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它

兔美酱在路上 Central Europe 乐曲九首,一念中欧(下)

查看:7743 | 回复:20
发表于 2018-6-11 14:01 显示全部帖子
街角的咖啡馆尚在营业,帅气的男服务生梳着我喜欢的油头,让我没有理由不坐上片刻。
点上一杯Chica Madeira,抬头看见他正冲我笑着。
——Good choice!(不错的选择)
此刻街头来来往往的人多是游客,可他们都与我无关。
就这么坐在角落,看着夕阳的光一点点,一点点撤离这座小镇。

橘色与淡紫色的霞光在天边交织缠绕,闷热的一天终于在结束时起了凉风阵阵。
人群逐渐散尽,我朝着我的船走去。












站在甲板上,天已然全黑了。
多瑙河两岸多为山丘,一座座小小的房屋零散排列着,门前透着微弱的光,映在河面上,让人隐约看得清方向。
月亮升起来,又大又圆的满月,河面腾起迷雾,衬得这月,像是红色的。
雾很低矮,我站着就能整个人都穿过它,伸手去摸好像还有湿气,深吸一口是轻薄的味道,绝不是霾的厚重。

两岸静得可怕,连鸟虫低鸣也没有,红月亮的光和薄雾的朦胧,让我以为自己随着这快速前行的船,就要穿越回中世纪了。
可转念一想,我这个人,天性放荡不羁,穿越回中世纪不知道得多浪。也许划船可以不靠桨,让一众人等不扶南墙只服我。
所以呢,还是罢了吧。


记得父亲曾说,在我牙牙学语之时,卡带机里每天循环播放的正是《Do-Re-Mi》。
而我在幼稚园时期,更是常随着《孤独的牧羊人》又唱又跳,尽管不知嘴里嘟囔着什么,舞步也滑稽至极。
显然,我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些片段,所有快乐时光在我们一次次争吵中逐渐磨蚀,直至消失殆尽。
从父亲对我童年点滴的念念不忘不难看出,他一定对后来的我很是失望。
萨尔茨堡,人们通过莫扎特、卡拉扬等大师的故乡而听闻它的名字,而我来到这里,仿佛是为了和那个伴着《音乐之声》手舞足蹈的小女孩握手言和。

像是做了场虚无的梦。
闭眼前最后的画面停留在多瑙河上的迷雾,睁眼时已身处拥挤的巴士中,窗外阳光刺眼。
车子从油绿的田野中飞驰而过,群山在身后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月亮湖平静如画,数艘小船荡漾于湖面,穿过这片湖,便是萨尔茨堡了。
司机应景地播放起《雪绒花》,骄傲地向乘客们宣告着,前方是一片音乐之都。










走入米拉贝尔花园,时光像是打开了总开关。
花园尽头的宫殿曾是枢机主教为情人阿尔滕奥所建,后改名为米拉贝尔,算是为了磨灭那段不光彩的历史。
Mirabell,意大利语里寓意“至美之存在”,我爱极了这个动人的发音。
依稀记得在《音乐之声》里,玛丽亚带着孩子们围绕花园中心的主喷泉不知疲倦地唱着跳着。
园里尽是盛放的花,延中轴线望去,山顶的城堡要塞与纯白的米拉贝尔宫遥遥相对,难怪人们说这里是欣赏城堡的最佳之地。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6-11 14:01 显示全部帖子

穿过莫扎特纪念馆旁的小巷,视野逐渐变得开阔起来。
古老的萨尔茨堡河缓缓流淌,将这座城分割为新旧两岸,而连接它们的巴克小桥,则如大多数欧洲的桥梁一样挂满同心锁。
桥的尽头有民间艺人弹奏着各式乐器,我并不赶时间,便在桥上稍作停留。仔细阅读别人同心锁上的文字,猜想他们之间的那些故事,这过程远比拍“到此一游”的照片有趣。
有的锁看形状和材质便知还是新的,有的锁早已被雨水腐蚀,结了一层厚厚的锈,无论新旧,不变的都是关于爱的宣言,高调又勇敢。

密密麻麻上千枚锁中,竟让我发现一块刻有海锚图案的,与我的纹身几乎一模一样,这让我异常惊喜。
2014年5月15日,Daniela和Sascha来到此地,留下这枚纪念他们爱情的铜锁。
2017年7月6日,一个带着海锚纹身的中国姑娘来到这里,发现了这枚铜锁。
抚摸着锁上凹凸的花纹,好似与三年前的这对情侣隔着时空对话。
嘿,你们还在一起吗,要一直幸福下去啊。


















发表于 2018-6-11 14:02 显示全部帖子





这座城不大,热闹的小巷能够通往每一个角落。
一不小心差点错过莫扎特的故居,明黄色的小屋至今保留着最为传统的手摇式门铃。
游客们手欠,忍不住总去拨弄门铃的线,听说楼上仍有住户,不知他们是否因为每日此起彼伏的铃声而烦扰。

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发现这里房屋建筑新旧不一,大部分有着翻修的迹象。
二战时期萨尔茨堡多次遭受空袭,被炮弹毁掉的房屋数不胜数,每年夏季如约举办的音乐节也被迫叫停。
然而音乐之乡的人们,总归是不会放弃对音乐的追求,和平年代来临,大街小巷中动人的旋律立刻继续流动。
《音乐之声》里玛丽亚和冯·特拉普上校曾唱: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永远祝福我的家乡)
我想这里的人们对于音乐的热衷,正是对生活,对家乡最好的祝福了吧。













发表于 2018-6-11 14:03 显示全部帖子





萨尔茨堡总是会给人惊喜。
平平淡淡的午餐时间,却意外享受了一场纯正的歌舞剧表演。
这里的人如此热情,一首接着一首地演唱着《音乐之声》里的经典曲目,从《Do-Re-Mi》到《雪绒花》,从《即将17岁》到《我最喜欢的东西》。
我放下刀叉,逐字逐句听着,仿佛一些丢失很久的回忆全被找回来了。














城堡要塞是俯瞰整座城的最佳地点,乘坐拥挤的缆车而上,紧贴在窗边,地面的行人渐渐小得看不见。
萨尔茨堡河分割这座城时,蜿蜒成高音谱号的模样,大教堂、主教宫、圣彼得修道院散落在河流边,好似弦上的升降符。
远处就是阿尔卑斯山脉吧,山顶似乎还有终年不化的积雪。
我默默地拍下至高点所见的风景,一张张照片,一段段视频,却不知道将这一切分享给谁。





发表于 2018-6-11 14:03 显示全部帖子



















从山顶回到主教广场,阳光晒得我几乎要睁不开眼。
街头艺人们都选择在午后出来表演,俨然一副不畏酷暑的样子。
在广场里兜兜转转,会不自觉地将自己代入到电影场景中,熟悉的取景地,悠扬的手风琴声,人们围坐在自己喜欢的歌手身旁,安静聆听他的唱诵。

我被一个孤独的歌者吸引。
他带着一把破木吉他,坐在古楼的门洞中,烈日的光照不进这里,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
也许因为他并不懂得炫技,就这么平平淡淡地唱着;也许因为他唱的是英文歌,而这里的人并不吃这一套;也许…没有也许,他就是那样孤独地唱着。
我蹲在离他半米开外的地方,听他唱着一首又一首不算动人的歌,他的吉他盒里并没有太多钱,我想,如果我也放一顶帽子在地上,兴许能获得比他更多的打赏。
直到他停了半晌,忽然轻轻拨动琴弦,开始唱一首我未曾听过的歌。
——I don't wanna be your regret,I'd rather be your cocoon.(我不想成为你的遗憾,我想成为包裹你的茧)
——You know I only have so little.(你知道的,我一无所有)
——Let's take these broken hearts and leave.(带着这颗破碎的心离开吧)

我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却被他轻声吟唱出的歌词直击心脏。
我不想成为你的遗憾,我想成为包裹你的茧。
那一瞬间我多想对父亲说,我不想让他失望,我仍是他记忆里那个温顺乖巧的小女儿,如果他愿意,我仍然可以不顾颜面在众人面前唱唱跳跳给他看。
可这注定是无法说出口的话了。
正如我注定让他失望一样。










萨尔茨堡开往林茨的巴士上,我搜索到了那位歌者唱的歌,Jack Johnson的《Cocoon》。
黄昏将至,最美不过6,7点的光影,让林茨这座工业城市也有了一丝柔和的味道。
沿着码头边的涂鸦墙走着,耳机里重复着这首歌,直到最后能跟着旋律哼唱。
毫无疑问,原唱更加动听。



发表于 2018-6-11 14:05 显示全部帖子



忽然间想明白,一直以来像茧一般保护着我的,正是不苟言笑的父亲啊。
即便我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失望,即便我真的成为他的遗憾。
我拿出手机,敲出一串认真的文字。
我不会再让你失望,我答应你。


世界上有上千座小镇,我偏偏来到这一座,小镇的美有上百种模样,我独独爱这一个。
不喜欢C.K.小镇这个名字,总让人联想到花花绿绿的底裤,我还是偏爱它的全称,克鲁姆洛夫
捷克语读起来,这名字有着含糊不清的发音,像是嘴里塞着一块糖果。

记不清是哪一位行者曾说,若想看到不同的风景,那就起早一些,再早一些。
在一个飘着细雨的清晨,我来到克鲁姆洛夫
城堡花园的迷宫绕得我晕头转向,地上满是水洼,走得再慢也会将裙摆弄得湿漉漉的,加上莫名的起床气,一点也提不起精神。

出发前我曾对自己说,这一次我要滴酒不沾,用清醒的大脑去记住每座城的特别。
然而从拿起酒杯开始,第一天到最后一天,每天都在醉生梦死。
来到克鲁姆洛夫时我对自己说,这里糟糕的天气,自己糟糕的形象,不要对这段旅程抱有太大希望。
可当我看到橘色屋顶的第一眼,我便知道我的视线再也无法离开这座小镇。
是吧,人就是这样,脸真疼。


如果尚有城镇能够锁住时光,我想克鲁姆洛夫一定是独一无二的那一座。
这座小镇四五百年来一直维持着最初的模样,蜜橘色的屋顶,明黄与纯白色的墙,在科技怪兽逐渐吞并座座城市的时候,能够一如既往地保留自己古朴的那一面不是易事。
《极简主义》中说到,现代人追求的东西太多,相应所承受的负担也太重,不如舍弃掉多余的条条框框,让自己的生活变得简单而快乐。
我想这里的人们应该拥有满满的幸福感,对现有的生活无比满足,才会不愿将克鲁姆洛夫改造成千篇一律的样子。
隐藏在山谷之中的小镇并未经历过战争洗礼,一砖一瓦都有着沉甸甸的历史感,游人来来回回,正如候鸟飞走又归来,只有老城仍在这里,带着温暖的味道与独特的灵气。












伏尔塔瓦河似马蹄铁的形状将克鲁姆洛夫包裹,水声潺潺,岸边人们的笑声回荡,即便站在高处也能清晰听到。
除了大海,山水也是我的心头好,若说有山的地方雾气缭绕,会有世外桃源之感,那有水的地方则多了份灵性。
捷克人是爱极了伏尔塔瓦河的吧,不然斯美塔那也不会以它为名写出动人的交响乐曲。

闲来无事,与坐在河边乘凉的老先生聊天,得知他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听到《伏尔塔瓦河》的旋律响起,都会热泪盈眶。
——我会自豪地说,我的故乡啊,旋律里歌颂的是我的故乡。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说,河水一个世纪一个世纪在不断流淌,人间的故事就在河边发生。
伏尔塔瓦河该是听惯了人们的诉说,见多了世间的悲欢,这些秘密总会被遗忘,只有河水依然静静流淌吧。

发表于 2018-6-11 14:05 显示全部帖子











顺着石板路下行,走入克鲁姆洛夫城堡,高耸的洛可可式塔楼是这里的标志,无论走到小镇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够看到它矗立在此,像沉默的守护者。
来的时候因止不了的雨而抱怨,现在反倒享受雨中的克鲁姆洛夫独特的温柔与恬静,只怪她太过迷人。








雨越下越急,人们撑起各色的伞,在小巷中穿梭。
我钻入一家小店避雨,抬头看见几个大大的字母——Lottery,胖胖的老板娘朝我笑着,一定要我试试运气。
——今天是你的幸运日,相信我。
我不忍心告诉她自己与意外之财素来无缘,却又拒绝不了她的热情,结果用100捷克币买来的刮刮乐,神奇地赢回了200捷克币。
——哇唔!我就说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吧!
她比我还开心,一把将奖金塞进我手里。我想,此刻的阴雨天都被她的笑容点亮了。
走出店门,天空也开始转晴,克鲁姆洛夫最美的风景原来是人。

发表于 2018-6-11 14:05 显示全部帖子



旅途开始时曾许诺从此滴酒不沾,餐厅服务生端上捷克白啤时便忘得一干二净,我想我是彻底没救了。
曾经有人问过我,生活除了吃吃喝喝还剩下些什么。
现在看来,眼前的苟且何尝不是诗和远方,因为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写诗,和对的人才会有共同期待的远方。




阳光穿透乌云照射在地面,午后在小镇里漫步,石板路踩上去会有踢踢踏踏的声音,一时间在心中生出不少欢喜。
浪漫的当地人赋予建筑明亮的色彩,圆弧的门洞与尖顶的穹窿像画框一样,将街景定格在令人难忘的瞬间。















发表于 2018-6-11 14:06 显示全部帖子

人总是珍惜好天气,前一秒乌云密布,伏尔塔瓦河边还是人烟寥寥,后一秒碧空万里,河里便飘起了一艘艘小船。
站在桥头,看奋力划船的人们从桥洞中飞速穿过,船上的孩子们冲着桥上的游人挥手,大家都笑出白白的牙齿。
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人都说,想要不喜欢克鲁姆洛夫真不容易。








夜深了。
我一个人坐在船舱尽头的酒廊,点了一杯自由古巴
白朗姆加可乐,自由古巴的味道不过尔尔。
想起末梢和神经在《胆小者出了海》中说,自由和古巴,两种悲。

空荡的酒廊只有我,和一位弹钢琴的奥地利歌者。
几首歌后,我走到他身旁,端着我的酒杯,眯眼问他,我能点首歌吗?
他欣然答应,我心满意足地听到了心中最爱——《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他对我说,你是今天第一个安安静静听我唱完整首歌,不对我拍照,也不大声谈笑的人。
我笑了,我说这与你无关,只是这首歌太迷人,而我恰好也很擅长唱。
于是我就这样斜靠在他的三脚钢琴边,和他一起把这首歌又唱了一遍。
他仿佛瞬间来了兴致,一连为我唱了好多首歌,欢快的悲伤的,百种情绪都有。
最后一首歌,他说那是他的即兴弹唱。
歌词很简单,一个姑娘坐在他身旁,他不敢看她的眼睛,却想送给她最美的声音。
曲终,他忽然抬头看着我,轻声对我说,谢谢你,点亮我的一整个夜。
我举起酒杯向他示意,这杯自由古巴,敬自由的灵魂。


我有一位挚友,是拜仁的忠实球迷。
我不懂球,更不看球,却因为他长时间的碎碎念而知道了奥利奇的绝杀,小猪的救赎,穆勒进球后的举手哀悼。
一日红白,终生南部,这是他最爱对我说的一句话。

在前往慕尼黑的路上,我给他拨去一通电话。
——干嘛呢?
——没事儿,就想跟你说一下,我到慕尼黑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继而是我此生听过最大分贝的吼叫与内容最丰富多彩的脏话。
我以带一件球衣作为安慰,终于平复了他激动的情绪,现在回想起两个人当时的对话实在好笑。
——替我喝三杯黑啤,一敬安联球场,二敬红白战旗,三敬我顶天立地的大拜仁。
——成!


有人曾向我吐槽,说欧洲各个国家的风情看来看去都一样,一旦进入审美疲劳期,就提不起任何兴致。
慕尼黑给我的初印象总归是不同的,人们从正午就开始买醉的城市,这一路看来仅此一个。
倒挺合我意,毕竟我说过要三杯黑啤敬天敬地敬红白旗。

听说前一阵拜仁联赛夺冠时,疯狂的球迷在玛丽安广场欢呼庆贺,唱唱跳跳直到深夜。
如今赛季已过,广场上的人却一点也不少,我是素来不爱扎人堆的,只能闷着脑袋往小巷里钻。
未到中午,酒吧就已敞开大门迎客,露天座位上堆满了啤酒和醉鬼,人人都是喝得面红脖子粗的样子。










走进谷物市场,寻觅着拜仁慕尼黑的周边,却不料转入市场里的啤酒广场,见到的醉鬼越来越多。
只怪这里扎啤太便宜,10欧不到就能喝个饱,人们就这么站着,围在一个个的小木桌边,聊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大笑着碰杯。
这里的人对啤酒实在是痴迷,让我怀疑街边喷泉喷出来的是不是带着泡沫的黑啤。
后来才听一个慕尼黑土著说,要想融入当地人生活,谷物市场是必去之处。










被此起彼伏的钟声吸引了注意力,走到一栋深棕色的哥特式大楼前,虽是老建筑,却又被盛放的鲜花拥簇着,这便是新市政厅了。
恰逢整点,塔阁中竟有木偶小人演出,引得一众游客驻足观看。
我从人群中费劲挤出,感叹这不愧是慕尼黑最为热闹的地方,几个吉普赛人鬼鬼祟祟地在人群中穿来穿去,不知那些仰头的路人中谁的钱包遭了殃。

午餐时间临近,正准备觅食,一位手捧鲜花的街头艺人递给我一支玫瑰。
我最初是犹豫的,听闻太多类似的骗局,难免警惕。他看我迟疑的表情,努力解释这朵花是免费的,只是想送给合眼缘的路人。
他真诚的表情让我有些羞愧,我接过他的花,对他友好地笑笑,他也笑了。



发表于 2018-6-11 14:07 显示全部帖子

三杯黑啤的许诺,自然是要兑现的。
德国猪脚尚未上桌,啤酒倒是一饮而尽,服务生望着我的空杯,表情生动得像吞了一只鳖。
黑啤有着独特的麦芽焦香味,度数不高,可对于我这样不胜酒力的人来说,三大杯已然晕晕乎乎。
说来惭愧,在微醺与醉酒之间,我从来把握不好度,这一年多以来统共喝了几次酒,就误了自己几次事。

——For Bayern!(敬拜仁)
我一边录着视频,一边冲着镜头晃动我的酒杯。
也许是啤酒喝得饱足,油香四溢份量震撼的猪脚最后只尝了几口,现在回想起来也很是可惜呐。







带着黑啤的后劲走出餐厅,阳光依旧灿烂,重回谷物市场,酒鬼们喝得乐开了花。
纽豪瑟大街的车水马龙吵得我更加晕眩,好在终于找到了拜仁的纪念品商店。
替球迷买到了心爱的球衣,幻想着他收到礼物的开心,有一些小小的得意。
很多天后回到家才发现,自己在晕晕乎乎的状态下,竟然拿了一件错误的尺码,那位球迷好友是断然穿不上的。
一声叹息,酒精害人。




















走了许久,酒也清醒了大半,不知不觉到了统领堂。
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台阶前休息,我也加入到他们之中,什么也不做,单纯地放空大脑。
记得很多年前,一个朋友曾对我说,他闲来无事最大的爱好就是找一个街角的咖啡馆,坐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透过落地窗观察行色匆匆的人们,猜想他们的生活。
那时便羡慕他拥有一腔浪漫情怀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后来他果真成了作家,写出不少有趣的故事。

我尝试着像当年的他一样去观察广场上的男男女女,也寻出些许乐趣来。
那些无忧无虑的孩子,他们的脑袋里幻想着怎样的未来呢?
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是否在回想自己慵懒的一天呢?
那些亲吻的情侣,他们是否能够一直走到最后呢?
那些陌生人,他们是否知道我正在“窥视”他们的生活呢?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