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西南

夏花虽尽,秋色熔金 ——再登四姑娘二峰+双桥沟+长穿毕纪实

查看:39119 | 回复:79
发表于 2018-12-19 15:4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20 19:43 编辑

    缘起:


    四姑娘山,一个我到过五次的地方。2011年第一次,双桥沟休闲游+长坪沟木骡子两日往返;2012骑行川西小环线,在日隆镇(现已改名四姑娘山镇)住宿一晚;2014年,两日徒步往返大海子、花海子、犀牛海;2017年带父母自驾稻城亚丁,返程特意绕行丹巴、小金、映秀回成都,在镇上住宿一晚;今年7月,首次尝试登顶二峰因半夜大雨失败,原计划与“生如夏花”队的另外七名队友一起长穿毕的计划,由于水打坝发大水无法通过,也临时改为登大峰,并成功登顶。


    上次未能登顶二峰及长穿毕,成为一桩未了的心愿。10月份,通过上次带队的向导九月的微信群,陆续联系上了另外11驴友(包括上次同行的两位队友浪哥、王大拿),与群里的小伙伴们一商量,决定趁着秋色正浓,雨水较少的时机,再次尝试登顶二峰+长穿毕。于是制定计划、整理装备、各自请假不表。其中,我与年华、梁大哥作为先头部队,先登二峰,再与晚几天到的大部队会合一起长穿毕。并与九月联系,商定了协作事宜。


    参考装备:
    1露营:双人帐,蛋巣地垫、羽绒睡袋(极限温度-20度)、帐篷
    2背包:大背包(60升)、可折叠防水包、随身小挎包
    3、穿着:冲锋衣冲锋裤抓绒衣抓绒裤、防寒羽绒服、速干内衣裤、高帮防水登山鞋、运动薄棉袜2+厚棉袜2双、护膝、雪套、防寒手套、魔术头巾、防寒帽(可用头巾代替)等。
    4、食物士力架、葡萄糖、压缩饼干等,可到镇上购买
    5、药品感冒药、肠胃药、抗高反药物(红景天、高原安、蓝养片等)
    6、其他:身份证、银行卡、夹片墨镜、登山杖头灯、保暖水壶(约1升)、防晒霜、唇膏、洗漱用品、卫生纸、垃圾袋、手机、充电宝、
    7摄影装备(重达几公斤,建议必须拍摄星空才带):单反、三脚架、备用电池、全景云台、定时快门线

    镇楼图:叉子沟尾银河拱桥

IMG0177 Panorama.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19 15:5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01 编辑

    第一部分:出发+登二峰


    D1-D2:泸州——成都


    1026日晚,上次因故未能成行的梁大哥从浙江飞到成都;27日晚,我从泸州出发,搭拼车、乘高铁至成都东站,再转2号线到达金科北路的宾馆,与梁大哥碰头,已是深夜。

IMG_20181027_132548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7_21524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7_233027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19 15:5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01 编辑

    D2: 成都——四姑娘山

    28日一早收拾完毕,吃过早饭后乘2号线到百草路地铁口,与前一天从 广安 赶到 成都 的年华、Mirror会合。8点多联系的拼车赶到,结果这辆越野车后厢装不下我们的装备……无奈,让越野车司机重新联系了一名商务车司机,快9点才到。上车后本以为可以立即出发,司机却说还有一人没到。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还不见人影,直到10点10分才姗姗来迟。本欲抱怨,一看来人却是位喇嘛,不住向我们道歉,遂作罢。

IMG_20181028_080827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8_080839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8_085943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19 16: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04 编辑

    好事多磨,出发不久,刚上都汶高速就因修路遇到大堵车,龟速前进,走走停停,11点多好不容易到达映秀 镇,堵车才告结束。下高速后左转,驶入熊猫大道。穿行于峡谷之中,邓生河水色缥碧,两侧危崖竦峙。山道蜿蜒,一路上行,山间层林尽染,沿途自驾游客纷纷下车拍照。过耿达乡,下午1点半至熊猫基地卧龙镇,停车吃饭。梁大哥请我陪他喝酒,自忖并无高反,酒量尚可,遂一人一瓶二两小郎酒下肚。饭后继续赶路,翻巴朗山、过隧道后开始下坡。此时喝酒的后遗症开始发作,从不晕车的我感觉头晕、恶心,强行忍住了。4点左右,眼看终于到达 四姑娘山 镇,我却实在忍不住了,提着塑料袋大吐特吐,基本把早饭午饭一吐而空。下车后缓了一会,喝了些水,感觉好多了。

IMG_20181028_11264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8_161931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19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05 编辑

    年华、Mirror入住林平藏家客栈,我与梁大哥住进三嫂家客栈。除了我俩,还有一位计划登三峰的驴友,两位参加65km越野跑的跑友。在房间休息一阵,天已擦黑,与梁大哥、登三峰驴友一起到街上逛逛。我们只穿着冲锋衣+抓绒衣,冷得发抖,于是逛了一会就回到三嫂家吃晚饭。三嫂非常能干,一个人在厨房没多久就弄好了五个人的晚饭。晚饭时大家聊起户外话题,格外投机。晚饭后,整理好明天的装备,分装进大、小两个背包,将电子设备充电,玩了会手机,洗漱完毕,早早上床就寝。

IMG_20181028_180119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19 16:0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14 编辑

    D3:四姑娘山镇——二峰大本营


    297点多起床,洗漱、吃早饭后,请三嫂给我们把房间留着,来到不远的林平藏家与年华他们会合。由于Mirror没有4000m+高海拔徒步经历,决定不与我们一起登二峰,留在镇上适应。向导九月、三哥也到了。趁他们打包装备装上马背的间隙,我们与客栈主人林平大姐闲聊。大姐开朗、健谈,心态非常年轻,笑声爽朗,极具感染力。没想到年华还联系到一位重装徒步过EBC的超级强驴(忘了问他怎么称呼,以下简称强驴),打算重装登二峰,在九月和我们的劝说下,改为马驮装备,轻装冲顶。同时一位周末来散心的女生小迟也临时决定跟我们一起登二峰!由于她缺乏装备,林大姐到附近的户外店帮她租了冲锋衣、登山鞋、手套、冰爪等。

IMG_20181029_084116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084123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08425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092203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wKgED1vfxxGAS7iCAAh0PNEnNYo78.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wKgED1vfxxKAO2WWAAuo7m63c8078.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以上两张为队友年华手机拍摄)


        前排:向导三哥


        后排左起:小迟、年华、强驴、梁大哥、本人

发表于 2018-12-19 16:17 显示全部帖子
    打包完毕,合影后10点钟正式出发。先到户外中心购买户外票,签订生死状,向着海子沟进发。过了三个月,海子沟的风景已经大变样,遍地鲜花已不见踪影,而遍山绿色却转为金黄,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新鲜感。今日天气并不算好,天上覆盖着厚厚的云层,阳光只是偶尔出现又躲进云层。我问九月晚上会不会下雪?九月也说拿不准,这令我们的心里浮起一丝隐忧。好在前一阵天气晴好,蜿蜒在草甸林间的马道早已晒干,比起上次那种泥泞湿滑无处下脚的路好走了很多。大家沿着山脊一路向上,不时看到备战越野跑健步如飞的跑友经过。强驴不愧为强驴,专找坡陡难走的路走,甚至有时比九月他们还快。大家按着自己的节奏前进,并没有强求步调一致。每个分队都带着一部对讲机,便于随时保持联系。经过斋戒坪、锅庄坪、朝山坪、石板热,强驴和九月三哥在1点之前就到达了打尖包,我和年华慢了10分钟,梁大哥和小迟则晚了将近半小时才到。大家在此吃饭、加热水,烤火修整。这时,天上却开始飘起小雪来。

IMG_20181029_113634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13648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13719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1384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2150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21514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30153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4000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4002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19 16: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24 编辑

    下午2点,重新出发,左转上坡向二峰大本营。坡度变陡,前进的速度也减慢了。强驴还是和九月、三哥走在前面,再停下来等我们。雪势毫无停的迹象,还愈下愈大,不禁对明天的登顶感到担忧。因为一直在赶路,并为了节约手机电量,余下的路程几乎没拍照。

    眼看离二峰大本营已经不太远(按九月的说法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因为我七月份到过大本营,所以九月、三哥和强驴先走一步到大本营给大家做饭,等我们四个到了就可吃到热腾腾的饭菜。谁知,这个本来完美的计划却出了问题:我带着他们仨在半山脊上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已近下午六点,却依然见不到大本营的影子,海拔也似乎没有怎么上升,眼看右侧沟底从大海子变成了花海子,我们终于意识到可能走错了路。跟九月三哥联系多次,才知道自己犯了个大错——我竟然在二峰与大海子花海子分路的地方——黄牛棚子带错了路,难怪南辕北辙。于是只好原路返回,同时三哥下来接应我们。

    天色已变暗,雪却越下越大,路旁植物上已有斑斑点点的雪迹。已经走了七八个小时,第一次高原徒步的梁大哥和小迟已经疲惫不堪,体力有透支迹象。年华一路照应他们,体力也有了很大下降。我心中充满自责,但也必须鼓励他们咬牙坚持。好在翻过一个山梁,突然看到三哥正站在不远处喊我们!犹如久旱逢甘霖,心中一颗大石头落下了。三哥带着我们抄近路,走上最后一段海拔急剧上升的山梁。天色越来越暗,雪却一直未停,气温也越来越低。梁大哥和小迟几乎是走三步、停一步,不时弯腰缓口气,再挣扎着继续向上。天已黑尽,三哥一直鼓励着大家,告诉他们很快就能到大本营。这时,九月也下来接我们了,并搀扶着就快走不稳的小迟奋力向上。终于,在晚上7点多,我们历经艰辛,到达了二峰大本营。

    大本营的厨房兼饭厅里,别的队伍和向导们已经吃过晚饭,强驴正在跟他们打牌。向导们让梁大哥和小迟坐下来,休息一会再去烤火,不然冷热相激容易引起身体不适。向导们七嘴八舌地慰问我们,说说笑笑,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梁大哥和小迟烤了好一阵火,才觉得稍微暖和了一些。于是开始吃晚饭——从山下马驮上来的液化气罐,用高压锅煮熟的白米饭、一大锅鸡汤、以及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炖菜:牛肉、火腿肠、土豆、藕片、白菜等。我和年华又累又饿,大快朵颐;但梁大哥和小迟没什么胃口,在大家劝说下,勉强吃了点饭菜,喝了一大碗鸡汤,就再也吃不下了。

    屋外,伸手不见五指,万籁俱寂。只有漫天雪花仍纷纷扬扬,地上已经积起一层厚厚的雪毯。这种情况下,已不适合露营,况且体能透支,急需保暖。于是我们决定住在邻近的石屋大通铺,自己搭防潮垫钻睡袋。虽条件简陋,但此刻已成为我们避风的港湾。于是8点多,我们就早早在石屋中睡下了。但大家都睡得不太踏实:小迟有些感冒鼻塞,呼吸不畅;我和梁大哥的羽绒睡袋充填量不够,盖上厚衣服仍觉得不够暖和;年华的睡袋却又太厚,睡得冒汗。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似乎进入了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据年华第二天所说,他右边小迟鼻塞,左侧我又打呼,吵得他也没睡好。

IMG_20181029_145656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52213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52440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29_192812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19 16:2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27 编辑

    D4:二峰大本营——冲顶——四姑娘山镇


    正当我们刚迷迷糊糊没睡着多久的时候,凌晨2点,向导们把各自队伍叫醒,收拾冲顶装备。冲顶尽量减轻负重,因此我们都只背了个小包,只带了热水、巧克力和手机之类。梁大哥和小迟状态不太好,决定放弃冲顶,继续在石屋中睡觉;我和年华、强驴来到厨房里吃“早”饭。我喝了两大碗热腾腾的稀饭,吃了昨晚剩下的炖菜,就着咸菜啃了半个大饼。年华没休息好,只喝了一碗稀饭。饭后,我们背上小包,在两位向导的带领下,与其他队伍一起出发,开始冲顶之路。雪小了一些,地上的积雪没过了脚面。在漆黑的夜里,只有二十几盏头灯的光照亮前方一小片区域,余下的全是黑暗;只有登山鞋和冰爪踏在雪地里的吱嘎声此起彼伏,余下的只有风声。

IMG_20181030_051029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30_051038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12-19 16:2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飘渺何处 于 2018-12-19 16:30 编辑

    风呼呼地刮着,雪花不断飘落到我们身上。积雪越来越厚,坡也越来越陡。队伍行进在山道上,形成一列蜿蜒上升闪光的长龙。第一次穿着冰爪在雪地里前进,感觉消耗的体能比平时更多,呼吸也急促不少。经过原来废弃的大本营,再经过一个数百米的缓坡后,坡度陡然加大,来到了绝望坡。望着前方四五十度的雪坡,鼓起勇气,凭借登山杖的助力,奋力向上。走一阵,就停下休息片刻。即便穿了冰爪,脚下仍不时打滑,连忙用登山杖撑住。好不容易爬上了绝望坡,听到三哥从对讲机里传来的消息:年华状态不好,由三哥带着,无奈下撤。


    眼前是登上垭口前的最后一关:一线天。坡度变得更陡,目测大约有60度,高达数十米;而积雪厚度已经深及小腿。向导们试着往上走了几步,普遍认为今天这种天气想要登顶难度较大;即便登顶成功,下撤也要冒着很大的风险。与我们商量,是否放弃登顶?大家都心有不甘,纷纷表示还想再尝试一下。于是向导开路,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往上爬;但路面实在太滑,加之表面新落的松散积雪很难踩实,大家走两步溜一步,举步维艰。终于,强驴和几名女汉子登上了一线天平台,开始向垭口进发。我用尽全力试图向上,然而脚下却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往上爬了几步,突然,惊险的一幕发生了!不小心一步没踩稳,脚下一滑,扑倒在地,身体立即不受控制地往下滑,眼看已经冲下去好几米!说时迟,那时快,断后保护的九月见状猛地挡住我下滑的势头,一把将我拉住!即便如此,他也被我下落的冲力带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我仍然惊魂未定,定睛一看,身下是至少几百米的雪坡,如果九月不把我拽住,后果将不堪设想!


    经此险境,九月劝我别再冒险冲顶了。我虽然很不甘心,毕竟七月份遇雨冲顶未成;如果下撤,意味着这第二次尝试冲顶又告失败。但理智告诉我,登顶的机会以后还有,生命却只有一次。于是咬牙同意了他的提议。同时,向导们也达成了一致意见,所有冲顶人员全体下撤。于是九月首先用对讲机通知已到垭口的强驴强制下撤;然后又护送并指导我一步一个脚印,小心翼翼地下撤。直到撤退到较为平缓的台阶处,他才又返身向上,去把强驴追回来。


IMG_20181030_064718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81030_064725 副本.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wKgED1vfzmWAM44vAAjYpUaKyRc63.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第三张为年华拍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