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珠穆朗玛峰

登顶珠穆朗玛峰三周年纪(1)活着,从珠穆朗玛峰顶峰上下来

查看:13364 | 回复:31
发表于 2019-5-20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今天是2019年5月20日,三年前的今天,我登上了海拔8844.43米的珠穆朗玛峰顶峰。从2016年5月登顶珠峰至今已经三年了,拿什么去重温和记录那段艰难的经历呢?我不是粉饰,仅仅以自己的经历,去做一次记录,尽可能地还原自己一段真实的攀登珠峰的过程。以此,怀念那艰苦、坚强及难忘的日子!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5-20 15:1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竹隐清风 于 2019-5-20 15:18 编辑

最忆珠穆朗玛!

---活着,从珠穆朗玛峰顶峰上下来


       【序言】



从珠穆朗玛峰上下来,回到气候宜人的南方,时间过得太快,也许是跌宕起伏之后的彻底放松,曾经有过一阵昏睡、迷茫的过程,日子过得很快!脑海里一直很想写写东西,可是心境一直不稳定,有时甚至迷茫得很!珠穆朗玛峰上有太多的东西、太多的经历,不断地浮现脑海,却总是无从下手写起。我曾努力地整理着自己脑海中的记忆碎片。细细地想那山上的人、那山上的事。一个个的片断、力求努力的从自己的脑海中回忆起那正在消失掉的珠峰经历!不想,背负着这未完成的使命,从春天走到夏天,从夏天来到了冬天。。。。。。

人间的四月天,在惊蛰以后的雨水天里,万物复苏,枯木新芽。在静静地浸透着馨香,慢慢地变成绿色的世界里,最令人遐想的还是那远方的故事!

攀登是为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去登山?这是一个普通却难以简单回答的问题。如果你看完了我下面所写的文字,也许你可以找到一些“为什么要去登山”的理由,那就是我写出的这篇文字的意义所在了。




从宇宙太空眺望地球时看到的喜马拉雅山脉及珠穆朗玛峰。


世界上14座海拔8000米级雪山分布图

(图片来自网络)。



上图:目前,

人类已经在珠穆朗玛峰开辟了19条攀登线路。

传统的商业攀登线路依然是:

南坡的1号线路及北坡的2号线路。

(图片来自网络)


美丽的旗云,日出的霞光。

珠穆朗玛峰的美丽是雄浑、巍然,跨越时空的。


发表于 2019-5-20 15:19 显示全部帖子

在巅峰之上,你会看到什么?


关于攀登珠穆朗玛峰,许多人会问:登顶珠峰会看到什么?说真的,会看到奇幻的景象!会听到疾风的呼啸!会感觉雪花的飞舞!会触及缥缈的天空。。。。。。然而,最强烈感知的刺激是:

我嗅到了死亡就在身边!

那时,唯一的欲望就是:“要坚强的,活着下去!”




   
上图:在珠峰北坡,

完成海拔8800米横切之后,

看到的最后一段小雪坡之上的珠峰顶峰。




发表于 2019-5-20 15:1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竹隐清风 于 2019-5-20 15:21 编辑

                             (正文)


一、我站在世界第三极之巅:8844.43米


2016年5月20日清晨,就在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珠穆朗玛峰的身影,变成了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倒影,印在了西边厚厚的云层之上。那倒影,随飘荡的云海,稍瞬即逝!
上午7:56分,对于自己而言: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我终于登上了珠穆朗玛峰!那登峰造极的激动不言而喻!情不自禁的泪水撒在了世界第三极的雪堆上!一种旷远、虚无缥缈的感觉强烈地充斥着脑海!


回顾:

就在刚才,从8800米的雪坡转向岩石壁,沿着接近90度的悬崖绝壁上升40米高度左右时,也就是在完成最后一个岩石上的横切以后,终于看见了雪坡上方飘着不规则的哈达、经幡的小雪堆。向导其美扎西指着上方的雪堆对我说:“顶峰!”

顶峰,8844.43米!世界第三极!


珠穆朗玛峰的顶峰到了,终于的终于!登顶了!


此时,躲在地平线云层后面的太阳,已经穿过了云层,光芒四射!强烈的地平光线把走在我前面的其美扎西的身体映衬得火红火红的,染成了古铜色。我吃力地拉着路绳,缓慢地、蹒跚地抬起自己沉重的脚,一步一步地使身体移动着,慢慢地向那地球上最高处的雪堆靠近!


在我们到达顶峰的时候,我们的周围已经看不见有更高的雪堆或山体了。刚刚还红艳艳的太阳,已经被飘来飘去的云雾遮得若隐若现。


顶峰上风很大,凌厉、凌冽的风,呼啸地翻动着我衣服上的领子。挂满了冰露颗粒的领子,变得硬邦邦的,坚硬的、不停地打着我脸面上的氧气面罩并发出“咔咔”的响声。顶峰上那一阵阵狂风掀起的雾状的雪尘绞在我的身边,令我的视线模糊。。。。。。


洛子峰、马卡鲁峰、卓奥友峰以及远远的希夏邦马峰,这一座座8000米级的雪山,漂浮在云海里,时儿出现、时儿消失。


一个多月以来,历尽艰辛,为的就是这一刻!8844.43米,我终于上来了!


眼前:不大的、缓缓的雪堆就是那一直向往的、膜拜的世界巅峰!这就是世界之巅啊!我的珠穆朗玛女神!令人膜拜的世界第三极!


珠峰顶峰没有险峻的角峰和突兀的岩石,只是一个缓缓的小雪堆。雪堆并不是狭窄的,圆缓的顶峰雪堆上面可以站下十几个人。顶峰最高的位置,是一个不高的支架。支架上面已经缠满了各式各样的经幡、哈达。那些缠绕在顶峰支架上的经幡、哈达,在清晨的疾风中飘着、与吹起的雪尘绞在一起不停地发出“呼啦啦”的声音。


先我到达顶峰的队友已经在系哈达、拍照、祈祷!珠穆朗玛女神就在我们眼前。敬仰!敬畏!膜拜!我们却没有一个人踏足顶峰雪堆的顶部!


在顶峰上面,曾在6500米营地非常艰难的队友老赵、老汤没有放弃。他们也登顶了。他们比其他队友更难!他们象所有上来的人一样在顶峰上膜拜;象朝圣者一样在顶峰上表白;象孩子一样在顶峰上留下眼泪。这一路上来,的确太难了,远远无法用语言描述!


我的向导其美扎西,领着我沿着珠穆朗玛峰顶峰上的小雪堆绕行了一周,然后,在一处空隙处停下来,帮着我从背包里取出从山下带上来的那一条金黄色的哈达,并让我系在顶峰处。我戴着手套的手一点也不听使唤,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哈达系在上面。然后,我扑下身体、低下头、脸亲切地贴着雪地,亲吻着巅峰的雪,向着顶部神圣的珠穆朗玛女神膜拜!膜拜!祈祷!


自从上到7000米海拔以来,就未尝睡得着觉。昨夜从凌晨1时离开海拔8300米营地出发,一路上来,从黑夜到黎明,拼命的紧跟着向导向上攀登、向上冲锋!艰辛、疲惫,早已经被自己遗忘了!走上第一、第二、第三级台阶,我是硬着头皮攀登了那一段段越来越险峻的路。还要经过那预先不知道的海拔8800米悬崖绝壁上的、只能够塞下半个冰爪的一段恐怖的横切。


连续几日的攀登,在这冲顶的路上仿佛达到了人生的一个高潮!这高潮包括了最后的艰辛!极度的危险!极限的疲劳!极大的兴奋!最后在顶峰形成一个完美的乐章!


如果没有一步步的坚持,坚韧的经历艰辛险峻,谁又如何能够触摸到这神圣的珠穆朗玛峰?!




上图:珠穆朗玛峰顶峰全景图(建议横着看)。



发表于 2019-5-20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竹隐清风 于 2019-5-20 15:22 编辑

(接上文)
一路上,我的神经一直被震撼着,自己脑海里的弦是一直紧紧的绷着的!沿途,从险峻的路上过来、从哪些登山者的遗体旁走过,带来的精神警惕也一直缠绕在脑海里。当我到达顶峰的时候,犹如一段乐章的高潮已经过去,我已经没有预想的那种兴奋和精力;我的双脚变得发软;我甚至出现了虚脱的征兆。。。。。。


站在这世界之巅,站在云海恍惚缥缈之上。远处的山峦若隐若现。逆光方向的洛子峰、马卡鲁峰时不时的隐没在早晨的云海里,一切是如此的浩缈不定。周围的整个冰封世界仿佛是回到了侏罗纪的冰河世纪。


从2013年第一次攀登珠峰北坳,到2014年再来珠峰北坳,2015年攀登珠峰时又遇上尼泊尔地震,直到2016年再来珠峰,已经是第四次来珠峰进行攀登了。多年的努力,不就是为了现在的这一个登顶的时刻吗?!。。。。。。


当我跪在雪堆上,贴着雪粒、亲吻着珠穆朗玛女神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一段时间以来内心的积压,一下子变成了无形的涌动从心底里释放出来:

《我哭了》

我哭了,

并不是懦弱,

因为我已经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我哭了,

是激动、是感恩!

因为多年的祈愿和努力,

终于获得了珠穆朗玛女神的厚爱!

我哭了,

因为是女神,

使我的内心此刻比任何时候都强大!

我哭了,

因为站在世界之巅,

我才明白坚持和努力终会换得祈求!

我哭了,

仼凭嘲讽者的讽言,

你始终需要明白内心的强大,

永远比外表的强大重要!!!



上图(其美扎西摄):

在到达珠峰顶峰上时,

当向导格桑拿着摄像机对着我拍摄的时候,

我哽咽着哭了。。。。。。



发表于 2019-5-20 15:22 显示全部帖子
(接上文)

不停的,呼啸的风,唤醒了所有的膜拜者。


太阳已经升高了,但是,云海的遮挡,使我已经感受不到太阳光的温暖。顶峰,一览众山皆小之地,自己却是如此的渺小。强烈的高空风的吹拂,总感觉到自己的氧气不足,拼命地、急促地呼吸着氧气。生命似乎已经无法自我把握。此刻,珠穆朗玛女神只要出现一个小小的抖动,我就会立刻灰飞烟灭!


在与天是如此近的巅峰,是一个陌生的冰封世界,环视天宇,茫然的天穹之际,虚实之间,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何处才是岸?!


周边灰蒙蒙的雪舞世界!迅速飘来飘去的云层,极度的缺氧、疲惫!时刻提醒着我:“你正处于危险之中”。此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期待在天气变化之前,完成顶峰上的活动,迅速离开下去!


在顶峰上,风太大了,冷、缺氧、过度的体能消耗,使得你此时做每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变得非常的迟缓、愚笨。许多预先想要做的事情,想要说的话都遗忘了,无法去做。也许根本没有精力想到去做了。我在顶峰的时间都用在飘举带上来的旗帜上了。


我带上山的旗帜不少,在风中一个人展开是非常困难的。旗帜要从背包里掏出来,大风使我的这一动作非常困难,每展开一面旗帜都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非常担心向导其美扎西不允许我举旗拍照片了,但是,其美扎西非常理解我的心情。因为,那带上来的每一面旗帜,都包含了深深的重托和祈愿!其美扎西领我坐在一处背风的位置上,以便让我顺利地展开所有的旗帜进行拍照。最后,在其他向导的帮助下,我背靠着顶峰的雪堆、经幡,脱下雪镜,依次展开了带上来的旗帜,其美扎西帮我拍下了一张张珍贵的照片。


之后,我坚持着、用笨蹙的手,拉开胸前的衣服拉链,从衣服里掏出相机,在相机停止工作前,先后朝着珠穆朗玛峰东南西北的四个方向连着拍下几张照片,特别是向着卓奥友峰、马卡鲁峰、洛子峰这几座8000米级雪山的方向按下了快门。。。。。。


在我拍照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见,从珠峰南面尼泊尔方向已经陆陆续续有攀登者沿着南面的山脊向珠峰顶峰走上来,顶峰上的人很快会越来越多。向导其美扎西已经不停地催促我赶快下撤,并严肃地告诫我:


“下撤危险,没有我的同意,不许再拍照了!”


匆匆地,我们像是赶赴一场盛大的宴会,但是,宴会仅仅是开始,还未来得及品尝各种美味佳肴就结束了。这就是珠穆朗玛峰海拔8844米的登顶之旅。


下撤,如何下撤?如何安全的下撤,我的心里一点没有底。我真的是身心疲惫,心力交瘁,双脚无力,一点也不想动了。一想到那登顶前最后的横切,悬崖绝壁的边上,身体临空站立,心里就充满了恐惧、崩溃。




上、下图(其美扎西摄):

2016年5月20日上午7:56,

我(左边)终于登顶珠穆朗玛峰顶峰。


  下图:珠峰海拔8844.43米顶峰拍摄的:

洛子峰(右)、马卡鲁峰(左)。

下二图(扎西次仁提供):

珠峰北坡海拔8800米横切。




发表于 2019-5-20 16: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竹隐清风 于 2019-5-20 16:03 编辑

(接上文)

二、在雪雾中,从珠峰北坡下撤


我曾幻想:登顶后,珠峰的顶峰会是一个令人兴奋的顶端TOP。不想,顶峰不允许你有任何浪漫地停留和放松。展开旗帜和拍照已经用去了太多的时间,我们甚至不敢休息多一会儿。我来不及喝水、没有进食。许多预先想好的要说的话,都没有倾诉,没有录下更多的视频就匆匆地离开了顶峰。

在云雾飘荡之中,我们很快膜拜告别珠穆朗玛峰女神!匆匆作别了8844米的巅峰,迅速地开始从北坡下撤、下撤!


挂着路绳,在海拔8800米的高度,在近乎90度垂直的岩壁边上横切,需要足够的胆量和细心。脚下的落脚点是一块块岩石的突兀部分。突出的岩石不足半块砖头的宽度。脚上的冰爪必须要稳稳的卡在岩石突兀处或者是岩石缝隙间。才能够安全行走。在岩石横切面“会车”时要耐心,遇到疾风吹来要减少身体的摇晃。此时的路绳似乎已经成为你生命的唯一保障!


这次登顶,我的向导其美扎西已经是第十次登顶珠穆朗玛峰了。下撤时,他显得非常冷静沉着,在下横切前的雪坡上,看见我有些忐忑,其美扎西特别叮嘱我:“别害怕!跟着我的脚走,我踩哪里,你踩哪里。千万别急,脚一定要踩准了!”


其美扎西的年纪比我年轻许多,但是,在山上,他俨然一位成熟而严厉的老师。在珠峰顶峰,我摘下手套去拍照,他发现后对我吼着:“为什么脱手套?不许再拍了!”那情景,“凶”得吓人!其实,每当他对我发火时,那一定是为了我的安全、担心我会冻伤。


其美扎西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在珠峰顶峰海拔8800米的横切位置,面对我们即将下去的垂直绝壁,他把自己的安全锁扣挂在了我的锁上,并鼓励我说:“我和你连在一起,跟着我,别害怕!”这意味着我们俩已经是有难同当,生死相依地连在一起了。其实,在这样一个高度的海拔,他非常清楚:我操作失误的概率远远大于他,如果我操作失误,发生了意外而滑坠,那将会直接连累到他,也会把他拖下去的。可是,他却并不考虑这些,愿意为我承担一切后果。这是真正的“不登山,无兄弟!”


下撤横切的时候,风非常大,刮得人轻飘飘的。我把手中的路绳抓得紧紧的。横切的路是由珠峰顶部的西边逐渐转向东边。一路上要攀登过一段接近90度的悬崖峭壁。由于整个线路是落在珠峰北壁的坡度陡峭的悬崖绝壁上的。沿路上裸露的岩石上几乎没有太多的积雪。我们是借着脚下的一个个稍微突兀的光滑的岩石一步一步的下行的。那些岩石甚至是不足半块砖头的面积大。我们就是依据这些嶙峋的岩石面作为支撑,牵拉着保护绳去完成下降。


下到横切的岩石壁不久,我们与上行的两个攀登者在悬崖上会车了。我学着其美扎西的样子,先看清楚脚下的路线,找准一块岩石凸面,将自己的脚踏稳在岩石上面后。再用双手攀着崖壁,让自己的身体尽量的贴在岩石壁上,以此方便上行的人从我的身体后面爬过。


我做好准备后,即向上行的人做出“可以通过”的动作。当他们看着我们做好会车的准备后,就依次紧贴着我的身体,从我的身体后面越过。在他们爬过我身后的时候,我深深的祈祷:“安全了、安全了!”


就这样,我忘记了大风、忘记了疲惫、忘记了恐惧,集中所有的精力,用尽心思,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寻找稳定的线路慢慢地下降。那海拔落差仅仅40米的下降,线路也不过100多米,却仿佛走了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好在我们下降的时候,上行的攀登者并不多,会车不多。我们得以快速的下降。当我们转过了最后一个岩石壁,攀登过令人窒息的8800米的横切,就完成了横切的下撤,下到了东北面的雪坡上。此时,在雪坡上视线立即开阔起来。站在这个位置上,居高临下,已经可以看到珠峰东北面险峻山脊的整个面貌及北坡的攀登线路。


眼前:险峻的东北山脊立在朝阳的云海中,任凭飘浮的云雾的淹没、吹拂,她巍然耸立,雄伟壮美!可惜,我们无暇顾及,我们匆匆的只能做为风景中的一个元素就走进了山脊背上的云海里。
沿着珠峰北坡东北面8800米的山脊下撤。此处,我们正走在险峻的珠峰东南山脊上。面对山脊向下的路,山脊的左侧是覆盖了厚厚的雪的雪坡。山脊的右侧是悬崖绝壁形成的雪檐。悬崖的雪檐像是一块刚刚做好的雪白的奶油蛋糕被锋利的刀削切去了,形成一个望不到底的悬崖。你只可以看到云雾从悬崖下面快速地蒸腾上来。


走在上面,山脊的右侧是尼泊尔王国,左侧就是我们的国家。自己站在这样高的险峻的巅峰之上,面向北方的国:层峦叠嶂的山峦,云海峥嵘!是那样的雄浑而伟岸!然而,近在咫尺的家园又似乎还是那样的遥远!


此时,我累得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想动了。我的体力似乎耗尽;我的手脚软绵绵的无力。完成横切后的松弛,令人一下子没有了力气。登顶后,曾很想坐下来休息一下儿,哪怕眯一会儿眼睛。因为我已经登顶了,似乎是都无所谓了,然而,那是非常危险的,如果眯一会儿眼,也许是再也回不去了!这样,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在我的心里升了起来。我是否能够继续走?我是否能够撤到下面?手紧紧地握住路绳,内心似乎恍惚起来。站在这样高的海拔,脚发软,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困难;我怎么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绝不可能停止的!努力!坚强!一定要回到山下面!回到南方家的土地上。恍惚之中,我忽然一下子像是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影子,我迫切地想回到自己女儿的身边!


。。。。。。




上图(鲁达提供):

珠峰北坡海拔8800米横切前的雪坡。


上图(扎西次仁提供):

第三台阶上面的岩石山脊路段。


发表于 2019-5-20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接上文)




      远方,海拔8463米的马卡鲁峰的顶峰已经淹没在清晨强烈阳光照射下的云海中,我们披着早上的阳光缓慢地离开了山脊线,顽强地、艰苦地向第三台阶走去。雪坡距离第三台阶的路,是险峻的山脊背。需要翻过几个巨大的岩石才能到达第三台阶。我记不得自己是怎样翻下那几块大石头的,只知道,珠峰北坡的线路上险峻的路段太多了。我过那几块大石头的时候,完全是手脚并用,狼狈的爬行下来的。此刻,为了安全,为了活命,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讲究的了。


云雾继续不断地从尼泊尔一侧的悬崖绝壁后面蒸腾上来,云雾飘逝得非常快。云雾一上一下的,快速地淹没了走在我前面山脊背上的队友、向导的身影。云雾中,他们的身影一会儿现出、一会儿消失。伴着飞快飘逝的云雾,队友们立足在山脊背上的身影,在云海中看上去与珠穆朗玛峰是如此的融合一起,构成了一幅英雄般的震撼人的影像!


我被这张画面震撼了!


在接近第三台阶下降口处,利用等待前面队友下降的时间,趁着其美扎西没有发现。我偷偷地、迅速地拉开胸前的拉链,掏出相机拍摄了走在前面的云海中的队友的身影。


回来整理照片时,意外地发现:在第三台阶口上面的下降位置,我把走在我前面的向导及其脚下岩石缝里的一具登山者(波兰)的遗体轮廓也拍了下来。



珠峰北坡海拔约8750米位置的山脊路。

前面向导左侧的石头缝里是一个登山者的遗体。


珠峰北坡第三台阶上面下降口位置。

向导、队友在下降口位置等待下降。



上图(扎西次仁提供):

珠峰北坡海拔约8720米的第三台阶。

发表于 2019-5-20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接上文)


三、下珠峰北坡的第三台阶

第三台阶是珠峰北坡三极台阶里海拔最高的一级台阶,位于珠峰海拔约8720米附近。从顶峰下来,过了8800米的横切,沿着山脊下一个约100米长的雪坡,再在布满岩石的山脊上爬过几个大的岩石,就到达了第三台阶。第三台阶,它是一处由几块突兀的巨大的岩石组成的峭壁。在峭壁上,岩石之间的缝隙形成了规则不一的凹槽,攀登的线路就选择在岩石缝的凹槽部位。从岩石悬崖凹槽的顶部下到悬崖的底部,高差约9米左右,从而,形成了一个落差的台阶。台阶在6-7米的位置是一块接近90度的巨大的岩石。


从第三台阶开始,攀登珠峰的线路由山脊背的雪檐雪坡路段,转向珠峰的黄色飘带的横切岩石线路。路况也由雪坡变成冰雪岩石的混合线路。从这一路段开始,随着海拔的逐渐下降,渐渐地离开了珠峰险峻的山脊。由于受岩石的遮挡,右手边一侧的视线慢慢地看不到山脊的南侧一面,也看不到尼泊尔一侧了,完全回到了中国的国土上。


到达第三台阶位置,走在前面的队友正在下降。我们只能在寒风中等候。在等候前面队友下撤第三台阶的过程中,在第三台阶的岩石口上,我有机会好好地站在雪坡上休息了一会儿。我从口袋里掏出干果吃了几颗,并掏出一只葡萄糖软管拧开来,将葡萄糖倒入口中。可是,冰冷的葡萄糖水刚刚进入我的胃里就“哇”的,喷口而出。连刚刚吃下的东西也吐了出来,非常的反胃。我只能喝了口水,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准备下降。


准备下第三台阶了,在其美扎西检查我的装备时,我说:


“我用八字环下降吧,八字环我熟。”


其美扎西望了望我说:


“行吗?”


我点了一下头。


他示意:


“好吧。”


接着又说:


“等一下,我先下,在下面给你做保护。”


“你看好我下的线路,不要急,慢慢来!”


其美扎西熟练地操作着在我眼前下降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其美扎西在第三台阶下面,甩动着路绳示意我下降。很快,我跟着下降了。我取下厚厚的手套,换上冲锋手套。我的手紧紧地抓住路绳,双脚用力地将冰爪踏在岩石上,找准岩石缝隙一步一步地慢慢下降。此时,手中的路绳被冻得冰冷而坚硬,抓在手上就像一根僵硬的铁丝,非常滑。因此,增加了把握的困难。我小心的配合着下降器,用力抓着路绳,接着八字环缓缓的往下降。由于有之前各种削壁下降的经验,踏在岩石上的冰爪钉得很稳。自己的双脚一前一后的,配合着双手放绳的节奏,掌握得很好。在连续的下过几块大岩石后,不一会儿,就安全地下到了第三台阶的下面。


当我下到台阶下面的雪坡上的时候,我的双手已经软软的无力,甚至变得麻木不仁了。我站在雪坡上,嘴里拼命的、大口的呼吸着氧气。




上图(扎西次仁提供):珠峰北坡第三台阶全景。

发表于 2019-5-20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接上文)


第三台阶到第二台阶之间,是坡度较缓的碎岩石与冰雪的混合线路。路况感觉要比台阶上面的路好走了一些。但是,横切的路段,左侧开始面临的是珠穆朗玛峰北壁的凌空面。


下了第三台阶,其美扎西仍然没有叫我休息。我们接着继续向第二台阶的方向走去。


在走着的路上,此时,我的眼睛出现了蒙蒙的雾状。我的雪镜后面,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我以为是雪镜因为呼吸排出的气体的影响出现了雾化。我扮开雪镜,用手套擦拭了一下雪镜再戴上,视线略微有了点改善。


在第三台阶与第二台阶之间的路上,我实在是太累了。自己的脚,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动了。自己非常想坐在脚下的岩石上休息一会儿,于是,几次请求向导其美扎西能够停一下,允许我休息一下。没有想到的是,在我连续的恳求之后,其美扎西终于发怒了。这是从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见他是如此的生气。他几乎是大声地向着我怒吼:


“不要停!不能停!”


看到他如此的发火,我心里不快,却没有办法也无可争辩。我硬着头皮,默默地,艰难地继续下撤。但是,疲惫的身体,任凭身后的其美扎西怎样的催促我,我下撤的步子还是明显的慢了,并且,我的脚不时的在石头上踉跄。


在快要到达第二台阶的下降口处,其美扎西从我的身体


后面扯了一下我的衣服:


“你看一下,这是什么?”


我回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在我刚刚走过的路面的右手路边,是一具登山者的遗体。遗体就半淹没在其美扎西脚边的风雪中。我刚刚走过时,却没有注意看到。


那是一具我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的一具著名的登山者遗体。遗体匍匐着面目朝着地面卧躺在岩石上的冰雪里。我看不到他的脸面。遗体完整,身上穿着淡蓝色的衣服已经被风化得破碎。风吹起的衣服碎片挂在他的身体上,一根根的衣服碎片在风中飘拂着。他是一个逝去的勇者。。。。。。


看着这一幕,一种无形的凄凉、恐惧的感受一下子强烈地刺激了我!


其美扎西望着我发愣的样子,又拽了拽我的衣服说:


“要不要休息?就在这休息一下吧!”


我立即摇晃着带着氧气面罩的笨重的脑袋,否定着:


“走!!!”


。。。。。。



上、下图:

珠峰北坡大本营的登山遇难者纪念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