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4332

主题

西南

且听风吟---2018希夏邦马小环线徒步记

查看:9805 | 回复:11
发表于 2019-3-28 14:26 显示全部帖子


一、希夏邦马小环线

    希夏邦马峰,是世界14座海拔8000+米山峰中,唯一一座整体在中国境内的雪山。海拔8027米,排名最末。

    希夏邦马登山中最为大众熟知的事件可能就要属北大山鹰社的那次山难:2002年一场小型雪崩,造成五名登山学子遇难。当年的幸存者李兰后来参与拍了一部记录片《巅峰记忆》,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希夏邦马小环线通常指由靠近尼泊尔的聂拉木出发,经希夏邦马南坡大本营、贡措,最后由俄热村出山的一条徒步线路。这条徒步线路全长60多公里,通常需要5天时间完成。

    本条线路以雪山为主,有点类似于尼泊尔的ebc。另外,还有两个湖:小天池和贡措。贡措相当漂亮,应该是这条徒步线上风景最好的地方。


以下照片和视频为本次徒步拍摄(大部分为队友拍的)

[media=x,500,375][/media]




以上照片大部分为队友西楼拍摄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3-28 14:27 显示全部帖子

二、日喀则集合

    这次组队希夏邦马,共有11名队员,远远超过平时5、6个人的规模。由于我要进线库拉岗日,就把希夏邦马队的诸多事宜全权交给广东的小罗,因此,希夏邦马队实际的领队是他,包括联系车辆、购买气罐等等,我只负责了向导的部分工作。罗队在当地也是户外组织者,在这方面,他的经验远远胜过我这种散驴。

    我们5人从洛扎县城包车当天到达日喀则,入住喜孜青年旅舍,时间比较轻松。沿途去了推瓦村,经过江孜古城,远观了江孜古堡,并在此午餐。经过了年楚河谷,一路景色非常漂亮。由于时间关系,加之藏族司机态度不太友善(他当天还要返回洛扎,不想在路上耽误时间),基本没有停留

    住宿地点紧靠著名的扎什伦布寺,这不是驴友感兴趣的所在,只远观了一下,并未进入。不过,在经过寺外的转经筒时,万分虔诚的转动了一排经筒,心里默念着两个字:“平安”,毕竟这条徒步线路还是有点小众,毕竟大家都没有时间适应海拔,心里还是有点担心队友的身体适应能力。

    其它队友也陆陆续续的赶到了,每个人几乎都是转机、转火车的马不停蹄,根本没有时间适应高海拔了。

    出发前的晚餐,所有队员算是全部聚全了,只有从澳门过来的大鱼还依然在路上,下图是聚餐队友。

左起:黑虎(本人),小杜,东南,轻扬,西楼,海洋,帮主,小罗,Cee,海女

    这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了,每个人都充满了期盼,期望一场快乐的徒步之旅。

行前,在微信朋友圈发了入线前的最后一个朋友圈:

“总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

总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见的空气,

总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

明天徒步西夏邦马,佑平安、顺利!



发表于 2019-3-28 14:28 显示全部帖子

三、进线

    早上天不亮起床,打包、装车、出发。毕竟有近500公里的路要赶。

    到达岗嘎(老定日)后吃午餐,热心的 海女给每个队员购买了苹果(出山后,也是她和小杜给大家买了西瓜,感谢!)。继续赶路,下午4:00多,到达聂拉木(再往前走20公里左右就进入尼泊尔了)徒步起点。

    趁着队伍整理装备的时间,我前行去探路,却不小心重重的摔了一跤,左腿大腿和右腿膝盖受伤,虽不严重,但左腿大腿肿了,一发力就疼。再次提醒自己小心、再小心。

    今天我们没有选择住在聂拉木,而是向前徒步一段路择机露营。队伍合影完毕,正式开始徒步。

D1:聂拉木县~临时营地(坐标:28.18757N,85.94696E)

    徒步距离:3.6km ,用时:1h30m

    按照轨迹,寻着小路,一边走一边观察是否有可扎营的地方。直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一处营地,队伍扎营。这几乎是距离起点最近的一个营地了。

    罗队最后一个到达,他主动担负起了收队的责任。

    水源在营地下方,溪水有点大,水质一般。


D2:临时营地 ~陆果其营地

    徒步距离:11km,用时:6h

    出发后,顺大路一直前行,至一桥处,右拐过桥,开始拔高向右侧山脊进发。路迹也比较明显。

    小桥(原来的悬索桥已经废弃)

    按照轨迹,大约拔升到一半的时侯,应该右转,走个之字再继续爬升。但是由于路迹不太明显,另外错把一条碎石沟当成了路迹,于是没再继续找路,错误的选择了直接拔升,以为很快就能到顶。然而山坡表面都是浮土和极易滑动的碎石,每走一步都非常因难,加之山坡陡峭,这小小的一段路走的辛苦异常。如果按照轨迹走路的话,就不会这么累了。

    西楼体力应该是这个队伍里最强的了,第一个到达,我到达后,开始晾晒帐篷。山顶的风极大,吹的人头疼。队友陆续到达,午餐后结队继续出发。


远处的雪山   


等待后队队员,幸福的小憩

    队伍拉的过长,等来了后队的海女,告诉我们其它队友在后面不停的拍照,速度起不来。反正时间充足,就继续出发。


进入今天营地的山谷


    下午3点左右,到达今天的陆果其营地。择地扎营,风非常的大。希夏邦马徒步线每天下午风都特别大,之后的几天更是明显。大风中扎营,只要顺对风向,然后先下地钉固定一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只是营地有些沙化,需要用石头固定一下地钉。

    扎完帐篷后,就前往嘉龙措观景台。山脊的风更大,面对面说话都有点听不太清楚。


嘉龙措(此时光线已经不太合适了,尽量3点前赶到)


强驴帮主,回看对面的山谷   


Notes:

    1、去观景台时一定要注意防风,山脊上的风不是一般的大。

    2、由于光线原因,尽量提前到达,超过4点就不建议去了,可明天一早再看,然后顺山脊前行

    3、西夏邦马徒步线,每天下午及上半夜风特别大,但下半夜几乎就没有风了,上午的风也小很多,几乎天天如此。

    4、陆果其营地和欣德营地离的特别近,也就5~10分钟的路程,有一个羊圈,商业队昨晚就住在那里。


    回到营地后,遇到一队商业队也赶过来了,他们在我们前方不远的营地扎营。

    晚上睡的迷迷糊糊的时侯,听到有人过来,并与罗队讲着什么。第二天才知道,是商业队雇佣的藏民来收钱,被罗队强硬的拒绝了,一场小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发表于 2019-3-28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D3:陆果其营地~南坡大本营(BC)

    距离:10km  用时:7h    起止时间:10:07~17:15

    出来徒步,很少规定起床时间(除非路程远)。如果依然是每天8:30出发,那跟上班有什么区别?还何谈什么放松?大家都睡到自然醒,这是最好的状态。

    早上10点钟拔营出发,顺着左侧山坡下的小山谷一路前行,然后右转。经过了昨天一天的适应,大家的体力程度基本真实的显露了出来,总体来说参差不齐。


   爬上一个小山包(坐标:28.23050N, 85.82873E),此时,整个队伍置身于雪山的包围之中:一圈的雪山呈一个“C”字包裹着我们,白云或高或低,肆意的游荡......置身于雪山脚下,人是那么的渺小......

    从这个小山包有两条路可以走:左侧切到山坡,或者顺路下行。两条路都可以,建议走左侧比较好。我则按照轨迹顺路下行后,又强行直切至一块巨石处,再次等待后续队友,集结队伍。

    此时已经差不多13:00了,走了大约5km,照这个速度今天去营地看冰川是肯定赶不上了,只求尽快能到营地就好。

    下午的大风如期而至,几个队友等的太久了,就先出发了,我则直到等到最后的罗队和Cee后,才继续出发追赶队友。

    爬上一个碎石坡不久,导航告警偏离轨迹,这才发现队友们的路线偏离了预定轨迹,在这个地方应该是下切,而队友选择了上切,说是刚才下来的牦牛工告诉的路。

    仔细看了轨迹,现在走的也有轨迹,且队员都走了这边,再下撤回预定轨迹不太现实,只能临时决定按现在的路线走。

    接下来就是一段缓上,但由于此时海拔超过5000米,大家的状态都很差,如果按照目前的速度,6点到营地都困难,必须加快速度,一旦太阳下山,天很快就黑。而这一路几乎找不到能扎营的地方,心中焦急。加快队伍行进速度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突前领队,让队员都产生追赶的意识。

    这一段路路迹相当不明显,只能根据轨迹的大概方向走。横切过一个山脊后,前队就只有我和西楼,后面的队员散落在各处......

    风很大,迎风走几乎无法呼吸,只能走几步,然后回头呼吸几口。后来西楼帮助拿出魔术巾捂在口鼻处,才可以正常呼吸走路。

    横切下山脊后,终于看到了明显的路迹,导航指示还有3公里左右到达营地。在一块大石处和西楼卸包、避风,等待后续队友。


强驴西楼


等了半天,突然发现杜子他们在头顶的山脊上出现了,哎,队伍全都走散了。只得各自往营地赶。


转过这个小山包,就看到营地了。


    下午5:15,我和西楼第一批赶到营地。依然是在大风中扎帐,早已习惯了。知道今天队友走的比较累,所以我只扎了外帐,以便后续队友到营地后,可以在这里避风休息一下。(没想到后来却给自己惹了麻烦)

    帮主随后到达,嘟囔了一句牢骚话:”只有你们两个在走线吗?“

    我明白,队友嫌我的速度快了,抛下队友自己跑了。其实,今天出发时,确实是想同进同退,所以,出发后,一直到下午1点多时,我依然是走一段后,等待后队集齐再一起出发。但是如果按上午这样的行进速度,很难保证天黑前赶到营地,而且,由于我要等待后队队友,造成前队未按照预定轨迹行走的情况出现,顾前顾不了后。为了天黑前到达营地,队伍必须加快行进速度,靠不停的催促是没用的,只能采用突前领队的方式,让后面的队员追赶。本来应该多等待几次,但由于风太大了,只能缩短等待的次数。

    队员陆续到达,不久罗队也到了。

    大家一块儿煮茶、补水,过了快一个小时了,最后的三个队员依然还没有到达,心中感觉有点不妙。罗队建议有人去接一下后队,我就则无旁待的执杖往回去接队友,西楼提示我穿羽绒服,我没在意,以为一会儿就会接到队友。

    往回走了1.5公里左右,绕过了山坡,再往回走,就到了和西楼等待队友的大石头处了。于是决定在此等待:站在这个地方的石头上,可以同时看到山脊、山坡及山谷,无论后队三位队友从哪个方向过来,都可以看到。

    记不清等了多久了,迟迟不见队友到来,大声的呼喊也没有人回复。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风吹的越来越冷了,只能躲到石头后面抽支烟暖暖,然后再站到石头上等队友.....,两支烟后,太阳下山了,一会儿天就会黑,也没带头灯,且冷的开始有点哆嗦了,只得返回营地。

    路上遇到了来接应的罗队和帮主,然后又遇到了西楼。西楼看到我有失温的迹象,把自己的羽绒服给了我,又把我送回营地。由于我的帐篷只扎了一个外帐,只得钻到帮主的帐篷里,西楼和队友照顾我恢复体温。半个小时左右,失温现象消失,西楼和东南离开营地继续去接应队友,此时,天已经黑透了,营地海拔5200+米(创了自己最高露营海拔),静悄悄的,几乎所有队员都离开营地去接应队友去了。

    胡思乱想了很多,最坏的情况、AA领队可能会负的责任等等.....最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 隐隐约约,听到人的喊声,第一感觉就是接到队友了,立马喊西楼,无人应答,才想起他不在营地,出帐篷,看到了灯光,最后的三个队友终于接到了,谢天谢地。帮主背着队友的背包到达营地后,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时,大约晚上9~10点左右,距离我们第一批到达营地的时间,差不多过去了4个小时左右,主要原因不是迷路,而是体力问题。

    这次多亏了罗队、帮主等队友,据说他们一直往回走,直到遇到队友。


D4:南坡营地~吉嘎布营地(坐标:28.24595N 85.84954E)

    距离:10.6km 时间:7h12m  起止:10:46~17:59   

    清晨的南坡营地(摄影:西楼,麻豆:东南)


    由于昨天的事件,今天早上恢复的不是太好,答应西楼一起去看冰川的,只得爽约了,西楼一个人一早出发了。

    大家都收拾完以后,跟队友约定在大石头集合后,就让他们先走了,我在后面等西楼回来。等到西楼后,我们出发时快11点了。不过,对我们俩来讲,追上前面的队友应该问题不大,到达今天的营地时间也足够了。


昨天来时光顾赶路了,没怎么拍照,回程补上吧。(队友西楼)


    赶到大石头集合点时,前队的部分队友已经离开了,等齐了后队后,继续赶路来到那个

小山包(坐标:28.23050N, 85.82873E)。


前队的队友正在此等待,在这里遇到了两队商业队队伍今天要赶到南坡营地。左起第二个就是商业队的领队。昨天烟就“断顿儿”了,高海拔还抽烟的人特别少,烟友可遇不可求。这个领队哥们听说后,立马塞了6支烟给我,感激啊......有些人,路上相遇,再分别,有可能就是一辈子。

左起:海洋、商队领队、黑虎、帮主

    从这个小山包开始,就不再沿着昨天的路往回走了,而是沿着山坡的左手坡路迹绕行至对面的山谷中。

    绕过山坡后,横穿至山谷边。

图:队员Cee


马上快到营地了,小憩


    经过征询大的家的意见,决定今天在吉嘎布营地扎营,向营地出发。

    下到山谷后,找过河点。不是太好找,最后免强找到一个不是很理想的过河点,喊西楼过来后,想帮他把背包拿过来,让他轻身跳过来,西楼拒绝了,而是自己背负着自己所有的装备靠自己的能力过了河。帮主也同样拒绝了帮助,自行过河。

在户外,第一尽量自己去完成所有事情,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只有养成自立的习惯,才能保证自身的安全。

第二不要随意去帮助你的队友(这一条可能很多人不认可),面对一个需要队友帮助才能走线的人来说,一旦由于客观原因队友无法再施以援手的时侯,他可能会面临更可怕的危险,倒不如从一开始就让他感受困难,或许会知难而退,而不是在队友的帮助下一步步将其“引入”险境。

以上为个人观点。


    队友海洋和轻扬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过河点,队友陆续到达营地。

    下午的风一如既往的呼号。帮主不愖忍受沙尘,独自收帐移到北边的一块儿营地去了。


    闲来无事,来到罗队的“中军大帐”喝茶,这个土豪帐篷据说7000+。其他队友则在忙着拍照、拍延迟......

   
    由于明天的路程较远,因此,睡前第一次规定明早7:00起床,8:00出发。但忘记告诉在另一处扎营的帮主。

发表于 2019-3-28 14:30 显示全部帖子

D5:吉嘎布营地~贡措营地

    距离:14.7km  用时:9h40m  起止:8:40~18:20

   根据轨迹,今天的路程大约15公里左右,按照队伍之前的速度看,必须尽早出发,可7:00起床后,发现天还没亮呢,于是往后推迟了半个小时。

小方法:确定时间时,可以查看日出日落时间,参考日出时间制定出发时间,导航软件和天气预报软件都提供该功能,无需联网,只要有GPS就可以。

    队伍起程出发,昨天晚上和早上都忘记通知帮主了,失误。

    昨天的过河点由于早上石头上结冰了,无法通过,最后重新找了一个过河点过河。

    一直等到最后一个队友Cee过了河,才向前追赶大部队。

    看等高线地图,今天的路线是一直沿着河谷走。本以为这条线商业队走的比较多,路迹应该比较明显,但实际情况正好相反。

    山谷中时常横亘几条小山坡,路迹也时有时无,只能凭着大概方向前行。队伍的速度依旧没有提高,有点担心。为了避免分队的情况再次发生,队伍集结后,让西楼在前领队,我则居中照顾后队(我能看到前队,且保证后队能看到我),这样队伍基本能保持在一起前进。(但罗队、Cee等几名队友还是拉在了后面,看不到人影)


    乱石路难行


队友:海女


小龙池(有些地方标识这是一个营地,但实地观察后感觉很不理想)

    到达小龙池后,队友都忙着拍照,我知道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得提前出发了,希望他们也能加快速度,毕竟不想在这种路况的情况下走夜路,太危险了。此时,身体有点异常,感觉浑身无力,估计被风吹的有点感冒了,脑袋也有点昏昏的,走路变成了下意识的行为。

    走一会儿,再停一会儿等队友,反反复复,最后实在没精神了。休息时,西楼竟然拿出了一个苹果分享,太奢侈了。再次让西楼在前探路,我只需在后面跟走.....依然疲惫!

    乱石峡谷快走到头后,开始右拐拔高,切向贡措。依然是路迹不清,但还好不久就看到了贡措,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贡措那么的纯净、那么的蓝,给人很震憾的感觉。即使走在湖边,近距离观察,你也看不到一丝丝污染。远处雪山耸立,再有蓝天白云,漂亮极了。

    四下探寻可以做营地的地方,但可惜没有发现。今天的预定营地就在贡措的对岸,距离还有差不多3-4公里,实在不想走了,与西楼协商到湖中的那个沙岛看看能不能扎营。于是继续出发,希望后队拍照的队友能尽快跟上,毕竟时间并不是那么充足,一定要在太阳落山前走出这个湖。   


    沿湖的右手边继续前行,路非常的难行。碎石相当不稳定,走起来小心翼翼。更要命的是风越吹越大,感觉有7~8级的样子,让人头疼、喘气困难。

    到达湖中沙岛,发现不适合扎营,风从另一个峡谷出来,也非常大。只得继续往预定的营地走。不知不觉,西楼的身影越来越远,本想找一块石头避风等等他,可再大的石头也不起作用,静止状态下被风吹一会儿身体就发冷,而今天我已经穿上了抓绒衣、裤,没办法,只能赶路,活动起来,身体感觉稍好一些。

    艰难的到达对岸,体能基本接近极限,突然发现左手边有商业队的帐篷,好激动啊,终于TMD的到了。


    第二天拍的贡措和我们的营地

    营地虽然在凹处,但风依然很大。且土质松软,地钉吃不上力,搭帐篷非常吃力,至少用了半个小时,才把帐篷扎稳。

    西楼一会儿赶到,也是独立完成帐篷的搭建。

    今天累P了,钻进帐篷,迷糊起来,口渴、没有水,但实在不想起来打水了。不停的听着队友一个个到来,但直到天黑了,罗队和其他几个队员还是没有赶到,这次罗队肯定又充当收队的角色了。

    直到晚上9:00多,才听到了罗队的声音:“所有队员全部安全到达!”,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D6:贡措营地~俄热村

    距离:12.2km    用时:4h31m    起止:10:05~14:36

    今天是西夏邦马小环线的最后一天,一路缓下,没有难度。但需要尽快出山,因为还要包车当天返回日喀则,所以,时间上也比较紧。

    一路基本没什么景色,我和帮主于14:30赶到俄热村。


荒凉的象火星

湖水已干涸


俄热村合影(后左起:Cee,小杜,海洋,大鱼,东南,西楼,海女,轻扬;前左起:罗队,帮主,黑虎)

    俄热村有一个小卖部,可以买到一些饮料之类的,但是没有烟。另外,村里有一辆面包车,估计是8座的。没有联系包车的话,可以租这个车。

    下午16:00多,所有队员返回,坐我们提前联系好的包车,返回日喀则,结束徒步之旅。


离开俄热村


发表于 2019-3-28 14:31 显示全部帖子

四、后记

    2018年的国庆,对于驴友来说是一个多难的节日:小五台 1人遇难、洛克线两人、贡嘎1人、那玛峰一人;格聂两人被困,其中一人骨折;藏东的徒步队伍几乎全部因为暴雪而下撤;走狼塔的一支队伍也闹的沸沸扬扬(《狼塔沉吟》)......

    西夏邦马看似非常完美的完成了,其实在我看来这是一次非常凶险的旅程,只是我们太幸运了,遇到了5天好天气,把这些危险因素掩盖了。

    西夏邦马的风,估计所有队友都有切身的感悟:太大了。试想,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幸运的全是遇到的蓝天白云,恰巧在某一天遇到了雨或者冰雹,在这样的情况下,掉队的队友会处在一种什么样的困境中?这种情况下,队友还能从容的折返去寻找掉队4个小时左右的队友吗?

    有点户外常识的人都知道,雨一旦遇到风,那是相当恐怖的,失温的概率非常高。本次队伍有两天出现队员因为体能问题掉队的情况,如果一旦遇到雨或冰雹天气,就会将自身置身于万分危险之地,随时面临失温的危险......那种天气,跟鳌太有什么区别?哪个队友能帮的了你???

    户外真的有风险。



五、其它

    日喀则包车司机电话:15708021222,日喀则至聂拉木平均每人不到300元,具体记不清了。






黑虎泉畔(黑虎),常按识别,添加关注

发表于 2019-3-28 19:36 显示全部帖子
黑虎泉畔 发表于 2019-3-28 14:26

一、希夏邦马小环线[ ...

这几张图美呆了
发表于 2019-4-7 19:25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美图
发表于 2019-4-8 10:44 显示全部帖子
黑虎泉畔 发表于 2019-03-28 14:26

一、希夏邦马小环线 ...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19-4-9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这几张图太美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所阐述仅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与8264无关,如内容涉嫌侵权你的权益,请联系8264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