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7728

主题

其它

波兰“冰雪女王”旺达卢切薇姿

查看:6640 | 回复:1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登山历史上有那么一个精彩的女人,旺达卢切薇姿(Wanda Rutkiewicz),她被称为波兰的"冰雪女王"。 她的故事最精彩的部分并不仅限于她的攀登传奇,而是在女性刚刚进入高海拔的时代,她以强悍而独立的攀登风格,不断挑战男权主义的攀登环境。以她个人卓越的成就,在被男权主义垄断的高山环境中为女性权利而斗争,打破了所有压在女性头上的天花板,为后来的女性登高山取得了地位。


       旺达的目标是要成为第一个成功登顶全部14座高峰的女性。干城章嘉峰是她要登顶的第9座8000米高峰,如果不是在那里发生意外,那么她是最有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登顶全部14座高峰的女性。




历史回顾

      上世纪60年代起,旺达一次次用自主攀登、无夏尔巴、阿式攀登的方式挑战绝命海拔。


      1992年5月,她在干城章嘉峰西北面,作她第九座8000米登顶尝试。她和Carlos Carsolio(墨西哥著名登山家,1996完成全部14座8000米登顶,世界第4位完成此壮举的登山者,全部无氧)结组攀登干城章嘉峰。经过前面艰难的攀登,旺达当时已经很虚弱了,不能做出一个能挽救她自己的理性决定了。Carlos的攀登速度也被她大大拖慢了,因此Carlos决定离开旺达自己单独登顶。就算这样,在厚厚的积雪中,他也花了12个小时才完成登顶下撤。下撤到海拔8200-8300米左右他遇到了Wanda。“当时天色已经快黑了,她正躲在干城章嘉的西北面瑟瑟发抖,看上去极为虚弱。她坚决要在那里露营一晚,第二天继续冲顶,她没有食物、瓦斯、帐篷,甚至没有睡袋,我觉得她简直是胆大妄为,我劝她跟我一起下山,但是被她拒绝了。” 她坚决要留在那里露营,第二天再独自登顶。


       精疲力惫的Carlos也没有多余的精力说服她一起下撤,只好独自下撤到大本营。旺达那年已经49岁了,身体也大不如以前了,医生也警告过她说她的肺和肾脏已经严重变形。5月12日凌晨,她从海拔7950米的C4营地开始冲顶,但是那天暴风雪肆虐,能见度极低,旺达在海拔8000米以上经西南壁登顶途中失踪。至今旺达的尸骨尚未找到,今年是她失踪的第26周年了。



       Calos成功下撤到大本营后等旺达,但是没能把她等回来。 Carlos是最后一个见到旺达活着的人,自那以后,再没有人见到过她了。


登山成就

       她是阿尔卑斯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登山者中最著名的波兰女性。第一个登顶珠穆朗玛峰的欧洲女性,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登顶K2的女性。她还单人登顶了安娜普尔纳I峰和卓奥友峰



旺达卢切薇姿8000米以上的山峰登顶记录


1978年10月 珠穆朗玛峰,第一个登顶珠峰的欧洲女性,世界第三位女性

1985年7月    南伽帕尔巴特峰,和Krystyna Palmowsak 和Anna Czewinska组   成登顶此峰的第一支女子登山队

1986年6月     登顶K2,历史上第一个登顶女性,也是第一个波兰人

1987年9月     希夏邦马峰

1989年7月    迦舒布鲁木二峰

1990年7月     迦舒布鲁木一峰,和Ewa Panejko_Pankiewicz结组

1991年9月     卓奥友,独攀

1991年10月   安娜普尔纳峰,经南壁独攀

1992年5月    干城章嘉峰(到达8200米,不确定是否登顶)


其他的一些重要攀登成绩


1968年   经东壁攀登挪威Trollryggen与Halina Kruger-Syrokomska一起攀登,第一支登顶的该峰的女子队     

1970年 列宁峰(7134米),帕尔米高原

1972年  诺克沙峰(7492米),兴都库什峰

1973年 艾格尔峰(3970米)和Danuta Gellner 和Stefania Egierszdorff 组成登顶该峰的第一支女子登山队

1975年   她成功领攀迦舒布鲁木峰攀登探险

              她们到达迦舒布鲁木三峰(7946米),完成此山的处女登(该队的两个女性Halina Kruger-Syrokomska, Anna Okopinska)登顶了迦舒布鲁木二峰(8035米)

1978年     冬天第一支经北壁登顶马特洪峰的女子队

1985年     阿空加瓜山,从南壁阿式登顶

         生平

       旺达1943年2月4日出生于立陶宛,一个叫Plungiany(现叫Lithuania)的村子里。二战后,她家选择了搬离家乡,定居在波兰收复的领土,西南部的弗罗兹瓦夫(Wroclaw)。后来旺达在弗洛兹瓦夫科技大学学习,毕业后她成了一个电气工程师。


      还在孩提时候,旺达就因为不断丧失亲人而变得郁郁寡欢。1949年,在一场意外的大火中,她失去了她的哥哥。他的父亲是个优秀的父亲,旺达和他的关系不是很亲密,但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她,从小开启了她对体育的热情,她热爱跳高、网球、铅球、跑步、赛车等体育活动,不幸的是她父亲很年轻就去世了。之前由于哥哥的去世造成母亲不能应付生活,她自己也无法跟母亲沟通,甚至有人说在旺达10岁的时候,她就是这个家的支柱,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她就要承担照顾整个家庭的责任。她同时还是个优秀的学生和出色的运动员。她失去了童年,只活在田径场上和书本中,她跟别人的关系通常都是由“目标、对错、任务”决定,而不是“爱或不爱”,造就了她强悍的个性和登山风格。



       旺达还喜欢骑波兰最重型的机车Junak,她的兴趣爱好偏向把她领进了当时仅属于男性的登山活动。1961年夏天的某一天,她骑机车在路上,突然车没油了。那一年她刚18岁,她站在机车旁边向路过的人们挥手求助。一个骑机车的男性停下来帮她,他和他一个同事Bogdan Jankowski已经一起登山两年了。这一次相遇促成了他们后来一起攀登了猎鹰山,从此创造了旺达辉煌的登山成就。


      1962年,她在Tatra’s Mountains上了一系列的攀登课程,两年后她开始攀登阿尔卑斯山了。



       她特别独立,喜欢和女性一起攀登。她的攀登教练们总是给她看各种攀登意外事件的照片吓唬她,但她坚韧、顽强并不言放弃。1982年,她为开创女子登山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成立了一支全部由女性组成的12人8000米以上高峰登山队,她们开创了女子攀登K2的先河。尽管旺达的腿在几个月前受伤了,她仍然坚持跟其他11名队员徒步前往K2,到达攀登起点需要徒步150公里,这次徒步持续了两个星期,旺达撑着拐杖徒步,她决心无视身体的伤痛和一切困境,也要完成K2的攀登。但不幸的是,这次攀登以悲剧结束,同行的Anna Czerwinska、Krystyna Palmowska、Christinade Colombel 3人攀登到7000米后受阻于大风雪,而另一位波兰队员Halina Kruger-Syrokomska则在6700米,成为第10名(也是首名女性)在K2牺牲的登山者。自此以后,这个高山女子队就经常联袂征战高峰,1983年的布洛阿特峰,1985年的南伽帕尔巴特峰,1986年再征战K2等,都取得不错的成绩。




       她成为历史上女性登山运动最卓越的领导者,大大促进了女子高海拔攀登技巧和理论的发展。


“旺达卢切薇姿生机勃勃地证明了女性也可以在高海拔有着更经常的表演。”——梅斯纳尔

婚姻与家庭


        她有过两段婚姻。第一段婚姻只维系了三年,因为她的丈夫无法理解自己的妻子对登山的狂热嗜好,她的第二段婚姻结束在1984年,总共持续了11年。她因为自己的梦想告别了幸福的家庭生活和两个子女。她的第二任丈夫是个奥地利医生,因为旺达受伤后需要治疗和照顾,不能简单地评价这段关系是爱或者不爱,旺达不止跟男性很难建立亲密关系,她跟身边所有人都很难融合。她自己总结自己的婚姻“我认为结婚生子是我的任务,所以我结婚了,但是我很快认识到我不能履行家庭的义务,所以没有什么是比分手更好的选择”。


       但她挚爱的伴侣是一个德国医生攀登者Kurt  Lyncekruger,但是好运并没有伴随他们多久,他们一起结组攀登布洛阿特峰中他意外滑坠,在她身后仅仅几米远的地方,她直面了他的死亡,眼睁睁地看着他掉下了100多米高的悬崖。这次意外事件打破了她的行程。旺达很长时间都没有从悲伤中摆脱出来,她说


“我第一次感到,我恨透了登山,不再想看到任何山峰”。                                                       ——旺达卢切薇姿

“在她25年的攀登史中,她失去了30个朋友和她挚爱的伴侣。是怎样的不屈不挠和永不妥协的精神给予她精力再次上高山?”——Rock Ice

        旺达一次次孤独地站在男性也无法仰视的海拔高度,被高山环绕。但在生活中,她一直都被孤独环绕。超凡的登山成就是以牺牲家庭和普通人的幸福为代价的。她是一个精彩的女人,但她却经历了或许每一个天才都会经历的孤独,每个人都认识她,可是当她回到家,迎接她却是无尽的空虚和孤独。


       在她最后一个爱人死去之后,她宣布了一个大单的计划“梦幻大篷车”,她想要在一年之内连登喜马拉雅和喀喇昆仑的八座高峰,在这之前,只有梅斯纳尔和库库奇卡完成了14座8000米,但巨大的困难并不会让旺达停下脚步。“我想要在一年多之内完成8座山峰,从一个山顶到另一个山顶,就像赶着大篷车行走一样,这个计划是通向梦想的列车,我想实现一些只会在梦里出现的事情。”《Wangda Rutkiewicz》


      这个计划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旺达相对于将自己的生命悬在死亡线上。当时人们普遍认为,旺达的计划不可能实现,即使是最优秀的攀登者,经过8000米的攀登之后也需要4-6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体能,最少也需要一个半月的世界,更何况,无法预料山峰变化无常的天气,可能会破坏每一次探险的进程,但是旺达并不担心。她之所以做出这个计划,一方面是想要减少路途中的支出,而另一方面,她一次次的表示:

“我已习惯了死亡,我最亲爱的朋友都在山里等我。”
失踪1992

        据Fausto de Stefani, Marco Galezzi和Silvio Mondinelli称旺达的尸体在1995年在干城章嘉峰西南壁下找到,说明她已经登上了西南脊到达非常靠近顶峰的地方,从那里滑坠到西南壁下面。但是,来自意大利登山者对衣服颜色、身上穿着的保加利亚制造的衣服标签等数据的分析说明这更像是在1994年10月在干城章嘉峰西南壁遇到雪崩遇难的另一保加利亚登山者Yordanka Dimitrova的尸体。目前尚不确定旺达是否登顶干城章嘉峰。如果她登顶了,那么她就是成功登顶世界前三座最高峰的第一位女性。目前,旺达卢切薇姿的尸体尚未找到。



       她神秘的消失在干城章嘉峰里,跟死去的朋友和爱人一样,为了登山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她活在山中,也消失在山中,继续在冰天雪地里做她的“冰雪女王”。


想象尼泊尔

网址:www.imagineclimb.com

邮箱:mingma_sherpa53@yahoo.com

更多详情,请关注本公众号或明玛G个人微信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厉害的女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