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西南

踩着红军的脚印徒步穿越日干乔大沼泽(献给2018的极具挑战性与趣味性的新线)

查看:36383 | 回复:49
发表于 2018-12-8 14:39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这一片区域,虽然不足以危及性命,可也一步一陷,异常难走.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沼泽里徒步,所耗体力相当于陆地的三倍.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旅馆的老板给了我一支哈达,我找镇幼儿园的老师借了一支记号笔,做了一个横幅,第二天扎营时用三脚架拍了这张照片。长征精神万岁!.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8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那马 发表于 2018-12-8 14:39

日干乔沼泽,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跨瓦切、麦洼、色地三个乡镇,现存面积约300平方公里。1935年8月,主力红军长征经过草地沼泽,因粮草不济、衣衫单薄、沼泽陷人等因素,损失惨重。有资料显示,仅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过草地,7天就减员7000多人。日干乔沼泽是红军走过的草地里最大的沼泽。在瓦切镇的沼泽入口处,现立有“红军过草地纪念碑”。2018年6月上旬,我雇请了一位当地牧民作向导,从纪念碑出发,用三天时间徒步穿越了日干乔沼泽的核心区域。虽然我的装备比当年的红军好得多、专业得多,虽然由于水位下降,我徒越的沼泽比红军走过的沼泽小了许多,但依然遭遇了难以想象的艰难。3天里,经历了疲劳、饥饿,狂风暴雨六月雪,极度寒冷和死亡的威胁,除了后有追兵,几乎亲历了红军所经历的一切,深切感受到“雪皑皑,夜茫茫,高原寒,炊断粮,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的意境。长征精神确乎是人类勇敢挑战困难、挑战极限、挑战对手的大无畏精神。

红军过草地纪念碑.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位于瓦切镇的红军长征纪念碑







远处,就是日干乔沼泽的核心区域.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从公路上看沼泽 似乎都是草地 实际上里面隐藏着不可知的危险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8 14:46 显示全部帖子

6月4日我骑摩托车到达瓦切,住在街上的一个小旅馆里。到了我就去问旅馆老板和楼下小吃店的老板,有没有熟悉日干乔沼泽的人,我想找一个向导徒步穿越过去。他们均摇头,说从没有人这样干过,也没有认识的人能做向导。他们还用狐疑的眼光看我:“你吃饱了撑的穿越沼泽干啥呀,那是要死人的噢。”

问完我心里大致有数了:过去没有人干过这事。无论是军史研究者、红军后代还是热爱自虐的驴友都没有人步红军后尘穿越过日干乔沼泽,网上也搜不到这方面的记录。这更加坚定了我“一定要穿越过去”的信念和决心。

6月5日,我去考察了沼泽的地形。在离镇子约3公里的310省道边上,立有“红军长征纪念碑”,与纪念碑隔一条马路就是日干乔沼泽,地图上叫“日干乔湿地公园”。湿地边上建有游客步道,游客可以沿步道往沼泽里深入2公里,与沼泽稍作亲近。有一群游客统一穿着红军的灰布军装、戴着八角帽在那儿拍合影照。

纪念碑下、湿地边上有一户人家,我径直去敲门,询问有没有人能作我穿越沼泽的向导。询问的结果是:这家的主人索朗扎西因为在县城有生意,他本人不能够出任向导,但他推荐了他的表弟——在沼泽边长大的35岁牧民索夺。我和索夺通了电话,约好次日上午在索朗扎西家见面,详细谈谈情况。

之后我沿着栈道去沼泽里察看了一番。沼泽里都是积水,进沼泽肯定是不能穿徒步鞋的,要穿水靴。沼泽里的水是茶褐色的,凑近闻,有腐臭味儿,不能饮用。我的计划,是用4天时间穿越日干乔沼泽,和其它几个小沼泽,走80公里,从班佑上岸。4天的饮用水如何解决,明天要问问索夺。(后来发现这一计划过于乐观。从瓦切到班佑,80公里是直线距离,实际上要走120公里以上,以我中等体力测算,在沼泽里一天只能走15公里,4天走120公里无论如何也难以完成。)

次日见到索夺,立即在心里说:“就他了。”索夺面相帅气,眼神温善,膀大腰圆。虽然在沼泽边长大,但从来也没有完整穿越过日干乔,这次是“处女行”。经过讨论,我们敲定:7号开始穿越,他背卧具、炉具、食品,我背相机、三脚架。食品由我准备,先带7顿给养,7号的午、晚餐,8号的三餐,9号的早、中餐。由于第四天索夺要带孩子去成都看病,由他哥哥接替他充任向导,并带上第三天的晚餐和第四天的干粮。

“中途我能找到干净水源,不用担心。”关于水源,索夺这么说。

沼泽里的水呈茶褐色,有毒,不能作为饮用水源.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沼泽里的水呈茶褐色,不能饮用
发表于 2018-12-8 14:48 显示全部帖子
坐落在草原中的瓦切镇.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瓦切镇
我和向导索夺,草地边缘的牧民帮我们留下这张合影.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与向导索夺
发表于 2018-12-8 14:50 显示全部帖子

进入沼泽之前,究竟沼泽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其实我不甚明了。我对草地和沼泽的认识仅限于影视作品,比如电视剧《长征》和前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知道沼泽陷人,草地昼夜温差大。至于沼泽怎么个陷人法,温差究竟有多大,并没有具体概念。

所以我和向导7日上午9时30分进入日干乔的时候,内心的豪情有余,对困难的准备不足。索夺听说“我俩是红军过草地之后有记载的第一批徒步穿越日干乔大沼泽的人”,也颇为自豪。我俩是唱着歌走进大沼泽地,唱的是《红军不怕远征难》。

我们都穿了水靴。我把我带的2支登山杖分了一支给索夺,让他走在前边。我踩着他的脚印跟行。索夺的露营装备是一只大的厚圆筒状塑料袋,一头用绳子扎紧,人从另一头钻进去。还有一床比空调被厚不了多少的小薄被。我因为是依靠他的,觉得他比我熟悉沼泽,包括熟悉沼泽的气候,没觉得他的装备有问题。后来遭遇极端天气,才知道带这样的装备进沼泽简直是找死。

徒步开始时脚下还算平坦,并没有积水。草地上开满了黄色小花,煞是明亮鲜艳。这里的草地和沼泽,主要长着两种草:藏嵩草和乌拉苔草。藏嵩草根茎粗而硬,直立挺拔,多长在水里,踩着它的根部走,不陷人。乌拉苔草,叶片细长披散,如女人长长的头发,多长在露出水面的小土堆上,叶子绊脚。

“看,‘强强’!”两只长脚鸟儿在我们左前方的草地里觅食,索夺用登山杖指给我看。

被索夺称为“强强”的鸟被我拍了照片,回来拿给专家辨认,确认是黑颈鹤——国家一类保护动物,是唯一在高原生活、繁殖的鹤类。全世界现存1万多只,在若尔盖湿地约有1千只。我们此行见到4只,还见到黑颈鹤的蛋。

两只黑颈鹤交颈而舞,然后一飞冲天。

红军长征那会儿,沼泽里除了水草,无鸟无树,一片死寂。现在情况不同了。解放以后,政府组织了清淤排水,加之水文地理的变化,沼泽水位下降了1.2米,沼泽里有鸟了。除了黑颈鹤,我们还见到了赤麻鸭、鹪鹩。

但树依然没有。一棵也无。

做攻略时我看过一个资料,当年有一个班的红军夜晚靠着一棵树入眠,早上全都冻死在树下。有一个姓周的红军后代前些年找到了那棵树,树在草原乡那边的沼泽里,不在日干乔。

最初几个小时,我们只是在草地行走,还没有真正进入沼泽,也没有危险。这里有手机信号,还有牧民帐篷。中午我们在一处牧民帐篷里要了点开水,吃了自热米饭。走时分了几块糕点给了牧民的孩子。

下午再走,水开始深了,进入了湿地沼泽。人在沼泽里走一步陷一步,水靴很快将脚后跟磨出了泡。水靴毕竟不是专业徒步鞋,包裹性不好,鞋底鞋帮都薄,既硌脚底板又磨脚后跟。我只好把备用的袜子也穿上。

遇一排水沟,索夺弯腰将登山杖插进排水沟,手柄瞬间被淹没。

他掏出手机,用藏语跟什么人通了电话。然后一脸凝重地对我说:“你跟着我脚印走,一步都不要走岔。现在危险了。”之后沿着排水沟走一段,用登山杖数次试探对岸的土质强度,终于找了一个地方跨了过去。

连跨了几个排水沟,我们歇歇脚喘口气。我问他:“你刚才跟谁通电话。”

“我老爸。”

“你老爸说什么了?”

索夺沉吟了一会,才开口:“其实我老爸本来要带你走沼泽地,但你行李太大了,他背不动。对沼泽,他经验比我丰富。刚才他叮嘱我,一要注意沼泽里的‘龙洞’,就是大水泡子,二要注意排水沟,这两个地方都能要人命。”

原来,冬季沼泽会干涸,甚至可以放牧。但“龙洞”和排水沟不干,长年被水浸泡,土是稀软的,草是腐烂的,陷人没商量。

“据说当年毛主席的白马就是夜里下草地吃草陷进‘龙洞’淹死的。那个‘龙洞’在喀哈曲那边,到时我带你看。”索夺说。

索夺还说:“传说毛主席的白马后来化成了一条白龙,卧在‘龙洞’里,阴雨天会腾云驾雾,飞升上天。”

索夺说这话不到20分钟,天气变了,刚才还阳光普照,霎时阴云密布。远处,一支龙卷风像一个巨大的漏斗,接天接地,在天地之间走移。索夺说,毛主席的白龙马腾空了。

温度下降了5度。我们穿上雨衣,冒雨往前走。我跟在索夺后边,渐渐感到疲惫。

人在沼泽里跋涉,所耗气力几乎是在陆地的三倍。因为沼泽陷人,草根缠脚;因为脚下不平,大腿小腿都拿着劲儿;也因为水靴不合脚,导致脚疼和足部疲劳。再者说,沼泽海拔3200米,氧气不足。

我跟索夺说我们一定要在5点钟之前扎营。索夺说前边有个小山包,我们在山包上扎营好了。我说,“好。”

日干乔沼泽,是两山夹峙的狭长地带。这一地带并非坦荡如砥,有时会有鼓包和丘陵。我们看到的小山包就是一片丘陵。

小山包看起来近,走起来远。山脚下水深,稍不注意,就有一小股水漫进靴子里,袜子很快潮透了。就带了这两双袜子。

“看,有只狼!”索夺突然喊了一声。我惊觉地抬头,顺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只狼顺着山脊往下溜去。灰色皮毛,瘦而精干,尖嘴,尾巴夹起,慌慌张张。

“那怎么办,我们还能在那儿扎营吗?”我担心起来。

“不怕。”索夺说,“独狼就是一条狗,它怕人,不会攻击人的。”

“万一它们有一群呢?”我还是担心。

“群狼虽然可怕,但它们只是在大雪封山实在找不到吃的饿极了的情况下才会攻击人,现在是6月,到处是野兔和草原鼠,它们能吃饱,不会跟人过不去的。”

“那,草地里有蛇没有?”停一会我又问。

“没有蛇。这里是高寒地带,一条蛇也没有。”索夺说。

在小山包下,横着一条小河,河水是清澈的。索夺单手掬了一捧尝了尝,说:“这水能吃。我们用钵子打点水,烧开了泡面吃。”于是两人各拎了满满一钵水,上到小山包。

上到山顶,我俩笑了。原来山顶上有一个破烂的牛棚,我们可以在牛棚里扎营。

这是冬季放牧的牧民留下的牛棚。四面透风,四根柱子歪歪倒倒,似乎随时都可能趴下。地下遍布着碎牛粪。有一条烂褥子,一只废弃的太阳能板,还有两个颜色鲜艳的塑料桶。

就这,已经很好了。我和索夺抓紧时间扎营。索夺没有帐篷,就把烂褥子垫在身下,横在我脚头边。

悲催的是,在我们扎营的时候,起风了。风毫无征兆地突然而起,根本不作任何铺垫。帐篷被吹得“咵咵”着响,地钉和防风绳看起来将要支持不住的样子。牛棚四处漏风,索夺的“睡袋”忽地被吹出去好远,他赶紧去追回来。

“老哥,这么大的风,棚子不会被吹塌吧?”索夺露出担心的神色。

我双手使劲晃了晃柱子,还好,柱子只有轻微的颤动。“不会。这里刮这么大的风肯定不是第一次。以往吹不塌,现在也不会吹塌。”

我们把烂褥子、废弃的太阳能板、破塑料布都用上,将牛棚迎风一侧的缝隙堵上。索夺的“睡袋”就直接铺在了牛粪上。

如此狂劲的风,以我的经验,应该有8到9级。

更为悲催的是,风带来雨,雨又裹夹着雪,大雪纷纷而下。真正的6月雪。

我们进草地时气温大约是15度,现在陡然降到0度,几乎没有过渡。

索夺冷得不行。他上下牙打颤说:“我受不住了,老哥,我得钻被窝了。”他只穿了一件秋衣和一件抓绒外套。

我说你先钻睡袋吧,我来烧水泡面,泡好我喊你。然后穿上轻羽绒衣、冲锋衣,冒着雨雪和大风在牛棚的拐角支起气炉、围上防风罩烧开水。衣服很快被淋得半湿。

……

那一夜,我们不知是怎么过来的。狂风暴雨六月雪,一直到下半夜才停。我穿着半湿的衣服,蜷伏在睡袋里,紧紧闭关所有的毛孔,不让寒气侵入体内。以至于肌肉都酸痛了。两双湿袜子,被我缠在手腕上,放在胸口捂着,第二天好歹成了半干。凌晨最低气温是零下5度,但是因为风大,体感温度是零下10度。似乎睡着了,又似乎只迷糊了一夜。

索夺虽然年轻,脂肪厚,但他被薄衾寒,又没有帐篷遮挡,冻得实在受不了,把我喊醒,问我可有多余的衣服给他穿。我把那件半湿的轻羽绒衣给了他,他才勉强度过寒夜。

可以说,破烂的牛棚救了我们的命。要是没有牛棚,我俩不知道会是什么状态。后来我开玩笑说:“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派人给我们搭了个牛棚,我们才能继续走完长征路啊。”索夺表示完全赞同。

一夜大雪,早上,远山披挂哈达,草地银装素裹,美得让人震撼。我比索夺早起,用雪擦手擦脸,然后拿出相机,一口气拍了100多张照片。难得一见的好风景啊。

zhaoze的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8 14:53 显示全部帖子
这个冬季牧场的破败牛棚救了我们的命.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夜大雪 湿地显示出壮丽风景


一般来说,这样的排水沟是陷人的沼泽,不能靠它太近.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要离排水沟远一点



进入沼泽第一天晚上,住在一个破败的牛棚里.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牛棚救了我们的命
发表于 2018-12-8 14:55 显示全部帖子
聪明的黑颈鹤将蛋下在水泡子中央.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黑颈鹤的蛋下在大水泡子的中央 真够聪明

当地人叫这种鸟“强强”,就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黑颈鹤.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黑颈鹤


赤麻鸭,红背黑尾黑翅尖,当地人叫它“羌羌”。我们惊飞了两只“羌羌”,它们一直在我们附近盘旋。原来下边小水沟里有它们的幼鸟.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赤麻鸭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8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沼泽里有一处小山坡,草丛中长有蘑菇。索夺说他们不吃这个东西.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菌子
这个像土豆一样的东西,其实是鸟蛋.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个土豆一样的东西,就是“锵锵”蛋(黑颈鹤)


沼泽里的两只赤麻鸭.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赤麻鸭


发表于 2018-12-8 14:59 显示全部帖子
雪后的草原,没有被雪覆盖的地方就是沼泽.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夜大雪,高地上白茫茫一片,而潮湿的沼泽将冷雪吸纳、融化,片甲不存.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向导索夺和我进入沼泽.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8 15:02 显示全部帖子
沼泽里的“水泡子”,当地人称之为“龙洞”,是吞噬生命的大嘴。登山杖用力一插,瞬间就淹没了手柄。据说当年毛主席的白马就是夜里下来吃草,被“龙洞”吞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探一探沼泽深度

沼泽里,有时会在草墩子上长出黄色小花.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沼泽里的小黄花

在沼泽深处的一处草墩子上,鸟儿下了几个蛋。如果不是我们的脚步声将鸟儿惊飞,你根本看不见草窠里有鸟窝。伪装得很好。这是沼泽鹪鹩的蛋.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沼泽鹪鹩的蛋,藏得好隐蔽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