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他

汗水为墨,书写离脱——徒步墨脱

查看:28247 | 回复:18
发表于 2019-5-2 23:49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汗水为墨,书写离脱

——记20185徒步墨脱

站在山顶俯瞰我的家乡青岛,这片钢铁丛林也有他自己的景色,城市的高速发展亦引人唏嘘。但就如同在这座城市里生产出来的工业化啤酒一样,口感、气味、品牌虽都早已名声在外,却没了私酿的酒里那股复杂的、多层次的天然。人脑如同味蕾一样,需要的不是盐巴或蔗糖带来的单一的味道,那些自然长出的各类香料,配合原始天然的食材带来的复合型刺激,才是最让人欲罢不能。西藏就是这样,从唐古拉山到阿里,从拉萨到狮泉河,似乎每一寸土地都在那独一无二的高原背景之下闪耀着不一样的光芒,自然而然的构成了一幅120万平方公里的壮美画卷。在这画卷之上,建筑不再是人定胜天的战斗宣言,林立的寺庙更像是对这方热土的致敬,灰暗的公路也成了一条恰到好处的装饰带。这里不缺敬畏,我想。

两次进藏,两次八千里路。除了在冈仁波齐那次未完的朝圣,对于西藏我一直是一位匆忙的过客,来不及思考。只能任由高原那份壮阔像钟杵一样撞在灵魂上,回声郎朗。也正是冈仁波齐那段经历了缺氧、失温、暗夜的生死路,让我意识到我必须慢下来,我要好好的在这片让我魂牵梦绕的大地上撒个娇。

离脱于固定的生活才能感受到自由,哪怕只是暂时的。只是这一次的离脱实在不易,出发前浑天黑地的忙于俗事,魂儿却早已飞到了西藏。被针灸、消炎药压下去的心火,一到拉萨就被火辣辣的太阳点着了,嗓子疼的喝不下去水。无奈我还心心念念着八廓街上那位拉布师傅笔下精美绝伦的唐卡和大昭寺前温暖光亮的石板,在“暮野”卸了大包便出去浪了。也正是因为前两次进藏都没有高反,便疏忽了自己的身体状况。直到下午开始腿发软眼发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毕竟是刚从零海拔基准点上来,再这么浪下去只能打道回府,于是乖乖的找了家诊所,对着大夫软趴趴的囔囔着:大夫,我明天进墨脱,您帮忙想想办法。大夫熟练的插管,挂吊瓶,并一直示我以微笑。但我模模糊糊的感觉到那职业性的微笑里透露着俩字——活该。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我“想想办法”的央求之下,挂完吊瓶,大夫又拿着不知道沾了啥玩意的棉花棒在我嗓子里扣了几下,刺鼻的消毒水味让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拿了药,回到“暮野”,翻出老妈二百来块钱给我淘的鸭绒裤贴着身穿上,捂了一夜的汗。

早上醒来,整个人都清透了许多。晃悠到隔壁的快餐店,一碗蒸汽牛肉面再卧个香喷喷的荷包蛋,气力便从胃里充盈开来。前一日恍恍惚惚的状态让我错过了小白妹子和沙洲哥充满关怀的脸,此刻像花一样在我眼里绽放开来。队友们陆续到了,民宿里举行了欢迎会。与我同住的吕哥平静的脸上总藏着一丝坏笑,年近六十的薛叔壮得让人猜不到年龄,大高个赵哥轻快的踱着他那两米八的大长腿,还有balabala的小白妹子,“介个介个”的呷着地道天津话的辰儿,还有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来墨脱度蜜月的“夫妻档”兔子和小辛,一屋子的欢声笑语,让陌生渐褪,情谊渐暖。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气晴朗,哈达洁白。欢迎会后队伍启程开拔。坐着舒适的中巴车一路经米拉山口到达林芝,接上早已等候在此的最后两位队友安康鱼与夏老师,便继续前往徒步的起点派镇住宿。安康鱼本名姓赵,为与先来的大长腿赵哥区分,我们便把他与同行的夏老师一同称作老师。夏老师一看就是地道的川妹子,虽年龄略长,但风韵犹存,让人忍不住感叹四川那片水土的钟灵毓秀。安康则背着大大小小的摄影器材紧随其旁,两人像极了一对摄影师与模特的最佳搭档,让我们一车人八卦与醋意顿生,也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误会

路过南迦巴瓦观景台,羞女峰正如其名,面对我们这帮大老爷们害羞得不行,披着缥缈的云纱始终未露真容。也许是早已有所预料,队伍里也没有太多的失落。继续前往派镇,车子停在了一家新开的民宿门前,条件自是略显简陋,但胜在干净整洁,客房的窗正冲着羞女峰。山峰依然云彩飘绕,偶尔漏出一隅,如少女香肩一秀,却又穿了回去,撩得人心神不宁。

一群人就这样略有不甘的围坐在餐桌旁,我与辰要了两杯牛二,对酌起来,一面唠着家常,一面憧憬着后面的旅程。正值微醺,有人在外面喊了起来:“出来了!全都出来了!”一帮人愣了片刻,拔腿就往屋外冲。在这春寒还未褪尽的五月,民宿门口这块清凉的空地上,南迦巴瓦终于放下羞涩向我们展示出了她的全貌。“上楼顶!楼顶位置好!”也不知是谁喊的,一帮人还没来得及定睛细看,又呼啦啦的一同涌上了楼顶。民宿是个两层高的平房,楼顶自然变成了位置绝佳的观景台。此时天色已经略晚,天空还泛着盈淡的蓝,近处的小山已自动调暗,变成了起伏的相框,唯独七千多米的南迦巴瓦沐浴在夕阳下,金光与雪顶相互辉映,那一端翘起的标志性山脊像极了少女亮洁醉人的脊背。此刻,她仿佛就是那位从西西里岛惊艳了全世界的玛莲娜,而我们就是那群骑着自行车追逐于她裙摆之后的少年。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相机的喀嚓声零星的响着,更多的感叹伴随着欢呼雀跃迸发出来,每个人以不同的方式宣泄着内心的激动,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最质朴、最纯真的笑容,那是来自神性的光辉笼罩下的满足感,那是玄黄天地给予的恩赐。

一早,我们坐车来到了海拔3000多米的松林口,便开始了正式的徒步行程。对数字不甚敏感的我实在记不住每天行走的历程,过雪山的欢脱却记忆犹新。因为扛过枪,对自己的体力还算自信,于是特意走到队末,因为我听说领队和收队是最累的,就想力所能及的干点啥。心里对海拔“只有”4200米的多雄拉山垭口也没怎么在意,毕竟翻过5600米的卓玛拉。事实情况也差不多,一路走得十分畅然。只是在刚开始过一个比较陡峭的雪坡的时候,走在我前面的小辛滑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抓住了他。其实雪坡并不高,滑下去也没事,费点劲也就爬上来了。倒是我自己暗自庆幸,这反应速度表明自己身体状态还不错。我们边走边玩边拍照,一路欢笑一路闹,薛叔在雪地里捡到了心形的雪块,辰儿搔首弄姿求拍照,赵老师和夏老师把包交给了背夫,俩人一路咔嚓一路嗨。只有小白被领队的沙洲哥要求保持安静而憋哭了,把我们可爱的沙洲哥吓得语无伦次,再不敢说她了。行走于雪山之上,流连于绝色之中,我实在舍不得带太阳镜,没想到半天功夫眼睛便有了雪盲的征兆,导致我后面几天看啥是重影的。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们按计划在12点前翻过了垭口,果然一过中午垭口处便起了浓浓的大雾,要是待在里面非迷路不可。垭口后面是宽广的峡谷,雪线之下是一片生机盎然,冰川融汇成溪,若有若无的穿行在绿色之中,像翡翠里隐现的冰丝,美到了极致。脚边的多雄拉山隧道已经贯通,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有多少人会来到这里,对着眼前这片好似桃源般的景色唏嘘赞叹。

下午的路异常好“滑”,因为过了垭口全是下坡,坡上不多不少的积雪正好可以让我们以臀代步,一路坐着滑下去。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约伴而行的小伙儿墨轩更是疯狂,多陡的坡都敢往下滑。大伙儿为了安全都忍不住说了他两句,可这小伙儿倔得很,一句不听还怼人。不过看这小伙儿精瘦的身板和晒得跟墨一样的脸,绝对是职业老驴,连脾气都是,确实用不着我们担心。

这头一天的路强度不大。山上虽然有雪,但光照强烈,并不觉得冷。下了雪山又走了两三个小时,便抵达了第一天的营地——拉格。路虽然不累,但我的心有点累——两根五十块钱的登山杖都折断了,便宜没好货。还好后来沙洲哥给我捡了根竹棍凑合着用,不然背着大包走山路,想想都头大。我的登山鞋不防水,也没带雪套,脚都让雪水、溪水给泡白了。最给力的还是老妈淘的裤子,不光山上不冷,湿透了的裤腿还没到营地就干透了。

不光我心累,一到营地大家伙都感到心累了——营地没人。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营地是当地的珞巴族人盖的,专门为我们这样的队伍提供服务。每年五月跟着马帮一同进入,天冷的时候没了游人,他们也就回家忙活别的营生去了,并不常年驻守在山里。老板不在家,我们便面临三个问题:没水喝,没饭吃,没地儿睡觉。因为一路都有类似营地,我们除了路餐,并没有携带过多的粮食和帐篷。领队沙洲哥去营地转了一圈,发现厨房客房都没锁,我们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起来。生起柴火烤上鞋袜,我自告奋勇的担起厨师的角色。当兵时炊事班学的手艺早就没了,不过把饭弄熟还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这食材……翻遍营地也只找到了一堆发了芽的土豆和一堆糠了的白萝卜,厨房墙上还晾着几块风干的猪肉。有比没有强,凑合吃吧。先给吃斋的背夫撒迦炒了盘素的土豆丝,然后切上几片冒着油汁的风干肉分别炒了萝卜和土豆。香味一出,营地里的小猪也跑了过来,估计是看见了它挂在墙上的兄弟姊妹的部分身体,只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不敢进来。饭做好了,吆喝吃饭。一天的体力活动让人啥都吃得下,正好我眼不好,也就没怎么注意伙伴们吃饭时的表情,只是后来赵老师严重怀疑那萝卜土豆都是喂猪的……

饭毕,睡觉。在大山的怀抱中,枕溪而眠,一夜无梦。

翌日清晨,吃过用昨晚米饭熬的粥,我们再次出发。这一日是正儿八经穿行在原始丛林里的一天,路上的石头高低不平还长着青苔,石块中间是稀黑的牛粪,踩石头还是踩牛粪,这是个问题。路虽不好,但起伏不大,没有岔路,也不会迷路,于是队伍便拉开了距离。赵哥迈着两米八的大长腿哐哧哐哧的走着,偶尔停下惬意的来跟小烟;吕哥默默的陪着小白,小白总是趁着休息的空档向我们普及“八字扣”以及各种户外知识;夏老师双脚不停的做着前面那道选择题,赵老师咔嚓咔嚓拍得两眼放光,比镜头还亮。

墨脱县属喜马拉雅山东侧的亚热带湿润气候区,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被横断山脉拦在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各种奇花异草竞相开放。有比脸盆还大的高山牡丹,有只在教科书上见过的灯笼草,有七彩斑斓的各色蘑菇,还有穿越亿万年时光来与我们相见的各种蕨类植物。成片的参天古木依势而生,伴着大山在萦绕的云雾中进进出出。天气阴凉、舒爽,原始森林中超高的氧气浓度让踏出去的每一步都坚定而有力。只是我手中的竹棍实在不给力,而且还只有一根,竹棍“Duangduang”的敲在石头上,替我发着牢骚。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的登山鞋是五六年前随意买的,也不记得是啥牌子,买了就没穿过,连两年前走冈仁波齐都没想起来穿。长时间的闲置加上水泡火烤,第二日刚走一半就开了胶——大底掉了。我开心得不得了。是的,因为劳资包里背了三!双!鞋!好吧,其中一双是拖鞋……在为自己的先知先觉而窃喜之后,潇洒的换上备用鞋,对着咧着大嘴的旧鞋底拍照留念,鞠躬告别。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后来事实证明我高兴早了,备用鞋不是硬底的,我又没有撒迦那在石头上跳舞的本事,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大母脚趾蹙成了黑指甲。直到现在,那片脚趾甲跟后来的蚂蟥咬痕还赖兮兮的残留在我身上……

离营地大约还有一个半小时路程的时候,我终于为我手中的竹棍找到了它的好兄弟——另一根竹棍。它俩没反应,我却激动的差点掉泪。它俩虽说只是竹棍,而且一根粗短,一根细长,但握在我怕手里却仿佛让我握到了倚天屠龙,久违的平衡感又回来了,我丢下吕哥,在依然看不到头的石头路上飞了起来。很难想象一个人会为了多出一根破棍子而高兴成那样,可我就是高兴得不得了,路上两次摔倒在石头堆里都傻笑两声爬起来继续“飞”。

微信图片_20190502230914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本来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差不多只用了一个小时多点,返回来接我们的沙洲哥看到我很是意外,看着他惊讶的表情我心里好生得意,却没想到薛叔早已在营地等候多时。薛叔沉稳的得意着,连同我的那份得意一并抢了去。

天色渐暗,队友们陆续抵达,只剩辰和夫妻档仍在路上。后来得知,因为步法不太好,辰的膝盖越发疼了起来,“夫妻档”便陪着他走在了后面。时间慢慢流淌着,我们也逐渐焦急起来,好在一个多小时后,小辛和兔子陪着一瘸一拐的辰也终于来到了营地。辰儿顾不上卸下背上的小鹰包,往木头台阶上一腚坐下,满脸经历过绝望之后的解脱。操着天津话不停的吐槽着自己的膝盖,像是在冷清的戏园子里说着单口相声。大家不免为他后一天的行程而担忧。不管怎样,今天算是过来了,人齐心安,薛叔打起了在营地里到处撒欢的老母鸡的主意,提议我们犒劳犒劳自己的肚子。头一天没吃好,这又辛苦奔波了一天,薛叔的提议一呼百应。只是只有鸡哪成,啤酒香烟花生米,一应备上。正喝着聊着,聊出了那头倔驴墨轩此行的目的,竟是为了纪念自己19岁生日。倔驴虽倔,人真不坏,一路上默不作声的前后照应,我没水了还分我水喝。我们簇拥着他坐下,围在一桌子好酒好菜旁,欢声笑语又响了起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人生惬意莫过于此。

第三日,晨光未亮,细雨靡靡,我们未等雨停便出发了。因为听领队沙洲哥说,这一日从汗密到背崩的28公里,是整个墨脱徒步线的“精华”所在。老虎嘴,蚂蟥山,泥石流,塌方区,都集中在这条连绵起伏的山路上,甚是难走。这条路上共有四座桥,目前正在从背崩开始反向修路,已修至三号桥前。我们需要在下午四点之前(也许是五点?走得太卖力,都记不得时间了)赶到三号桥前,否则工地放炮炸山,我们便只能绕行通过。谁也不想走那多出来的好几公里山路,大家便攥足劲儿上路了。

出发没多久便是臭名昭著的“老虎嘴”。“老虎嘴”一面依山,一面临谷,绕山而凿。据说是驻守于周边的解放军开出的道,这让扛过枪的我略感自豪。道路比昨日更加起伏,上上下下,更吃脚力。最窄处仅有肩宽,而脚边就是上百米深的悬崖,一旦失足,绝无生还可能。人面临摆在眼前的危险总会十分小心,而这段路上最大的危险竟藏在路边的草丛里。杂草一寸多长,从崖边向外伸出,掩盖了道路的真实宽度。登山杖若是不小心踏到虚处,身体一歪就下去了。我也着实经历了一次,靠近崖边的竹棍探了个空,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好在重心下意识的留在了靠山一侧,并没发生什么危险,只是吓得身后的沙洲哥惊声一呼,我闷在雨披里的身体也是虚了一身冷汗出来。

微信图片_2019050223465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过了“老虎嘴”,便是蚂蟥山。蚂蟥的坏自不用说,藏在树枝、叶子后面,待有活物经过,便落在其上,饱餐一顿。说实在的,这些小恶魔们吃血的时候并不惹人厌,不会有痛痒之感,悄悄的吃饱喝足之后便自行离去,不像蚊子那般烦嚣。只是你看到它从牙签一般细吃成花生仁一样胖,那遮掩不住的得意体态,让人恨得牙痒痒。而且被咬的伤口会因毒素血流不止,分分钟赏你一幅血染的风采。伤口也不似一般蚊虫叮咬之后,几日便没了痕迹,我身上到现在还留着几十个黑点。

蚂蟥的盘绕攀爬能力也是十分的惊人,登山杖在草丛里稍作停留便能附着其上。然后这些看不出有脑袋的小怪物们便会从各个方向的末端向中心靠拢,顺着袖口、裤腿、甚至是拉链之间任何一个小小的缝隙钻到人的身上。对付他们最好的东西就是盐巴,无论是盐粒还是高浓度的盐水,发现之后一洒或是一沾,它们立马松了嘴,落在地上无声哀嚎。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弹,像弹哵儿一样把它们用手指弹飞。这种办法并不太好,除了可能一次弹不掉要多弹几次之外,蚂蟥的牙也可能留在身体里。但看着它们“biu”的一下飞出去,心里却是十分的痛快。

我就选择了第二种方式。主要是鞋的原因。备用鞋柔软的鞋底再也无法有效保护脚趾,导致我迈出去的每一步都得尽力缓冲,是踩石头还是踩牛粪的选择题早已成为了过去,心里全是对柔软的牛粪路面的渴望。这种低效的走路方式让我苦不堪言,慢而费力,为了跟上队伍,就只能省去处理蚂蟥的工夫了。看见一个弹飞一个,看不见就全当没有,于是我便成了被咬得最狠的人之一,另外一位便是我们扛着长枪短炮的赵老师,他依然孜孜不倦的“咔嚓”了一路,给蚂蟥留下了充分的用餐时间。

由于时间的紧迫和对蚂蟥的忌惮,我们一直在走,几乎没有停下休息。直至中午赶至2号桥附近的工地,我们才正儿八经的休息了半个多小时。那是一个准备修建水坝的工地。大横断山脉的巨大海拔落差加上从印度洋过来的暖湿气流,赋予了这里储量惊人的水力资源。工地上干活的不出意外的都是四川老哥,四川男人的坚韧勤劳与四川女人的美貌同样闻名全国。老哥们并没有显得多开心,可能人家觉得又来了一帮人闲的没事找罪受。但脸上的冷漠藏不住心里的热度,二话不说让我们进了工地,拿出了泡面汽水……若是换作某些景点的商贩,我想这泡面汽水就是卖个五十、一百也有可能,而老哥们给的价格非常实在:泡面十块,汽水五块。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什么游人如织的著名景区,也不是什么交通便利的小城大市,这里是实实在在的原始丛林,连条像样点儿的路都没有,所有物资只能靠人扛马背。你能想象在炎热的原始丛林里经过长途跋涉之后喝到一口雪碧的感觉吗?啧啧。


饭毕再出发,我们继续走,山路继续起伏。没了休息的旅途,消耗的不再是体力,而是意志。海拔逐渐降低,植被也越发茂盛。高矮错落的植物们努力争取着每一寸阳光,替我们挡住了放晴的太阳。我们最终按时抵达了放炮开山的地方,没想雷管已经埋好——放炮的时间提前了。我们只好原地等待。两声巨响,大地震颤,一颗参天大树倒在不远处,引得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待哗啦啦的落石声音逐渐消失,我们便准备穿过施工区。一面悬崖一面峭壁,脚下是刚被雷管从土里掀出来的巨大岩石,头顶上还有稀稀落落的小石头在往下落,从我们前后左右落入悬崖下面的滚滚怒江中。

我们连滚带爬的穿了过去,来到3号桥前。这是最后一座需要步行通过的桥,与之前钢索木板桥完全不一样,钢筋混凝土结构,并排两辆大卡车也过得去。可走进一看:WQNMLGB!桥面呢?为啥只有钢梁没有桥面?往桥对面一看……哦,铺桥的钢板都在桥对面摞着,还没铺上呢……我估摸了一下钢梁间的空隙,喂瘦了大象的孙越那肚子应该能卡在那些空里,换了岳云鹏和他师傅估计都得掉下去……

桥面离江面的高度得有100米以上,对,就是100米以上。我真心佩服那些能够在桥上走过去的队友们,我只能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根本不敢站起来。好在桥不长。先通过的队友帮我把背包拿了过去,然后就开始“欢笑着”鼓励我站起来走,并拿着手机对我各种录像,各种拍照。你们笑吧,你们拍吧,反正我是不会站起来的!等我爬到对岸,回头一看,只有兔子还在我身后。我是手脚并用在钢梁上爬着走,兔子是用屁股在钢梁上一下一下的挪。“加油啊,哈哈哈!”我也掏出了手机……

过桥之后队友们都放松下来,没走多远便坐上了来接我们的车。此行始于派镇,终于背崩。因为从背崩至墨脱县城的路已全是公路,也有体力耗尽的原因,我们放弃了最后一天从背崩乡走进墨脱的路程。时间太久,后面的旅程也已记不太清。时至今日,脑海里只剩一副水墨,啼啼鸟鸣,潺潺溪流,巍巍远山,朗朗笑颜,尽在其中。

我征徂西,至于艽野。和着古人的祈福之音,我祈祷与你们再次相聚。

微信图片_20190502234653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19050223465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5-2 23:51 显示全部帖子
都怪自己太懒,隔了一年才写,有点烂尾了。。。各位将就着看吧。。。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5-3 07:19 显示全部帖子
老男孩1984 发表于 2019-5-2 23:51 都怪自己太懒,隔了一年才写,有点烂尾了。。。各位将就着看吧。。。

满满回忆  如又走了一遍墨脱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5-3 08:52 显示全部帖子
沙洲 发表于 2019-5-3 07:19 满满回忆  如又走了一遍墨脱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

谢谢沙洲哥,我们也期待着下次再跟您走线~
发表于 2019-5-4 09:40 显示全部帖子
景美人强!!!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5-4 13:29 显示全部帖子
老男孩1984 发表于 2019-5-2 23:49

汗水为墨,书写离脱[/fon ...


莫非,鞋子也要多带一双备用的?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5-4 16:43 显示全部帖子
四轮色驴 发表于 2019-5-4 13:29 莫非,鞋子也要多带一双备用的?

走这种线路如果不是特别好的鞋子,确实是不太放心。
发表于 2019-5-5 09:20 显示全部帖子
最后两张图片好好看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5-5 10:03 显示全部帖子
放飞心情AA 发表于 2019-5-4 09:40 景美人强!!!

谢谢!♪(・ω・)ノ
发表于 2019-5-5 10:05 显示全部帖子
四轮色驴 发表于 2019-5-4 13:29 莫非,鞋子也要多带一双备用的?

墨脱的石头路真真的恶心人,不是下雨天也是一路石头加烂泥,每天烤鞋是跑不了的,最好带一双备用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