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3135

主题

西南

八千公里川藏“双黄线”

查看:7104 | 回复:4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42成都出发,712号行程结束。回来之后,生活和思路很乱。努力调整着生活,也努力整理着思路。西藏,梦中的另一个世界。而我,经历了那片土地的种种。



一、无畏的无知者

川藏“双黄线”相信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即使是骑行很多年的人也一样不知道。其实这只是我给自己的这次骑行线路起的一个名字。这次骑行从成都出发,先走川藏北线317国道到拉萨,再从拉萨出发走阿里大环线,经羊湖、珠峰大本营、冈仁波齐到狮泉河,然后从狮泉河出发到亚热走“一措再措”回到拉萨,最后从拉萨出发反骑川藏南线318国道回成都。这正好是两个环线,以拉萨为连接点,成都是起点也是终点。从地图上看这个线路是一个卧着的数字“8”,正好可以谐音“我发”。但我更喜欢把它当成另一个数学符号“∞”,代表着无穷,是结束也是开始。更为简单点就是把这条线称为“双环线”,但像我这种前后鼻音区分不是那么清楚的人说出来就是“双黄线”,而且鸡蛋又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正好也像个双黄蛋。

这次骑行其实是把三条线路合在了一起,而这也是我第一次长途骑行。在这之前我甚至连100公里都没有骑过,山地车买了很久,却在家里放了两年多,然后就直接拿出来骑长途。想要骑川藏也是很久的想法,但“双黄线”计划的形成却是很短的时间,甚至是仓促而不清晰的。我不想今年骑318、明年骑317、后年再怎样怎样。要骑就骑最爽的,然后就把三条线合在了一起,总共8000公里。

俗话说,无知者无畏。在计划骑行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而我也是毫无任何长途骑行经验,甚至是有些盲目。而且我还选择了最难的骑行方式,独自骑行。当然,对我来说,这也是最爽的骑行方式。整个行程用了102天,除去休整和转山的时间共骑行90天,只有在阿里南线时和一个骑友一起骑了5天,其余时间都是独自一人。

而自己对于骑行的无知还表现在其他很多方面。整个行程最难的就是阿里中北线,也就是“一措再措”,但我却不知道这段路的具体状况,甚至不知道所要经过的地点有哪些。走这段路一定要有事先下载好有线路的地图,大多时候手机是没有任何信号的,要不然根本无法确定要走的路线在哪。我路上用的两个地图,一个是到成都后别人给的,一个是路上遇到的自驾驴友给的。而我对于这些都是却毫无准备。

另一方面就是对车子的无知,最主要就表现在骑行前没有给车子的刹车重新加油。因为是油刹,骑长途前一定要加油,或者直接换成线刹,要不然就可能油压不够,刹车失灵。而我就遇到了刹车失灵的状况。后刹在从珠峰大本营下来后就失灵了,没地方可修。本来指望着可以依靠前刹走完阿里环线,但到了亚热,也就是即将开始最艰难的路程时,前刹也失灵了,就靠着“脚刹”硬是骑了一千多公里,回到拉萨才弄好刹车。没有刹车的日子,上坡痛苦,下坡更痛苦。下坡本可以一路爽下去,但有时却是被车子“生拉硬拽”到狼狈至极。

在开始骑行前,在成都客栈有一位骑友说过一句话,“骑行川藏的都是疯子”。在路上时,一位自驾的老哥听了我的故事和计划,说我是“疯子中的疯子”。的确,一个从没有骑行过长途的人,第一次骑就要骑8000公里,而且还包括最为艰难的“一措再措”,还是独自一人。除非疯了,不然干不出这种事。在路上遇到的其他人听说我要骑行阿里,都劝我放弃,或者选择坐车,而且还说路上有狼。然后给我讲诉各种狼出没的故事。在阿里尤其是阿里中北线有的路段确实是有狼,还有熊。有一段时间,确实挺担心有狼出现,尤其是很多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虽然狼出现的概率很低。但后来就想通了,出现就出现吧,是不幸,但也是一种幸运吧。还好一路上这种“幸运”和不幸都没有出现。

对我来说,只要开始了就不需要退路。在路上我就一直告诉自己,不管遇到什么,唯一的目标就是向前。在骑行前,把工作辞掉了。辞掉工作的目的不是骑行,骑行只是过程。这份工作也是自己曾经努力奋斗了很长时间才考上的公务员。辞掉很难,但更想做的是去改变,改变自己。这次骑行其实是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包括家人和朋友,至少是在骑行结束前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但是当我正走在没有信号才是常态的“一措再措”时,老妈打电话,完全联系不到我,又联系我的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在哪,在派出所只查到我到了成都。终于电话打通了,这时我的行程才被家人和一些朋友知道。

二、大昭寺的迷茫

川藏北线相对来说还算比较难的,而且我出发的时间还是比较早的,4月初就出发了。出了成都之后一路上都是下雪,有一段路逆风很大,这也是整个“双黄线”遭遇到的最强逆风。有几个山口上坡下坡都是土石烂路,简直骑到崩溃。由于自己是第一次骑长途,刚开始的一段时间简直生不如死。几乎每天都会怀疑自己,怀疑该如何继续骑下去。后来慢慢地也就开始享受骑行了。川藏北线的最后一天骑了210多公里,晚上12点到达布达拉宫。

在拉萨呆了4天,几乎每一天都骑着车满城找装备,但在拉萨你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件你所需要的装备。其实最主要的就是心理准备。虽然骑完了川藏北线,但我还是没有完全做好骑行阿里大环线的准备。带的东西一下子多了很多,帐篷睡袋、汽油炉等都是先寄到拉萨的,也是为阿里环线准备的。后来知道高原做饭要用高压锅,就又在拉萨买了高压锅。在拉萨待的几天里,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去玩,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阿里环线上。不是在找装备,就是努力让自己尽量多了解阿里环线。当然还是抽空去了大昭寺。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但当我站在大昭寺前时,我一下子就迷茫了,开始怀疑我所认为的信仰,甚至有点颠覆我整个的人生观。看着一个个信徒一次又一次匍匐在地,磕着长头,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在如此纯粹的信仰面前,感觉自己是如此得面目可憎。我假装很镇定地从大昭寺里逃了出来。但在那里自己的内心又是如此的平静。那一刻,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就像每一个信徒一样,他们本来就是矛盾的结合体。

三、绝望的暴风雪夜

整理了下心情,带着些许的不安和兴奋出发,开始了阿里大环线。第一站就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措,一般简称为羊湖。本来计划的也很好,拉萨到羊湖一百公里多点,按正常的速度傍晚差不多就可以到羊湖,但到羊湖要爬一个山口,也就是羊湖的观景台,本来是打算在羊湖观景台露宿的。上午的行程很轻松,但我低估了到羊湖观景台的坡,更严重低估了天气的变化莫测。

坡其实还不算太陡,但是长度在我的意料之外,而天气的变化又是如此之快。刚开始爬坡没多久,就下了一阵很急的雨加冰雹,然后天空就一直阴着。晚上7点多的时候路过一个小卖部,灌了一杯开水。这也是到达羊湖的山口之前最后一个小卖部,也是最后有人的地方,当时离山口大约12公里左右。离开小卖部后,天黑得很快,而且这时开始下雪,很大。当时想过原路返回到小卖部,这样至少晚上有个地方住。

伴着大雪的是大风,再加上晚上没有吃东西,体能也越来越差。整个黑洞般的时空里,只有一个人缓慢而费力地骑着车。偶尔有车辆经过,想过搭车,甚至想过如果有车子主动让我搭,自己会不会纠结。但没想到的是真有一辆车停下来,下来一位藏族大哥主动问我要不要搭车。而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但当车子开走时,我又质问自己为什么不选择搭车,甚至有点后悔。当时差不多10点半,离山口5公里左右。

雪更大,体能更差。骑一会,停下休息一会。整个人这时开始绝望,身体状况也慢慢开始崩溃。前后左右都是无尽的黑暗,手电的光已经完全穿不透大雪,路上的积雪也越来越厚,彻底骑不动车子了,只能推着车子前进。手冻得也已经完全麻木,并伴着钻心的痛。再加上饥饿和体力透支,一个念头突然闪现在脑海,“难道自己真的要倒在这里吗?”想到驮包里还有一瓶红牛,于是把车子停在路边,费了好大劲才用完全不听使唤的双手把红牛掏出来。当时两只手冻得已经不能弯曲了,用两个手掌夹着红牛,用牙齿咬开拉环,开始往嘴里猛灌。也许抬头太快,出现了一阵眩晕,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那一刻体会到了真正的绝望。这时离山口2公里左右。

当时想到的结果只能是等待被救援了。但至少还有理性,想着还可以搭车。也许是心有所想吧,没过多久就接连过来三辆车,也是那晚见到的最后三辆车,一辆大货车,两辆小汽车。但是没有任何一辆车停下来。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依旧在支撑着自己推着车子继续前进。当最后一辆车的尾灯消失在茫茫黑暗时,我之后的记忆也随之消失。当再次有记忆时,是看到自己左前方的坡上有一片灯光。其实后来自己也努力回忆在看到灯光前的那2公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真的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和记忆。也许只是不顾一切地往前推车,已没有了任何思考。

看到灯光的一刹那,其实也是没有任何思考的,只是最原始的本能。直接放倒车子,带上手电,但根本看不到可以到达灯光处的路。顾不了那么多,只能顺着坡连滚带爬。坡上积雪的厚度完全淹没我的鞋子。爬上去才知道是一个厕所,很大的一个厕所。搜寻了一下,没有人。然后自己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板上,背靠着墙,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喘着粗气,还一边又是搓又是拍的让自己早已“冻”撤心扉的双手可以恢复。如果说这个雪夜是个极致体验的话,那么最极致的体验就是这双手。再加上前面的行程也遇到很多次大雪,双手也有很多次冻到麻木。这在很长时间里我的右手一直有“后遗症”,不能碰热水,哪怕稍微热一点的温水,只要一碰,半个手掌和小拇指、无名指都会麻木,整个手完全无法用力。

坐在地上十多分钟才稍微恢复一点。先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厕所后面有一个大平台,但由于雪太大,能见度很低,看不到路,也不知道平台具体是什么。第二天才知道,这就是羊湖的观景台,也就是山口的最高处。决定在厕所休息一晚,又按原路连滚带滑地踩着厚厚的雪把睡袋、防潮垫、食物、水等拿到厕所里,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车子和其他东西就直接扔在了路边,车子还是第二天早上景区的工作人员从雪堆里给我扒出来的。东西都弄好之后,虽然很饿,但已经连吃东西的力气都没了,只想马上躺下。一点东西都没吃,直接钻进睡袋就睡了。

由于前一晚体能消耗很大,但又没有补充任何食物,这就导致第二天不管吃多少东西,就是感觉没有任何体力。第二天在羊湖的观景台呆了很久,到了中午感觉体力稍微有点恢复的时候才出发。在观景台的时候,又一次开始质疑骑行阿里环线的可行性。这种极端天气会遭遇几次?又会在哪一次让自己真正的倒下?但这次暴风雪也让自己见到了羊湖极致的美。四周的山被大雪覆盖,羊湖是那么得璀璨夺目!

四、珠峰大本营:幸运与遗憾并存

经过两座5000米左右的山口,终于只剩下通向珠峰大本营的坡了。但是那天的身体状态特别差,前一天晚上睡眠不好,明显感觉到体能不足,再加上有强逆风。有时会停下来“享受”大风的肆虐,希望可以让自己清醒一点。中途还找了一个可以稍微避风的地方靠着石头小睡了一会。下午的时候状态稍微恢复,至少不感觉那么疲惫了。

4点多的时候到达了由许多帐篷组成的客栈和小饭馆,他们都说这里是“大本营”,但我总感觉有点奇怪,这里根本不像大本营,只是“食宿大本营”罢了。再往前一百米左右有一个大石碑,上面刻着珠峰的高度。再往前就有很多牌子,上面写着“游客止步”。我仔细看了地图,这里根本就不是珠峰大本营,真正的珠峰大本营离这里还有5公里左右。而且我还看了一下珠峰景区的门票,上面根本没有说明禁止进入珠峰大本营。后来我才知道在来的路上会有武警警告不让进入珠峰大本营,而且在“游客止步”的地方也会有武警阻止,再往前就会有武警遣返。但是我过的时候既没有武警警告,也没有武警阻止,我就一路骑到了真正的珠峰大本营。

从“食宿大本营”开始就是土石烂路爬坡,伴着很大的逆风,但是珠峰大本营就在眼前,自己依然很兴奋。终于看到了一片帐篷,但没有路,只有石子,还有一条条溪流。先是骑车过了一条很浅的溪流。接下来的一条溪流较大,但还是感觉可以猛地发力骑车过去,没想到车子陷住了,我就急忙往下跳,但第一下只能跳到水里,第二下跳到石子上。幸亏溪流不算宽,双手还在努力控制着车子,在车子即将倒进水里时把车子奋力拉了出来。

鞋子已经湿了,进入大本营之后,把车子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换了一双拖鞋。然后接下来我就穿着一双拖鞋在大本营里闲逛。大本营风很大,而且几乎没有一刻停止。我在各个营地、各色帐篷之间游荡,整个营地只有我一个外来者,其余都是不知种族、不知国籍的登山者和向导。

在大本营呆了一小时,很冷,但我其实一直在等,在等珠峰的出现。我很幸运没有任何阻拦地到了珠峰大本营,但也留下了些许遗憾,就是没有在珠峰大本营近距离看到珠峰。其实一路逐渐接近珠峰大本营时,珠峰基本都是可见的,偶尔有云雾遮挡,很快也会消散。但当我到达珠峰大本营时,珠峰却完全被云雾遮挡住了,根本看不到任何踪影。一个小时,风很大,体表温度在下降,感觉越来越冷,也只能往回走了。

在往回走的时候,还不断回头看,希望珠峰可以出现,依旧被遮挡。但当已经走出2公里左右、完全看不到大本营的时候,遮挡珠峰的云雾却戏剧般地神奇消失了,珠峰重新出现。苦笑,向后挥了挥手,轻轻说了句“再见!珠峰”,继续往前骑。虽然没有最近距离的看到珠峰,但是“享受”了世界最高风的吹拂,见识到了帐篷厕所,也无意中瞻仰了很多为珠峰事业牺牲了生命的英雄的墓冢。

五、绝境:从亚热开始

从亚热开始走“一措再措”是整个行程中最难的一段路,当然风景也是最美的。“措”就是汉语中湖的意思。“一措再措”就是指这段路上湖泊之多。仁青休布措、扎日南木措、当惹雍措、色林措、纳木措等等,每一个都是绝美的景色,还有很多其他随时都会令你惊艳的小湖泊。即使说西藏的美有一半在这条路线上也不为过。

极端的环境造就极致的美。这条线上,纯粹的烂路就有700多公里。纯粹的烂路不包括公路损坏或公路重修而形成的烂路,至少这种路的地是硬的,车子还可以保持10公里左右的速度。纯粹的烂路就是纯粹用土和石子堆起来的,有时只是几道车辙罢了,更甚的只是一片山梁,只要你骑过去就是路。还有的地方土层很厚,根本无法骑车,只能推。在这种路上骑车,有57公里的时速就不错了,而且很费体力和伤膝盖。

当然,这条线上的人烟也是很稀少的。骑一两天看不到一个村庄甚至一个人都是很正常的。搭帐篷和自己做饭就成了最正常的事情。其实整个阿里环线都是搭帐篷宿营为主。阿里环线50天,睡宾馆和小旅馆的次数是11天,这还包括转山两天和狮泉河休整一天。除了偶尔几次借住藏民家和检查站,搭帐篷宿营的次数有30天左右。真正自己做饭却是从亚热之后开始的,带着糌粑和大米,早上一般烧点水,加点白糖泡糌粑吃,晚上就用高压锅煮米饭,拌着豆瓣酱吃,中午有什么吃什么。

顶着风雪到的亚热,天气很冷,寒风吹了整个下午。当时心里就想:“亚热?一点都不热,没冻死就不错了。”在一家藏餐馆吃了碗面,其实天还算早,大雪也停了,本想继续往前再骑一段路的,但是当看到前方全是沙石时,也就是即将开始的纯粹烂路,心里就有点怂了。前面不仅是一片沙石,更是一片未知。不知道哪里有路,更不知道路会通往哪里。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真正的挑战或者说真正的心理挑战才刚刚开始。当晚找了一处废弃的房子宿营。

一晚都在丝丝的忧虑中度过,而且又下起了大雪。没想到的是,一场大雪又一次把“绝望之境”变成了“绝美之境”。早上天气不错,远处有几座山被雪覆盖,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种玄幻之感。骑车慢慢靠近,总感觉会有一位绝世高手或隐士高人从山里飘然而至。那种心之向往之情是电脑特效无法做出来的。只有身在其境,才能真实地体会那种神奇和美妙。

六、享受的318

阿里环线的最后一天补了五次胎才到拉萨,主要是后轮外胎早已被烂路“折腾”到报废,全是裂纹,都已经可以看到内胎了,这还是从狮泉河出发后换的新外胎。那天路很好走,但都是小心翼翼地骑,不敢太快速,完全没有了走川藏北线时最后一天到拉萨狂骑200多公里的气势。这段路是相同的。川藏北线从那曲开始进入109国道,阿里环线要从当雄出来也是走109国道,所以当雄这一段是重合的。

又在拉萨休整了几天,然后开始走川藏南线318国道回成都。有很多人劝我走青藏线、滇藏线或者走山南经丙察察进入云南,考虑过,但我还是喜欢按我的计划进行,而且也想好好体会一下川藏318。川藏318是很多骑友的梦想,这也是最成熟的进藏路线,食宿都很方便,每年都会有很多人通过这条线进藏,商业化气息也很重。。

川藏318是我的整个行程中最简单的一段,每天都有吃有住,相比较于阿里环线,简直就是享受。在完成我的整个行程之后,我完全可以很自傲的对自己说“川藏北线317是用来练手的,川藏南线318是用来放松的”。的确,独自骑完川藏北线才敢继续骑阿里环线。而骑完阿里环线,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处在一个不平衡或者说无法放松的状态之中,这种状态的一个极端表现就是对食物的极度欲望。所以就选择一个不是那么困难的线路来调整自己的这种状态,让自己放松下来。而川藏318也确实起到了这种作用。

其实川藏318有一个地方算是吸引着我,就是怒江72拐,也称“99道弯”,这段路的弯道多到数不清。对于大多数从成都到拉萨的骑友来说,怒江72拐是下坡,很爽,连续下坡30多公里。而对于像我这种从拉萨反骑到成都的人来说,怒江72拐就成了上坡,更爽。可以说这是我整个行程中爬坡最爽的之一,也是川藏318最爽的一段路。

318国道被誉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川藏段又是其中最美、最精彩的一段。川藏318的景色很美,美得很精致。与视野开阔、给人无限遐想的阿里环线不同。在川藏318的路上,那种繁茂的葱郁,很多时候甚至会让我有种身处宝岛台湾的感觉。

七、对于食宿行的态度

川藏北线317基本上需要每天赶到一个点,才有住宿和吃饭的地方,除了刚开始的一段时间还在慢慢适应骑行的节奏而无法赶到预定的地点略显狼狈外,食宿基本不是问题。川藏南线318不论在哪一个点,基本上都有住宿和吃饭的地方,食宿完全不是问题。帐篷、睡袋、防潮垫、汽油炉、高压锅等都是为阿里环线准备的。

即使是阿里环线,我也是选择了比较“爽”的模式——只要能搭帐篷宿营,就不住宾馆、旅馆或者借宿。住宾馆旅馆也主要是给设备充电和洗澡,但也不是所有的宾馆旅馆都可以洗澡。阿里环线50天只洗了5次澡,十多天不洗澡很正常。基本上所有不管能不能搭帐篷宿营的地方都住过,桥洞、羊圈、破房子、山坳、野外等等。方圆几十公里没人很正常,方圆几百公里没人的时候也很多。野外搭帐篷宿营最好是选择可封闭的空间,像废弃的、在建的房屋、板房等。其次就是一面或两面有防护的,比如羊圈、山坳、桥洞这种。最差的也是最迫不得已的就是完全的野外,没有任何防护。

找可封闭的空间搭帐篷宿营,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也是最主要的就是防寒,很多时候高原晚上会很冷,下大雪很正常。第二就是防风,防止帐篷被风吹走,这也有防寒的考虑,风太大会导致热量很快散失。第三就是安全,不管是否真的有危险,在封闭空间里的心理安全感要远远高于在露天野外。

其实我对住宿是不讲究那么多的,而且也无法去讲究那么多。随着搭帐篷宿营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习惯了睡在帐篷睡袋里。只要睡在宾馆、旅馆或者借宿的地方,肯定睡不好,半夜会莫名醒来好多次。而睡在帐篷里,一觉到天亮。

我在上文提到过,身体和心理状态失衡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对食物的渴望。这也是在路上慢慢积累的。阿里环线很艰苦,没有固定的食物来源,体能消耗又很大,导致自己总感觉没吃饱,不管吃多少都想再吃,而且饭量确实变得很大。有一次我买了10个馒头,藏区的馒头是用高压锅蒸的,很大也很实在,我就着榨菜一口气吃了7个。还有一次,已经很晚了,天完全黑了,也很冷,但没有找到一个可以食宿的地方,最后在一个建筑工地借宿,问他们有什么吃的,正好有包子,他们自己做的,一口气又是吃了7个,甚至没感觉有多饱。

在任何一个可以补给的地方都买很多吃的,而且当晚都是不停地吃。这种对食物的渴望回到拉萨后达到了极端。阿里环线结束回到拉萨休整的那几天,唯一的重点只有吃。每天睡得晚,起得更晚,起来后就开始吃,一直吃到睡觉,已经没有了三餐的模式,肚子一直是胀的,但大脑给自己的指令除了吃还是吃。苹果、香蕉、番茄、黄瓜、胡萝卜,这些都是补充维生素的,花生、瓜子、各种饼以及偶尔的小零食。唯一的运动几乎就只是出去买这些东西,剩余的活动就是在客栈或坐或躺地边看手机边吃。

在“一措再措”的某段时间里,对饮料的渴望也尤其大。之前自己一直是不怎么喝饮料的,川藏北线和阿里南线除了偶尔的红牛或乐虎,其余都是水。但在那段时间突然很想喝饮料,尤其是果汁和橙味饮料。就感觉身体需要某种外来的刺激,已经不是仅仅要解决口渴的问题了。

在整个骑行过程中,自己有一个原则,也被自己称为“第一原则”,就是自然醒。其实一开始骑行时是设定闹钟的,但是有一次自己连续两天没睡好,整个人的体力就完全崩溃了,一点力气没有,一个很简单的山口费了好大劲,一天只走了半天的行程。从那以后就不再设闹钟,不管遇到什么或第二天会是什么样的路况都是睡到自然醒。不去考虑行程,但也很少因为自然醒而耽误了行程。对我来说,只有充足的睡眠才能保障体能,而体能又是行程的基础。这也是我不愿与别人同行而选择独自骑行的一个原因。工作的时候要按时按点醒来,出来骑行是让自己痛快的,干嘛还要睡眼朦胧的就上路。

有几次在野外宿营时,早上醒来发现在下雪,好吧,继续睡。即使在阿里环线的最后几天,由于雨水的增多,感觉藏北的雨季马上来临,想要尽快逃离藏北,在心态稍微有点急躁的情况下,每天依旧是睡到自然醒。

八、关于流浪狗

在藏区骑行离不开的一个话题就是狗,流浪狗。很多人把它们称为野狗,而我更喜欢称它们流浪狗。它们只是在流浪,并不野。很多骑友在藏区骑行,很担心被狗攻击,而且有时也会有被狗咬伤的事件发生。我在藏区骑行了这么长时间、这么长路程,我只谈一下我亲身经历的有关流浪狗的一些事情。

我家从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养狗,所以我对狗是没有任何恐惧的。这也是在藏区遇到狗一条很重要的原则,不要害怕,不要产生恐惧心理。其实狗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的,不管是流浪狗还是家养狗,尤其是流浪狗更不会主动攻击人。我在路上遇到的冲我吼叫的狗几乎都是家养狗,尤其牧民家的狗。只有一次列外,是在刚进阿里地区的一个检查站附近,一条疯了的大黄狗,会吼叫着冲向每一个骑行的人,但它也只是冲着驮包去的。看到它冲过来,我急忙停车,并冲它喊“过来!”而它马上折转身子向旁边跑去,离着一段距离冲我吼叫。

遇狗不害怕,不要跑、不要猛蹬自行车,而是停下来,看着它,狗基本都不会直接冲过来。有几次狗冲着我叫,追我的车子,我就停下来,很平静的看着它,有时还会挑衅的用手指示意过来,然后很快它就怂了,叫声会弱下来,转身逃开。还有那种特别令人讨厌的狗,你停下,它也停下,和你保持一段距离;你一骑车,它又追上来;你反身追它,它就后退,但只要你一骑上车,它就追着冲你叫。遇到这种“锲而不舍”的狗,真不知道应不应该为它们的这种“坚持”精神点赞,有时真想一手拿棍子一手拿石头去狂追它们。但为了节省体力,只好放弃这种想法。一般遇到这种狗,我就会下来推着车走,我可不想直接把我的背完全暴露给它,直到推出它的“吼叫区”,然后再骑车。

其实我在路上遇到的很多流浪狗都很可怜。一次在羊湖的观景台,就是经历过暴风雪夜的第二天,我在观景台休息,想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这时有一条很大的狗过来,这是我在藏区见到的最大一条狗,身子的高度大约在80厘米左右,身长应该超过12,体毛很杂乱,无法确定是不是藏獒,但这么大的体型一般也只有藏獒了。看上去完全没有威风,很落魄,无精打采的样子,一直闻我的驮包,还不断往我身上蹭。我知道,流浪狗,想要吃的。但当时我基本把带的东西吃光了,只剩几条士力架和几块压缩饼干了,这些是我最后的干粮,我也不舍得给它。赶了好几次都没赶走,最后还是低着头默默走开了。其实当时还是有点愧疚没有给它一点吃的。

还有一次在爬去往珠峰大本营前的一个山口时,我看到路边有一条只有三条腿的狗,右前腿只剩下很短的一截。当时就感觉很可怜,心想是自然的原因还是人为的原因,要是人为的那就太可恶了。经过它时,它就一蹦一跳地跟在车子后面。我回头说了一声“去”,没想到它就真的停在了那里,眼睛无神地看着我的方向。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停下车。正好我驮包里还有没吃完的馒头。当我还在打开驮包的时候,它好像懂了一样,又跳了几下,离我的车子还有半米的地方就趴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狗在吃东西的时候是趴着的,也许它是真的累了,更也许它只是想遮盖住那条只有半截的右前腿。给它吃完馒头,我骑车走了,它就一直趴在那个地方,直到我看不到它。

虽然我不害怕狗,但有一次在面对流浪狗时还是有点心虚的。也是在亚热,这里流浪狗特别多。当时要经过亚热后面的一个小土坡,我先把车子推上坡,然后开始骑车。我上坡时就看到坡上有很多流浪狗。刚骑没几米,我左前方不远处的一条狗突然就叫了起来,然后四面八方的狗就围了过来,有的也吼叫着,差不多有20条。我急忙下车,观察了一下,最先吼叫的那条狗不是冲我,围过来的狗也不是朝我的方向,偶尔有几条只是看我一眼。我就慢慢推着车子过去,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即使再不怕狗,即使狗再没有攻击性,但有20条狗在你的周围,生怕它们突然集体转向我,那后面的场景就不宜描述了。

九、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在骑行的时候没有在朋友圈发过一条关于骑行的状态,只是在最后一天回到成都的时候,发了一条“GAME OVER”。是的,游戏结束。我的这次“游戏”真正地结束了,但我总感觉这个游戏是那么得不真实,好像自己从没经历过一样,只是一个梦。梦醒了,我还是我,而那些种种也不过是虚幻的存在,只是用想象构建出来的罢了。

第一次让自己感觉到所经历的一切是那么得虚幻是在过金沙江大桥时。知道金沙江是西藏和四川的分界线,但当时没有刻意去想。当我骑行在金沙江大桥上,看到一个很大的牌子,上面有三个字“四川界”。就在那一瞬间,突然感觉身后的一切是那么得不真实。我去过珠峰大本营吗?我转过冈仁波齐吗?我走过“一措再措”吗?无法让自己肯定这些答案。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正地踏上过西藏这片土地。

从那时开始,每向前走一步,记忆的真实就消失一寸。直到行程结束,才遇到那个“真实”的自己,那个依旧在迷茫的自己。在路上时,不管遇到什么,唯一的目标就是向前。而现实的生活却从四面八方涌来。在虚幻的边缘徘徊,想要找寻真实的入口。本来就是梦一场,又何必在意每一刻的存在。但当我翻看日记本时,一幕幕又是那么得清晰。

其实自己的这次“双黄线”骑行确实是冒着很大的危险。首先自己没有任何长途骑行的经验,而且还选择独行,把三条线路连在一起,还包括尤为艰难的“一措再措”。幸好自己的身体没出现任何问题和不良反应,哪怕只是感冒、发烧,在荒原都将是致命的。带的一大包药完全没用上,都给了路上需要的骑友。

不知道在我之前有没有人一次把这条我称为“双黄线”的八千公里线路骑下来,但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长途骑行就骑完这条线的我应该是第一个。一路上遇到很多骑行的牛人。有骑行一年零四个月尽游东南亚、南亚各国再走西藏新疆广州小哥,有从天津出发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南经云南进入西藏的天津小伙,还有已经骑完所有进藏线路再骑行“一措再措”的女骑友,等等。每个人的骑行经历都是那么丰富,而我只是个菜鸟,即使骑完了“双黄线”依旧只是个菜鸟。不知道下一次长途骑行会是什么时候,也许、不会再有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厉害了,期待更多精彩分享。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骑行过程中的经历,佩服你的精神和毅力。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一生必要去的地方。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在路上走得久了,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时,确实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楼主写的不错,欣赏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