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5990

主题

西北

苏木河谷(未能完成的穿越)

查看:27797 | 回复:9
发表于 2018-12-19 11:2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cb080210 于 2018-12-20 16:05 编辑


蜿蜒的穿过明黄的白桦林,车窗外掠过一片草场,好多草垛子哟!我心里默默的念叨着。车子颠了一下,原来是上了桥。桥很短,瞥了一眼桥下,还没看清楚就飞奔着过去了。路转了个弯,前面的草坡上偶尔的跳跃着一些木屋顶的尖尖。噢!还需要再转一次车才能到呐。
       转过草坡,灰白的路曲曲弯弯的伸向了山下那片满是双坡尖顶木楞房的村落。
      村落很大,可没多少房子,每家都有一个占地三四亩的院子。房子一色的双坡顶木楞房,有点北欧乡村的味道,只是简陋一些罢了。         近处是一个闪着红蓝灯光的建筑,车近了才看清楚,嗯!治安管理站!确定是的。
      车子继续走着,原来下面还有一片村落,刚才在高处一阶。来过的人指了指前面说”买明信片就在绿皮车那“。车子转弯又爬回了高处,原来这里也是单行,有点意思。
      喇嘛庙到了。喇嘛庙,是一个站名。四根没剥干净皮的柱子上简单的钉了些木板,像个亭子。空气冷冽,混杂着深秋的雨味。
      村子还像打着盹,路上稀稀拉拉的游荡着几个游人,还没到旺季,心里暗自庆幸。
      订好的客栈离得很近。
      简单休整后,相约着去探探路,也好看看这被人夸的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照例翻过围栏,沿着客栈前的路一路向北去。村庄的房子大抵相仿,一圈木围栏圈起来,院子里安置一排或两排木屋。除了走的路硬化余下的全是泥地,院子里杂乱的长着一些不知名的草或堆着一些劈柴。每个院子的大门口都安装着一台安检仪,不知有何用处(那院子的围栏一步就可以跨进去)。
      了无生趣的村子就这样躲在云彩下的暗影里,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没怎么感觉。村庄少了很多的生活的东西。像极了各地的农家乐,而且是整个村庄都是农家乐。村民们已经不怎么去放牧,是个看上去不错的选择?至少不用风餐露宿。其他的我也想不出来再好的理由。

      渐渐的离村庄远了,几缕金色的光穿透云层,将山林染成了金色的黄,墨色的绿。山顶应该还在下雨亦或是雪,远处的半山挂了一层薄薄的霜花。风来处水汽缭绕着。

      水泥路没了,一条阔气的泥土路远远的伸进了大山的腹地。西侧的山谷里有一条咆哮的河,亘古的咆哮,不知为什么会想到“亘古”。河的西侧是陡崖,陡崖上是一片阔气的平台,尽头拔地而起一带耸入云端的山。嗯,阔气!
      村子已经看不见了。她躲到了下面的凹地去了。就在那团云的阴影里。毫无生气。没有人声鼎沸,没有寥寥炊烟。


      空了的世界!?
      云慢慢的翻过山,耸峙的山岚上只剩下雪。河水的咆哮更清晰了。河岸很突兀的跌落下去,巨大的五针松密密匝匝的将河与岸隔了开去。那亘古的咆哮就在那深谷里徘徊、游荡。山谷醒了。昏黄的光染了整个河谷。你就站在那光里,沧桑了岁月。静静的村庄,安好如你!!
       梦很长,昏暗幽长的远端出现了亮光,越来越亮。醒了!

       天气真好!湛蓝的天,绚烂的晨光。明媚的山林。眼睛里看到的颜色都是最高的亮度和对比度。房子的阴影,围栏的影子纤毫必现的躺在太阳对面的空地上,一点点的从右向左的蠕动着。

       沿着阔气的泥土路离村庄越来越远。草丛上露珠未干,路尽头是一片明黄的桦林,越过桦林的山谷中间突兀的伫立着一座银白的雪山,山分成了两瓣。草场的草早收割了,闲散的马三五成群的走走看看,偶尔的低头啃一嘴秃秃的草。


       我觉得它们其实无所谓有没有草,就这样不羁流浪才是他们的生活。
       离河岸很近了,咆哮的声音不停歇的撕裂着你的耳膜。奔腾的河水穿过石头的缝隙,泛着白色的水花匆匆而去。碧水!真的就像绿碧玺一般的水,在河谷里。静静的坐在水边。听山听水听心。

       空谷幽径!!!
       一段漫长的缓坡,穿过金色的桦林,一头扎进了超过头顶的草丛。无从辨认的小径隐没在脚下杂芜的灌木里。偶尔出现的暗河、枯木,将我们羁绊了很久。拉扯着背包、陷住了鞋底。抬头依旧是摇曳的草茎。
       隐隐的听到了河水浑厚的低鸣。 透过草隙远处出现了稀疏的树影。哇哦,我们穿过了沼泽区。山坡陡然的下切下去,嘈杂的水声清晰的涌入你的耳朵。首先进入眼帘的是那座分割山谷的雪山,一片墨绿的松林,然后两条泛着白花的碧水欢快的在山前汇聚。最后穿过河谷,拐一道S后轰隆隆的隐没在松林里。沿着山腰的小路慢慢的上切到高处。簌簌落叶的桦林,密密匝匝的松林塞满了山谷。高远瓦蓝的天。纯粹的雪山绵延而去。


       你我无法遏制的将目光远远的投向了前方。前途未卜,我们依然义无反顾。
       对与错?其实事物不仅仅是只有正反和非黑即白的判断。过程,才是我们做出选择的依据。

       在基本没路倒木遍地的丛林,在不停的错与对中交错的穿行。没有时间去辩证你的选择。只要前行,翻越,跨过,身后的一切就已经成为过去。前方依然是未知,但必须勇往直前。因为脚步无法停止,天黑前你必须找到安全的栖身之所。明天我们继续砥砺前行。
       只为远方!!远方,很远吗?对不迈步的人来说确实很远,远到无法到达。


       夜宿水边确实是个糟糕的选择。声音嘈杂到你无法听到任何的风吹草动。帐篷因为水汽的原因更容易结霜,雨季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一段噩梦之始。唯一的好处就是取水方便。
       阳光越过树梢挂在了头顶的山腰。湿柴弄出的烟沿着树林弥漫开来。山谷开始醒来。一只彩色的小雀在枝头跳跃,定定的看了一会树下忙碌的我们,”啾“的一下子闪进了林子的暗影里。偶尔有东西掉落进旁边的河道里,大约是昨夜凝露结在枝头的冰挂。

       出发的时候,树林里已有了斑驳的树影。空气里开始蒸腾腐木的味道。还是在密林中穿行,不时的跨过倒木,钻过灌木。苔藓和落叶上依然残留着晶亮的霜花。
       不经意间踩到了一丛熟透了的蘑菇,“噗”的一声,褐色的菌粉在脚踝处弥漫出一道薄薄的烟尘。心里有个声音说”周围很快会长出一片蘑菇“。一点笑意挂在疲累的嘴角。

       路走着走着消失在一片杂草里,典型的沼泽地貌,一堆一堆的草丘散落在林间的空地上,草丘间杂草掩盖的下面是污浊的黑水。像袋鼠一般在草丘上跳跃着慢慢接近着沼泽的边缘。一条湍急的山涧。应该是的,因为巨大的水声在你的前方无休无止的咆哮。一段倒木跨过了山涧,拽着草茎,攀着灌木小心的挪到了倒木前。突然手扶的断木轰然倒入山涧。一段朽透了的桦木就这样漂流而下。无法借力自然无法上到倒木上去,只能另寻出路。下游还有倒木横亘在山涧上。
       太阳毫不吝惜的将阳光照到了密林,林间撒下一地的细碎的树影。不停的在倒木,荆棘,灌木,草丛,沼泽间跋涉。感觉力量被一点点从体内抽出,从脚下慢慢的溜走。是的很累。但你必须坚持。今夜依然邻水而居。
       依水而居,其实就是扎营在干枯的河床上。帐底全是河卵石,全作按摩床垫使。营地的旁边燃起了一蓬篝火。太阳过了山,夜就突然的来到了河谷。无边的黑包围了这火焰。没有树影,没有山峦。除了河水的声响,整个山谷没有了其他声音。

       你能感觉到云来了,沿着山谷涌了进来。遮天蔽日的伫留在头顶。火苗越来越小,终至于灭了。

       耳畔响起了同伴的呼噜声。这个世界都开始入睡,沉甸甸的坠到谷底,贴着河床进入了梦乡。露深夜长,愿君安好!!
       晨雾萦绕的山谷,空气湿冷。背上行囊钻进了河岸的树林。太阳偶尔闪出一角,很快的消失不见了。无数黑的长矛直直的刺向灰霾的天空。林子不见了,整个的山都是忧郁的颜色。山火浩劫带来的创伤,你能感觉到大山的悲戕。没有飞鸟,没有走兽。蛮荒如末日之景。僵而未倒的躯干依然满是碳化的黑色。到处是倒伏的残木。这累累的伤一直绵延到断崖而止。路变成了巨石阵。手脚并用,对于通过巨石阵是相对安全的方式。


        巨石阵的尽头是一个极狭小的隘口。隘口上倒伏着一棵高度不上不下的树。下去是一个雪盆。积雪瞬间到了小腿的深度。完全没有路迹了。沿着雪盆切到山脊。搭个人梯上到了山巅。前方密密匝匝的松林一直连到了另一条更高的山脊。

       密林的雪基本都在小腿的深度,跌跌撞撞的转过了山梁。依然是密不透风的林子。
      “嗬“好大的脚印,你能感觉到身体的毛发瞬间站立起来,一股凉气从脚底冲到了脑壳,整个人就像断电一般傻了几秒。然后力量瞬间布满了脚下。不顾一切的钻进了前方的林子,一刻不停的穿过,下切。
       我们看见了远处蜿蜒而过的苏木河。
       不太清晰的石板路翻过前面的豁口一直下到了谷底。终于又靠着河岸扎营了。帐篷外窸窸窣窣的开始下起了雪。
       山应该白了。山确实白了。那飘飘洒洒的雪将天地朦胧成混沌一片。
       一只乌鸦“哇“飞过了河对岸,摇曳的画个弧落在了一棵五针松的枯枝上。窸窸窣窣的踩下了不少的积雪。
       眯着眼透过漫天的雪,思考着。

       穿过一段密林,双膝跪地的爬上了断崖。透过从谷底长上来的树冠,斧削壁立的崖下是奔腾翻滚的激流,激流上横卧一根满是积雪的倒木。崖边积雪盈尺,无法判断有路与否。
       沿着崖边上切到激流的上游,完全失去了通过的可能。
       再次回到了崖边,面贴崖壁,身体紧紧的贴在山崖上,双手尽力的攀附着一切可以借力的东西,石缝、草茎、灌木、树干。一步一步在只有成人巴掌宽的崖壁上缓慢的蠕动。全神贯注!

       “吁“一口长长的气终于在谷底释放出来。后背的凉意沁入到衣服里,忍不住的打个冷颤。
       爬上巨石,独木桥才出现在眼前。目测超过15公分的积雪厚度。积雪下有暗冰。
       慢慢蹲下身子,用双手将积雪推开,然后骑坐在桥上,一起一落开始爬向对岸。不时的调整一下姿势以避开未清理的枝杈。一马当先的我将独木桥的本来面目彻底的还原出来。

       过了桥,继续穿沼泽,进密林,翻巨石。
       此刻以后再无退路。
       漫天的雪依然再下,天地笼罩在一片灰白的烟尘里。耳朵里机械的听闻着脚下踩破积雪的声音“嘎吱、嘎吱”。一行歪歪斜斜的脚印起起伏伏的消失在雪雾笼罩的树影里。我们躲进了树影,这世界安静了。静听雪落!!!
       安静的听了一夜的雪。好在五针松的树冠足够大,两顶帐篷扎好还有余地。
       雪已经停了。白茫茫的一片.

      这一夜的雪掩盖了所有的痕迹。我们的脚印、动物的脚印,草地,灌木丛通通不见了。
      林地间原来的小沟壑与原来的土丘完全的变成了一个个浑圆的土丘连绵着上到了山腰。山也没有了纵横的沟壑,雪白的浑然一体的山体一直的深入了蓝天,是的深入。

      营地前面的沼泽变成了一片平坦的雪地,偶有露出头的灌木提醒你,这里可是沼泽哦。沼泽的前方就是安静下来的苏木河(这里距离河源达坂还有20公里的样子)。河水上空蒸腾着水汽,有种错觉在心里,河水应该是热的,自失的笑了起来。
      太阳总算爬过了山头,透过树梢,一缕光刺进了眼帘,眯着看那冷冷的光,我们究竟谁愤怒了?
      云还在涌入山谷,天空不断的变换着主人。前方雪深盈膝,后方峭壁斧立。
      我们是该决定方向了。
      北斗盒子按键按下的时候,我们剩下能做的就是原地等待。后悔吗?应该不。

      36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那个农家乐的村庄--禾木。
      在大自然面前我们永远都是渺小的,每一次的出发我们都必须做出十二分的准备,在路上你才能走的更远更坚定。
      后记:
             感谢喀纳斯禾木边防站的各位警官、巡边员,禾木乡的乡长等

             谢谢我的队友:小玩意、老笨槐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19 11:41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木有图片吗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8-12-20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早起一天 发表于 2018-12-19 11:41 楼主,木有图片吗

有很多
发表于 2019-2-21 21:40 显示全部帖子
报警救援了?
写的真够抒情的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2-22 09:58 显示全部帖子
很好很抒情!
发表于 2019-2-22 14:36 显示全部帖子
好完美旅行,楼主拍的甚美。
发表于 2019-2-23 10:44 显示全部帖子
feelwell 发表于 2019-2-21 21:40 报警救援了?写的真够抒情的

对,哈哈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2-24 13:24 显示全部帖子
cb080210 发表于 2019-2-23 10:44 对,哈哈

被罚款,缴纳救援费了吗?
1人点评 收起
  • cb080210 没罚款,给了救援牧民6000大洋,不过被派出所所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2019-2-24 16:06
发表于 2019-2-24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feelwell 发表于 2019-2-24 13:24 被罚款,缴纳救援费了吗?

没罚款,给了救援牧民6000大洋,不过被派出所所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发表于 2020-3-24 14:46 显示全部帖子
图片不错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