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四姑娘山大峰

和小私爬第一座雪山——四姑娘山大峰

查看:43852 | 回复:2
发表于 2019-2-1 20:5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馬肆骆 于 2019-2-5 22:32 编辑

我和小私的故事,如果有序幕,那一定是从四姑娘山拉开。5月的时候,他告诉我端午节计划和高中同学爬四姑娘山大峰,问我想不想一同前往,那时我们只是聊得来的朋友,那时我的装备里面还没有冰爪

对于户外没有抵抗力的我发现,面对这个男人我更加没有抵抗力,想与他更多时间的相处,想跟他同行谈天说地,想跟他看美丽风光,于是就有了端午节的开端。

四姑娘山大峰的行程非常简单,与二峰、三峰行程也大致相同:第一晚到达四姑娘山镇,第二天前往营地,第二晚住大本营,第三天凌晨登顶,同一天下撤返回成都。由于小私高中同学阿勇两口子户外装备严重匮乏,最终决定跟队前行,阿勇老婆在网上找了个靠谱的客栈,将一路行程都安排妥当,客栈老板叫阳二哥,我们的向导服务也是由他们提供。

那段时间出差在长沙把肠胃吃坏,小私为了照顾我,在到达成都那晚选了家他非常满意的火锅店,以鸳鸯锅招待,这对于重庆人来讲真算是双重惊喜。

第二天一早我们在成都迎宾大道2号线地铁口集合,行车四个小时到达四姑娘山观景台,大峰、二峰、三峰、幺妹四姐妹在蓝天白云下露出身影,雪白的山峰温和亲切,驻留片刻留影后,前往阳二哥客栈。客栈有两层,地面一层临街马路,地下一层是沿着岩壁往下修筑,镇上许多人家的房屋都如此建造,四姑娘山雪山水汇成的达维河,沿着山脉撕扯开的山坳一路狂奔而下,当地人从山谷谷底沿河往上开垦荒地,种植玉米、豌豆、胡豆、土豆,楼房靠路牙往下再筑一层省材省料而且方便日常农作。我们四人分别住在阳二哥客栈一楼,与厨房餐厅以及主人家房间紧挨,一楼面山面水,靠着错落有致的良田,晚餐食材近水楼台,阳二哥贤妻一顿好菜,加上奶渣,让我们四人酒足饭饱。

晚餐后,我与小私都打算出门闲逛,穿着下午的单薄外套,走了一段,准备下到河谷,去看本地人的石头房子,见雨越下越大,小私回去借伞后才放心地接着走,又走了一段后,雨更大了,他建议回客栈换装备,毕竟雨大,我们的运动鞋不防水,裤子也是单薄的一条。阿勇两口子见我俩返回又换身装备出门唏嘘不已,夸我们精力旺盛。

换好装备再次出发,一路拽着小私的衣袖尽量不让自己淋湿。三四百米后,从马路旁的小支路下到河边。河边有一栋石头房,房子四周是主人家的菜园和马棚,没到回圈的时间马儿还在山坡晃荡。石头房正前方有一座铁索桥过河,河水由陡坡而下,湍急汹涌。铁索桥两头的栅栏紧闭,栅栏以铁钩勾锁,我俩拉开过桥并将其还原,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一是觉得私闯了他人领地,二是不好意思打扰四周的安静。不想走回头路的我们过了桥一路往上游走。天完全暗下来,我们打开头灯,走过成片的白色野花草地,湿漉漉的草地被我们踩得吱吱作响,看到几株奇怪的植物。小私告诉我叫灯笼草,是一种会吃虫子的植物,植物中间的蕊与根茎垂直同人的小舌相似。后来得知这种植物是天南星科,又称一把伞,有药用价值,根茎有毒。面对面几番打光拍照后,我面朝小私起身,看到在河流转弯的角落有一团黑漆的影子,好似站立着一个从日本幕府时期穿越而来的武士,身着黑色和服,撑一把黑色扁平的伞,伞压得很低、低到无法看到脸,身子和伞融为一体,在雨中肃穆矗立,他庄重而静谧,似乎在河边迎接我与小私,又似乎只是在那里看着我们看的一切,这一瞬间我心头一紧赶紧让小私也看,小私看后一定是有了与我相同的感受,怪我大惊小怪,猜测那是棵树,头灯一照,果然一棵枯树和河湾里的一块石头构成了我们遐想的画面。商量往再往上游寻找渡河方案的时间成本较高,于是急匆匆回撤。

湍急的达伟河

白色野花

天南星

河谷与石头房在黑夜中沉寂下来,当时我们周围弥漫着说不出的紧张气氛,虽然明明看清那棵树和石头,却都不让对方提及刚才有关的话题,我想这是多么玄妙,本不相关的物与物组成了两个人脑海中的幻象,而这幻象又带给我们如此真实的感受,真实到令两人害怕和远离。直到回到马路,小私才说起有关铁索桥木篱笆门的幻想,返回时我在前他在后,由于光线太暗,我始终无法打开篱笆门,最后向小私求助,原来是钢勾闩得太紧。他说他在我身后看着我重复的开门动作,产生了打开栅栏之后开启一个不同世界的遐想。

那一晚的经历算不上惊心动魄,却是给四姑娘山之行开了个有趣的头。

随后第二天上山之行非常顺利,天气晴好,风光壮丽。我们四人都是虽不是重装上山,但大部分用品都随身携带,阿勇由于从非洲工作回来后缺乏锻炼路上不时休息也气喘吁吁,相比之下小私体力厉害,步伐稳健轻盈。当时我想,如果未来有机会一同游历山水,这小伙子至少体力上不会太差。

母牛和小牛

IMG_367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366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367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朝山会的热闹场面

我总爱做奇怪的梦,在路上聊到我近期梦到的豪华跑车驾乘体验,爱开快车的我自然说得眉飞色舞,可总觉得有时候文字无法完全表意。小私便说起了Neurallink and the Brains Magical Future,说未来的人类不会是完全个体的人类,而未来的AI也不会是完全个体的AI,人类利用AI的最好方式就是成为AI。好似如今我们已经越来越习惯手机形影不离,与其说smartphone只是存在于我们身体之外的一个设备,还不如说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也许你的手机比你更加了解你。它清楚你的睡眠、清楚你的亲缘关系、清楚你最关心的人和事、清楚你什么时候打算换工作、什么时候准备搬家,它也清楚你喜欢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看什么电影,甚至一些非常隐秘的事情你的手机也知道。而有的欧洲国家已经尝试在身体内植入芯片,也许未来这个芯片所运行的程序就是能够与大脑传输数据的superAI。

虽然有关前言科学技术的话题不是第一次聊到,但小私却可能把来龙去脉讲得非常清楚,虽然小私总是一一个工科男的视角客观理智地看待问题,但正是这种实在和实际,让我看到他可爱和光辉的一面。

到达大本营时,阿勇身体状况不佳,加之有点感冒,拍了两张星空就入睡。夜里三点启程,阿勇因严重高反两人决定下撤,我和小私跟着向导登顶。

IMG_01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顶着星辰走过一段冰川退去之后形成的乱石地带,翻过第一个垭口就上到海拔4600米之上的雪山,雪地厚度可盖过半条小腿,不过主路被踩得非常结实。爬上第二个垭口后就看到大峰,云海伴了一路,到顶时日出刚好,激动之余我们牵手拥抱,拥抱且罢,牵手的瞬间,用小私的话来讲,我与他通电了,我们都期待爱情,但并不希望不期而遇,这样以外的安排或许会对我和他的生活产生不同程度的冲击,或者换句话说,我们都胆怯和害怕。这种害怕不知是来自坠入爱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还是面对一个对的人所需要的严肃认真和强烈勇气。

冰川退去的岩石

“石棺”

各种形状的石头

小私

云海

大峰顶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2 19:16 显示全部帖子
好文1,,。。。
发表于 2020-3-20 09:08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户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