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尼泊尔

尼泊尔:众神谷地八日谈(下篇)

查看:4239 | 回复:48
发表于 2019-6-15 13:37 显示全部帖子
第四日 飞翔,在费瓦湖上

  不要在意别人脸色
  生活就是要自娱自乐
  偶尔接受别人眼光
  也是要借力自在飞翔
  要么飞 要么坠落
  这是生命的规则
  要么飞 要么坠落
  天空在召唤我
   ——乌拉多恩《鸟人》


★博卡拉日出
  昨晚回来的时候,MARY与老板说定,1200RS包车4人往返博卡拉日出光景台,日出时间通过查询是早上6点15,于是我们定于5点半出发。
  但是,在5点起床的时候,大家还是依次发了起床气,但是包车司机已经抵达旅馆门口,发完起床气的各位也只能乖乖在月色里爬上了小车。尼泊尔的小轿车真的太小,4个人带司机挤了满满一车。
  观景台并不近,小车开出了湖滨区,在夜色里又开出了老城区,然后爬上了山,在山道上曲折蜿蜒地前进了约15分钟,然后抵达一个垭口,有人过来收取门票费,一个人50RS,大约3块多,这在出发前老板已经告知了我们。然后,本以为会直接开到山顶,但是在一处几栋民宅聚集处,司机告诉我们已经到了。
  从民宅间穿行过去,爬过几个阶梯,便抵达了观景台,不过10平米左右台子,此时已经挤满了人,只是在夜色里看不清相互的脸,只能看到人影攒动。旁边的一栋民宅的顶楼则变成了另一处观景台,只是需要买一杯并不贵的咖啡,不少中国游客在那边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架起了高倍镜头,静待日出。
  因为空气纯净,而此时是尼泊尔的最佳季节,所以即便是深色如墨的夜,其实也是泛着紫色,而且能见度还算比较高。老城方向是连绵起伏的山峦和夜色中的星星点点,远方天地之间有一条并不清晰的隐隐带点橘红色的长带,那估计便是日出前的轨迹;而观景台的另一边则是高高的雪山,雪山下的城镇看得更为清晰。
  日出前的博卡拉还是稍微显得有些寒气逼人,但是大家都在日出的期待中兴奋等待着。
  大约6点10分左右,有人传来了惊喜的呼叫声,大家纷纷停止了窸窸窣窣的交谈,然后纷纷往老城方向的地平线望去,那条橘红的带子颜色越发的深色起来,在带子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针尖大的橘红色的亮点,身边传来各种语言混杂的低低呼声。亮点开始慢慢扩散,然后开始出现轮廓,渐渐变圆。大家都有种不敢眨眼睛的感觉,这一秒一秒在长大的太阳,瞬间便从极远的远方山峦里成长了出来,天地间忽然间仿佛得到了生机一般渐渐明亮起来,周围的各异的脸开始看得清楚起来,而那种混杂了橘红和玫红的初生朝阳奇异又梦幻的光芒洒到这个目所能及的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给所有人镀上了一层梦幻的光辉。
  此时有人又在指着身后叫嚷起来,回过头,那身后的雪山此时也沐浴进了奇异的日光里,雪白的雪山顶被映照出了无法言喻的光辉,加之雪的反射,原来亲眼目睹的日照金山的景色是如此让人无法形容又深刻入心。
然后,太阳似乎吸取了大地众生的敬仰膜拜之情,成长极快,稍微侧目雪山的一刹间,再回过头,已然不能直视,天地间光明重回。
  此时才发现,原来民宅区还有许多小摊。因为9点要前往体验出发前就已经定好的滑翔伞,所以我们还打算补个觉,虽然不太舍得这初生朝阳下的博卡拉景色,还是依依惜别。在等司机的时候旁边一家滑翔伞店正在播放宣传片,吸引了我们,MARY看得很带劲,而且一询价,发现依旧比我们在国内订的要便宜,不过MARY和乐依旧不敢尝试。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6-15 13:39 显示全部帖子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发表于 2019-6-15 13:40 显示全部帖子
★早间花园
  我并不吝于表达出自己对这个人均30人民币就能体验到的小旅馆的小庭院的喜爱之情,甚至,我真的在问自己,如果能假想一个天堂,是不是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回到旅馆,日本男孩正在退房,微笑打个照面简单聊了几句,他是一个人来旅行的。
  我和阿杜要参加滑翔伞,约好由店家9点到旅馆来接我们,而MARY和乐因为恐高最终还是决定不参与,大家看了日出归来后都回去补觉了,偏偏此时阳光已经普照,纯净的天空蓝得人一阵激灵,虽然略微有些困,但是还是不想睡,于是坐到了秋千上,身后是满壁鲜花,自己一半隐没花中,一半献给阳光。
  虽然看不到背后的雪山,但是我知道它们就在那里,就像仓央嘉措说的,见或不见,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有风,不冷不燥,带着自由的味道。
  不自觉哼唱起来: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s in the sun,But the wine and the song like the seasons have all gone……
  做过最美的梦,就是和一群嘻嘻哈哈的朋友,去最美的远方,一路旅行,什么都不想。
  人生固然漫长,但总有那么一些时候,会梦想成真;总有那么些时候,能并不做作且知足地知道,天堂如此云淡风轻的就在身边。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发表于 2019-6-15 13:4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潘达小蜀黍 于 2019-6-15 13:42 编辑

★等风来
  9点,颇为准时的,滑翔伞公司的小车便来到了我们的旅馆门口,也不知道他们找到这个僻静的所在费不费劲。MARY和乐还窝在床上,我和阿杜便出门上了车,车上已经有一对来自上海的情侣,我们四人都是提前在国内订好的,滑翔30分钟含摄影拍照,一人500人民币。
  小车先载我们到了滑翔伞公司,位于湖滨区的商业区深处,几家不同的滑翔伞公司比邻聚在一起,各自有一间店铺。签了一份担保书,并且把手机之类的东西交给了前台保管后,我们便再次坐上小车往制高点出发。
  前往制高点的路程比想象的要远,小商务车虽然蛮宽敞,但是因为塞了4个折叠起来的滑翔伞,而且每个人会单独配备一名教练,所以一辆车还是满满当当的。小车在阳光里穿过了湖滨区,继而又穿过了老城,然后往山道上开去,和看日出的山道并不是同一条路,很明显这一条山道的前方的山更为险峻挺拔。二车道的山道在上山的时候与一辆下山的校车相遇,耗了不少时间,但是阳光里的雪山在眼前闪闪发光,校车里的皮肤黝黑的孩子穿着制服一般的校服,满脸天真和友善的笑意一个个都冲我们挥手招呼,感觉非常惬意。这样堵车的情况,换作在国内,早就开始焦躁起来,但是在尼泊尔,有种平静缓和的力量,让人觉得一切都可以不紧不慢,顺其自然地前进。
  上山的道路开了近30分钟,并且开到了山路的尽头,又跑了一小截土路,最后才到达制高点。这里说是世界三大滑翔伞基地,是因为博卡拉河谷的风非常适合滑翔,而且山下的费瓦湖和湖边的女王森林,包括河谷的梯田景色,还有旁边的喜马拉雅雪山群,一切的景色美到让人冷不住打了个颤。
  这里基本没有任何的户外建筑,原本以为会有个小屋子什么的,全都没有,就是在山顶的一个长满草的斜坡,此时地上散落着各个滑翔伞公司带来的滑翔伞,还有就是三三两两的游客坐在一边,有的等待起飞,有的在举目眺望博卡拉河谷的风景。
  教练用带着南亚口音的英语给我们讲飞前准备,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但是我们四个人你拼我凑地大概懂了他的意思:起飞时候只需要往前跑,不要因为害怕而半路刹车;在天上的时候尽量放松,享受就好;下降时候一定要先抬起双脚,然后等到接近站立高度的时候迅速站立起来。
  然后便是每个人分配一个教练,我的教练叫deepak,他熟练地讲滑翔伞打开摊到草坪上,然后将伞的各种带子扣到我身上,并把运动相机绑到了我的肩膀,他就在我身后绑上了滑翔伞安全扣,然后让我站立好,拿起运动相机猝不及防便开始拍照。
  说真的,滑翔伞比想象的要重,我站起起来背负起整个滑翔伞的力量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就像个蝼蚁,被一棵大树拉扯着。
  然后,很突然的,deepak便让我往悬崖奔跑,毫无心理准备,我以为还会在悬崖边等风来,然后做个深呼吸,再摆好飞翔的姿势后才前进呢;而且我们组四个人我成了第一个飞的人,毫无经验可以借鉴。
  但是,一切都是如此奇妙!
  我不过往前冲了3步,真的只是3步,然后只感觉背上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整个托拉了起来,然后脚瞬间离地,就这么突然的,我便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河谷里飞上了蓝天,与雪山齐肩!
  心里有种失控的自由感,化作一股无法控制的力量,夹杂着让人眩晕的兴奋,冲破身体的拘束,于是没有办法地便呐喊了出来。
  那是一种自己根本无法掌控的自由的感觉。
  然后,我看到自己飞翔在了河谷山峦之间,身边是连绵不断的雪山,而脚下则是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的费瓦湖,还有茂密的女王森林。
  有鹳鸟,还有展翅翱翔的山鹰,都在我脚下盘旋飞翔。
  Deepak让我自己拿着运动相机拍照,并根据他的经验不时地纠正着拍照角度以求最佳的拍照效果,可是我的心已经跟着身体飞了起来,只想一边呐喊一边去彻底感受飞翔的自由感。
  整个河谷里的滑翔伞越来越多,五颜六色的滑翔伞就像一只只彩色大鸟,带着每一个自由的灵魂在喜马拉雅雪山下盘旋。飞过梯田的时候,山道边停着一辆车,车旁一群年轻人此时正站在悬崖路边一边发出欢呼声一边冲我挥手致意,我也报之以挥手和呐喊。
  然后Deepak开始唱歌,不过唱来唱去他只会那一句:我要飞得更高……后来问其他人,说他们的教练也全都只会这一句。我问Deepak,是不是每天都要飞?他说每天都会飞几次。我继续在空中问他,是否享受这样的工作,他笑着说,那是当然,即便每天飞依旧感觉这样的生活不可思议的美好。
  滑翔过了梯田,在河谷里开始盘旋飞翔。那种失重感感觉就像在嘉年华里的过山车一般,不过大概早起看日出有点受凉,而且没吃早饭的缘故,我居然开始有点晕伞了!Deepak大概发现了我的脸色不太对,问我是否OK?会吐么?那种晕伞的感觉还来得不强烈,所以我忍着说it’s ok!想想,自己在河谷上的天空一边飞一边吐,那是我不能想象也无法接受的场景。
  大概为了缓解我眩晕感,Deepak后来的盘旋动作温柔了许多,然后大概十多分钟后,他表示要降落到费瓦湖边,让我做好降落准备。说真的,不想从天上下来,想要在喜马拉雅山边化作一只大鸟一直飞一直飞,但是身体确实经受不住。
  滑翔伞在Deepak的控制下,开始往费瓦湖边一块平坦的地面滑翔而去,然后按照之前教练的提醒,我顺利在落地的瞬间站立了起来,身后有几个降落的没有站起来,直接坐到了地上,然后被落下的大大的滑翔伞盖住,但是虽然有点不好受,可大家依旧没什么大碍,而是发出了笑声。在降落点还有不少不敢尝试飞翔的大叔和阿姨,举着自己的单反一个一个去拍降落的人们。
  脚接触到地面后,整个人依旧能感受到身体的轻微颤抖。阿杜比我后飞,但是比我先着陆,她似乎还没有过足瘾,一个劲叫着还想继续飞,不过看到我们满脸惨白估计也猜到我在空中晕伞了。
  接下来的半小时就在费瓦湖边放松自己,然后等着教练们收好伞载我们回湖滨区。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湖边坐着垂钓的人,钓上来像鲷鱼一般的小鱼后用线绑在岸边,然后继续垂钓;还有当地的妇女,倚靠着彩色木船,将自己的小孩脱得精光后就在湖边给孩子沐浴;岸边的草丛里还有一些不知道谁家的山羊,悠闲地吃着草。而头顶则不时有彩色的“大鸟”盘旋着降落,一切如此和谐美好。
  收拾好滑翔伞后,我们又挤了满满一车,驶过费瓦湖边,驶过老城区,回到湖滨区的商业区。在店铺里拿回了手机,然后就等着滑翔伞公司导出照片和视频并拷进CD送给我们。话说我没有携带电脑,对他们的CD质量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所以自带了U盘,然后请他们通过微信群先发一些照片给我。因为尼泊尔的网络实在太慢,他们表示一个人最多只能发6张照片到微信里,而且就是简单的拷CD和发照片,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11点半忙活到12点半。
  期间溜出去透气,一个瘦瘦的年轻小伙路过看到我便过来聊天,开朗地做着自我介绍,问我来自哪里,最后与我握手作别,并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表示:非常开心你来到我的国家,希望你的旅途玩得开心。感觉这里的人都是那样的友好,在我习惯了世界里,的对陌生人需要戒备,各种交往礼仪总是或多或少建立在功利性的基础上,而这里他们就是随心而发,就是简单的开心,就是很高兴遇到一个陌生人,没有功利性地微笑打个招呼表示欢迎。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6-15 13:4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潘达小蜀黍 于 2019-6-15 13:42 编辑


★尼泊尔午餐
  原本计划中午12点赶回去,结果拷照片花了太多时间,而且似乎店家没有把我们送回旅馆的打算,我们从商业区走回旅馆也花了近40分钟,所以当见到已经饿得受不了逛到街头等我们的MARY和乐后,我们先是折返旅馆换下了早晨的厚衣服,改成了午时的薄衫,然后便迫不及待地前去用午餐。
  MARY和乐再次来到了陕西面馆,而我和阿杜则跑到面馆附近的一家尼泊尔小餐馆。有的人总是眷恋熟悉的口味,而我则是想要不遗余力地体验尼泊尔风味。
  这家小店基本没有其他客人,一份尼泊尔套餐也不过300RS,而且等我们点了餐之后女老板才不紧不慢地点燃炉灶开始做饭。虽然我点的尼泊尔餐,阿杜点的印度餐,最后我们发现两者基本感觉不到差别,而且老板真的是现做啊!一个人,一样一样的现做,烤饼,炒咖喱,还有做汤……所以到了尼泊尔请适应这节奏,即便餐厅里只有一个人,但是基本点餐以后需要半小时以后才能吃得到嘴里。
  不过,阳光晴好,开一瓶可乐,悠闲地等着老板做饭,闻着旁边的柴火炉灶里散发出来的烤饼香味,这才是尼泊尔该有的生活方式。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原本以为我们吃得够慢了,结果等我们吃完赶去面馆,打开了话匣子的MARY居然连一半的面条都还没吃完,这真是匪夷所思。而且,MARY的善聊又撩到一对儿陌生的朋友,是一对儿来尼泊尔自由行的情侣,男孩伟才和女孩MIKI目前都在广东工作,但是老家都不在广东,他们的行程基本和我们一样,只不过他们刚去了奇特旺,而我们则放弃了蓝毗尼要在明天赶回加都参加婚礼,然后大家便约好饭后一起去费瓦湖游船。

发表于 2019-6-15 13:42 显示全部帖子
★放歌费瓦湖
  原计划是上午乘坐滑翔伞,下午租自行车骑游博卡拉,但是因为滑翔伞结束都已经下午1点,再加上慢腾腾地吃个饭,等到大家都闲下来准备玩的时候,已经快下午4点,想想博卡拉这个时节5点半左右就开始天黑,最后还是放弃了租自行车,改去费瓦湖游船。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发表于 2019-6-15 13:43 显示全部帖子
  昨晚和bicash逛湖滨区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们从商业区过去乘船的码头位置,其实在费瓦湖边有很多个点都可以租船,不过最后大家还是集体选择了bicash所推荐的码头,在商业区入口处的一棵超级大的菩提树的旁边的岔路直行下去,这应该是博卡拉最大的码头了,还没走到码头便是很多卖零食、工艺品和小玩意儿的小贩,码头有很大的价格公示牌和众多的焊接在码头边的铁凳子,而码头对着的湖心不远处有一座小孤岛,面积不大,大概就是2-30平米左右,上面有一座印度教寺庙隐没在林荫之中,从码头坐船上湖心岛的寺庙只需要100RS。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MARY询价后表示,这里的小船都至多只能载4人,然后分为带顶棚和不带顶棚的,带船夫的和不带船夫的,另外还有手划和脚踏式的。我们6个人只能选择分成两支船。
  一开始我们选择的是不带船夫的小船,价格是1000RS一条船,可以在一天之内不限时间使用,另外每人的10RS的救生衣租用费是必须得有的,然而码头5点半关闭,算下来其实也至多能在湖上再玩一个多小时;伟才和MIKI则选择了带船夫的,按每支船每小时550RS收费。虽然绕费瓦湖一周大概需要3-4小时,一则离码头关闭时间比较近了,二则也是对自己的技术没信心,毕竟大家都是生活在离大江大湖比较远的地区的孩子,三则其实租个带船夫的按小时收费绕风景最好的湖周绕半圈算下来其实比租整天自己划的船价格要更实惠。
  最后,我们租了两条带船夫的船,约好大家一起出发,因为小船实在太小了,于是我们互相给对方的船只拍照,然后再共享到微信群里。
  费瓦湖的小船都漆成了明亮而可爱的颜色,船身长而窄。给伟才和MIKI划船的是一位黑黑的大姐,而给我们4个人划的则是个略带羞涩的黑黑的小哥。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发表于 2019-6-15 13:43 显示全部帖子
  费瓦湖绿水涟漪,湖边一边是房屋林立的湖滨区,另一边则是茂盛的女王森林,在森林里有藏族村,森林的一座山头还建筑着名为世界和平塔的藏传佛教大白塔。悠然地在费瓦湖上荡舟,晒着金色的近傍晚的阳光,看着头顶上方盘旋飞翔的彩色滑翔伞,丝毫感觉不到这是在尼泊尔境内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高原湖泊中,更像是在东南亚某处的热带丛林里探险。
  金色夕阳打在湖面上,波光粼粼中,整个人无比放松,于是我们便开始放声高歌,唱着《山歌好比春江水》之类的需要扯着嗓子高吼的山歌,引得划船的大姐和小哥一直笑,然后划船的小哥似乎也被我们引来了兴致,于是自己也羞涩地低声唱起听不懂的尼泊尔民谣来,他一路划船一路唱,声音很轻柔,曲子充满异域风情,虽然听不懂但依然觉得蛮好听的。
  就这样在费瓦湖上一边放歌一边绕着女王森林的岸边前进,大概一个多小时,天色开始渐渐暗淡下去,天空的风刮到了湖面,竟感觉有些许的冷,于是大家决定在5点半前上岸。期间路过了女王森林的一个树木掩映中的小码头,上面有喝咖啡和吃东西的地方,小哥问我们要不要上去,我们决定还是回湖滨区算了;之后又路过了湖心的巴拉赫神庙,大家依旧决定快点趁5点半前回到码头,虽然我倒是蛮想上去的。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费瓦湖


  回到码头,MARY说,在船上的时候船夫小哥让把一个单子给他,结果上岸的时候一个管理人员很凶地从小哥那里抢走了单子,连MARY想着小哥很辛苦地给我们划了一小时船送给小哥的糖果也被管理人员给拿走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种姓制度的原因,毕竟尼泊尔和印度一样,是个种姓制的国家,有的人从出生便被印记,然后世世代代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发表于 2019-6-15 13:44 显示全部帖子
★夜色博卡拉
  从码头走回商业区的时候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乐再次印证他受尼泊尔人欢迎,一群穿着制服的中学生模样小女生跑过来热情搭讪,相互介绍自己的名字,然后求合影,然后周围一群小男孩也加入了进来,于是我们一群人和他们一大群中学生合了影。等我们合完影那几个小女孩又单独拉着乐用她们的手机自拍,然后阿杜才恍然大悟说:原来人家只是想和他合影啊……



博卡拉



  第二件事是路边的鲜果榨汁,MARY前去询价,一开始说的1000RS,最后讲到200RS5个人,MARY觉得很划算,于是拉着我们一起去喝,结果小哥用石榴和西瓜榨完分给我们后,要收1000RS,其实划算下来一小杯也就15块左右,只是以这边的消费水准算起来,加上之前又不知道MARY是否真的讲好价格,大家都一致觉得被坑了,那个小哥一直争辩说得要两个石榴才能榨出这么多果汁什么的,也就算了,给钱走人,但却是在尼泊尔境内稍显不快的一次消费。



博卡拉



  因为从早上看日出,再到滑翔伞,再到费瓦湖荡舟一路下来没有休息过,直到现在天开始黑起来,大家想回去休息下,于是约好晚上一起去中餐馆吃晚饭便各自回了旅馆。
  休息到快8点,伟才和MIKI约我们去等风来旁边的一家湘菜馆吃晚饭,本来想约上bicash,但他说已经在用餐了婉拒了我们。于是大家来到湘菜馆,因为灯火昏暗,乐还认错了人,冲一对情侣打了招呼说了半天,结果人家莫名其妙,然后才发现大厅里有人冲我们挥手,真是尴尬。
  说实话,这边的中餐做得真的很一般,不过好在价格真的不贵,吃下来人均不过30元,而且大家在桌上各种嗨聊,MIKI讲起他们上一站是奇特旺,花了400请了个导游包括住宿吃饭门票全部包干,超级划算的,可惜我们这次时间不够不能前往奇特旺。然后MARY又打开了话匣子,聊了很久,最后约好一起去看宝石,然后一起边走边逛前往商业区,只是还没走到商业区,乐的肚子疼起来,而我则忘记换去中午的薄衫,立马中招感冒,在商业区找了半天没找到药房,最后和MIKI他们告别,走回到陕西面馆的巷子口才总算找到一家药店,买了一些印度的感冒药。
  步行回旅馆已经是11点左右的事,略微有些发烧,吃了药便早早歇下,明天又要赶一天路回加都。
  晚安,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发表于 2019-6-15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五日 廓尔喀婚礼

  木棉花开了,你是何时开的花呢?
  落花像白鸟飞下,看啊那些白色的鸟一直在飞。
  你是不是也很累很累,是否想停下翅膀,
  还是你喜欢不作停歇,飞去那很远很远的地方?
                      ——Resham Firiri


  为了参加thapa先生儿子的婚礼,取消了蓝毗尼的行程,决定早上9点出发赶回加都。bicash倒是早早便到了,我们却懒散地在阳光里缓缓醒来,然后我在小花园里流连忘返的时候,MARY已经又和老板聊得嘻嘻哈哈了。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博卡拉


  然后在旁边的小馆子点了MOMO、炒饭、煎蛋、咖啡什么的当做早餐,吃过以后,9点半以后才在阳光里启程返回加都。
  阳光如此舒适,人生何必匆匆?



博卡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