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印度

天空中的乾达婆城:北印度9日三城记(下篇)

查看:2026 | 回复:44
发表于 2019-6-25 15:54 显示全部帖子
  夜祭的台子有五个,在恒河边一字摆开。7点以后,五位穿着金黄色盛装祭祀服的年轻祭司从侧面走到了祭祀台前,他们有的长得瘦高而清秀,有的长得雄壮又威武,而祭祀台上早已点燃花烛,并摆好了各式祭祀用具。
  在开始祭祀前,有一户印度人家坐着小船靠岸,然后牵着小男孩手的家长被五位年轻祭司簇拥着念印度教的经文,似乎在为家族或者小男孩祈福。大约10分钟祈福完毕后,五位祭司才分别走上自己的祭祀台,开始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祈福的家庭

  这是一场绵延了千年的祭祀,从古到今,时光似乎遗忘了恒河岸边的圣城,她依旧像千年前那样活着。
  祭司随着广场扩音器播放的印度教神乐开始念起咒文,周围的印度教信徒开始跟着念唱,每到高潮的时候还集体发出同样音符的祝词,并高举双手。我身边有一位东亚面孔的年轻男生,穿着游客的衣服,却一直跟着念唱咒文,似乎夜祭的所有流程都已经了然于胸。这是一种神奇的精神力,将不同的人齐聚在这里。
  然后在神歌里,五位祭司走上自己的祭祀台,开始舞蹈。
  舞蹈的动作几乎一样,只是每次依次举起身边不同的祭祀器具,然后从面朝恒河开始分为四个方向顺时针将舞蹈动作进行四次。
  最先是点燃手里的神香,随着年轻祭司的舞蹈,手里的神香升腾起白色的烟雾,随着河风飘向深色的夜空,营造出一个神降模样的时空。
  然后祭司们跟着音乐唱起神歌,分别举起手里点燃火光的神具,在空中舞动着,划出一道又一道流星般的轨迹,将恒河的夜照得无比璀璨。
  然后是抛洒鲜花、浇灌圣水等步骤,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完成着这延续千年的古老仪式。
  我望着年轻祭司的舞蹈,精神有些出离。那些与神沟通的舞蹈,并不像大多数的景区只是圈钱的表演,因为恒河夜祭是开放式的祭祀,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费用。于是,这每天一场风雨无阻的祭祀更是保证了它的宗教纯粹性。他们只是在祭祀恒河,只是在跳着神舞与神沟通祈福,而我们这些围观者,与这千年的仪式相比,犹如一粒短暂又渺小的沙,被机缘带来了恒河,又被时间冲向未知的远方。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发表于 2019-6-25 15:55 显示全部帖子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恒河夜祭

  8点,恒河夜祭结束,几位年轻的祭司面朝信众坐到了祭祀台上,周围的印度教信众们排着队拥上去,依次接受祭司分发的米、花朵、恒河圣水……我接到了一捧河水,然后学着身边的人一样毫不犹豫地捧进嘴里,一口饮下。
  对,不需要理由,不计较后果,我就是想在此刻尽情做我想做的事。





发表于 2019-6-25 15:56 显示全部帖子
★BLUE LASSI


  结束了恒河夜祭,Raja先生说接下来就去神庙吧。因为瓦拉纳西多达1500座的寺庙,并不知道哪一些值得重点关注,所以一切全凭Raja说了算。
  5个人挤上了一辆TUTU,身材高大且微胖的Raja坐到了司机的旁边,然后TUTU车在瓦拉纳西拥挤的街道上行驶了大概20分钟,抵达了市中心。
  晚上9时的瓦拉纳西市中心,是我所见过的最为拥挤杂乱的城市中心。房屋店铺破旧低矮,道路拥挤不堪,在小铺子之间又不时夹杂着几间看起来装潢很不错的商店和购物场,十字街口的正中间的立柱顶端是湿婆神的坐骑神牛,而街上的行人拥挤得犹如早高峰的地铁,一些想要拉客的TUTU车和人力三轮车堵作一堆,有持着长竹棍穿着制服的警察挥舞着竹棍敲打着TUTU司机的车和人驱赶着他们以保证交通的持续流动。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中心市场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中心市场

  Raja先生健步如飞走在前方,而我们则默默跟在后面,钻进了狭窄又拥挤的小巷子,小巷子两侧全都是小小的购物店,挂满了五光十色的小商品,尤其是小饰品店的货物,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星星一样灿烂的光,耀得人眼花,但是我们却并没有太多时间流连,跟着Raja先生在小巷子里穿梭。
  也不知道拐过了多少个弯,脑子已经完全凌乱,然后在一处小巷子口Raja先生表示已经到了。
  在古老而狭窄的巷子里,有一条小巷门口排满了人,还站满了警察,这里便是瓦拉纳西最古老的湿婆金庙。
  Tips:(湿婆金庙)湿婆金庙的本名叫作Vishwanath Temple,是瓦拉纳西1500座印度教神庙里地位最高的一座,也是全印度地位最高的印度教神庙之一,神庙的顶部用白银和黄金打造,其中黄金传说总共有880千克,故名金庙。金庙免费开放,接受非印度教徒参观,但是进入神庙需通过两道严格的安检,外国人必须登记护照、签证号、住宿地等信息,所以必须出示护照和签证;需脱鞋进去,所有尖锐物品包括笔与相机都不能携带进入神庙,所以神庙是无法拍照的。寺庙供奉着湿婆神的林迦圣物,印度教徒会用牛奶和蜜糖浇灌林迦,并用手触摸后舔舐,但是供奉林迦的殿堂很小,平时基本挤不进去。另外,在金庙对面有一座不太拥挤的比较新的神庙是供奉恒河女神的神庙,可以一并参观后再出安检口。
  我们4人除了Mary外都因为没有携带护照并不能入内,Raja先生说明晚再带我们进去,今天先带Mary进去。我们在神庙外喝着便宜的柠檬茶等了大约半小时,我还和乐莫名地吵了一架,然后Mary跟着Raja出了来,问起Mary,她说只知道被人推进去,然后又被人推着绕着一个房子走了一圈,最后又被人推了出来,什么都没有看到。
  



瓦拉纳西
blue lassi

  然后Raja先生说接下来就带我们去blue lassi。关于blue lassi,不管是之前看到过的游记还是lonely planet上,都讲说它是全印度最好喝的奶昔店,而且有specail口味(据说是大麻口味)的奶昔,但是建议不要尝试。原来blue lassi也在瓦拉纳西市中心的这一片错综复杂的购物小巷里面。
  很庆幸有Raja带路,不然在这蛛网般的小巷子里即便有电子地图估计我们要找到blue lassi也需要花上很大的功夫。
  其实blue lassi也是一家不算太大的奶昔店,只是店面的招牌和门面都是深蓝色,而堂内则满墙的国际游客的照片和留言,我们在店里喝奶昔的一会儿功夫,就遇到了三四批前来喝奶昔的外国游客,有一队上海来的女孩,其余的都是金发碧眼的欧美帅哥们,但是本地人却基本没有见到。
  Blue lassi的奶昔基本都在80RS左右,相比其他奶昔显得贵了一些,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非常便宜了,而且这家奶昔果然是为了捍卫自己国际网红店的招牌,所有的奶昔都不是其他奶昔店的那种单调的一杯奶昔,虽然它依旧是用一次性陶罐盛装,但是奶昔里加了各种鲜果料,看起来异常丰富。
  不过事后问Raja先生觉得blue lassi怎么样,他却说其实口味很一般,不如其他店的普通奶昔好喝,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他第二天特意带我们去拉姆纳格古堡去喝了他认为的本地最好喝的奶昔,便宜而朴实。
  在blue lassi喝奶昔的时候,有几队人抬着几个被裹成长柱形的东西走过,上面还插着花,后来仔细看了看才发现,竟然是被裹尸布裹起来的人的**。原来这里离烧尸台并不远,这些**都是准备抬去恒河边进行火化的。这样在blue lassi一边喝着据称全印度最棒的奶昔一边与准备烧化的**擦肩而过,还真是一场奇妙的遭遇。



瓦拉纳西
blue lassi菜单


瓦拉纳西
blue lassi菜单


瓦拉纳西
blue lassi菜单


瓦拉纳西
blue lassi


瓦拉纳西
blue lassi 芒果口味


瓦拉纳西
blue lassi


瓦拉纳西
blue lassi


瓦拉纳西
blue lassi

  喝完奶昔,因为第二天要赶往鹿野苑,而RAJA也是坐了通宵火车赶来瓦拉纳西,又陪我们玩了大半天,所有人都比较疲累了,所以我们就此折返市中心,然后打了TUTU车,半道抵达Raja住的旅馆,就此暂时作别,一行人回到了旅馆。


瓦拉纳西
印度甜点


瓦拉纳西
印度甜点


瓦拉纳西
印度甜点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市中心

  了无睡意,一个人走出了旅馆,慢慢地走到了恒河边。
  双脚放进恒河水里,清凉的晚风带来恒河的味道,不算难闻,身后有不少的年轻人三五成群聚在恒河边小声低语欢笑着,我听不懂他们的话,我只感受到了有小鱼不停地撞击着我没在恒河水里的脚踝。恒河水的确是太过浑浊,即便是近在眼前碰撞我脚踝的小鱼,我也并不能得见。
  夜晚的恒河,真的宽广得像一片无边的大海。那些远处河面明明灭灭的光点,是坠落大河的星星?是归来圣城的灵魂?还是飘远了的河灯?我不知道,我望着它们发呆,我在想,是不是真的如所有憧憬瓦拉纳西的人所说的那样,所有人往生后的灵魂都会再次回到这里?
  关于信仰,我想并不止于宗教意义,那些能让你满怀期待生活下去的人或事,就是自己的信仰。只是有的人信仰爱情,有的人信仰宗教,有的人信仰金钱,有的人信仰其他。如若失去了信仰,人生没有目标,是不是就会轻易放弃未来,然后往生后回到贝纳勒斯,再遗忘前世,复又体验人生?
  而新的一生,势必得有新的信仰加持,不然人生的路总是难以走下去的。所以,坚守着自己的道,守着自己的那一份信仰,做自己喜欢的事,才不会辜负自己最终回到贝纳勒斯前的时光吧。

  11点回程的时候,除了零星的小吃摊和依旧悠闲踱步的牛与野狗,整个瓦拉纳西难得的渐渐安静下来。一家已经关了一大半的铺子被我敲开,年迈的老夫妇经营着衣物买卖,我想要买上一些明早穿着到恒河晨沐——毕竟我还不习惯穿得太少穿过人群到恒河迎接日出。老板的报价让我有些吃惊,手织的围巾最低不过40RS,衣裤都不过100RS左右,于是我才真的确定了在阿格拉的特产店买的那一套印度服装的确是贵得离谱了。
  回到旅馆怀着对晨沐的小小期待悄然睡去。
  就这样对瓦拉纳西轻轻道晚安。



发表于 2019-6-25 15:56 显示全部帖子
★恒河晨沐


  7点走出旅馆向恒河出发的时候,天已然大亮,在贪睡与恒河之间到底还是选择了前者。
  因为Mary与乐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所以在他们眼里,恒河就和大多数国人的固有印象一样只是一条水质非常浑浊的河,所以并没有兴趣同行,而我和阿杜则一起前往恒河边准备晨沐。路上已经有不少小摊开始烹煮早餐贩卖,印度式的奶茶的香味混杂着油炸点心的味道弥散在清新的空气里,一切冲撞得激烈又和谐。
  路边有中年男子贩卖花束,这些敬神的花束不过20RS一束,不过因为准备下河,所以随身只携带了100RS的零钱。买上两束花,在河边喝了两盏热得滚烫的早茶,也就只剩下50RS。



瓦拉纳西
壁虎与神像


瓦拉纳西
卖花的男子

  虽然错过了恒河日出,但是此时阳光还没有变得强烈,晨间的日光显得温暖柔和,被微微泛起波澜的恒河水散射出一片金光灿灿的感觉。
  在恒河夜祭台后的河边已经有很多印度人在沐浴,男人基本就穿着一块遮羞布,女人则多是穿着沙丽便下了河,偶有同男人一样褪去大部分衣物下河的,但是数量并不多。而夜祭台上此时在几把大伞下坐着几位看起来像祭司一般穿着盛装的人,年轻的看起来不过十几岁尚未成年,年迈的则一脸蓬松的白胡子,面前焚的香升腾起一阵又一阵的香味扑鼻的浓烟,将祭司和他身边的花朵与各种圣器统统包裹其中。
  因为只有两个人,所以得有一个人看管相机和衣物,于是商议后阿杜率先下河。阿杜试探着慢慢顺着石阶梯往下走,旁边正在沐浴的印度人脸上带着善意的笑一直盯着阿杜的动作,然后一个同样在沐浴的印度女子示意阿杜走到一个阶梯处就可以了,并表示再往前走会很深。一起围过来的另外几名印度女子开始教阿杜晨沐,她们先演示着整个人沉浸进恒河,然后再从河水中钻出来,再向着东岸朦胧的晨光双手捧起一捧恒河水,举过头顶,祈祷,将水从手掌中倾泻而出,浇灌到头顶,如此反复。
  阿杜于是学着她们的动作进行晨沐与祷告。
  恒河沐浴在印度教徒看来是可以洗涤自己一生罪恶的神圣行为,而面对我们这些看起来仅仅是为了体验这种行为的人,这些正在虔诚沐浴的教徒们都来热心地指导,没有自己宗教仪式被打断的不适,正如之前读过的文章和我这一路在印度的感受一样,印度的大多数人都是淳朴且乐于助人,一如曾经的我们。



瓦拉纳西
旅馆所在的小巷


瓦拉纳西
晨沐的人们


瓦拉纳西
供奉的花


瓦拉纳西
晨沐的人们

  阿杜沐浴完了之后换我下河,踩着脚下的石阶梯一步一步走下恒河,感受微凉的河水慢慢没过脚踝,继而是小腿,然后抵达腰间,最后没到胸前,整个人就此包裹在了恒河水里。这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和河童先生感同身受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老是会想起河童先生的《窥视印度》书中的内容,明明这只是一本几十年前关于的印度的简单游记,而后期的很多关于印度的书或游记明明写得更深刻。只是这一刻我真的就只能想起河童先生在恒河晨沐时候的内容,以及作为一个日本人对喝下恒河水的极度抗拒。
  我想,很多的人或事,或许他们的高度并不是在极致的最高点,但是相同的对这个世界态度总是更能引人共鸣。就像河童先生的书里,可能并没有对宗教文化或者建筑艺术的深入剖析,但是他总是带着一种恭敬的态度对所见的一切表示着尊重,并传达着自己对于旅行和探索未知的真正喜爱,所以我觉得他让我能感同身受,因为我觉得恭敬的尊重与发自内心的喜欢是一个热爱旅行的人所必备的两个基本点。
  不过,到底我还是胜过了河童先生一点点,那就是我喝了他纠结良久总归不敢喝下去的恒河水,虽然这样说有点显得自负呢(模仿河童先生的语气中)。
  我试图尽量向着河中走去,旁边一位印度大哥连忙冲我游过来然后示意我不要继续前进。站在他表示的最合适的位置,我将手里的花环捧在合十的手心,向着东岸举过头顶,闭上双眼。我没有太多想要祈祷的东西,我不是任何教派的信徒,我信佛陀说的无常无我无造物主,我只是想要在远方看不见的温暖阳光里,在包裹着自己的恒河水中去什么都不想地平静自己。
  那是一种极其奇妙地感受。印度高温的阳光出现前,那东方微露初颜的日光尽是如此的温暖,就像冬天里的暖阳;而恒河水的温度不冷不热,微微凉,却让人无比舒适。
  



瓦拉纳西
恒河晨沐

  记得看过一部关于恒河的纪录片,里面曾经讲到,这是一条世界上被污染得最为严重的河,也是一条明明看似喝上一口就会各种传染病加身的河,但是却也是世界上宗教起源之国最为神圣的一条河,也是治愈了很多人的一条河。心灵的治愈来自于数不清的个体信仰对她的加持,而身体的治愈却是连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一件事,尽管纪录片里说经过分析发现河水里有一些奇特的细菌能抑制其他有害菌的生长,但是到底并不能就此说明一切。
  一切向心而生,不论其它。
  学着身边的人的模样整个人沉浸进恒河之中,不过几秒钟时间便不得不冲出水面张开嘴使劲呼吸,但是那几秒时间里我便就这样整个被恒河水包裹,悬浮其中。事后想来,真是一件极为神奇的一件事。



瓦拉纳西
恒河晨沐


瓦拉纳西
恒河晨沐


瓦拉纳西
恒河晨沐


发表于 2019-6-25 15:57 显示全部帖子
  虽然不想从恒河里抽离出来,但是约好了上午出发前往鹿野苑,于是沐浴了40分钟左右后,从恒河里出来,裹着长长的印度围巾,打算稍微晾一下便回旅馆。身边祭台上的年轻祭司冲我打招呼,示意我过去,然后他便直接开始对着我熏香念咒撒花,最后在额头用香灰画上了湿婆的标志,并点上了提卡。整个仪式是需要收费的,小祭司表示需要100RS,但是我只有50RS,他表示OK。


瓦拉纳西
年轻的祭司


瓦拉纳西
祭司

  披着大如浴巾的围巾湿哒哒地一起走回旅馆,身边经过两个日本男孩,其中一个个子很高的男孩好奇地盯着我,然后用手比划了了一个游泳的姿势,又指了指身后的恒河,我点了点头,他露出一脸惊讶的笑容冲着我竖起了一个拇指。
  可能,像我们这样的非教徒,会这样沉迷于恒河晨沐的人,总归还是太过稀少吧。


发表于 2019-6-25 15:57 显示全部帖子
★拉姆纳格古堡


  在我们住的象头神旅馆的墙上有两副巨大的宣传画,一副是恒河边的瓦拉纳西古城,另一幅则是三个瓦拉纳西最为出名的景点集合,其中一个是鹿野苑,一个是湿婆金庙,而第三个便是拉姆纳格古堡。


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三大标志景点

  从恒河晨沐完回到旅馆,不能免俗的便是立刻打开温热的花洒洗了澡,只是刚点到额头的提卡和湿婆标志都被冲洗得干干净净。原本以为很快就要出发,结果大家都一阵磨蹭,而且说好9点到旅馆来集合的Raja也没有来。
  我们一直等到11点,Raja依旧没有来,每次询问的时候他都回答说十几分钟就到了,路上堵车。喜子说这就是典型的印度式“十几分钟”,因为他们的十几分钟一般就是半小时甚至几小时的意思。
  最后,按捺不住的我们还是决定出发去Raja的旅馆与他汇合,不过因为道路不熟,一群人七嘴八舌地给出不同意见,最后小吵了一架,不过还好12点前顺利与Raja汇合,他已经找好了多人座的小面包车。
  所有的印度的司机感觉都是在路上无视交通环境地一味狂奔前进,不管是颠簸的路还是路边拥挤的行人,他们几乎都不会因为受其影响而减速,但是神奇的是却又少有交通事故的发生,或许是得到了毗湿奴的庇佑吧。小车沿着古城狭窄拥挤的道路一路前进,最后开上了恒河大桥,Raja说我们运气很好,这座横跨恒河的大桥是一周前才刚通车的。
  而恒河大桥旁边有一座看起来规模颇大的古堡,只是在印度能看到这种融入于城市中的巨大古堡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刚下恒河大桥不久,在古堡旁边,Raja突然让司机停下车来,原来他要带我们去吃lassi,估计是不服气我们对他说的blue lassi是印度第一的奶昔这样的话吧,Raja说让我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本地最好吃的奶昔。
  这是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店,此时阳光已经毒辣起来,丝毫让人想不起来晨间在恒河沐浴时的那份温柔,很多人拥挤在小店门口,喝完陶杯里的lassi,然后顺手将陶杯扔进旁边的竹编垃圾篓里,然后便听到一声陶杯碎裂的响声,这让我想起了国内古镇前不久比较流行的摔碗酒。
  Lassi很便宜,30RS一杯,少了blue lassi附加给奶昔的那些花哨的水果鲜切粒,口感上更贴近印度人所喜欢的甜味,每一杯酸奶上还会舀上一勺奶冻,奶冻也是爽口的纯甜味,喝一口满嘴的奶香,的确非常好喝,也更符合我的口味。



瓦拉纳西
桥头奶昔


瓦拉纳西
桥头奶昔


瓦拉纳西
桥头奶昔

  喝完lassi后Raja让我们赶紧上车,他说租这个车是挺贵的,不过后来知道人均不过60元左右。而且,刚上车才坐稳,然后Raja就告诉我们到了,原来拉姆纳格古堡大门离奶昔店不到5分钟路程,奶昔店其实就在古堡的旁边。
  这是一座已经被生活化了的古堡,虽然是古建筑,但明显看得出来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位于人潮拥挤的人行道旁边的古堡大门略微有些破旧,城门里坐满了悠闲地居民,甚至还挂着简易的床帐,拉着晾衣绳晒着衣服……这在国内真是见不到的场景。



瓦拉纳西
拉姆纳格古堡

  走进古堡,依旧能看出古堡昔日辉煌的身影,只是现如今的破败流露出它对于时光流逝的无奈。
  古堡的售票窗口非常简易,搭在走过古堡大门后的左侧,挂着一个门票价目表,印度人每人50RS,外国人每人200RS。Mary对着Raja质疑为什么外国人要贵那么多,我笑着问她在国内不是一样的有本地人优惠票政策么?那还是分区域的阶梯价位呢。200RS的门票其实不贵,但是大家都对古堡有些免疫了,虽然拉姆纳格古堡在瓦拉纳西知名度比较高,但是到底我们了解得并不多,而且Raja说就在外面看看就好了,没必要进去,还得赶去鹿野苑呢。听从了Raja先生的意见,我们放弃了购票进去参观的念头,毕竟已经过了中午,不能耽误鹿野苑的行程。



瓦拉纳西
拉姆纳格古堡门票价目表


瓦拉纳西
拉姆纳格古堡


瓦拉纳西
拉姆纳格古堡


瓦拉纳西
拉姆纳格古堡

  就在我们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大群年轻的印度男孩好奇地围了过来,他们大概是集体来游览古堡的,看起来像是某中学的户外郊游活动,然后乐又被集体围了起来求合影。我于是想起之前阿格拉的那个小男孩的话,他们不会真把乐当做从中国来古堡采风的32线小明星了吧?


瓦拉纳西
求合影的少年们


发表于 2019-6-25 15:58 显示全部帖子


★鹿野苑的奇特遭遇


  炙热的阳光驱赶着我们迅速地逃回车里,然后小车继续穿行在拥挤的马路上,一路向北前进。
  在瓦拉纳西,真正的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第二人口大国的人口密度,又或者绝大多数的印度教和佛教教徒都因为心里对圣地的偏执崇拜所以全都迁居到这座古老的圣城来了。
  然后城郊的一处巨大的垃圾场让我们也认识了城郊地带的恶劣生存环境,即便是紧闭着车窗,那股子腐烂的气味还是强烈到中人欲呕,那些像山一样高的垃圾就这样堆在马路两边,与所有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亲密接触。有许多把围巾当口罩围住嘴巴的工人和作业的小车在垃圾堆里进进出出,那些密密麻麻黑色的垃圾里能看到很多未知的动物尸骨和腐烂到了一半的各种内脏,这就是在国内时曾想象过的印度的样子,但是也就仅此一角罢了。
  继续行驶在拥挤的街道上,在杂乱无序的车流里神奇地自由前进,身边骑着摩托的男人搭载着穿着各种颜色艳丽沙丽的女子,很多人手臂上绘满了深色的海娜,步行和骑车的男人们穿着缅甸人的那种裙装,长着大眼睛皮肤黝黑的小孩背着书包在拥挤的车流里穿梭,震耳欲聋的各种鸣笛声……瓦拉纳西的市郊似乎是最贴近国人对于印度的印象的所在。



瓦拉纳西
前往鹿野苑途中


瓦拉纳西
前往鹿野苑途中


瓦拉纳西
前往鹿野苑途中

  大约半小时左右时间,渐渐看到了一些贩卖佛头工艺品和供奉用的香烛的小摊位,我意识到,鹿野苑应该到了。虽然佛教起源于印度,而且目前在中国、日本、东南亚普及甚广,甚至成为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国教,但是佛教在印度却已经势单力薄,在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夹缝中艰难生存,全印度十多亿人口中目前信奉佛教的不足5%,甚至比不上一些未曾传出印度本地的宗教(如耆那教)势众。
  Tips:(佛教四大圣地)佛祖释迦牟尼不同于印度教的诸多神,是500年前真实存在于世的一位南亚小国的王子。佛教四大圣地并不包含我们所认知的中国的一些如峨眉山、五台山这样的佛教圣地,而是关于佛祖的出生、证悟、开启佛道、涅槃所在的发生地,其中三处位于印度北部,一处位于尼泊尔西部,包括:蓝毗尼、菩提伽耶、鹿野苑、拘尸那迦。蓝毗尼位于尼泊尔,是佛祖诞生的地方,据说皇后白象入梦怀上佛祖,之后在蓝毗尼花园诞下佛祖,佛祖诞生时候每走一步脚下诞生一朵金莲,飞来九龙为佛祖吐水沐浴,佛祖立足金莲之上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谓之: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菩提伽耶则是佛祖在菩提树下静坐七七四十九日后,打败万象诸魔得悟佛道;在鹿野苑佛祖将身边的四位随从收为座下比丘僧,聚齐佛、法、僧三宝,正式创立佛教;最后佛祖在拘尸那迦的娑罗双树下涅槃成佛。
  鹿野苑是佛祖开创佛教之地,所以这里除了阿育王建造的最大佛学院的遗址和佛祖舍利塔外,还有许多其他的佛寺聚集于此,其中有日本寺、中国寺、缅甸寺、斯里兰卡寺等,都是诸国的信徒来到这里捐资修建。除了遗址需要300RS的门票费用外,其余的寺庙都是免费开放。
  其中,抵达鹿野苑后首先到达的是规模最大的80多年前由斯里兰卡复建的鹿野寺,鹿野寺旁边便是缅甸寺,而鹿野寺走到遗址前再走到另一个侧门前便是日本寺。
  一开始并不清楚鹿野苑的寺庙布局,还以为鹿野寺便是遗址,一位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老者过来和我们搭讪,告诉我们寺庙下午4点才开门,然后问我们要不要向导,100RS。从老者穿着感觉他的生活应该很是清苦,想想100RS也很便宜便同意了,结果他全程用英语来做介绍,而且很多佛教专业术语听得我们一头雾水,好在他讲话非常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给我们听。



鹿野苑
斯里兰卡寺


鹿野苑
斯里兰卡寺


鹿野苑
斯里兰卡寺

  从鹿野寺往左侧前进,便能看到被围墙围起来的遗址,紧锁的铁门边有卖新鲜黄瓜的妇女,非常便宜,在这样的天气也非常解渴。


鹿野苑
卖黄瓜的妇女

  绕着围墙走一段路后,有冷饮店,一个印度小正太使劲地招呼我们进去坐坐,这样炎热的天气坐到屋子里吹着风扇,再喝上一瓶冰冻可乐,简直就不想抽身离开了。小店后有比较大的公共厕所,不过并没有彻底建好,钥匙掌管在小正太手里,看来得消费才能免费使用。见我们喝完可乐,小正太又拿来一叠鹿野苑的印刷拉卡给我们看,然后叫价100RS一册。说真的印刷质量不太好,但是想着是在佛祖开启佛教的地方买的,感觉意义比在国内找了高僧开过光还要大,老妈是笃信佛教的,买回去当礼物送她估计会很开心。
  从日本寺逛出来,因为之前听我们聊天说起想买沙丽,老者居然把我们带到了旁边一家很隐蔽的沙丽店里,满屋子堆满了制作精良的沙丽,沙丽上的金线编织的花纹闪着熠熠的光芒,而在店的一侧一间小屋子里一位年迈的男性老者正在手工编织沙丽,真没想到这么柔美的沙丽竟然出自一位老年男性之手。不过我们暂时不愿意购买,看看便离去。



鹿野苑
日本寺


鹿野苑
编制沙丽的老者


鹿野苑
沙丽店


鹿野苑
沙丽店


鹿野苑
路边小摊


鹿野苑
卖烤花生的妇女


发表于 2019-6-25 15:59 显示全部帖子
  重新回到鹿野寺刚好遇到寺庙已经开门,脱鞋走进正殿,正堂供奉着纯金的佛像,四壁绘画着佛祖从出生到涅槃的故事,我轻声给大家解释着壁画的内容,然后大概是难得有东亚面孔出现,我们竟引起了主持的注意,他打开了原本围在佛像前的栅栏邀请我们进去,然后我们双手合十绕着纯金佛像走上了一圈,并接受了主持的念咒加持仪式,最后象征性地供上了一些零钱。
  原本大殿内是禁止拍照的,因为我们已经绕佛一周并供奉了香火(虽然就是很少的100RS)所以主持邀请我们拍照留念。关于对着佛像拍照,在国内的寺庙是一概禁止的,但是在东南亚诸国,僧众普遍会很欢迎来者拍摄佛像带回去留念。
  走出寺庙的时候,主持一路送出来,然后还说Mary长得像他的一个中国朋友,说着还拿出手机翻出那个女孩的照片给我们看。讲真,不算太像,不过就像我们对南亚人脸盲一样,估计他们也对我们的东亚面孔脸盲。



鹿野苑
兰卡寺金佛


鹿野苑
兰卡寺


鹿野苑
兰卡寺

  从斯里兰卡鹿野寺出来后,到右边的缅甸寺又拜了一圈。缅甸寺修建了一圈转经筒,主体雕塑是佛祖收四弟子的彩塑像,颜色很是鲜艳,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缅甸的佛像风格,与我们年初在缅甸木姐高山寺和禅林院的佛像一个风格。在寺庙里供佛的印度本地人都穿着白色的素色沙丽。


鹿野苑
缅甸寺


鹿野苑
缅甸寺


鹿野苑
缅甸寺


鹿野苑
缅甸寺

  从缅甸寺出来的时候,发现Raja因为取鞋子给的小费少了和守着鞋柜的年轻小哥吵了起来,Raja本来就是印度教徒,进入佛寺完全是为了陪我们游览,而对于小哥收取费用的行为本就不满,大声斥责他们在佛寺这种地方本就该免费服务,而且不应该因为觉得他给少了就阻挠他取鞋子。
  走出鹿野寺,从旁边的一个大门走进去,发现里面有一所印度教寺庙,然而依旧走不到遗址前面。返回车里向前开了一小段路程后,总算看到了售票窗口,鹿野苑门票300RS每人(印度人只需要25RS),购票后进入遗址才发现这里真的挺大的,只是因为波斯军队的入侵早已经毁灭得只剩下了地基遗址。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门票售卖点

  在阿育王时期,因为阿育王信奉佛教,这里曾经修建了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并修建了达麦塔,曾经的达麦塔高达130米,直径达93米,在当时是极为宏伟的建筑,可惜当莫卧儿王朝的穆斯林军队进攻至瓦拉纳西后,他们发现了这座无比巨大的高塔,以为这座巨塔里埋藏了巨大的财富,于是一举攻下鹿野苑毫无抵抗能力的佛学院,并摧毁了达麦塔,结果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巨大财富,而只有对佛教徒来说无比珍贵的舍利子。
  因为莫卧儿的入侵及伊斯兰教的成功进入,佛教于是再难取得昔日辉煌,破败的达麦塔和鹿野精舍遗址历经数百年时光,最后只剩下一堆红色的砖石遗址,点缀在一望无际的绿野之中,颜色亮丽却再不复有生气。



瓦拉纳西
鹿野苑遗址公园


瓦拉纳西
鹿野苑遗址公园


瓦拉纳西
鹿野苑遗址公园


瓦拉纳西
鹿野苑遗址公园的重瓣栀子花

发表于 2019-6-25 16:00 显示全部帖子


  从开满栀子花的树丛里走进遗址,在红色遗址里穿行,能想象昔日佛音绕梁的喜乐盛景。偶见一位东亚面孔的大叔正在聚精会神地拍摄遗迹里被波斯大军砍掉佛脸的佛像雕刻,阿杜说他一定是个日本人,结果大叔突然笑着开口:我是新加坡人,我听得懂中文。搞得我们有些尴尬。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北毁掉的阿育王柱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被毁掉的佛像

  然后,在这佛教圣地紧接着发生了一件让人极不愉快的事。一个小个子瘦瘦的穿红色T恤的年轻男子突然尾随我们,阿杜一开始就很排斥他,说他凑近的第一句话就是向她表白的,但是我们都没听见,也权当是印度人的热情表达方式并没有太在意。
  之后他却一直尾随我们,并主动提出帮我们拍照,只是他纠缠得过紧,到底让人很不舒服,所以大家后来就连礼貌性的回应也再懒得去敷衍。
  来到达麦塔前,虽然巨塔已经在几百年前就被毁得面目全非,但是上面精美的雕花依旧在日光里熠熠生辉,而且有不少的松鼠在残壁上跳跃嬉戏,一派祥和气象。



鹿野苑
达麦塔遗址


鹿野苑
达麦塔遗址


鹿野苑
达麦塔遗址上攀越的松鼠


鹿野苑
达麦塔遗址


发表于 2019-6-25 16:02 显示全部帖子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鹿野苑
鹿野苑遗址公园

  我双手合十,一面念着梵语咒文一边顺时针绕塔前进,而阿杜则远远地跟在我身后,其余人则在一边的凳子上坐着休息等我们。那个红衣男子也跟到了塔边,并向其他的欧美游客求着合影。我绕塔三圈并拜过后,发现身后走来的阿杜表情很是奇怪,于是大家一起追问下她才说,刚才她一个人绕到塔的背面的时候,那个男子对她做了极其不雅的事。
  这让人很是震惊,毕竟这里是佛教圣地,而那个男子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做不雅的事。Mary翻译告知Raja后,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我们快速地向着门口离去。本以为事情也就这样了,结果到了景区门口,Raja突然叫来了工作人员和穿着制服的警察,生气地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并要求他们尽快处理,并积极地指认着嫌犯。几个警察确认了嫌犯后,拿着棍子快步朝他走去,而那个红衣男子此时还不知道我们告发了他的事,还在纠缠着其他游客,直到被警察一边敲棍子,一边拎着他的衣领将他拖到我们身边。
  说实话,在这个陌生国度的陌生地界,一个本地的青年混混还是让我们有些害怕的,一来国人大部分都被从小被教育以和为贵,二来也怕多惹是非被他报复所以想着尽快息事宁人;而阿杜因为是当事人还是对那个混混充满了愤怒,但我们中表现的最为愤怒的居然是平时笑呵呵的Raja大叔,他大声斥责着混混,并要求他道歉,一边的警察则一边用棍子敲打着他一边推搡着他,这阵势看得我们心惊胆战,一边的工作人员则满脸笑容不停安慰我们:别担心,没事的。
  这种在国内可能没人会管的事,结果最后那个小混混被揍了一顿后,冲着我们跪下不停地道歉,并跪爬到了阿杜的脚步,用手捧着阿杜的脚并用额头去触碰,不停地道歉请求原谅。
  然后我们表示只要他不再犯我们也就不再追究了,于是警察将混混驱逐出了遗址公园,然后送我们出了门。
  走出公园大门时,刚巧那个混混就在旁边,刚才跪地求饶的惊恐表情已经从脸上褪去,而一个看似和他很熟的男子正和他搭肩行走着,似乎在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国内的生存环境告诫我们还是要提防被报复,于是跟着Raja赶紧上了车,启动发动机驱车回城。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