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079

主题

宜昌

沁园春 暮阳溪

查看:3266 | 回复:3
发表于 2018-7-30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山高水长,北雁南飞,西风斜阳。


看烟波浩渺,长河大江;


悬崖峭壁,柳叶飘香。


桑葚虽老,松竹犹在,丹霞绝壁穿迷茫。


丛林里,现浪里白条,谁能相抗?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谢绝世俗扰攘,留一片净土自徜徉。


壮石牌保卫,英雄泪伤;


高峡平湖,神女无恙。


三峡户外,龙霸天下,最是英雄难相望!


忆平生,曾经人和事,如梦一场。

发表于 2018-8-13 11:20 显示全部帖子
诗写的不错,就是有些图片花了
发表于 2018-12-7 19:31 显示全部帖子
暮阳溪,原名桃花溪

(宜昌市夷陵区邓太三乐学区 宜昌 443134)  

地处黄牛峡大山深处的暮阳溪,依然保持着原生态景致,招徕四方游客,沐浴大自然的恩赐。每到双休,自驾游的车辆川流不息。去年暮阳村民委员为方便车辆出行,将公路沿途加宽了一米,着实宽敞了许多。
我是暮阳的孩子,间或回到村子,到处走走,随意看看。站在暮阳溪的入口,远远望去,溪流左侧半山上有一个山洞,名为“响水洞”。山洞里一年四季总有一股涓涓泉水飞奔直下,蔚为壮观,恰似一条洁白的布带在青山腰间飞舞。
从艾家河入口进去,到了手扒岩,淌过溪流,攀岩而上。气喘吁吁,停留在半山的响水洞旁小憩。
洞的旁边是一个大岩屋,听老人们说,很久前背倚岩屋,建有一座庙宇,庙宇的两旁站立两个硕大的石雕人像,就是守护暮阳溪的神,保佑村民风调雨顺。
我见到这两个石雕守护神的时候,已经不是传说中的模样了,巨大的石雕人像东倒一个,西歪一个,残缺,布满刀砍斧捶的痕迹。
我站起来,看看我所坐的青石板,抚摸青石板,感觉青石板上有字。小雨之后,微风拂面,雾气迷蒙之外,已成三角形状的残碑上方,字迹略显清晰,书写着“暮阳溪,原名桃花溪……”的楷书,有颜体的意味。我兴奋得不能自已,哦,这就是我的暮阳、这就是我的暮阳溪!
抚摸着残碑,看着清秀的楷书“暮阳溪,原名桃花溪……”我抚摸着、抚摩着,沉浸于仅存的文字里,暮阳溪,原名桃花溪!我脑海浮现遍野桃树、层层梯田、蛙声一片。
湿润了双眼,同行的朋友直直地看着我:“怎么啦?”
我抽了抽,“想哭!”
跪在三角形残碑前,我摩挲着暮阳溪、摩挲着桃花溪。我的暮阳曾经沧海桑田,我的暮阳溪有过陶渊明。萋萋两岸草,又度一年秋[ 唐·于武陵《远水》。]。
以残碑仅存文字线索,笔者走访了村中老人、查阅了相关史料。相传暮阳溪原名桃花溪,始建于明代,溪流两岸桃树连连,每到春天,桃花盛开、繁花似锦而致名。
到了清光绪年间,在桃花溪的下游,艾氏家族迅速崛起,遂将桃花溪下游起名“艾家河”。为了彰显家族势力,桃花溪的名门望族张氏族人在进桃花溪的入口处,兴建庙宇,以佑村民。并将“桃花溪”改名为“暮阳溪”,并立碑记述暮阳溪源流。至此暮阳溪的名字沿用至今。
1984年2月,暮阳溪、季家坡、阳雀垭、梅花埫四个村合并为“暮阳村”,成为三斗坪镇一个较大的行政村[ 宜昌市夷陵区地方志丛书.三斗坪镇志[M].湖北:三峡电子音像出版社.2011.10:68.]。隶属暮阳村的自然村落暮阳溪依然保持原生态,位于5A级景区三峡人家杨家溪的上游,峡谷幽深、溪水碧绿、潭潭相连、三面环山,玉带一样的溪流在山脚缓缓流淌,每一座山都有一段引人入胜的神话传说。
这里梯田层层迭迭,桑树成林,一派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景象。村民大多居住在土坯房里,屋顶盖的是就地取材的青石板。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世外桃源般的自在生活。
马鞍山、火烧背、断颈岩[ 据传艾氏族人相中蛇架山,风水先生告诉艾家此地“横埋出天子、直埋出草王”,其子艾纯茹急于短期压倒张家势力,下葬当天不顾族人反对伏于棺木之上强行直埋。椁木入土之际,雷声滚滚,只听霹雳一声,数十米宽的“蛇颈”突然断裂开来,就有了今天的“断颈岩”之名。];桃花园、吴家坡、张家榜;造纸坊、榨油间、古驿站;灰墙青瓦、飞檐挑梁、屋脊飞禽;林间牧童、田园老汉、采桑村妇;蓝蓝的天空、缓缓的溪流、萋萋的草香……这分明是一幅清明河上图。
后来暮阳溪出了个“张举人”张九成[ 张九成少时赴江南贡院赶考中举,曾在南京为官多年。今南京夫子庙留有张九成名字的碑文。],在外为官多年,告老还乡,“张家榜”的名字也由此而生。“张家大屋”门前溪边有一个叫下马台的地方,凡有身份的人,路过此地必定是“文官下轿、武官下马”。
看着仅存的“暮阳溪,原名桃花溪……”残碑,其它的字迹模模糊糊,早被畜蹋人踢磨蚀得无法辨认了。而这八字得存,或是当时字迹镌刻得极深、也或是上苍的眷顾?
遥想当年暮阳溪文有张举人、武有艾纯汝[ 艾纯茹,传说中的霸王。在村里强拿硬抢,欺男霸女,剥夺新婚夫妻的初夜权,扰乱了张家榜人的正常生活,但又无可奈何于他。他这种行为也让艾家人感到耻辱,为了恢复张家榜的平静,于是艾、张两家联手设局,将其用火烧死。据吕孝春.张家榜的沧桑岁月[N].三峡日报.2016.06.12(第A3版:传统村落)]。张家大屋的残垣断壁延续着大山的文脉,断颈岩化身为村民向善向美的警示牌。
回首恋恋,远处起伏的张家榜,道道金边。面对残碑,无限感概。我的暮阳,的确是一个生生不息的村子……
暮阳溪
就是这样
挽得住晨曦
依偎了斜阳[ 摘自夷陵诗词协会"丁酉白露"诗会作品《暮阳溪》。作者刘云安,湖北省诗词学会会员。]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日于暮阳溪老家
本文原载《三峡文学》2018年第10期,总第426期
点评:
深情中落寞惆怅,落寞中悠然田园。岁月的洗礼,虽说桃花不再,但“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的豪气永远回荡在青山绿水间。
我也是暮阳的孩子,是该回去走走了。
——陈萍20181202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2-18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skqsxzx690 发表于 2018-12-7 19:31 暮阳溪,原名桃花溪(宜昌市夷陵区邓太三乐学区 宜昌 443134)  地处黄牛峡大山深处的暮 ...

学习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