技术问题是没问题的,剩下的就是策划和组织。而我又拥有广泛的拥护者,也就是说有群众基础,所以搞活动是不成问题的。

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上回与长沙驴友蒋木车交谈甚欢,主要是蒋木车把我心里所想的讲了出来,也就是说英雄所见略同。观察现在的户外界,无论是本地还是外地,情况都略同。户外活动的组织者情况都有些类似,主要是户外运动的爱好者,他们多年从事户外运动,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因此对路线攻略等技术因素不成问题。同时具有组织能力的人便可成为活动的组织者。对于是AA制还是商业团队,蒋木车与我看法一致,AA制是没有出路的,最终全部会商业化,这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

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无独有偶,在2016年清明节时,遇到独山子领队如风,在帐篷里我们讨论户外徒步的走向,得出的结论也是一致的,商业化是必然之路,因为那种AA的队伍,领队没那么多的时间精力,陪其他队员玩,次数多了,便不会再去,所以商业化也是必然之路。


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在与长沙驴友蒋木车的交谈中,蒋木车还详细的给我提出了很多规划,与我心中所想的是基本一致的,但在具体实施中却总是好事多磨,主要是工作环境发生巨变,没有个人的自由时间,因此很多设想无法具体实施。现在我的所有时间精力都投入工作之中,几乎没有闲暇时间。



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无论是我与长沙驴友蒋木车的交流,还是与独山子领队如风的探讨,所有这些均与沙漠鼠和金晓无关,因为他们之间根本就不认识。我与其他驴友之间的约定或是设想均与沙漠鼠和金晓无关,别说在户外装备和徒步活动中我不挣钱,就算是我如约实施商业性徒步活动和高价出售户外装备谋利,也是合情合理的合法的,因为这是你情我称愿的事情,那些参加我组织的活动或者从我手里拿装备的驴友们愿意就行,与沙漠鼠和金晓有何关系。今年1月份沙漠鼠和金晓连续多次为单位闹事,目的竟是要阻止我帮其他驴友代购户外装备和组织徒步活动,他们的要求与他们俩人根本就扯不上关系,他们不愿意,别人愿意就行,所以他们的期望必将落空。在整个冬季,我组织的活动接二连三,以致于沙漠鼠痛心疾首,并声称他每看到就心如刀捅一般的难受。其两人离开后,单位领导说他们明显的是偏执狂。我笑着说:“这你都看出来了!”。

2018年2月23日    星期五
    如果我的判断不错的话,沙漠鼠本人是有严重偏执心理,正是这种偏执心理导致了其所有非正常的行为。沙漠鼠控诉我诱导、诱惑他去购物,可是我根本就没有和沙漠鼠发生过任何形式的联系,从未主动给他打过任何电话或QQ交谈,甚至是在2016年8月份之前几乎都没有注意到他这个人。因为我认识的驴友非常多,与我直接打交道的有四五百,间接的有一千多人,所以如果不是沙漠鼠主动给我打电话,索要户外装备和报名参加活动,我几乎都想不起来他。至于单独与沙漠鼠联系,向他主动推销户外装备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不是开户外店的商人,根本就没时间,再者我所批来的装备数量有限,一般都是先有人预订,同时我自己也需要,才会与批发商联系,所以不会单独向任何人推销。实际上沙漠鼠只是有机会拿到多余的份额,有时候晚一两天就没了,特别是大件装备,我是严格按预订制度,拿多了是要占用现金的。象2015年我订的艾王—8045大背包,驴友长风只是晚了两个小时,仅剩下的两个就让东东拿走了。

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
    当真相浮出水面,确实令人很惊讶,除了这个原因,别无合理的解释。沙漠鼠有强烈的偏执心理,所以才会疯狂的认为我给一些熟悉的驴友代购户外装备是不对的,这与他毫无关系,我给朋友拿户外装备,本身就等于不挣钱,因为我从未算过自己的劳务成本,算上自己的劳务成本,甚至是赔钱的。因为我多数拿的都是10元、20元的小物件,我给朋友亲自送去,算上的钱,一双袜子10元,来回的的费20元,你说我是挣钱还是赔钱。我自己赔钱帮朋友做事,沙漠鼠都不能接受,况且沙漠鼠连谁找我要装备,要了什么装备,有几个都一无所知,就是这么一个事情,沙漠鼠都要铁了心来干涉,这真是我有生以来的奇遇记!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今日青克斯山徒步9人。

2018年2月26日    星期一
     我参加户外徒步是来锻炼身体出汗的,在这个过程中顺便也欣赏了祖国壮丽的山河,也体验了牧民的辛苦,但绝没有想到会遇到沙漠鼠这样的奇葩。当2016年沙漠鼠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一番奇特的行为举止后,让我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很多人批评我当初为什么不报案,让沙漠鼠逍遥法外,其实是心胸开阔,因为那几百块钱不值当,我感兴趣的是一个偏执狂的特色,因为人生中遇到这样的一个偏执狂是不容易的。当沙漠鼠情绪非常激动的在我单位JW叫嚷,控诉我帮他们代购和组织户外徒步活动的恶行时,我笑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捧腹大笑的,和一个偏执狂计较什么,这个人给我的人生经历送来了故事,我也只是顺道记了下来,没准以后会拍成电影,如同《七十七天》一般。


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在2010年以前,克拉玛依户外徒步活动多为户外店老板组织,规则是这样的的,大家AA掉车费和领队费用,每人每天收20元到30元不等的领队费,也叫操心费,这样大家便各有所得,领队也有收入,大家也开心。至于户外店老板是以活动促销,每次活动,按一个人一万块装备费用算,每次活动结束后,总有十来万的收入。在这一分配原则下,户外店、领队、参与的驴友均满意,所以也就相安无事。但近十年来,情况发生变化,特别是在2010年以后,主要是以前的那种以活动促销的办法不灵了,许多驴友不听商家的劝告,纷纷从网上购买户外装备,所以户外店的生意便一落千丈,因此很多户外店便不愿意搞什么重装徒步活动,这种活动不但操心危险,还不挣钱,换那个店家都不愿搞活动了。这些年很多的户外店关门倒闭,剩下的多转向旅游休闲类的事情,于是很多克拉玛依驴友参与其它地方组织的户外徒步活动。


2018年3月1日   星期四
    自己在过去七八年参与参与的徒步活动中,大型徒步活动基本上均不是本地户外店组织的,而是外地户外徒步爱好者组织的或者是我自行组织的。这是实际情况,并非虚言,所以无论是户外店的老板还是户外徒步爱好者,都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我自行组织户外活动和帮其他驴友代购户外装备,也均不是我自己主动承担的,都是驴友们要求的结果。户外店不愿组织类似徒步活动,那只好由驴友们自行组织。当然这个组织者必须认路还要有组织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与我一起走过路的驴友在无意间发现我竟然认路,每当他们走错路或不知道该向那个方向走时,我均能指出正确的方向,所以大家认可我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我组织大型徒步活动有人会参加的根本原因。况且我也从收过什么操心费,其实我周末或节假日带队出行,自己还要承担间接损失,因为我周末和节假日还有可挣钱的活,每次出行,间接损失在200-1000元左右,这些情况是其他驴友所不知道的,我放弃这些收入,只是因为自己的爱好而已。

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沙漠鼠在我单位JW控诉我在组织户外徒步活动中谋取暴利,其情绪是那样激动,反复强调我在不停的发活动,让他心如刀绞般的疼痛。沙漠鼠如果知道我每次周末和节假日组织活动所造成的间接损失每年高达上万该如何认为!在沙漠鼠的控诉下,JW的同志让我交待在组织旅行社活动中是如何谋利的,住宾馆和在饭店里吃饭的消费是如何操作的。我告之我们去的地方都是无人区,并无宾馆和饭馆,从何而来住宾馆和吃大餐,而且这个在我面前声泪俱下控诉我的人并未参加过我组织的徒步活动,只是报了名,让我垫付了户外保险费用,并且还扣压了我的公共装备。JW的同志听完格外诧异,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以为我是私下里搞旅行社,发生了经济纠纷,导致我的客户来告状,但这个客户实在是太糊涂,我和朋友的徒步活动与他何事?沙漠鼠心绞痛只怕是其头脑的问题,与我扯不上关系。

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今天青克斯山拉练8人。

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我组织户外徒步活动是个人爱好,与经济毫无关系,享受免单权只是规矩走,况且因此我反而间接损失了上万的收入,这些事情本来都与沙漠鼠无关,跟他这个两世不干的旁人扯不上关系,而且参加我组织的活动的人,多数他也不认识,沙漠鼠的这种激动有些不明不白。

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
    其实沙漠鼠的内心不平衡点在于我成功的实施了徒步活动,而沙漠鼠本人却屡遭失败,无人问津于他,在极度的心理失衡下实施破坏他人活动的想法,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一切。本来如果沙漠鼠不从人群中站出来挑事,我是不知道他有这样的心理。在2016年先是以购买背包为由联系我,被我拒绝,后又以参加活动为由欺骗我为其垫钱,实际是发泄内心不满情绪。

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当弄明白沙漠鼠的心理后,我是目瞪口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沙漠鼠为了实施他的报复计划,还拉上了另一个人,进行了精确的密谋,而目的只有一个是为了泄愤。在后来之所以选择送回被扣物资,是因为沙漠鼠自知此行为是抢劫,被人告上法庭,一告一个准,因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所以害怕之余,又将东西送到我单位JW,顺道来个恶人先告状。可是沙漠鼠却忘记了抢劫完再归还仍然是抢劫,其性质不变,非法占据他人财物的行为就是抢劫,即便是送回来还是这个性质。设想一下,沙漠鼠抢了银行,一年半后,把钱又送回银行,还跟银行说他只是暂时替银行保管,银行能信他的话吗?警察会信吗?

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
    今天徒步铁厂沟水坝,23人参加,并遇沙漠鼠的一个同事。

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当沙漠鼠的同事听说有**油田职工告我,询问是谁时,听到**后,第一反应是这家伙是个赖瓜子。我此时才明白自己是遇到无赖了,前面我对沙漠鼠所做的分析只是从户外的角度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沙漠鼠有强烈的偏执心理,爱占小便宜,此时看来,沙漠鼠在单位口碑极差,人品很有问题。

2018年3月13日
星期二
    别人出来徒步是锻炼身体,欣赏风景,顺道结交朋友,但沙漠鼠却不是。沙漠鼠把他在的想法全部拿到了户外,结果成了大家所厌恶的对象,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在所有我知道与沙漠鼠打过交道的驴友中,几乎都不再与他再打交道。沙漠鼠真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从沙漠鼠的行为上看,所有行为都不可思异,不符合常理,大家虽是驴友,但其实对其平时并不知晓,从其奇特的行为上看,确实有可能有脑子上的问题。作为一个成年人,对于别人帮助其他人从网上购物,实际上是与不相干的人毫无关系的事情,只要代购人和被代购人双方都满意就行,与沙漠鼠是无关联的,甚至是被代购人是谁,沙漠鼠都毫不知情,至于这个人具体拿了什么,沙漠鼠是一无所知,但在沙漠鼠看来,这种行为是他不能容忍的,是不忍,孰不可忍。可是这种心理让任何一个人看来,都会认为沙漠鼠是脑子有问题的。

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
    虽然沙漠鼠和金晓是无理取闹,但时候有些人也会在这件事情上是完全偏向了无理取闹方。沙漠鼠状告我在网上发表关于他的文章,实际上我在游记中用的都是网名,就是我们驴友所说的驴名,这与他本人就无法挂上等号,因为未提名道姓。其实就逄提名道姓,天底下同名同姓之人成千上万,除非我在文章中指出沙漠鼠为***作业区某队**,这才有涉嫌可能,但只要是真实的,就谈不上诽谤之谈。至于帮人代购户外装备之事,沙漠鼠并非事主,他替事主告状,已经是很奇怪的事情了。至于关于他的保险费用退保和理赔的事情,本身是我替他垫的钱,我只是垫付,并不是他本人,无义务为其退保或理赔。



2018年3月17日
星期日
    今日铁厂沟徒步20人。


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在和QG值班时,偶然谈起自己被沙漠鼠告状之事,在QG问及沙漠鼠的名字和所在单位后,QG的陈述让我很是吃惊,QG说如果是他告你,在QG看来就一点不奇怪了,因为沙漠鼠脑子是有问题的。接下来QG向我讲述了沙漠鼠在他的太极圈子里的狗血事情,与户外圈子里几乎是同出一辙,看来什么样的人一定在做什么样的事,无论在生活中,户外,还是其它什么圈子里。QG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驱逐了沙漠鼠,让沙漠鼠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无意间又获得了沙漠鼠在另一个圈子里的奇葩故事,纯属意外,其实如果不是这两年沙漠鼠主动来我面前献艺,我以前几乎都没注意到这个人。因为我认识的驴友太多,直接打交道的有五六百人,间接恐怕上千了,一般情况下不会注意到某一个人,要不是沙漠鼠通过要我带队、索取背包和耍赖这一连串故事,恐怕不会引起我的关注,至于今年沙漠鼠又掀起了一个高潮,来我单位实名举报,使我的笔下有了无穷的素材,从这一点看,沙漠鼠真是我的故事大王。

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
    我想起沙漠鼠曾经托我找过QG学太极拳,忘了是哪一年的事了,不是2012年就是2013年。沙漠鼠打来电话,向我询问我单位的同事QG在开班授拳的情况,我不清楚是咋回事儿,但记得QG是带着一群人打太极拳。因为自己对太极并不感兴趣,不清楚是怎样的情况,但我是指点沙漠鼠时间和地点,让沙漠鼠自己去找老师学艺,只是今天从同事QG的嘴里听来,原来沙漠鼠给他造成了许多麻烦,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三番五次才将沙漠鼠赶走,实在是有些抱歉,给同事添麻烦了。

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本来沙漠鼠想学拳是件好事,我的同事QG也会尽心竭力的教授沙漠鼠太极拳的,但事实根本不是那回事儿。沙漠鼠只是个初学者,说白了就是门外汉,本应该虚心求教,但这个学生却一点不谦虚,没过多久就把自己当成老师了,抢了QG的位置,沙漠鼠在QG的这个太极圈里想教授其他学员如何打太极。

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同事QG向我陈述了沙漠鼠在他这儿学艺的经过,沙漠鼠不但不是虚心学习,反而 一直捣乱,试图指导其他学员如何打太极拳。因为学太极的人中有初学者和已经学习多年的学员,QG怕沙漠鼠不懂胡教,所以让沙漠鼠去跟几人中级以上的一起练拳,自己亲自教授初学者拳理和动作要领。沙漠鼠在与那些中级者练习不久后便返回来,要来自己教这几个初学者,因为那些中级的没一个理会沙漠鼠的,沙漠鼠一个人有些孤家寡人,没人跟他学拳,别人都是按老师教授的练习,并不理他。

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因为这个,QG只好将沙漠鼠踢出太极圈,将沙漠鼠从QQ群中清除出去,这样沙漠鼠就无法知道他们练拳的时间和地点,也就无法参加活动。但沙漠鼠并不甘心,换了个QQ号加入QG另一个推手群,是太极拳的一种。在推手过程中,沙漠鼠标要求和老师QG推手过招,QG和我说他自己点到为止,将沙漠鼠摔倒在地,并不象有些人那样使重手,已经是很给沙漠鼠面子工程了,但沙漠鼠跳起来指责QG教的不对,推手不是这么推的,要求再次过招,要求QG用他教授的姿势来过热。照着沙漠鼠说的姿势QG再次将沙漠鼠摔倒在地,但沙漠鼠依旧不承认QG教的是正确的,最后沙漠鼠又被清出了推手群。

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
    今天青克斯山拉练11人,安全归来。

  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今天上午去采购,将6个人的物资全部采购到位。可惜候鸟哥临时退出,因为我们6个人刚好可以坐秀江河的车去博格达白杨沟,可以省下五六百的油费。我也仔细询问过秀江河的车况,汉南达七座,完全可以坐下6个人,就是放包有点挤。以前用过行者的车,也是汉南达,不过行者车顶安装了行李架,背包全部放在了车顶,车厢内只坐人,空间足够,可是秀江河的车上没有装行李架,所以6个人加6个大包,这空间非常的拥挤。

    晚上再次在微信群提醒身份证和合帐事宜,除洁米要求单独开伙外,其余将是统一做饭。我、小红帽、秀江河合帐,背我的新买的三人帐。
1人点评 收起
  • sbjepgy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早上在国光北门的九路车站等秀江河开车来接我,可是等了半个小时,秀江河才姗姗来迟,已经过了我们约好的8点万隆大酒店门口集合的时间。秀江河很是抱歉的解释是昨天酒醉,睡过了头,不是我 ... 2018-4-9 11:56
发表于 2018-4-9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sbjepgy 发表于 2018-4-9 11:20
2018年4月5日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早上在国光北门的九路车站等秀江河开车来接我,可是等了半个小时,秀江河才姗姗来迟,已经过了我们约好的8点万隆大酒店门口集合的时间。秀江河很是抱歉的解释是昨天酒醉,睡过了头,不是我打电话,他都醒不来,今天无论如何他是不能开车。我也闻到秀江河身上浓浓的酒味,估计现在酒劲还未过。好在有驾照会开车的还有洁米和遗落风声。
    到万隆大酒店门口时已是8点15分左右,让大家久等了。在分配物资时,小红帽提议还是开两个车去,因为6个人加6个大包,实在是太挤。经大家协商,同意两车出行,只是费用要增加些。
    路上一切都很顺利,12点多就到了柴窝堡,在柴窝堡吃这里闻名遐迩的辣子鸡,其实味道也就那样。
    中午2点半,我们两车就到达此行的出发点,2600米的施工工地。其实这只是一个矿厂的停车点,有几幢房子,以前没有栏杆,车是可以直接开进去,停在房前的开阔地上。2015年我曾来过,所以记得。但现在安了栏杆,不让我们的车开进开阔平坦的空地,只能停在栏杆之外。那地不平,已经有一辆大轿子车和几辆小车占据了最平整的地方,我们的车只能停在倾斜的地面上。我们只好找石头卡在后轮处,防止车辆下滑。除此之外,我们还被要求登记,那门卫说其实这不是他们的工作职责,只是警察要求的。
2人点评 收起
  • sbjepgy 在出发点的栏杆前合影,让大轿子车的司机师傅帮我们拍照,然后沿栏杆后的土路上行。这路是通向左手山顶矿厂的,在左手山顶处应该有个采矿点,可能是石灰石矿,向下不远处有个水泥厂,估计是依靠山顶的矿石做原材料。 ... 2018-4-11 10:16
  • 戈壁骆驼朗 挑战自己跨越博戈达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2018-4-9 12:40
发表于 2018-4-9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sbjepgy 发表于 2018-4-9 11:56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早上在国光北门的九路车站等秀江河开车来接我,可是等了半个小时,秀 ...

挑战自己跨越博戈达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18-4-9 12:51 显示全部帖子
好强                     
发表于 2018-4-9 13:49 显示全部帖子
被标题吸引进来了,应该是个重装强线,期待楼主详细的文字和美美的图片!
发表于 2018-4-11 10:16 显示全部帖子
sbjepgy 发表于 2018-4-9 11:56

    在出发点的栏杆前合影,让大轿子车的司机师傅帮我们拍照,然后沿栏杆后的土路上行。这路是通向左手山顶矿厂的,在左手山顶处应该有个采矿点,可能是石灰石矿,向下不远处有个水泥厂,估计是依靠山顶的矿石做原材料。而我们的线路是一路沿山谷向上,直到4040达板顶,路上并无岔路。
    这次活动是应夕颜姐的要求组织的,但因为帖子发的太晚,很多人已经提前安排好清明节的行程,所以参加的人数不多,连夕颜自己都没法参加,很是遗憾,但答应她4月份再组织一次4040活动。不过在清明节重装走4040达板难度非常大,因为博格达4040达板在乌鲁木齐一日徒中算是顶级的轻装自虐线路。2015年,我因乌市出差的原因,顺道跟乌市一户外QQ群登4040达板,活动是临时加入的,所以并未做任何攻略以及查资料。在4040达板之上,我见对面山谷很象博格达的四号羊圈,随口询问领队,对面是否是四号羊圈,领队否认是四号羊圈,让我很是怀疑。在返程路上,一车队员挨个向大家介绍自己和自己的户外经历,几乎全部都是第一次参加徒步的,轮到我时,我简单介绍自己走过狼塔C+V,走过新乌孙古道,走过乌骨道,走过博格达五峰穿越等诸多疆内顶级自虐,全车人均哑口无言。我坐下后,那户外群的一名女组织者私下里悄悄问我是跟谁走的那些线路,是树,还是零·红蝶?我回答是自己走的,没有跟任何乌市的商业队走过。对方脸上的表情是相当的惊讶和佩服。不过回去后第二在群管理便把我给从QQ群里清理出去,估计是害怕象我这种人影响他们的生意,毕竟户外线路都懂的人很容易拉走他们的客户群。


未来完待续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4-11 20:48 显示全部帖子
呵呵,对本地的驴友这样不好
发表于 2018-4-12 11:16 显示全部帖子
挺有意思的经历,没有图片吗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09:30 显示全部帖子
sbjepgy 发表于 2018-4-11 10:16

mmexport1523290037980.jpg

2600米的出发点的合影。

1人点评 收起
  • sbjepgy 在第一个大坡时,小红帽他们三人走错路了,他们沿着土路上左手山顶,那是矿场。我在岔口处未看致到他们的影子,所以判断他们沿路上山顶了。不过等他们发现错了,自然会返回到正确的方向上来。这在徒步过程中经常发生 ... 2018-4-13 16:36
发表于 2018-4-13 16:36 显示全部帖子
sbjepgy 发表于 2018-4-13 09:30

    在第一个大坡时,小红帽他们三人走错路了,他们沿着土路上左手山顶,那是矿场。我在岔口处未看致到他们的影子,所以判断他们沿路上山顶了。不过等他们发现错了,自然会返回到正确的方向上来。这在徒步过程中经常发生,多走的路算是赠送,过节的礼物!
    在沿大坡上升过程中,我前方不远处有几个人,从上飘过来用英语交谈的声音,非常 清楚,难道这里会有外国人?我追上他们后,见是四个人,2个黑脸的男女生,一个高个的白人,一个中国翻译。经询问,他们这几个外国人均是新疆医科大学的外教,教授医学的,两个印度人,2个美国人,但我只看到一个高个的美国人,叫马丁,另一个不在场,可能是跑昨快,在前面。那中国翻译见我背大包,一直想跃跃欲试,休息时,他提起我的背包上包,我教他如何上包。翻译背上我的包只走了两三步,便跟我说他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走的那么慢的原因了,他背我的背包,最多只能走不到一公里,再多恐怕就不能支撑下去,就得歇菜。在了解中,知道那个高个的美国人马丁喜欢徒步,翻译只是陪他们来玩,翻译自己只参加过乌市一天的活动,从未重装徒步过。高个的美国人马丁向我询问新疆境内我走过的那条线路最美,我不加思索的回答乌孙,于是和马丁互留了电话,便于以后联系。


未完待续。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