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397

主题

黄山

抹不去的儿时年味

查看:8754 | 回复:4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黄山悠然依然 于 2019-4-9 21:22 编辑

时间过得飞快,犹如龙卷风,将一个又一个平淡的日子接连不断地卷上了天。闭上眼睛,春节欢快的情景仍历历在目,然而睁开眼睛,此时已万物皆洁齐而清明,转眼间就到了清明节。年年陌上生春草,岁岁清明思故人,清明照例要回老家扫墓祭祖。扫墓是祭奠先人,照理是件悲哀的事,但现在每逢清明,人们不远千里赶回家,更多的是借机探望父母长辈,亲人团聚,也有借假春游一回。所以扫墓倒是一件乐事了,清明节也成为人们春节之后早早盼望的节日。

IMG_519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这一天,我回到家乡低头追思永逝的亲人;这一天,我踏上故土思绪不自觉地穿溯到儿时的时光。少年的记忆很多,最令人不能忘怀的是那时的年趣,永远抹不去的还是那时的年味。

DSC_004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DSC20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黄山悠然依然 于 2019-4-9 21:22 编辑

清明回到家乡,少时上学的路径上依然开着黄灿灿的油菜花,只是泥土路变成水泥路。

IMG_519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黄山悠然依然 于 2019-4-9 21:23 编辑

红花草如同满地繁星缀满儿时踏过的田野。

IMG_518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屋前的水杉一如既往地以挺拔的姿势屹立于半空,居高临下凝视并庇护着整个村庄。

IMG_518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母亲的小菜园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IMG_519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黄山悠然依然 于 2019-4-9 21:24 编辑

一晃我离开家乡有三十九个年头,但绝大多数年份是回家过年。年数不多的几年在外过年,也要在正月里回家探望长辈们。尽管这么多年后,家乡的变化很大,进村的马路变宽了,村口的池塘淤塞了,门口的几棵大树都苍老了,我也两鬓斑白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但不曾褪色的是少儿时的记忆,这些记忆中最为清晰、最为快乐的仍是过年。现在想来,还是觉得三四十年前的春节才叫过年。

DSC_00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黄山悠然依然 于 2019-4-9 21:33 编辑

那时候,每当放寒假,就知道离过年不远了,数着日子盼过年。物质贫乏的年代,所有的好东西都要留到过年享用,尤其是对鸡鸭鱼肉的渴望更为强烈。杀年猪,磨豆浆做豆腐,蒸糯米饭做冻米糖,磨米粉做团子,整个腊月忙得不亦乐乎,过年的氛围很浓重。其中磨豆子和米粉最是累人,一大木盆豆或米,往往需要推磨三四天,奶奶为了磨出来的浆细,用大勺往磨心里添很少的料,让人产生永远磨不完的绝望。也有我非常喜欢的事情,就是坐在柴火灶门口,不时给锅洞里添柴烧火,望着旺旺的火苗,浑身都是热乎乎的。

20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9-4-8 22:45 显示全部帖子
做豆腐时,第一锅豆腐点卤成功后,奶奶肯定要舀一碗水豆腐,加点白糖,给我尝尝,至今仍馋那碗水豆腐的甜味和香味。
做冻米糖的晚上一般要弄到半夜,糖稀要慢慢熬上几小时,做糖有点技术含量,别人家要请村里的师傅,我父亲会做,当然不用请别人了,先做冻米糖,最后做点芝麻糖、花生糖和豆子糖,我很喜欢芝麻花生糖,总要等到最后,尝到心仪的糖品才甜甜地去睡觉。
做团子都是手工活,需要请亲戚和邻里帮忙,一屋子人有说有笑,灶屋飘出蒸团子箬叶的清香。刚蒸好的团子,沾点白糖,润滑黏糯,香甜可口。


IMG_496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