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他

沈阳深圳万里行(81天长篇图文游记)

查看:10351 | 回复:205
发表于 2018-7-9 08:19 显示全部帖子
  早晨的风力大约有三级,顶风前行,还不算太费力。一路骑行20公里,来到了盘山县。进盘山县,先路过一个烈士陵园。陵园门口介绍的几位先烈,与盘锦一点关系都没有。

DSCN003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N00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7-9 08: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老山羊01 于 2018-7-9 08:26 编辑

  穿过盘锦县城,又走上了熟悉的辽河大堤上的辽河路。这是一条休闲线路,环境优美。路两旁种的全是桃树,桃花盛开,芳香袭人。

DSCN004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N00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辽河路上又骑行了十公里左右,下道,奔308省道。这时候风力渐大,但已经转成南风。正好3048省道是一路向西,微微偏北。所以基本上是侧风,偶尔还会有点小顺风。
  上了308省道以后,车明显的多了起来。有很多重型卡车在路上,风驰电掣。还有一些拉煤车,装得冒尖儿,飞奔过去,煤渣抛撒一路,很是讨厌。
  因为风太大,所以虽然是侧风,骑起来仍然是十分费力。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骑。我打开随身听,一边听音乐,一边骑行,也不觉得艰苦。
  因为今天不是正顶风,所以我准备多骑一点,骑到凌海市,路程有89公里。本来原计划是昨天骑到凌海市,因为刮大风,两天的路程三天才骑完。
  在308省道上骑行了五个多小时。下午1点半才骑到凌海市。最后一段儿,因为转向了西南,偏顶风,而且一路微微上坡,加上骑了一上午,有点儿精疲力尽,所以最后一段儿骑的很费力。
  不过下午1点半,终于胜利地到达了凌海市。
  快进临海市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徒步旅行客,是个小伙,背着一个大背包,一边走路一边听着耳机。我和他唠了几句。他原来是铁岭的,从山东一路走过来。真是后生可畏。比起我们这些骑行者,徒步客的旅行生活更为艰辛,也更需要毅力,更令人敬畏。相互谈唠了几句以后,我和他再见,祝他一路顺利。

发表于 2018-7-9 08:25 显示全部帖子
  骑车走过大凌河大桥,进入到凌海市。我在客运站前面找了一个招待所,安排住下,已经两点,早就过了饭时。我也觉得确实有点饿了,吃点什么呢?
  我先去了一家大型超市,在里面转了转。发现好多吃的东西,应有尽有。我买了一听罐头鱼,又买了两根香肠,一包午餐肉。还买了一根黄瓜和四个馒头,再加上一包方便面。这下子有干有稀,午餐就吃它了。
  回到旅馆,我让老板给我烧了一壶开水,泡好了方便面,然后打开鱼罐头,然后以两个馒头为主食,鱼罐头和黄瓜蘸酱作为副食,还有一个咸鸭蛋,用方便面溜缝,饱饱的吃了一顿午餐。吃的是嗝涌肚圆。


DSCN00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我正吃午饭的时候。有几位新住客进入旅馆。我听动静好像是骑友。出门一看,正是昨天在高升镇住一个旅馆的几位抚顺老哥,原来他们刚刚骑到凌海,也住进了这个旅馆,这真是巧遇,有缘何处不相识?通过进一步攀谈才知道,这几位老哥年龄都比我大,最小的66岁,最大的已经70多。他们几位除了在东北骑行外,还分别骑过海南等长途。这一次,他们结伴同行,准备骑行西藏。谈起骑行生活,大家都是同龄人,居然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和生活方式。作为曾经吃苦长大的一代,大家在路上都不尚奢华,住小店,吃便餐。简单生活,快乐骑行。这一点和年轻人很不一样。也为许多年轻人所不理解,可大家却都自得其乐。
  我和大家打完招呼,回头收拾完吃饭的家伙事儿,然后开始写游记。
发表于 2018-7-9 08:33 显示全部帖子
   关于骑行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来到凌海,不能不说说凌海的名人。前年骑行凌海,我介绍了凌海的名作家萧军。今天要介绍另一个凌海名人——清末大臣恩铭(1845-1907)。
   谈到凌海的历史人物,镶白旗人恩铭不能不提,他在安徽巡抚任上倒在了革命党人徐锡麟的枪口之下,当时,这位蓄着浓密八字胡的地方大员,正不遗余力地在安徽推行“新政”,试图通过操练新军、兴办教育来挽回风雨飘摇的国家衰败的命运。他对安徽近代教育的变革,可以说功不可没。

e97a853c645fcea4d77cf756f45462a5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徐锡麟与恩铭
  
   光绪三十二年(1906),恩铭南下出任安徽巡抚时,抱有一番雄心大志。在安徽短短一年,也确有不少政绩。教育方面,除安徽陆军小学堂、安徽高等巡警学堂外,他还督促创办有安徽陆军测绘学堂、安徽讲武堂、安徽绿营警察学堂,安徽将校研究所,并分别创办马队弁目、炮队弁目、步兵弁目、工辎弁目等训练所。对于安徽师范学堂,他更费尽了心思。“方今振兴教育,以小学为基础,而教员亟须养成,故师范尤要……”在向朝廷报送的奏折中,他这样大声疾呼。具体落实过程中,他事无巨细,皆躬身过问,甚至将细节考虑到“每年筹拨银四万二千两作为常年经费”等。
   然而,正当他踌躇满志,力主改革时,他却被自己一手提拔,极其钟爱和信任的革命党人徐锡麟所枪杀。
   徐锡麟是秋瑾的战友,光复会会员,他出生在绍兴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父亲徐凤鸣秀才出身,当过县吏,家有田地百余亩,又在绍兴城内开设“天生绸庄”、“泰生油烛栈”,资本甚厚。但他从小就是桀骜不驯,自幼“器物过手,辄破坏之”,十二岁那年,为了“学武功”,跑到深山大岭中的寺庙去当小和尚,其后徐凤鸣为了避祸甚至和其断绝父子关系。
   “按照现在的标准,几乎就是个问题少年”。徐锡麟之孙徐乃达这样定义其祖父。
   1903年,徐锡麟去日本留学,和许多日本留学生一起加入了光复会,成为革命党,当时的革命党,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个以暗杀为革命手段的恐怖组织,他回国后,和秋瑾一起准备暗杀清朝大员,发动起义。
   他利因表叔俞廉三的推荐,得到安徽巡抚恩铭重用,恩铭派他为安徽巡警尹,又派他兼任巡警学堂会办。恩铭把他当做亲信,但徐锡麟却时刻不改革命之志。1907年7月6日,巡警学堂举行毕业典礼时,徐锡麟开枪刺杀了恩铭。
   恩铭和徐锡麟,一个是开明的新政中坚,一个是光复会的忠诚战士,他们都希望改变国运,让国家摆脱落后,走向富强,他们俩同样富有家国情怀,同样要努力唤醒国民,却仅仅因为选择的方式不同,互成仇雠,同归于尽。
   两个好人,两个干才,两个相互之间只有恩义,却没有仇怨的精英分子,却因为不同道路选择的恩义情仇,为改变落后的家国天下共同的使命戕害了彼此,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悲剧。
   而且,他们二人的生命也均是以极其残忍的方式结束,似乎要为那段铁与血的年代作一个使人惊叹的注脚。
   当时武器落后,徐锡麟眼神又不济,所以暗杀恩铭时,几发子弹均未打中要害,结果令恩铭在痛苦中挣扎了足足4个小时方才死去。在临死前无限的苦楚中,恩铭大喊着:“糊涂啊,糊涂!”
   而徐锡麟被捕后,则在安庆抚院东辕门外刑场,被几个刽子手手执铁锤,先把睾丸砸烂,品尝了无可比拟的痛楚,然后,被剖腹挖心,先祭祀恩铭的“在天之灵”,然后被炒熟,成为恩铭亲兵的下酒菜。
   这种革命高潮中的玉石俱粉,今天看来仍让人惊心动魄。
   今天有人觉得恩铭是个悲剧人物。当有人告知徐锡麟是革命党人,不可靠时,恩铭不相信且不以为然。恩铭是旧式人物,他的逻辑是礼义廉耻,我对你如此相信,别人都说你是革命党,惟我不信,且对你有恩,你岂会反对我作乱。即使你真是革命党人,亦可被我的大度与赤诚感化之。他不知革命党人有自己的信念,不会轻易被感化。徐锡麟不仅作乱,甚至直接要了恩人恩铭的性命。徐也有他的逻辑:恩铭对我有恩是小义,我杀恩铭是大义。两者的思考逻辑如此驴唇不对马嘴,恩铭的悲剧是必然的结果。
   100年后,反思这一段历史,不知道今天的人们能否总结出点什么?能否有一点点进步?
   为了社会进步,选择革命还是改良,这一直都是个问题。人们嫌改良的步伐太慢,所以革命就迫不及待。但革命一发作起来,就难免暴风骤雨,玉石俱焚。痛快是很痛快,但也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如果这种巨大的破坏能带来迅速的社会进步,付出代价也就值了。可问题是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社会却未必会真有什么进步。革命后,常常会在破坏的路子上走得更远,然后再花费巨大的历史代价修复革命造成的破坏,用更长的时间来回头补课。
   所以,在历史进步的潮流面前,如何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加速改良和变革,避免革命,对每一个当政者都是重大的考验。
  
   值得一提的是,徐锡麟当时参加的是革命党的暗杀团,团长就是蔡元培。后来,蔡元培走上了教育救国的道路,把徐锡麟的儿子徐学文送到德国柏林大学深造,回国后成为一位巨商。徐学文的女儿叫徐乃锦,徐乃锦嫁给了蒋孝文,蒋孝文的爷爷就是蒋介石。革命党的孙辈们,终于放弃了革命,成为一代新人。不知道徐锡麟和蒋介石这两位老革命党的在天之灵,知道彼此成了孙辈亲家,而他们的孙辈,却再也不想革命,不知道心里会作何感想。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7-9 08:42 显示全部帖子

4月19日 星期四 从凌海市到兴城市沙后所镇 骑行118公里 总行程340公里

  

00908d30427e2b23f4ca30f7ed8e93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昨天又是七点上床,同样夜里醒来一次,早上一起来已经是3:40,赶快起床收拾准备出发。

   出发前还是关心天气预报。今天的天气是,多云,气温7到24度,南风转东南风3到4级。看来风减小了一点。

   收拾完上路,已经4:20。出门沿着308省道一路前行。今天早上风很小,只有二级左右。天气凉爽,风微路平,正好赶路。自出发以来,这些天一直是顶风赶路,战天斗地。今天好不容易第一次骑得这样轻松,这样舒服,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我轻松的蹬着车,听着随身听的喇叭里播出的音乐,高高兴兴一路猛蹬,时速这些天第一次达到了15公里以上。我一口气骑了十几公里,没想到乐极生悲:猛的发现308省道原来是直通锦州市里。本来应当下道的地方,被我错了过去。没办法,只好找条近路,转个弯儿抄过去。重新走上了102国道。

   骑了三十几公里,本来想找个地方吃早餐。可一路过来,也许是道路有些偏僻,竟然没看到卖早餐的地方。已经七点钟了,有点饿了,好在带了许多吃的东西,我在路边一个候车亭休息了一会儿。就着保温杯里的热水,吃了一个半馒头和一根香肠。算是简单解决了早餐问题。

   今天上午,风一直不是很大。基本没有什么阻力。所以我骑的很轻松。8点半的时候已经骑行了50公里,来到了高桥镇。这是一个很大的镇子。有一个大菜市场,很热闹。里面卖各种吃的,应有尽有,特别是筋饼,煎韭菜盒子等,很是诱人。不过我已经吃过早餐了。

   离开市场继续前行。我看路边有一家粥店。就停车进去,要了一碗粥,溜溜缝。喝完粥以后,肚子熨贴多了。


DSCN00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7-9 08:52 显示全部帖子
老山羊01 发表于 2018-7-9 08:33
   关于骑行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来到凌海,不能不说说凌海的名人。前年骑行凌海,我介绍了凌海的名作家萧 ...

持续关注,期待更新。
发表于 2018-7-9 09:03 显示全部帖子

   喝完粥继续上路。九点钟,又一次路过塔山阻击战纪念馆的大门口,这里前年我在走运河时曾专程来拜访,那一场国共对决,实际上是一种民族自戕,血肉横飞的双方战士都是工农子弟,战争固然有其政治上的理由,但无论谁胜谁负,其中的牺牲,都要由民众承担,所以古人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DSCN00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SCN00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快12点的时候,我已经骑了90公里,来到了兴城郊外。这时候该吃午饭了。在一家工厂的门口,有好多食品车在卖午餐。我看到一家餐车,是卖盒饭的。有十几样菜,随便选,反正打一盒菜,一盒饭,一共十元钱。我想到昨天,原来单位的同事刘可在我的游记后面提醒我,已经连续吃了几天面食了,该换换样了。我也觉得,该换换口味。好,今天就在这里吃盒饭了。我挑了四样菜,有溜肉段儿,红烧肉,炒豆角,炒酸菜,小伙子给我满满的打了一盒。然后又拿一盒饭给我,说,如果菜不够吃,再过来打。我说菜倒是够了,饭好像有点少。干脆,我再加一盒饭吧。拿了两盒饭,一盒菜。我就在卖餐车旁边吃了起来。小伙家的菜,味道不错。就是对我们这些骑行出汗的人来说,菜显得有点儿淡。不一会儿,一盒米饭下了肚。吃第二盒米饭时,我刚刚吃了一半儿,就吃饱了。不过满满一盒菜却被我吃的一干二静。

   吃完午饭,和小伙子结完帐,然后骑车上路。


DSCN005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点评 收起
  • 那里是风的方向 这段路我骑过。 2018-7-13 14:38
  • 那里是风的方向 “那一场国共对决,实际上是一种民族自戕,血肉横飞的双方战士都是工农子弟,”是的,现在看电影决不看什么万水千山,大决战卖狂自吹自擂的影片,甚至连抗战片都不看(其实是不能看)。 2018-7-13 14:37
发表于 2018-7-9 09:04 显示全部帖子
   很快进入到了古城兴城。
   来到了兴城,就想起了明代兴城守将袁崇焕。袁崇焕投笔从戎之时,明朝已经是内忧外患,千疮百孔,袁崇焕以其文弱书生之身,在朝野奸党密布,昏君刚愎自用的情况下,他竟能乱世上崛起,投笔从军,重整山河,收关外流民,铸金城汤池,整老弱之师,毙后金雄主。让努尔哈赤含恨死于城下,使皇太极十年徘徊于关外。数十年中,纵横辽东,无人能敌。建此奇勋伟业,堪称世之名将。
   然而,却因汉奸施反间计,昏庸的崇祯皇帝自毁长城,诛杀功臣。竞将袁崇焕用明朝最残酷的刑罚凌迟处死。据明史载:袁崇焕行刑之日。沿途百姓因受朝廷蛊惑,认定袁崇焕是汉奸。富户们大把扔钱,向刽子手行贿,购买其肉,让围观的群众生食之。刑场上。刽子手一刀一刀割下袁崇焕身上的肉,围观群众争相抢夺撕咬。一位爱国护民的民族英雄,竟为他用鲜血和生命保护的平民百姓,虐害到如此地步,真让人感叹,天理何在?公道何在?人心何在?据说,袁崇焕受刑时,整整被割了3543刀。到最后袁崇焕气绝身亡时,已经是片肉无存,只剩一具头颅。崇祯皇帝还命将其头颅传示九边,以此震慑边将。如此昏君昏民,明朝不亡,天理不容。
   后来清军入关,遇到明将抵抗,便问,你们难道不知道袁崇焕的下场?于是,明将纷纷投降。一个300年王朝瞬间土崩瓦解。

61061003dbd6a6354882984d2aff21e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bec8ad68a3f5827380446bbb8ec6b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想起这一段儿,我想说说在当今被赞为“创造历史”的群众。其实,“群众”一词的词源本由“群氓”和“民众”组合缩略而成。而“民”的古义是瞎眼奴隶,“氓”的古义是外来流民兼盲昧无知。所以在古代,“群众”指的是需要有“君长”领导的愚昧的贱奴群体,是带有明显歧视性的贬义词。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一百多年前有感于法国大革命运动中,民众们表现出来的疯狂,冲动,狂热,不计后果和缺乏理智,创作过一本社会心理学著作《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在书中,勒庞指出当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时,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而当这个人融入了群体后,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他的思想立刻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而当一个群体存在时,他就有着情绪化、无异议、低智商等特征。因此,他们像一群没头苍蝇一样是一群乌合之众。
   抗清名将袁崇焕被朝廷凌迟处死时,争着抢着吃那片片血肉的是这样的群众;清末戊戌变法“六君子”被押赴刑场时,沿途那些争着抢着向他们扔石头、抛烂菜帮子的是这样的群众;十年动乱中大搞打砸抢的是这样的群众;反日游行时,以抵制日货为名砸烂同胞日系轿车、打破同胞脑袋致残的还是这样的群众……
   所以没有人组织,群众从来不是真正的英雄,他们的眼睛也总不是那么雪亮的,更常见的情况是,个体的人,可以非常聪明,群体的群众,却总是那么脑残。众多的聪明人,一旦成了群众,便常常青红不分,皂白不辨,只要有某个骗术极高的政治人物登高一呼,立马就会“轰”地一声群起响应,疯狂浮躁,为祸天下。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实在是太多太多。所以聪明的领袖绝不敢轻易的动员群众,因为,群众一旦被煽呼起来,就如星火燎原,难以掌控。任何现代国家,都知道要时时警惕群众这种无组织力量的巨大危害。只有某些昏庸君主,才愿意玩儿火。
   胡思乱想了这么多,我穿过古城兴城,沿102国道,直奔北京方向。出城十公里来到曹庄镇,这时候已经骑行了101公里。曹庄镇有两个旅馆。本来应当在这里住下。可我看时间尚早,还有余力。刚吃完饭不久,也希望多运动一会儿,消消食儿。于是准备按原计划骑到沙后所镇。
   长途骑行,你总会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遭遇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今天我就看到了一位徒步旅行的年轻武僧。只见他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手里拿着一柄鲁智深那样的大禅杖,月牙形的一边儿上,还带着两个大圆铁环,两手稍一舞动,便叮当作响。他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过来。我因为骑车正是下坡,而他在对面,没办法交流,只是惊鸿一瞥,他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知他在何处修行,去往何方?
   又骑了十几公里,我来到了沙后所。可是沿102国道走了一圈,也没看到一家旅馆。我向老乡打听,老乡说,在镇子最里面有旅馆。沙后所镇很大,我进入到镇子里面,又走了几公里,一直来到沙后所镇的东北角,过了铁道立交桥,来到轴承厂附近,才发现有一家宾馆。看条件,比一般旅馆要好一些。我问住一宿多少钱?老板说,50元,我希望他便宜点,他说最低不能低于40元。于是我就在这里安排住下了。今天骑了将近120公里,是应该找个条件好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这是个标准间儿,可以洗洗澡,好好享受放松一下。
   今天就到这里吧。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7-9 14:09 显示全部帖子
老山羊01 发表于 2018-7-9 09:04
   很快进入到了古城兴城。
   来到了兴城,就想起了明代兴城守将袁崇焕。袁崇焕投笔从戎之时,明朝已 ...

楼主有思想、有见地!认同、支持!
发表于 2018-7-9 18:08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继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