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它

兔美酱在路上 Central Europe 乐曲九首,一念中欧(下)

查看:7950 | 回复:20
发表于 2018-6-11 14:08 显示全部帖子













离开慕尼黑,高速公路上下起暴雨,不过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天边很快挂起一道彩虹。
司机兴许是看到彩虹心情不错吧,摇头晃脑地打开了广播,Coldplay的《Something just like this》,原来除了英国,别的欧洲国家也爱Coldplay。
——I'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 with superhero gifts.(我并不渴求得到超人的天赋)
——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somebody I can kiss.(只要我能做到力所能及的事,吻到我爱的人)

车上不少人跟着音乐轻哼,我的心也被歌词和彩虹点亮,那感觉就像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不灭的星星。
我们并不能通过旅行去改变人生,却能够带给自己最基本的快乐,正如同我们无法成为superhero,但我们能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爱对的人。


我告诉好友,慕尼黑很赞,即使我没有机会在安联球场看球。
我没有告诉他的是,让我喜欢这座城市的原因仅仅是雨后的一道彩虹和一首恰到好处的歌。
——在这座城市遇到了好多幸运的事情,我是不是该回家去拜拜神。
——哈,拜神不如拜仁。


施皮茨这座小镇,是怎么样的呢?
它是我酒后做的一场清梦,带着葡萄和甜杏的香气。
它不是最美,也不是最好,瓦豪河谷沿岸的小镇那么多,可低调的它却是我这段旅程的最爱,只一瞥便足以难忘。
所以关于施皮茨,我想我应该慢慢来讲。

该从何说起呢,那是非常平凡的一天,既是周末,又是清晨,笼罩在晨曦光芒中的小镇尚未苏醒。
刚踏上施皮茨的土地,便偶遇几个在码头散步的老人,一个满目慈祥的老太太对我好奇却友善地微笑着。
——你从哪里来?
——中国
——哇,我们很少见到中国游客呢,欢迎来到施皮茨
她的笑容比阳光还耀眼,让我彻底融化在小镇的夏天。




倚靠着山谷而建的施皮茨小镇,是明媚的鹅黄色,正如这里盛产的杏子一样。
漫山遍野的杏园与葡萄园,让原本就溢出幸福的小镇更有了夏天独特的果香。
我构想着属于它的故事,应当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侣,在小镇中出生,伴着阳光成长,因为渴望更广阔的世界而离开家乡,漂泊数载,尝尽冷暖,最终回到生养他们的小镇。
那时才发现,曾经厌倦小镇的简单生活,待到千山踏遍,万水涉尽,家才是承载幸福的唯一地方。
他们的名字叫什么呢,就叫Gena和John吧,和我正在听的这首歌的主角一样。
——Dis-moi,Gena,quel genre de mec était-ce.(告诉我,Gena,他是个什么样类型的人)
——Dis-moi,Gena,ce John Cassavetes?(告诉我,Gena,那位约翰先生是谁)



发表于 2018-6-11 14:08 显示全部帖子









从枝繁叶茂的杏园穿过,走入小镇据说最为繁华的地方,一度误认为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空荡荡的街道几乎没有一个人,正疑惑时,一辆小跑车冲我轻声按了按喇叭。
——嘿!年轻的女士,准备去哪里?
——找个葡萄园,在酒庄里喝个昏天黑地。
——那你算来对了,欢迎来到施皮茨
车上热情的情侣消除了我的陌生感,和他们闲聊才得知,小镇的周末都是这样悄无声息,当地人多去附近的山上露营徒步,直到午后才会陆续有些人烟。
小情侣笑着冲我挥手道别,车子消失在晨光之中,看到他们享受的神情与谈笑间的满足感,我忽然想也许他们就是我构想中的Gena和John,或者说这座小镇上的每一对爱人都如歌词里唱的那样,小镇记录他们的故事,而他们也对小镇充满依恋。














走出镇中心,沿着山路而上,误打误撞地便走入一片葡萄园。
彼时葡萄还未完全成熟,长长的葡萄藤前是盛放的玫瑰,施皮茨充足的阳光为花卉与果实提供了温床。
玫瑰与葡萄的适宜环境相似,古法里以玫瑰的生长来预判葡萄是否容易发生白霉病,也是极尽智慧了。

发表于 2018-6-11 14:09 显示全部帖子











酒庄就在葡萄园的尽头,施皮茨当地居民不过两千余人,大大小小的酒庄却无数。
难怪那对小情侣告诉我,想酗酒可是来对了地方。

酒庄里的午餐本平淡无奇,但因为动人的手风琴演出而变得完整。
白发苍苍的奥地利演奏者唱着祝酒歌,一首接着一首,服务生为他端来黑啤,他举起酒杯高声说着干杯,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一大杯红酒下肚,神志尚清醒,话却多了起来,与邻桌的食客闲聊,得知饭后的品酒会才是酒庄的重头戏。
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在午餐时间便喝了那么多酒,红酒的后劲逐渐涌上头。






















下午的品酒会在一片混沌中度过,恍惚中忘了自己已经品尝了多少种酒。
只记得和我一起品酒的有一对美国夫妇Kevin和Anne,酒壮人胆,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怎的就聊起了自己醉酒后的糗事。
大概他们也经历过年少轻狂的时期吧,酒后砸车,认错对象,诸如此类的囧事都做过。
——那你呢,你喝醉后做过最丢人的事情是什么?
我被问得愣住,各种支离破碎的画面在脑海里重组,大半年前的一场酒让几乎从不沾酒的我酩酊大醉,而一切都像蝴蝶效应,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同样也是几杯红酒,同样也是如此眩晕,我口齿不清地问Kevin夫妇,丢人不要紧,怎样才能矫正错误。
我想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吧。


很久以后,我依然感谢施皮茨的这一场买醉,虽然如此珍贵的葡萄酒,我已全然忘记了滋味。
因为离开之前,Kevin和Anne其实给了我答案。
有时候有些道理自己也懂,可总得要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才会有认同感。
——很多酒是好酒,很多人也是好人,但人生比起随性,更重要也更高级的,是克制。

最后一杯酒,敬这座安静却不孤独的小镇,敬让我幡然醒悟的Kevin夫妇,也敬从头开始的自己。


理查德·林克莱特的爱情系列三部曲中,我最喜欢《爱在黎明破晓前》。
源自一场维也纳的游荡,两颗灵魂都得以安放。有人用“偷得浮生半日,换取相知一世”来形容这部电影,我深以为然。
它让我对爱有了新的认识,也让我记住了维也纳这座城市。

清晨的维也纳笼罩在微光中,我穿过海关局行人桥,走入幽静的城市公园。
脑海中一幕幕全是电影里的画面,若我没有记错,在桥上两个维也纳人将戏票送给Jesse和Celine,故事便有了开始。
这座城的英文名是Vienna,而当地人更爱它的德语发音——Wien,像是猫咪撒娇般的呢喃。
和音乐之乡萨尔茨堡不同,维也纳在人们的心目中更像是乐曲的圣殿,听闻土生土长的维也纳人皆会弹奏乐器,世界名曲更是信手拈来,而平日里娱乐方式则是听歌剧,看演奏。
我不止为音乐而来,我更像是来朝圣那些电影,不过无论如何,维也纳能作为这段旅程的终点站,我已很幸运。

发表于 2018-6-11 14:10 显示全部帖子









维也纳这座城,有着和其他城市截然不同的韵味。
欧洲人普遍认为奥地利人做事圆滑,而维也纳人则是将这种八面玲珑做到了极致。
维也纳的这些天,听到最多的话就是“Maybe”。
这样的晴天会持续很久吗,也许吧;这里的人都喜欢音乐吗,或许吧;电影里的那家唱片行还在吗,可能吧。
不过我丝毫不反感这些模棱两可的回答和含蓄内敛的表达方式,太直白太热情,反而会吓到人。

这种讨巧的小心思在建筑身上也得到体现,维也纳的街头多是色彩斑驳的房屋,明亮而艳丽,异常地吸引人。
小巷七拐八弯,不知不觉地,便走到圣斯蒂凡大教堂门前。








大教堂因其独特的不对称结构与华丽的琉璃屋顶而闻名,高耸入云的尖顶让我几乎仰断了脖子。
哥特风的穹顶,巴洛克风的圣坛,罗马风的门庭,古怪的融合却又丝毫不违和。
看吧,这就是维也纳人圆滑讨巧的终极体现。








教堂的内部不及我想象中那般华丽,加上屋顶仍在修葺,少了游客,多了清静。
只有重要节日才会发声的银色管风琴此刻像哑了一般,沉默地卧在二层。
一些人坐在神像前祈祷,一些人淡定地拍着照,没有信仰的我显然是后者。

发表于 2018-6-11 14:10 显示全部帖子







走出教堂,阳光明媚耀眼,老街上的马车踢踢踏踏,让人仿佛又回到了车马慢的旧时光。
沿着老街走去,便是哈布斯家族引以为傲的霍夫堡宫了。
霍夫堡宫附近的玛丽亚·特蕾西亚广场,是《爱在黎明破晓前》里曾一闪而过的取景地,和电影中相同,这里的人们也喜欢在广场的雕像旁乘凉、看书。
路边的电车声尤为洪亮,想起Jesse和Celine也曾坐在车厢中畅聊人生,便有了熟悉与亲切的感觉。




















美泉宫与美景宫,我曾分不清它们的名字与存在的意义。
而后算是懂了,一个冬宫,一个夏宫,总之能让当权者在四季享乐。
虽名气不及法国凡尔赛宫,美泉宫的辉煌与豪奢也是令人难以忘记的,我在无数个华丽至极的房间里迷了路,竟找不到离开的方向。
有人曾说,欧洲的宫殿大多相似,除了大片的湿壁画,就是各种贴金,可我并不这样认为。
金碧辉煌的美泉宫既是奥匈帝国极为荣耀的贵族气息之体现,却也是皇室刻板拘谨的生活最好的证明,从许多细节可以看出精致的外表下那些残酷而冰冷的现实。
难怪茜茜一生都想逃脱皇室的禁锢,那些偌大却空荡的房间,那些繁复的规矩,束缚不了渴望自由的灵魂。

我一直喜欢莎士比亚在《李尔王》里的一句话:We will all laugh at gilded butterflies.(我们都会嘲笑华而不实的金蝴蝶)
我甚至决定下一个纹身就是它。
看着这座庞大的宫殿,联想到奥匈帝国的兴盛与衰败,奥地利人酷爱聊“曾经”,却规避谈“如今”,因为他们知道再辉煌的帝国也有覆灭的那日,钻石终将冰冷,黄金亦会磨蚀,唯有历史的车轮滚滚,无情碾压那些华丽外表下脆弱的金蝴蝶。

发表于 2018-6-11 14:11 显示全部帖子







金厅,应该是大多数音乐家的梦吧。
我并没有选择在金厅观赏一场演奏会,尽管我也爱极了古典乐。
Jesse和Celine也没有来到这里,可他们却遇见了最特别的彼此啊,也许我多在那些街角游荡,就会遇见更重要的人呢。
果然,在维也纳呆久了,也开始充满幻想了。

Lana del Rey有一首歌,叫作《Lucky one》,我想用来形容Jesse和Celine再合适不过。
——Every now and then,the stars align.Boy and girl meet by the great design.(自此以后,星辰仿若连成一线,我们因奇妙的缘分而彼此遇见)
——Could it be that you and me are the lucky ones?(我和你难道不是名副其实的幸运者么)
——Everybody told me love was blind.Then I saw your face and you blew my mind.(人人都说,爱会让使人盲目,可你撩拨心弦的脸却让我忘却这些痛苦)
——Finally,you and me are the lucky ones this time.(所以最终,我们就是在爱中的幸运者吧)

这座城里每天都有浪漫的故事发生,既可以是一瞬,也可能是永恒。
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每一位沐浴在爱里的人啊,都是lucky one。




《危险方法》里,维戈与法鲨吃着奶油派,穿过的华美宫殿正是美景宫。
我将美景宫作为旅途的终点,与电影无关,而是因为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画。
一个没有一点艺术细胞的人,是怎么接触到克里姆特的作品呢,还得从《嘻哈帝国》说起。
Lucious的豪宅里那幅被Cookie诟病的世界名画,即是来自于克里姆特。尽管Cookie满嘴欣赏不能,但那幅画用色的辉煌与情欲的极限表达却深深吸引了我,于是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美景宫的读音听起来像“百乐”二字,因此也有不少人称它为百乐宫,宫殿里的雕塑与画作,均是奥地利乃至整个欧洲的珍宝。
我从一件件雕塑中穿过,毕德麦雅时期的艺术品,均是极度精细与生动的,在那些陌生的面孔中读出忧伤、愤恨、悲悯、喜悦、平和,倒真是收获颇多。




















发表于 2018-6-11 14:12 显示全部帖子

欧根亲王建立了这座宫殿,将它打造成艺术的圣殿。
可这里几经沉浮,遭遇了抵债变卖、皇室赎回、战争爆发等波折,最终留下的,不是“来之不易”四个字能够轻易表达的。
我在众多画作中寻找着克里姆特的真迹,却又不由被纯白的天使石雕所吸引,屋外的光透过玻璃窗渗入,让天使的身体仿佛蒙上一层轻柔的纱,更显得圣洁异常。
即便没有信仰,此刻也想说一句,哈利路亚。




















我最终站在了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两幅巨作前,《the Kiss》和《Judith》。
只有亲眼见到他的作品,才会有直击心脏的震撼。
关于“the most famous kiss in the world”,我并不想过多赘述,这幅用金箔而作的画,用巧妙的方式赋予主角激情与柔美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绝对不愧对每一位驻足欣赏的人口中不自觉发出的“wow”。

而《Judith》,才是真正让我产生灵魂抽离感的作品。
克林姆特作为分离派的代表,其笔下画作褒贬不一,而《Judith》则是他极富争议的作品之一。
这位古典神话中通过美色引诱敌军首领并割下他的头的女人,拯救了自己的家乡,人们敬重她,歌颂她的容颜与勇气,因此才对这幅画作产生诟病。
我静静看着她袒露的皮肤与绯红的脸颊,怀中抱着的男人头颅早已血尽冰冷,她的眼神带着情欲褪去之后的戏谑与轻蔑,极致的诱惑。
毁灭一切,重造一切,美貌既能成为甜腻的糖,也能化作致命的毒。
这才是女人呐。











发表于 2018-6-11 14:13 显示全部帖子

我的人生遗愿清单里有一项,即是在维也纳听一场原汁原味的施特劳斯音乐会,在离开维也纳之前,我终究选择了却这桩心愿。
我有位挚友是交响乐团的首席小号,拜他所赐,我听过,或者说蹭过的音乐会数不胜数,可维也纳的这场音乐会,对我却有着别样的意义。

我没有天赋,不会演奏乐器,也不擅长歌唱,我的音乐启蒙全来自于刻板严厉的父亲。
若问我父亲那样认死理的人是否存在温柔的一面,也许就是面对音乐的时候吧。
在最初家里并不算富裕的时候,他把余下的钱全用来买黑胶碟和卡带,从他的那些“珍藏”里,我知道了施特劳斯、李斯特、舒曼、卡拉扬、德彪西,而古典音乐里,我犹爱施特劳斯和德彪西。
当压轴之曲《蓝色多瑙河》伴随着提琴的弦音出场时,我想我几乎要热泪盈眶。
首席小提琴是一位80岁的老先生,谢幕握手时,我清晰地看见他的下巴和指尖都是厚厚的茧,可那异常美,浓缩了他的整个音乐人生。
能够从一而终做着自己喜爱的事,老先生该是何等的幸运。
能够在维也纳听一场原汁原味的演奏,我该是何等的幸运。
毫无疑问,我们每一个人,都是lucky one。

上帝厌恶人们的贪婪与索求无度,于是创造了战争。
上帝又怜悯人们的悲伤与苦难,于是赠予了音符。


爱家,却不恋家,想家,但不念家,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罢。
每段旅途中,我念叨最多的都是美食,却从未提过对家的依赖,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独立的人呐。
而我第一次产生想立刻回家的念头,就是在俄航的飞机上,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如此炙热而强烈,在胸口激荡许久。

俄航飞行员素来技术过硬,据说个个战斗机出身。关于这个航空公司的传说有的已经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所以坐在维也纳飞往莫斯科的飞机上,我倒多了些忐忑。
一路除了些许弱气流和小颠簸,并无他样。
身着橘色制服的空姐笑容温柔而甜美,前排的俄罗斯姑娘们不知疲倦地聊着,后座的孩子被妈妈逗得咯咯直笑,斜后方的男人个子很高,修长的手指握着笔在小本上写写画画,很是认真。
伴着即将在莫斯科着陆的广播声,我想我离家又近了一步。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是我从未料到的,也是永远不想再体验的。我本疑惑,因为下降的速度是未曾体会过的快,眼看着即将着陆,却在距离地面还有不到20米的高度,没有一丝征兆,飞机忽然全速提升。
由于提升的速度实在太快,每个人都以45度角紧贴椅背仰着,机舱里弥漫出一股奇特的焦味,小孩子的哭声,大人的惊呼声,全都混作一片。
机长开始广播,一长串叽里呱啦的俄语我一个字也没听懂。
我只看到前排的几个俄罗斯姑娘开始擦眼泪,旁边的花臂大汉紧紧抓住座椅把手,额头上满是汗珠。回过头,斜后方那位瘦瘦高高的男人不断在胸口画着十字,我和他对视了足足三秒,肩膀开始控制不住地发抖。

他向我伸出手,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读懂了他的嘴型:上帝会保佑你。
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大颗的眼泪开始往下掉,我惊慌地问他,我不信上帝,怎么办?他不会保佑我,怎么办?
我看到他漂亮的琥珀色眼睛里也全是泪水,他握紧了我的手,对我说,别怕,上帝与我们同在。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想这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一个小时,我能明显感觉到飞机一直在盘旋,却迟迟无法着陆。都说恐惧源于未知,那种悬在空中的窒息感与无助感,此生难忘。
最终飞机还是成功降落在谢诺梅杰沃机场,着陆的瞬间,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经久不衰,透过机窗看到,消防车与救护车都在外等候。人们拥抱,哭泣,就像电影里浮夸的场景,却又如此真实地呈现在眼前。
那刻我忽地觉得,活着真好,有家,真好。




都说危急关头出现在你脑海里的人和事,一定是毕生挚爱,那惊心动魄的一小时,我想了些什么呢?
我想,家里那几十株多肉,该浇水了吧。

最后一曲Kidult的《Landing guy》,送给每一位远在他乡的你。
也许你的身体和灵魂总是漂泊在路上,可永远不要忘记家的方向。
平安落地,轻声对那个盼你回来的人说一句:你的旅人,已经归家了。

发表于 2018-6-11 16:20 显示全部帖子
写的很详细
发表于 2018-6-11 16:37 显示全部帖子
好漂亮的地方~童话王国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