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623

主题

印度

天空中的乾达婆城:北印度9日三城记(下篇)

查看:4968 | 回复:45
发表于 2019-6-25 15:25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4  瓦拉纳西篇


  夜晚十一点,被夜色吞没了的视线让恒河看起来像一片无边的海,或者此时此刻它真的幻化成了一片无边的海,因为这样才能够收容所有从四面八方带着信仰归来贝纳勒斯的灵魂。
  我安静坐在恒河边,将双脚浸泡在河水里,感受温柔的河风推动波浪轻轻拍打在我的肌肤上,不时有小鱼从看不见的河水里游过,撞到我的脚上,而我只是一动不动任它们在我的双脚间穿梭。
  远处,几点飘荡的星火在河面浮动,我分不清那是向晚时分人们在恒河夜祭时许愿放下的河灯,还是远处归来的灵魂。
  天亮以后,我会将自己整个沉浸进恒河之中,我不管身边有多少人告诉我这里有多脏,河边的烧尸台往恒河里洒下了多少往生而去的人的灰烬……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坚定的信仰,那些神秘而未知的印度教或者其他教派的信仰;我会这样做,只是因为我想这样做,想不顾身边那些出于世俗的偏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因为,只有面对恒河的时候,我才不常有地燃起了这股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小勇气。
  虽然,结束恒河晨沐后我会立刻回到旅馆,用我们所认知的清洁的水快速地冲洗自己,再次回到随波逐流的尘世。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


瓦拉纳西
河灯


瓦拉纳西
放河灯


瓦拉纳西
恒河晨沐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6-25 15:26 显示全部帖子
★印度卧铺列车15小时物语


  阿格拉火车站依旧没有检票与负责安检的人。原本8点5分从阿格拉出发的火车最后晚点了20分钟。我们抵达阿格拉堡火车站的时候尚有半小时左右时间,于是放下背包后我打算独自在车站转转,走到车站外,全是黝黑皮肤表情陌生的脸庞,然后两个坐在火车站门口的地板上正在吃着东西的年轻人向我笑着打招呼,示意我替他们拍照。
  一个人在陌生而无法沟通的环境的时候,不安感总会油然而生,他们看过我拍的照片后继续笑着和我聊着些什么,但我却并不能理解他们的意思,反而心里升起了一些莫名的害怕感觉,于是笑着表示听不懂他们的话然后快速地退回了火车站里面。之后当我再次翻看刚才拍的照片的时候,我发现画面里的他们笑得很是干净而明朗,于是不禁对于刚才自己对他们的莫名恐惧产生了奇怪的愧疚感。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遇到躲在一边抽烟的乐,我们一起再次转到了火车站外,阿格拉堡火车站外是一条摆满各种小摊的小马路,夜色里,拥挤在一起的小摊灯火明亮,大多的摊子都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糕点,对于甜点天生无法抵抗的我瞬间入坑,在摊子前流连忘返,却又碍于行李太多并没有购买的打算。一个黑瘦的摊主大概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冲我说:100RS一盒,随便拍照。不知道这些色彩艳丽的糕点是不是只有阿格拉才有,反正德里的甜点模样并不一样,所以最后还是没有按捺住买了一盒,红黄绿的色彩艳丽的糕点,然后在最后几分钟和乐匆匆赶回车站里。


阿格拉
阿格拉火车站


阿格拉
阿格拉火车站


阿格拉
色彩艳丽的糕点


阿格拉
姜饼糖

  进站后发现Mary和阿杜人已经不见了,之后才见到跑得满头大汗过来找我们的Mary,她告诉我们列车临时换站台了,我们又老不进来,于是她们只能先把行李从天桥搬到2站台。
  然而,过了发车时间后,在二站台等了好一会儿,列车依旧没有踪影,接连问询了身边几个绑着脏辫的欧美客,他们表示他们也是乘坐这班列车去瓦拉纳西,虽然还是没有看到列车的踪影,看到有人一同等待,到底安心了许多。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阿格拉
阿格拉堡火车站

  身后一个印度家庭看着我背着相机,男主人于是带着印度式的笑容请我为他们拍照,小朋友看见我举起相机立马配合地摆出了手势,拍好后我把照片翻给他们看,他们露出了羞怯的表情一边笑着一边轻声对我说了声:thank you。


阿格拉
站台上求拍照的一家人


阿格拉
缓缓进站的列车


阿格拉
告别阿格拉


发表于 2019-6-25 15:47 显示全部帖子
  列车最终晚点20分钟到站,顺利上车,果然印度的空调卧铺车与国内的差距还是蛮大的,为了节省空间,除了一个隔间里相对的每边三个床位外,在国内列车凳子的地方还有上下两个床位。印度的卧铺上铺空间比国内宽敞不少,在国内我是很抗拒睡上铺的,感觉像躺进了极其压迫的小箱子里,而因为上铺的空间增加,所以下铺自然没有国内那么高的空间让人坐着休息,于是中铺的床位是可以临时拆放的,当大家没有睡意的时候中铺的床位的挂锁放下来便贴到了墙上,于是便有足够的空间供大家坐着休息。
  列车配备的厕所也分为蹲厕和马桶两种,空间比国内的大,洁净度还不错,没有异味,不过大家一般都会选择蹲厕。



阿格拉
卧铺列车车厢内布置


阿格拉
卧铺列车车厢内布置


阿格拉
卧铺列车车厢内布置

  放下行李后不久,来了查票的小哥,他只是简单看了下我们的订单打印纸便继续前进。
  整节车厢里除了我们还有4个东亚面孔,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孩和我们在同一个隔间,Mary说好难得遇到中国人啊,结果对方毫无反应,最后一打听,果然是Mary姐搞错了,男孩是日本人,而隔壁间的三个年轻男孩也都是日本人。
  男生带着日本人特有的拘谨,说话总是很轻声,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后来从和他的交谈中得知他今年26岁,是一名年轻的见习律师,独自一人来印度旅行,大概已经呆了一个月了。
  印度的列车没有熄灯时间,但是到了10点左右便会有人提醒你自行熄灯。
  躺在下铺,听着耳边“KUCHAKUCHA”的列车行进声,窗外偶然闪过一些微弱的亮光,于是开始想象瓦拉纳西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城市。MARY说,RAJA先生也从加尔各答搭乘列车赶往瓦拉纳西了,一开始以为RAJA先生是去处理生意事务,结果RAJA先生明确地表示虽然他去过几次瓦拉纳西,但是都是因为生意事务,而这次去瓦拉纳西就是纯粹地陪我们玩。
  


  Tips:(瓦拉纳西)瓦拉纳西是印度教、耆那教、佛教的最重要的圣地之一。关于印度教:这座梵语里被称为贝纳勒斯的古城在印度教里被认为是所有人死后的最终归宿,因为印度教徒是没有坟墓的,所以火化后化身粉尘投身恒河几乎是所有印度教徒最后的心愿,在瓦拉纳西有1500多座印度教寺庙,而位于市中心的最古老的湿婆金庙是全印度乃至全世界最重要的印度教寺庙之一,供奉着湿婆的林迦;关于佛教:位于瓦拉纳西城北10公里处的鹿野苑是世界四大佛教圣地之一,因为佛祖释迦牟尼在鹿野苑收了四名弟子集齐佛法僧三宝正式创立佛教,而阿育王更是在鹿野苑修建了曾经世界上最大的**,虽然已经被入侵的波斯人毁坏得只剩下了遗址;关于耆那教:印度本土耆那教的两位教长便出生在瓦拉纳西。
  Raja先生是虔诚的印度教徒,而我们,则是带着好奇心的旅客罢了,但是即便不敢说为了信仰而去这样的话,到底心里有些东西在指引着自己前往瓦拉纳西。
  然后,我们总算体会到了印度列车晚点的感受,原本12个小时的车程,早上8点半左右应该到瓦拉纳西,但是醒来后发现列车的车窗外依旧是一片又一片的绿色田园或森林,RAJA先生倒是按时抵达瓦拉纳西,而我们通过查询发现我们的列车晚点4小时,大约中午12点半才能抵达。
  在印度,就该适应印度式的时间观念,既然晚点了,那就晚点吧,反正心里有风景,哪里都是新奇的感受。



北方邦
入夜的小站台


北方邦
车厢内

  晨起后,开始有小哥提着保温桶和一大堆陶杯穿梭于车厢里,原来是贩卖早茶的,一杯10RS,价格很便宜,杯子也很小,喝一杯便会剩下一只粗制的陶杯。因为觉得便宜,所以我们每遇到一个提着保温桶的小哥走过去就会每人买上一杯,甚至请身边的日本男孩一起喝,最后我们的桌子上垒起了很高的一叠陶杯。原本选了一只看起来造型最好的打算带回来做纪念,谁知道过安检的时候被摔得稀碎。
  一边喝着早茶,一边和依旧没有调整过来时差的Mary聊天,然后想起了昨晚在阿格拉车站买的点心,于是拿出来一起分享。吃下去才发现原来是椰丝糖,而印度的甜点真的是甜度太高了!我这样的对甜点极爱的人,居然都有一种吃不下去的感觉,而其他人则是吃了一颗以后就拒绝尝试了,虽然我非常努力地打算吃光它们,结果中午下车的时候依旧剩下了小半盒。这甜度,吃一颗需要半天的功夫来恢复神智。



北方邦
奶茶喝甜点


北方邦
晨光


北方邦
路边的站台

  车窗外的世界就像印度的缩影,缓慢地行走着,整个印度社会似乎对于高速发展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他们只是一边穿着沙丽守着传统过着不急不慢的生活,一边好奇地观望着整个世界快速地向前发展。
  经过的小站拥挤却并不忙乱,是啊,人生何必那样匆忙,到最后却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生都贡献了什么,收获了什么,然后还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所辜负了,不如这样顺其自然地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北方邦
树林和许多的白鹭


北方邦
列车窗外的世界


北方邦
列车窗外的世界

发表于 2019-6-25 15:47 显示全部帖子
  偶然发现行驶中的列车门竟然可以自行轻易打开,于是体验挂火车的想法突然一下子很难按捺住,立马跑去门口拉着门上的铁扶手,整个人放空到列车之外。探出头的时候才发现身后的几节车厢的车门附近居然也坐了不少的人,不过他们大概并不是为了体验挂火车,仅仅是坐在门口悠闲地吹着风看着风景。传说中的印度火车挂满人的场景早已不复再见,但这不算太成功的挂火车的体验也算让我非常满足,那种快速前进刮起的风,总是带着说不清楚的自由的味道,打在脸上,吹进嘴里,滋味无比灿烂。


北方邦
挂火车


北方邦
挂火车

  最后,列车于12点50分抵达瓦拉纳西,走出车站的时候发现这座印度圣城的火车站乘客人头攒动,略微有些拥挤。


瓦拉纳西
抵达瓦拉纳西火车站


瓦拉纳西
抵达瓦拉纳西火车站


瓦拉纳西
抵达瓦拉纳西火车站


瓦拉纳西
抵达瓦拉纳西火车站


瓦拉纳西
抵达瓦拉纳西火车站

  瓦拉纳西与德里以及阿格拉的感觉果然不太一样,虽然同样在北方邦,瓦拉纳西的城市看起来更古老,街道宽阔却无比拥挤,绿植不算太多,破旧的房屋拥挤满了整个世界,车流过处升腾起黄色的尘土,感觉上像极了加德满都。
  火车站建筑也比阿格拉甚至新德里火车站大许多,当我们在火车站打车的时候,一些年轻的小哥纷纷过来拿起手机与我们合影,到了瓦拉纳西后我总算第一次有了被人群簇拥求合影的满足感,因为之前都是乐和阿杜被求合影……出站口传来一阵有一阵的欢呼声,望过去是一群运动员举着不知道什么比赛的奖杯正被人群簇拥着欢呼,这样直率地与一群认识不认识的人一起表达成功的喜悦,只是看着就觉得让人感觉开心。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火车站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火车站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火车站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6-25 15:48 显示全部帖子
  TUTU车行驶在拥挤的大街上,阳光耀得人睁不开眼,一阵又一阵的尘土飞扬起来,扑打在脸上,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喜欢这里。
  Halo,贝纳勒斯。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的街道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的街道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的街道

发表于 2019-6-25 15:49 显示全部帖子
★初会RAJA先生


  对于住宿,怕热的乐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必须有空调。然而我们在瓦拉纳西订好的住宿hotel ganesha(象头神旅馆)再次挑战了他的底线,因为本来我们是预订的空调房,但是整栋旅馆里只有两间空调房,所以我们又被安排进了风扇房里,不过好在房间里不算太热,也不像德里的那般破旧还有成群的老鼠,最后也就接受了。
  抵达旅馆的时候大厅里坐着一群东亚面孔,于是Mary以为又遇到了同胞,结果听他们讲话才知道这群男女老少竟然是一个泰国团,而且他们应该是自发组织过来的,至于原因吗,我能想到的大概只有全民信佛的泰国人来鹿野苑朝圣佛教圣地。
  抵达旅馆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洗澡洗衣服,然后抱到顶楼的花园里晾晒,这一洗就是两小时,直到一早就到了的RAJA先生总算按捺不住跑来我们的旅馆来找我们了。
  第一眼见到RAJA先生时对他的印象是一个高大有些胖且做事雷厉风行的印度大叔,走起路来总是显得风风火火的样子,后来发现RAJA先生的性格也是蛮有趣的,而且带着点冷幽默,比如我们想要买一些有特色的纪念品的时候他会大声NO NO NO 地劝阻我们,并说这些东西也就是好看买回去没啥实际意义;然后我们觉得有些事还挺重要的不能被耽搁了的时候他说得最多的就是SO WHAT,感觉也是足够率性了,毕竟RAJA可是一个为了陪几个不认识的中国年轻人玩,临时起意从印度东南的加尔各答坐了通宵火车赶来瓦拉纳西的大叔。
  而Raja的行动力也是足够强,做起事来完全不像个孙女儿都能照顾生病的妈妈的大叔,比如在鹿野苑我们遭到骚扰的时候尽管我们害怕被报复而想息事宁人,但是Raja却果断叫来了景区的工作人员和保安将那个骚扰我们的家伙抓过来一顿揍。
  


  等到我们整理完毕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于是Raja先生二话不说带着我们先去餐馆用餐,来到离旅馆不远处的一家叫做Veg. North Indian Restaurant的餐厅,小餐厅看起来挺别致,餐厅的经理穿着整洁的西装在餐厅里随着侍者为客人服务。其实餐厅并不大,但是每次看到这种穿着西装的餐厅经理带着服务生行动的场所,潜意识就会觉得消费会挺贵。Mary开玩笑说要Raja请客,Raja大笑着说ofcourse。
  这是一家素食餐厅,自然就点不了咖喱鸡了,无肉不欢的我们又开始隐隐失落了,不过后来发现他家的咖喱蔬菜酱一样的非常美味。一如既往地在餐前端上来红色小洋葱配菜,Raja告诉我们这是只有印度才有的小菜,然后问我们想吃什么,我们自然选择了印度餐,然后就是各种烤饼,虽然Raja说这是不同的烤饼,在我们看来几乎都一样,然后就是素食咖喱。
  用餐的时候Mary介绍Raja先生以前是做宝石生意的,之前去过中国,和她在生意上有一些小合作。Raja说宝石生意是祖辈的事,到他这一辈早就没有继续贩卖宝石了,然后Mary把在阿格拉买的红宝石拿给Raja鉴别,Raja仔细看了看然后说大概是真的,然后又补充说反正自己喜欢买了然后开心就行了。
  期间,我们想起了在火车上讨论的一个问题,Mary无意中说我长得像波斯人,然后我问她去过波斯吗?她回答说没有。然后这会儿Mary突然问Raja我长得像不像波斯人,Raja先生很认真地回答:不,长得像阿联酋人。搞得我哭笑不得。
  用完餐以后餐厅端上来一碗飘着切片柠檬的水,还以为是餐后解腻的,结果Raja先生示意我们学着他用柠檬水洗手,因为咖喱餐基本都是用手抓着食用,所以用完餐手上会有油腻的咖喱残渣和浓郁的咖喱味道,柠檬水洗手刚好能解决以上问题;餐厅最后又端上来一盒白色的谷粒一样的东西,Raja说这是餐后糖,于是抓起一把向嘴里抛去,我们也学着嚼食,这餐后糖还真是特别,居然是炒熟的孜然外面包裹着白色的糖霜,又甜又怪的口味。
  最后结账的时候才发现,人均用餐费用居然还不到人民币20元,印度餐厅的价格真是一再刷新我们的认识。



瓦拉纳西
前菜—蘑菇汤


瓦拉纳西
印度烤饼


瓦拉纳西
咖喱酱


瓦拉纳西
咖喱酱


瓦拉纳西
印度菜


瓦拉纳西
配菜


瓦拉纳西
洗手用的柠檬水


瓦拉纳西
清口餐后糖—糖霜孜然

  然后RAJA问我们在瓦拉纳西期间有什么计划,于是我列出了几项:恒河夜祭、恒河沐浴、鹿野苑,最好再去几个比较不错的印度教寺庙——这时候我还只知道瓦拉纳西有1500多座印度教寺庙,却并不知道湿婆金庙的存在。
  Raja听完以后仔细想了想说那就现在去恒河吧,傍晚时分开始恒河夜祭,然后晚上再去寺庙,至于鹿野苑距离比较远,今天已经比较晚了,可以明天再去。
  我于是追问,那恒河沐浴呢?毕竟这是我到瓦拉纳西最想做的一件事。Raja大笑着说,大家都是早上去晨沐的,你可以明天一大早去沐浴,然后回旅馆洗个澡,我们再出发去鹿野苑。Mary补充说我表示要喝上几口恒河水,Raja先是一愣,然后摆着手说:NO NO NO,他用手作捏东西状并放在嘴上方晃动然后说,你这样往嘴里洒几滴就好了。
  看来作为印度教徒的Raja也对喝恒河水忌讳莫深啊。
  女生们表示想吃冰淇淋,餐馆旁边的西式甜品店被Raja先生嫌弃了,他表示要带我们去吃印度口味的冰淇淋,于是带着我们到了一家小铺子,门口摆放着几桶牛奶,Raja先生说这里的冰淇淋都是印度口味的,而且放在冰柜里的冰淇淋都没有包装纸全是现制的,价格也不贵,10-80RS不等。买好以后我们4个中国小年轻就跟在一位印度大叔身后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朝着恒河方向前进。



瓦拉纳西
手工冰淇淋


瓦拉纳西
手工冰淇淋


瓦拉纳西
手工冰淇淋店


瓦拉纳西
路上经过的印度教寺庙


瓦拉纳西
路上遇到的神牛


发表于 2019-6-25 15:49 显示全部帖子

瓦拉纳西
路上遇到的神牛


瓦拉纳西
路上遇到的神牛


瓦拉纳西
路上遇到的神牛


瓦拉纳西
路上遇到的神牛

发表于 2019-6-25 15:51 显示全部帖子
★恒河与恒河夜祭


  于是才发现,我们住宿的象头神旅馆居然离恒河这么近,步行不过10分钟便能抵达恒河边,而且这里有一个还算比较开阔的广场,正是夜晚恒河夜祭的表演地。
  这是我之于恒河的第一眼。
  恒河比我想象的要宽许多,宽阔的河面让岸边的建筑看起来像是一片片的蚁塚,河水流势比起长江与黄河来显得更加的温柔和平静,水的颜色看起来有些浑浊,能见度很低,即便如此,也没有能动摇我打算喝上一点的决心。
  恒河西边的瓦拉纳西古城古老的建筑堆砌在一起,沉沉地压住了时光,仿佛整个古城从千年以前便一直保持着这般模样;而东岸却一片滩涂与绿树见不到一栋建筑。据说,每天早晨来恒河沐浴的教徒们都会将自己沉浸进恒河水中,然后朝着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进行朝拜,为了这些虔诚的祈祷,所以东岸是不允许修建任何形式的建筑的。这在河童先生的书里曾经读到过,没想到几十年后依旧是同样的一副光景。
  一条恒河,半岸人潮拥挤千年的繁华,半岸廖无人烟的森林滩涂,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瓦拉纳西才会呈现出如此独特的景色。



瓦拉纳西
恒河


瓦拉纳西
恒河


瓦拉纳西
Raja


瓦拉纳西
恒河边合影的孩子


瓦拉纳西
恒河边的旗帜和鸟

  河岸边走过来一个瘦高的少年,少年穿着白色的浴服,走过身边的时候那一道清秀的身影竟让人觉得仿佛是从恒河里走出来的神使一般,看得人有些恍惚。
  直到他穿着孔雀蓝沙丽的妈妈拉着他走下阶梯慢慢走进恒河里以后才发现,原来他是来沐浴的。在窄窄的船舶之间,少年蹲身入水,然后他的妈妈用手按住少年的头把他整个人沉浸进恒河水当中。
  恒河水虽然看起来并不清澈,但是在印度教徒的心里她却是能洗净一切罪恶与肮脏的圣河。没有信仰的人或许读不懂这份神圣,但是对于不理解的人或事物应该抱有基本的尊重,所以做一名充满好奇地旁观者便好。世间的一切,高贵与贫贱、肮脏与圣洁,其本质到底是什么?应该由谁去界定标准?恒河是一个洗涤罪恶的天堂,但是她只对信仰她的人敞开大门,爱她的人看到的是喜乐无边的世界,嫌弃她的人只能看到满河的脏污。
  我不能界定谁对谁错,但是我喜欢这里,看到沐浴的少年,我的内心有一种快点想沉浸进河水里的冲动,这种冲动带着点外来客的好奇心,带着点体验古老宗教仪式的迫切感,有猎奇,有信仰,却又都不纯粹。不过,动机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我只是想做我喜欢做的事,仅此而已。



瓦拉纳西
恒河边沐浴的少年


瓦拉纳西
恒河边沐浴的少年


瓦拉纳西
恒河边沐浴的少年


瓦拉纳西
恒河边沐浴的少年

  小广场下是一个码头,停靠着许多的渡船,一走近码头便有很多的船夫前来揽客,坐船沿着古城瓦拉纳西边的恒河游览一个往返,大约耗时30分钟,收费只需要50RS(5元)真是太过便宜。
  坐上渡船,一同上船的还有很多印度的游客,大家坐在船舷边等待着开船。有拿着花灯和火柴上船贩卖的小男孩,一盏花灯加上一盒火柴总共10RS,而Raja先生还在和小男孩讨价还价着,反倒搞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迅速给了小男孩10RS,买了一盏用树叶编织的小碗盛装的花灯。



瓦拉纳西
卖河灯的小孩

  渡船的马达转动起来,突突声中船驶进了恒河,身边有穿着色彩艳丽的沙丽的老妇人,有怀抱着女童的父亲,有一路自拍的印度姐妹,还有一脸单纯的小男孩……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


发表于 2019-6-25 15:51 显示全部帖子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


瓦拉纳西
恒河游船,小萝莉

  渡船行驶不久,Raja先生提醒我们,那边在烧尸。印度教是一个崇尚灵魂的教派,而人死后的躯体在印度教徒眼里不过是一具腐臭的皮囊,所以印度教徒都不会土葬,而是选择将**烧成灰烬,然后洒到天地之间;而对于他们来讲,最后的愿意莫过于在恒河边被烧尽,然后让身体幻化成的烟尘被恒河水最后一次彻底地净化。
  河岸边的几个烧尸台上此时都浓烟滚滚,火焰中依稀能看到人躯体的影子。烧尸台是禁止拍照的,曾经看过不少游记里提到,满怀好奇地旅行者们想尽各种办法凑到隐秘的近处偷拍烧尸的过程,只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我也满怀好奇,但是我默默地放下了相机,我只是觉得在这个信仰之地我应抱有对死生的基本尊重。
  恒河岸边的老城建筑里穿插着许多宏伟且古老的宗教建筑,让人分不清哪些是神庙,哪些是民居,而岸边有许多不分老少的男女们此时在河里游泳嬉戏,孩童们在恒河里肆意撒欢,张开嘴不停地吐出在水里游动的时候不小心吞下的河水,而在不远处的上游此时便在举行烧尸仪式。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在某一个岸口,一位老者没有穿任何衣服,腰间缠着一块遮羞布,然后双手比出虔诚祈祷的姿势,闭目对着恒河一动不动地进行着祈祷。那块遮羞布之于他自己,其实可有可无,沉迷于宗教仪式中的他如此忘我,仿佛遮羞布遮住的这个俗世的羞,而不是他自己的。
  半小时后回到出发时的码头。恒河游船之前本没有计划,只是没想到不过50RS便能看尽瓦拉纳西恒河边的世俗百态,觉得这是意料外的收获。



瓦拉纳西
祈祷的老者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瓦拉纳西
恒河即景

发表于 2019-6-25 15:52 显示全部帖子
  Raja告诉我们可以去祭祀台前去占个位子了,恒河夜祭将在傍晚7点开始。
  Tips:(恒河夜祭)恒河夜祭是在瓦拉纳西恒河边千年以来不曾间断过的祭拜恒河的仪式,是印度教徒与恒河女神沟通和献祭的方式。恒河夜祭一般会选出印度教徒中长相俊美的青少年,然后每晚7点在恒河边开始举行祭祀,持续至8点结束。恒河夜祭不需要门票,只需要早一些到祭祀台前占一个合适的位子,因为每晚参加恒河夜祭的印度教徒都是非常非常的多。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恒河的天空变成了一片深邃的蓝紫色,近岸的河边,渡船纷纷亮起了不甚明亮的灯火,而岸边则聚满了等待恒河夜祭的人们。
  端着一篮子花灯的小贩们挨个从人们身边走过,抬起手掌心里的花灯,但大多数时候都被游客们淡然地拒绝了。我们点亮了之前买来的花灯里的蜡烛,学着岸边几位穿着艳丽的沙丽正在放花灯的印度妇女,用手指蘸起恒河水,点在额头,抛向天空,对着恒河默然祈祷,然后将点亮的花灯轻轻放进河中。
  燃放花灯的人并不多,但是小小的花灯依旧在河边排成了一支小小的队伍,就像装着小小的燃烧的灵魂和鲜花的小小花船,在恒河里缓缓游弋,一起飘向远方。
  这样安静,这样祥和,这样美,又这样感伤。



瓦拉纳西
恒河边贩卖奶茶的小贩


瓦拉纳西
Raja和Mary


瓦拉纳西
河灯


瓦拉纳西
河灯


瓦拉纳西
贩卖河灯的印度妇女


瓦拉纳西
点河灯的女人们


瓦拉纳西
祈祷的印度女子


瓦拉纳西
祈祷的印度女子


瓦拉纳西
放河灯


瓦拉纳西
放河灯

  Raja也点亮了手里的花灯,轻轻又郑重地将它放进恒河里,然后目送这盏小小的火焰缓缓地随波飘向远方。


瓦拉纳西
放河灯的Raja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