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帆板帆船

从哥伦比亚到巴拿马的帆船之旅

查看:9928 | 回复:12
发表于 2019-5-7 10:52 显示全部帖子

当轮机停止翻转,动力抽空,帆布升起,船体随波逐流,帆船以及船上的灵魂突然进入静曦的空灵间隙,广阔、无垠......


哥伦比亚和巴拿马百年世仇的福,两国之间的陆路边境常年处于关闭状态,来往两国之间的交通方式只能选择飞机或者渡轮。


从哥伦比亚的波哥大、麦德林、卡塔赫纳每天有数班飞机往返于巴拿马城,经济舱机票价格在100到200美元之间,如果你有美国旅游签证,还可以免签巴拿马,但前提是你得有离境机票或者前往哥斯达黎加的国际巴士票;


从哥伦比亚的图尔博可以搭载货轮前往巴拿马科隆,船票的价格可以和船长商量,并且是便宜的,从图尔博到科隆,中途不停留,但是安全是不能保证的;

最惬意的方式便是从哥伦比亚卡塔赫纳搭乘配载帆布的游轮前往巴拿马Purto Lindo,海上航行五夜五天,其中包含游览巴拿马San Blas群岛三天三夜。


或许对于少部分环游世界穿行美洲的驴友来说,上面的简单信息便已足矣,但是对于大部分未出过国门或者未享受此趟旅程的人来说,或许下面的经历描述会是别有一番风味的体验,那么,让故事重新来过: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5-7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在骑行到达卡塔赫纳前,朱同学在心底想过多种离开南美的方式,乘坐廉价的航空、或者选择价格高昂的游轮,再或者硬闯哥伦比亚和巴拿马多年未开放的陆路边境,勇闯陆路边境是疯狂的,并且有单车骑行客尝试并且成功过,但是得应对哥伦比亚和巴拿马重兵把守边境的军队,还有哥伦比亚猖狂的游击队。


答案其实清晰明了,朱同学也没有太多的顾虑,坐飞机虽说是廉价并且是快捷的,但是体验糟糕,那突然飞跃的过程就如跨时空的穿越一般,没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经历和体验,那是虚空的,且单车打包上飞机的过程是曲折、吃力、且无奈感十足的,还有一点,虽说不是难事,但是通过飞机进入巴拿马得提供离境机票或者巴士车票,这是大部分旅行者最无奈的举措,特别是骑行客。所以,他选择了乘坐帆船的方式从哥伦比亚前往巴拿马。


在卡塔赫纳的游轮公司有很多选择,其中Bluesailing是最大众的选择,因为它每周有数班帆船往返于哥伦比亚卡塔赫纳和巴拿马Purto Lindo,也有小众的大游轮每月只有一班船往返于两国相同目的地。


穿过破烂街道,不远处是高楼林立的半岛,被深蓝的海水包围,卡塔赫纳市中心被大片城区包围、与半岛缠绵,Bluesailing售票办公室隐蔽于多彩的街道里,看门的守卫大叔为到访的人开门关门。


在简单的了解完穿行卡塔赫纳和Purto Lindo的帆船航行过程之后,朱同学从一周数班船里挑选了一班叫Koala X号的帆船,价格550美元,同天还有一艘600美元的双体游轮式帆船,Zoe XXX号;现金支付550美元,但是信用卡支付得交30美元的信用卡手续费,一共580美元的船票,加20美元的巴拿马港口入境费。支付的费用包含5晚4天里一切的吃、喝(水、咖啡、茶)、住、玩费用,而酒、饮料和零食需自行准备。


发表于 2019-5-7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卡塔赫纳:加勒比的明珠


炎热弥漫全城,黑人是这里的主流人口,破旧的公交穿梭于脏乱差的街道,这里的主人脸上布满无精打采的懒散态度,他们对于异乡客的到访挤不出过剩的热情,也流露不出该有的冷漠,不理不睬是最好的诠释。


尽管如此,却阻挡不住卡塔赫纳魅力的外露,或许是加勒比海的广阔,古城的多彩、连绵的海滩、海滨之城本有的美、浪漫的故事、以及卡塔赫纳在加勒比海的历史地位......如此种种,成就了它在加勒比海明珠的地位。


“卡塔赫纳建于1533年,很快就发展成了加勒比海岸上的主要西班牙港口,也是通向大陆北方的门户。从土著人那里抢来的财富被储藏于此,直到大帆船能将它们运回西班牙。同样,它也成了海盗的诱人目标,仅16世纪,这个城市就遭受了5次可怕的围攻,最著名的一次是1586年由弗朗西斯·德雷克带领的。


为了应对海盗的攻击,西班牙人决定将卡塔赫纳建成一个固若金汤的港口,围绕城区精心修建了城墙,还有一连串的要塞。这些防御工事挽救了卡塔赫纳,使其在后来的围攻中幸免于难,尤其是最猛烈的一次--1741年由爱德华·弗农带领的攻击。虽然遭受了诸多攻击,卡塔赫纳仍繁荣发展。在殖民地时代,它是西班牙帝国最重要的前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西班牙的历史。”


如今的卡塔赫纳已经极大的发展,周围市郊宽广无边,如今已经成为哥伦比亚最大的港口,也是重要的工业中心,也逐渐成为一个时尚的海滨度假胜地。


从古城墙的喧闹里抽离,去认识生活在卡塔赫纳的人,撒一撒网,收获海鱼一地,不贪多,满了一小桶便回家;朱同学追上准备提桶回家的渔夫,给了渔夫两枚比索硬币,他抓着两条鱼屁颠屁颠的跑回青旅宰鱼去咯。

发表于 2019-5-7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卡塔赫纳的闷热,难以逃离,朱同学骑着重装自行车飞奔在卡塔赫纳的喧嚣里,打着赤膊,来到海港,帆船俱乐部(Club Nautico Cartagena),门口保安没有拦他,任由他推着挂满行李的单车往码头里面跑。


船长法比昂个头不高,戴着有挂绳的近视眼镜,和所有乘客热情的打过招呼,问过所有人的名字,并且很快烂记于心,没一会便很快的能讲念所有人的名字,在聊天的间隙,两位水手(确切的说是黑人服务员服务员)一男一女在搬运和整理客人不用的行李,用超大塑料袋装好,把行李都搬运到帆船船头的船舱里面,而朱同学的自行车便直接绑在帆船的围栏上,关于单车是否需要额外的行李费,船长除了回复敬佩之情,再无其它索求。


船长和大伙交代一些海上事宜之时,朱同学跑去超市里买了两件易拉罐啤酒、两瓶饮料和若干零食,因为船上除了饮用水,其它酒饮不含在帆船服务项目里。而至于交代事项,船长也并没有单独告知朱同学,只是在船上的日子慢慢的被同船船友告知,例如饮酒后不能跑到还在公海的船的甲板上,不能吸毒等等。



晚上11点,帆船在机动动力的驱动下,静静的驶离卡塔赫纳,明珠闪耀在两重暗黑的世界。


船舱客房两个床铺,下面是大床睡两人,贴着船墙还有一个床板可以睡一人,一房睡三人,两房三人、两房两人,船长和水手睡客厅沙发,有时船长也会睡客房,因为客房在船舱里,有点闷,不是所有人都乐意睡在船舱客房里,再加上潮湿的影响,床单会有螨虫攀爬,第一个逃离船舱的是朱同学,他在床上睡了不到一刻钟,便永久逃离了客房,再没有回去过睡觉,他跑上驾驶室的沙发上睡了一晚又一晚,有的时候沙发被占了,他便睡在甲板上,只是晚上海风徐徐,难免冰冷难眠,要是下雨,更是遭殃。



机动帆船静悄悄的航行在哥伦比亚与巴拿马的固定航线上,船长和水手轮班作息驾驶帆船、飘荡在茫茫大海,虽然有高科技护法,驾驶系统有自动巡航驾驶的功能,但还是得实时监控与观察,有人看守、驾驶。


没有过多的估量,面对深蓝的广阔大海,朱同学没有忍住释放的心情,他拿出无人机dji mavic 2pro,船长还提醒过他,会有很大的风险,并且起飞的瞬间,飞机停留空中,被帆船的杆撞击击中无人机的螺旋桨,因为帆船是航行移动的,但是无人机只是平行侧翻几个跟斗依然停留空中继续飞行。


无人机跟随帆船飞行3公里以上,它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飞行拍摄使命,电池还有50%,被提醒返航,最后帆船停航静止,无人机还是不能安静下降,它一直尝试回到起飞点,最后尝试下降,船长手抓机身、用力一拽,把无人机“迫降”停飞。


一次惊艳的飞行,收获了加勒比海纯粹的美,帆船静静飘荡在海之深处,自由遨游。


从卡塔赫纳出发,帆船在动力的驱使下航行两夜一昼到达巴拿马San Blas群岛。



航行的日子里,有些晕船大反胃,纵使漫长时光,日光浴的时光还是惬意满满,或许睡个懒懒的觉,或许看看书本里相似情境下的某章某节某段的某个场景......

发表于 2019-5-7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吃在船上


船上的两位水手兼服务员他们照顾所有人的餐饮,每天破晓清晨他们会准备好热水,给所有人准备好咖啡或茶,每一餐都是不一样的,包括早餐都没有重复的。


早餐的吐司每天都有,但是配料却是换了又换。


水果拼盘是惬意加勒比海一天的开始!



第一天中午的正餐意面,让所有人一度怀疑这漫长点加勒比海之旅将是糟糕无味的,但这不过是水手们给大伙开的一个玩笑。


发表于 2019-5-7 10:55 显示全部帖子

San Blas群岛时光



帆船停靠岛屿旁边,船长宣布:“我们身在巴拿马南部San Blas群岛,欢迎来到San Blas。”


所有人,脱去正儿八经的衣服,换上泳裤或者比基尼,腾空飞跃、倒转空翻...扑通入水,没啥,尽情释放尽情嗨。


San Blas 群岛坐落在巴拿马东南部,库纳亚拉印第安人的美丽岛屿。


临岛的小伙子划着小木筏来到帆船旁,船长清点了新鲜的龙虾,一定保持龙虾活着的状态,谈好价格后再交还他们负责烧烤。


在船上是没有多大乐趣的,水手们在帆船停靠时卸下了充气快艇,船长把所有乘客送到另外一座小岛,登陆后随意参观。


船长在给所有人拍完第一张合影后,来自世界各地的陌生人汇聚一起,认识彼此,才刚刚开始。

澳大利亚的Stephanie,美国的Steve,荷兰的Anne,加拿大的Pepe,苏格兰的Adam,瑞士哥们,中国的Juan(朱志文),澳大利亚的Carl,法国的Errikka和她未出镜的男友Pir,澳大利亚的Leah。


奔放的过早流露,距离只能疏离的更远,侧观、远看,有一种朦胧的美。


推到的椰子树,残破的布娃娃,他们是否登陆了一座充满惊悚气息的恶魔岛?


岛上的一家子挥舞砍dao,父亲在制作木浆,儿子在用力磨刀,儿媳妇在一旁静静的坐着,大伙都漫步到海滩别处,朱同学却和他们交谈了起来。


一家人从科隆过来,岛民生活也想不起来过了多少年,除了扑鱼为生,岛上的粮食和水都是从岛外运载过来,岛外的亲人会从本土一个月跑一次运过来。


简单搭载的木屋,简单的生活用具,厨房也是简单的,岛上有无数多椰子树,也便有数不尽的椰子,喝不完的椰子汁,还有白白的椰肉。


岛之初体验大大的收获


发表于 2019-5-7 10:57 显示全部帖子

玩不尽的游戏,喝不完的酒


扑克游戏始于澳洲姑娘Leah,这是一个了解彼此的最好把戏,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游戏规则通过口述听起来很复杂,但是玩一两遍,对于朱同学来说,只是灵光闪现的事。


无论何时,被最先把Queen(Q)发出去,发一次喝一次酒,五张牌,每一次出牌规则不一样,随口说,最后一名得把倒满的深水炸弹喝完。



从船舱玩到驾驶室,船长也都被拉下水,扑克游戏也从复杂变得简单。


“金屋藏娇”不合适,确切的说是夹带私货,Steve一直喝他的小瓶灌装啤酒,而高浓度的伏特加和哈瓦那消灭一瓶又一瓶,哥伦比亚高浓度的麦德林,除了朱同学,仿佛每人都有一瓶或者更多,因为麦德林从来就没有消灭过。


但是,不要怀疑欧美青年对欢乐的诠释,没有酒,他们的欢乐是无法进行的,所以,酒,没有最多,只要更多,再多都能消灭完。


深水炸弹,是引向游戏的尽头、引爆极乐的终点。


一天一岛,帆船来到了船长的“宝地”


大伙尽情跳跃


Dji Mavic 2pro


成功拍完一组跳跃后,一会发出一声巨响,随之掉入水中,服役时间不到一个礼拜。


朱同学不慌不忙,船友Carl眼疾身快,扑通一下,从水面到水底捞起机身。

船长帮忙把机身用淡水清洗、浸泡一会,用排水喷剂喷四个螺旋翼借口,机身放入塑封袋、倒满米,放48个 小时,有太阳的时候晒晒,加速大米吸水。


船长法比昂的热情超乎想象,他对于朱同学的无人机事件有着本我的歉意,他觉得无人机是在他船上出的意外,他有责任为这个意外负责,所以他向朱同学提出,他自己手里正在用的Dji mavic pro(第一代)送给朱同学,但是被朱给拒绝了。


无人机后续,米袋开封后,开机,连接遥控器和手机操作界面,与入水前一模一样:“主控数据异常”,或许掉入水里是尴尬的幸运。


最后机身通过DHL快递寄回中国进行维修,DHL虽快,但是贵,巴拿马寄到北京88美元,海关还要征收30%的关税,因为报价超过5000rmb(机身保价1200美元),想想还挺可笑,这是中国制作要加进口关税。写一份证明,证明快递里的物品不是进口产品,为何寄回,并且出具发票证明,由DHL提供给海光。


人生插曲多,木已成舟,随风而荡,继续珍惜时光。


船长的私人法宝:皮划艇


妈咪们三人一船,游荡加勒比。


五艘皮划艇,周围的小岛,随意前往。



皮筏艇荡去了远处的海岛沙滩,也荡去了妈咪们羞涩的表情。


完美BBQ


沙滩排球motherfucker的咆哮增进了兄弟间的情谊。


加勒比惊魂夜


“Leah,等一会,我要跟你合影。”


“来吧,我的英雄!”


加勒比的时光突然停止,仿佛一切灰飞烟灭!

发表于 2019-5-7 10:57 显示全部帖子

黎明的曙光,总是不经意间的划过


姑娘的美,随加勒比一起奔放


浮潜的海底世界


沉船,美人与鱼,一个多彩的海洋世界。

发表于 2019-5-7 10:58 显示全部帖子

划向大海深处


纵情恣意的跳跃


或许没能找到更嬉皮的入境方式了,一伙人坐着小快艇上岸,大伙有说有笑,不要苦绷着脸,排队、忐忑、担忧出入境的种种......


登陆埃尔波韦尼尔(El Porvenir)岛,岛上有座小机场,小飞机大部分往返于巴拿马城。


飞机乘客三三两两


巴拿马移民局就在埃尔波韦尼尔(El POrvenir)旁边


移民局办公室很跟这里的空气一样随意,闷热与清凉。

Adam假装很随意,警察来了还是毕恭毕敬,警察让他继续坐,他才收起了“孙子”般的丑态。


任何非巴拿马乘船从哥伦比亚入境到巴拿马的游客都得从埃尔波韦尼尔移民局(El Porvenir)办理入境手续,每人需支付20美元港口入境费,每人必须提供离境机票或者离境大巴票。


轮到最后一个朱同学,签证官问他:“那么,你是骑车环游世界的了?”


“是的,长官,非常正确!”


“那么,你要在巴拿马呆多长时间呢?”


“20天左右。”


“好,你可以离开了。”船长把朱同学手里的可取消预定机票抓了回去、收起来,使了个一切正常的眼色。


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惬意的,入境巴拿马是轻松的。


有一个San Blas群岛的岛民在帆船旁边把玩着充气快艇,快艇旁停放着他的木筏,像是出来讨生活的模样,船上的姑娘们都不喜欢他,特别是Leah,至于讨厌的理由,无非是要钱的方式。


泛舟Gaigirgordub,San Blas群岛里其中一座人口聚集岛,这里聚集生活着一群库纳亚拉印第安人,女人的手和脚上紧固着一环又一环的铜饰,他们是San Blas的主人。



不让拍照的大人,被拍的害羞小孩。


为什么不让拍照,大叔给的理由是,以前有电视台来这里拍节目,拍完后节目也播了,但是电视台答应给的费用却一分没给,从此岛民对所有镜头深恶痛决,包括小孩。


随意扔在船上的龙虾,海鲜在这里俨然成为了不起眼的小玩意。


最后一次浮潜后,朱同学欣赏了美妙的珊瑚世界,也被珊瑚礁刮了两道小口到肚皮上,脚被海胆刺中。

发表于 2019-5-7 10:5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朱志文 于 2019-5-7 11:01 编辑


暴雨侵袭大海、侵袭船体,从暗夜到天明,无休无止,帆船静静的停靠在Purto Lindo港口外的海中央,没有停靠港口。


早餐还未结束,一艘黑人大叔的破旧快艇停靠帆船旁边,原以为他是来找他的黑人同伴,没想他是来接我们上岸的,包含所有行李,单车也不例外。


其实没有人愿意给小费的,朱同学还悄悄的问过Adam,他说你随意给就行,他便给了每个水手5美元,大家都没给的意思,钱没多少,给个尊重。


法国情侣Pir和Errika一下船便早早离去,搭乘乡村小车去了临近的波多韦洛,而大部分船友都去巴拿马城,并且有船公司的小巴来接。在他们等待之时,朱同学与他们告别,男人与之握手与撞肩,女人与之亲吻脸颊。Anne不温不火,Leah热情如火......


“我们相约在什么地方结婚?”Leah贼贼的看着朱同学。


“你再说一遍?”


“没什么!”



朱同学继续前行,骑行穿越在美洲大陆上。


一头迷路的乌龟


波托韦洛的西班牙堡垒


公路边的巴拿马印迹


游轮巨无霸横跨巴拿马运河。


朱同学想起了他在穿越亚非时跨越亚非时刻的场景,下一篇文章《从苏伊士运河到巴拿马运河的单车穿越》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