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一生一定要看的一个节日——阿坝莫朗节

查看:62026 | 回复:14
发表于 2018-4-24 17:5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zc在路上 于 2018-4-25 10:45 编辑

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

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

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

我常以为众生度化了佛祖

——史铁生

我是人文摄影师PictureZhou,我会一直去记录自己经历的一切,真实的影像,值得用心去探寻。

欢迎大家加我微信和我一起去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

微信:zcshanghai8


有些地方集中了十万大山

有些地方孕育了江河连绵

有些地方沃野千里,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而深处藏区的阿坝,汇聚更多的是信仰


庙塔如林香火鼎盛,阿坝是一个寺庙众多的地方

郎木寺的毛兰姆法会远近闻名

却也很少有人知道阿坝当地,还有一个莫郎节



大大小小小的寺庙都举行晒佛仪式,热闹的佛节,庄重的佛典,神秘的佛光,当然还有——熙攘的信众。从兰州出发前往阿坝,郎木寺的毛兰姆法会也正在举行。这是我头一次深入地去感受藏族节日的热闹,没有长枪短炮,没有滤镜闪光,随身带的富士XPRO223mm定焦镜头,反而可以让我用笑容感受欢乐,用脚步接近真实。


富士23mm等于经典人文35mm焦段,可以让自己把更多的精力回归摄影的本真,是的,我所谓的回归,在经历了高山深谷,旷野星空之后,在去掉了不同焦段和光圈的困扰之后,让焦点只定格在感动上,让画面回归拍摄者想表达的思想。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25 10: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zc在路上 于 2018-4-25 10:45 编辑




天气很冷,我穿着厚厚的冲锋衣,孩子们却没有穿鞋,甚至,没有鞋穿。



脚下是石土,头顶是简易的帐篷,物质上的艰苦,也许更能回归心灵上的纯洁,对此我不敢妄加揣测。




在法会开始的当天,来自四面八方的藏民齐聚郎木寺,静候彩旗缓缓拉开,朝拜他们心中的圣佛



所有人的焦点都汇集在佛台的中央,那里,巨幅唐卡闪耀在人群的目光中,我拿着富士定焦,远离会场,在别处,有不一样的安静时光。




突然觉察到远处的晒佛台一阵骚动,原来晒佛的仪式刚刚结束,人们开始将巨幅的唐卡运回大殿。我立刻回身过去,富士的对焦速度非常快让我抓拍起来十分流畅。






整个仪式气势恢宏,场面壮观,很多藏民在结束之后依然不舍得离开,在四周驻留徘徊。

老奶奶不太会讲汉语,阳光从树梢缝隙中漏到她布满皱纹的脸上,笑起来更觉得和蔼慈祥,我拿起相机,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树影深处。




来到神往已久的阿坝县,一路上都是磕长头匍匐行进的虔诚信众,磨花了的手板和衣角,只为朝拜心中神圣美丽的佛。

格尔登寺晒佛时间是正月十六,这是今年最大的晒佛法会,虽然没有漫天飞雪,可金鼎上反射着阳光,却使得一切看起来更为庄重。


一大早寺庙门口就旌旗招展,四面八方来的藏族同胞穿着各式藏袍,云集于此进行跳神前的巡游。这是各地代表进入会场前的传统仪式,对我来说,更不啻为一个藏族服装的艺术巡展。也只有此时,他们才会把珍藏的珠宝配饰都挂在身上——如此种种的仪式感堆叠在一起,拿着相机的我此时亦不敢稍有放松。





近两个小时的巡游,四周村寨的人们依次出场展示,擎骑牵马,一迈一停,挥舞着的彩旗和不断变焕着的造型,都在向围观的人群展示属于他们的风采。从他们的装束上可以看出藏民游猎逐草而居的古老传统,藏人的豁达率性,也一如围绕四周的群山和高原,淳朴的仿佛创世之初就生息于此,也会一直洒脱的挺立下去。




人文摄影对速度其实也有很高的要求,你内心的触动要转化成照片才能触动更多的人。孩子们从大人的缝隙中挤将出去,撒了欢的在道路上奔跑跳闹,我高高举起相机,富士的显示屏这时候让我省了很多取景的烦恼。所以你看这些触动过我的年轻的面庞,现在你们也能清晰得看到。







大殿前的老人没去外围凑年轻人的热闹,他们专心于眼前的藏戏表演,也许几十年前他们的身影也曾在广场上欢闹着互相追逐,在这个阳光融融的上午,他们许是跑的累了,厚袍大褂卷裹着满脸沧桑,呼拥着老伙计们围坐在殿檐下。而时光在哪里都不会停歇她的脚步,这里的藏戏,也依旧排的紧锣密鼓。





选择23mm的焦段拍摄,意味着我的拍摄内容也会跟别人不一样,场上威风凛凛的勇士走到了后台,笑着找人一起合照,我征得他们的同意,把镜头聚焦到了孩子们身上,若干年后他们也会是擎旗牵马的勇士,也会穿着大褂长袍带着墨镜走到场地中央。而我的富士相机里,留着他们当下最纯真的微笑。




巷子的拐角也是热闹之处,空中飘着五颜六色的脸谱,小商贩手上的气球每被买走一只,巷子里就多了一个纯真的笑容。我想,此刻是佛把自己充上气,装扮成了米老鼠。







冰糖葫芦和烤山芋也成了抢手货,被小喇嘛们围得水泄不通,那边,还有个小喇嘛撩起长袍,疏通着自己的水路。




到了中午,藏戏表演依旧是如火如荼,前排早就站满了人,一个木板几条凳子,于是后排也站满了人。



莫郎节是他们最大的节日,很多家庭贫困和身体有残疾的人也前来寻求大家的帮助,藏民们见到这些基本都会给些钱财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但发现他们都在用手机所以藏民是一个快乐的民族。



此起彼伏的烟花宣告着上午活动的结束,小男孩兴奋着望着天空的上绽开的烟火,顾不上手中乞来的钱物。无论在何处,欢乐是属于每个人的,谁也夺不走。



下午前往各莫寺看金刚神舞,相传是根据以前活佛前往香巴拉天国的路上所看到的跳神舞,一直流传至今。虽然每年是跳神都是一样,可是信徒僧众们仍层层叠叠的把神秘的会场围个水泄不通。在一声浑厚深长的法号吹响后,伴奏的乐队和仪仗队出场。跟着是头戴各种护法神面具的僧侣,身穿法衣的跳神者轮番表演,他们手持各种法器,在长法号、腿骨号、唢呐、铜钹和羊皮鼓的伴奏下,在阵阵诵经声中翻然起舞。







法会上最开心的终究是孩子,小喇嘛甚至还敢跟跳法会的喇嘛起哄开玩笑,年龄足以让他们暂时跳出仪式带来的束缚,天性和神性,有时候并不冲突。





藏人牵着自己养的骏马来到会场,我想对他来说,马的英姿足矣抵得上成对的宝石。



高原的气候神鬼难辨,一转眼就层云卷裹狂风大作,狂风迷的人睁不开眼,我似乎稍微能明白当地人出行厚重的装束了,在这个不受大自然眷顾的地方,神往往住在人们心里。















发表于 2018-4-25 10:48 显示全部帖子

随风飘散的硝烟、“龙达“,与舞蹈交汇在一起,成为人神联欢的盛会。当象征灾难与邪恶的“尸陀林”头像被抬出场时,近三个小时的跳神接近了尾声。护法神舞者和僧众信徒们在乐队的号角声里,一起把“尸陀林”运到寺院外,投如熊熊大火,如同把所有的灾难病害付之以炬。





上下安斗寺,地处阿坝县周边,是阿旺巴扎所建108座寺庙中最早的一座。不同于法会的隆重和震撼人心,这里少有游人莅临,这里的安静让人着迷,孩子们的笑容足够撑满我取景器里所有的空间.








发表于 2018-4-25 10:49 显示全部帖子

格尔登寺的晒佛活动也终于开始了,这是莫郎节最大的晒佛法会。几十米长的巨幅唐卡由众人扛着请出寺庙,喇嘛们奔前走后,指导着方向。







发表于 2018-4-25 10:50 显示全部帖子

祈福之后人们前往晒佛台,僧人们默念着佛经,感受到这份庄重,好像此时这巨幅唐卡,也承载在自己肩上。







发表于 2018-4-25 10:50 显示全部帖子

格尔登寺的晒佛不同于郎木寺,这里竖起一面巨大的石墙,僧人站在最高处把唐卡向上拉起。没人能一气呵成完成这个壮举,可当整个石壁都被唐卡盖住,恢弘的气势瞬间压住全场所有的声响,只有天边的云在随着风飘动,苍穹下的所有,此刻都沉浸在佛的注视之中





发表于 2018-4-25 10:51 显示全部帖子

盛大的仪式完成后,喇嘛们陆续回到大殿,整个晒佛仪式就算正式结束了





发表于 2018-4-25 10:52 显示全部帖子

藏民们祈福的形式多种多样,有些人把刻着经文的石碑在水里冲刷,过一遍水诵一遍经,最后随着诵经的水声心中的佛经一遍一遍的念诵去感化我们的灵魂。



没有了选择上的困扰,富士XPRO2-23mm焦段拍摄人文题材可谓游刃有余,相机的表现力也值得称道,轻装上阵,却依旧收获满满。


告别阿坝,看着相机中的这些画面我依旧心绪难平——巨幅的唐卡迎着高原的狂风,无数的信众伴着耳旁的经诵,整个晒佛节,都充满着仪式的力量。


何其荣耀,山脚下的人们享受着神佛的庇护;又何其庆幸,山巅的巨石上,也一直回响着不绝的梵声。

发表于 2018-4-26 17:06 显示全部帖子
藏民生活都很简朴,但是却把金碧辉煌的一面留给宗教,这是一种多么虔诚的信仰。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4-27 18:04 显示全部帖子
番茄味的西红柿 发表于 2018-4-26 17:06
藏民生活都很简朴,但是却把金碧辉煌的一面留给宗教,这是一种多么虔诚的信仰。

谢谢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