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泰国

少时鲸歌|曼谷清迈双城七日行记(上)

查看:3605 | 回复:41
发表于 2019-7-1 15:53 显示全部帖子
玉佛寺里依旧不能拍照,在巨大的玉佛前,大厅里拥挤到几乎不能动弹。轻轻顶礼后,从人潮里拥挤而出,然后踩着滚烫的地板找到自己的鞋子,穿好后走出玉佛寺。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一侧的卫士亭里站着守卫的士兵,这一位士兵看起来温和许多,对许多前去求合影的游客并没有加以拒绝,而是微笑配合。


大皇宫

微笑配合拍照的士兵

前来大皇宫更多是怀念过去,而炎热的天气和拥挤的行人让我已经失去太多了耐心,所以随着人潮一路前行,不久便走出了大皇宫,而此时已经满身汗湿的我只想快点回到席隆路的酒店,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等着夜幕降临后再出门。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发表于 2019-7-1 15:54 显示全部帖子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大皇宫

曼谷大皇宫

从大皇宫右侧的码头上船,码头坐着一位很酷的大姐,黑黑胖胖的模样,顶着一头短短的金发,对所有前去问询的人都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面前的牌子,上面用英语和汉语写着:不要问路!等到船来的时候她用手酷酷的一指,示意我们上船,虽然不知道船开往何处,不过反正都在曼谷,所以无所畏惧。


曼谷

码头的水果摊

这便是我前面所说的客船,从大皇宫码头一路南下,直到席隆路的Sathorn Pier码头,其间大约经过了10多个码头,每个码头都会有本地人拥挤着上下船。工作人员虽然一直在人群里贩卖着船票,但是他似乎真的无视了我的存在,后面几站他们就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聊着天,然后直到我下船也没有人来售卖船票;而我不懂泰语,也懒于去交流,就这样混了一趟免费的船坐。


曼谷湄南河

返程


曼谷湄南河

返程


曼谷湄南河

返程


曼谷湄南河

返程


曼谷湄南河

返程


曼谷湄南河

返程

发表于 2019-7-1 15:54 显示全部帖子
上岸后绕过center point,买了沙冰和五颜六色的糕点,头发已经被大汗打湿紧紧贴着额头,一路步行回了酒店。


曼谷

沙冰摊


曼谷

百香果沙冰


曼谷

糕点


曼谷

曼谷街头


曼谷

桂花糕


曼谷

彩色糯米糕


曼谷

乱入的家伙

在酒店旁边的市场看到一种奇异的水果,模样像是没有成熟的酸角,果皮青中带红,果肉则是白色的,入口脆脆的像极了鲜嫩的豌豆,60B一公斤。后来Mark告诉我说这种水果叫作卡马琳(音),然后他还接着表示:不好吃。


曼谷

卡马琳


曼谷

街头的水果摊

发表于 2019-7-1 15:55 显示全部帖子
★曼谷故事﹒缘起


两小时后的曼谷,就像素净的少女突然抹上了浓妆,在霓虹闪耀里变了另一张脸,那些金色寺庙里的禅意佛像、花红叶绿,都被大街小巷的自由狂欢、灯红酒绿所取代。

不过才晚间6点,曼谷已经夜幕加身,所有的暧昧情绪都开始爆发;怀念的故事暂告一个段落,新兴的邂逅悄然登场。

从Si lom前往Sukhumvit的过程有些好笑,走到街边询问一个TUTU车,他说很近,于是招呼了旁边一位骑摩的小哥,让他载我去,讲好70B的价格,不过就是过个马路,进入街对面的一条巷子。

我觉得这里并不是我想去的地方,于是他拿着我手写的单子向警察请教,警察笑着给他讲了路线,然后还不忘关照我来自哪里,我说“中国”,警察冲我笑着挥手,然后作别。

摩的小哥回过头给我说,这里不太近,要加钱到150B。其实换算下来也不过30块,鉴于他过个马路都叫价70B,所以我以为并不算远,点头OK。然后小哥把头盔塞给我,示意我戴上,至此我都还没反应过来接下来是一段长长的狂奔之路。

小哥驾着他的摩托在下班高峰期的一众车流与行人里一路狂奔,有几次我险些被颠下车,感觉紧紧抓住了车把;而这摩托车开出了市区,沿着一条偏僻的小道一直疾驰了许久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有些担心了,不过多了一半的车费,怎么感觉远了这么多?然后脑子里开始想起朋友讲的那些杜撰的“试衣间”故事,莫不是这小哥想把我拉去卖了?不过回头想想我也没什么卖点啊……


曼谷

狂奔中的摩的

直到摩托车钻过一条小巷子,然后抵达了灯红酒绿的NANA,我才放下心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到底人山人海的世界才能带来奇怪的安全感。

然后顺利抵达Sukhumvit,其实我到Sukhumvit只是因为被推荐说这里的按摩不错而已,只是没想到居然坐在摩的上在曼谷的市区穿行了半小时。

再然后,我认识了Mark。

和Mark攀谈起来,是因为他会中文,后来我问他这家店里其他人会中文吗?他说除了老板会几句简单的招呼外,其他人都是不会的,所以这缘分也是来得很是奇妙。

我原本是不想打听别人的隐私的,只是出于礼貌和Mark攀谈着,他问我是第一次来泰国吗?我说不是,这是第二次;然后,我有些自说自话:上一次,是和重要的朋友一起来的,这一次他们却并没有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淡淡的说不出来的忧伤。

然后说起Mark,他说他家在清迈,刚来曼谷不到半年而已,之所以会讲汉语,是因为他家的长辈其实是华族。

忽然,他问我:要不要加个微信?我带你在曼谷玩?

虽然觉得有些突兀,可是我觉得我其实还蛮期待有个本地人能带我去发现曼谷更生活化的一面的;而且,即将启程前往清迈,此行前完全没有做攻略,对于清迈的概念只有泰北古城这一个概念,就连素贴山都不曾知道,所以也想向Mark咨询,于是我点了点头。

Mark像个小孩一样去取了手机,然后加上微信后,他告诉我,他不想上班了,等他向老板请个假,然后带我去火车夜市玩,让我在店门口等着他。

10分钟后,这个清迈大男孩便领着我穿过小巷子,然后向着火车夜市前进。路上他继续讲说,提前下班还得给老板交钱呢;然后他又很认真地对我说:你看起来不像中国人,像泰国人。

被泰国人说像泰国人……嗯,我不禁想起在印度时候MARY非说我像土耳其人,然后向RAJA求证,然后这个加尔各答的印度大叔很认真地说我其实像阿联酋人……我还真是……


发表于 2019-7-1 15:55 显示全部帖子
☆火车夜市

在曼谷打短途taxi其实并不容易,很多司机不愿意载近客,而Mark也是几经尝试才总算拦到车。

Taxi穿过曼谷最繁华的市中心,旁边是一家新建不久的大商场,Mark告诉我,这里目前是曼谷最大的购物中心;我表示对购物没有太多兴趣,闲谈中问起Mark有去过哪些泰国以外的地方玩,他想了想然后说:日本,韩国,还有台湾(中国)。

Taxi穿行在Cultural centre,9时许的曼谷,整个世界无比拥挤,车辆拥挤在道路中间,TUTU车穿插在车流之中,而行人则拥挤在人行道,霓虹灯火拥挤在整个世界的半空,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从一只碗里溢出来的椰汁,散发着热带城市独有甜到腻人的气质。

70B的车费后,抵达了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有许多许多的夜市,它们大概都差不多的样子,美食区里海鲜和各种泰式烧烤占据半壁江山,剩下的则是水果沙冰和难以叫出名字的奇异小吃的世界;淘货区则挂满了宽松的大背心、最潮的鞋裤,还有各种能体现出创造者奇妙想法的手工纪念品;酒吧区则被各种重低音乐声占据,镭射灯光漫射,透过酒杯的时候散射出奇异的光彩。而在这几个区之间穿插的,则是摆着的一排排躺椅,以及躺椅边坐着等待生意的马杀鸡员工。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记得五年前,我们直到最后离开的那天才体会到曼谷夜市的魅力,早上5点的飞机,我们凌晨3点的时候还流连在灯火通明的夜市无法自拔,各种便宜又新奇的东西,还有好吃的泰式小吃和性价比最高的路边马杀鸡。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最让人感受畅快的,是即便是凌晨时分,所有的人却丝毫没有倦意,也没有那种“这个点我该休息了”的墨守成规,只有自由,自由,和自由。

火车夜市的名字来历并不明确,整个夜市也只有门口的大招牌上印着一个火车头的像而已。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发表于 2019-7-1 15:56 显示全部帖子
走进夜市,Mark说,美食区都是你们中国人,欧美的则喜欢酒吧区,泰国本地小年轻则喜欢去淘货区逛。

我问Mark需要吃夜宵吗?他说泰国人一般晚上都吃得比较少的,然后他又补充说道,自己是素食主义的。可能他只是想表达自己更喜欢吃素。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在夜市,缺少一个可以一起撒野的死党,我只能像个拘谨的异乡客一般地跟在Mark身后,从淘货区走到美食区,然后再走完酒吧区。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曼谷

火车夜市

发表于 2019-7-1 15:56 显示全部帖子
☆席隆路的理发店

十时许,到底担心这位新朋友明天还得继续上班,当Mark问“还要继续逛吗”的时候,我说还是先回了吧;不过之前Mark知道我住在席隆路后,对我说他朋友在席隆路理发店理发,问我要不要试试曼谷男孩的发型。

从Cultural centre乘坐MRT前往Si lom总共7站,60B。地铁上一群中国的年轻人极尽自由地撒着欢,整节安静的车厢里都是他们的放肆欢笑声。Mark冲我一笑,那意思大概是你们中国人真能闹腾;然后我说,要不带我去理个发吧?


曼谷

曼谷MRT(火车夜市站点)


曼谷

曼谷MRT

我想告别过往,或者,我只是想在曼谷的这几天,单纯地什么都不去想,只是像个曼谷BOY一样的活一活。

虽然正月尚未结束,但是既然身在曼谷,那国内的习俗就约束不到吧。

走出MRT,不到十二点,席隆路的夜市已经开始撤摊,Mark说最近是泰国大选期间,所以会宵禁,所有的夜店最晚营业不能超过凌晨2点。我问,那平时呢?Mark说最早也得3、4点吧?

席隆路的理发店比我想象的小很多,窄小的店铺里只能摆下两张椅子,再站立两名理发师,整个空间便已经满满当当;但小小的店铺里却挂满了各种朋克元素的东西,让人感觉这是编脏辫的店,而不是一个普通的理发店。

而这狭小的店铺里自然没有洗头台,理发小哥都是简单地直接拿着喷壶对着头发喷湿然后下剪,那一刻我觉得我自己像极了一盆不能动的盆栽,在凌晨时分的曼谷街头被喷洒着水。

小哥很认真地理了半小时,收费300B,而Mark则一直坐在店外的椅子上等着我。理好头发已经是凌晨12点半的事,我依旧担心影响他的工作,但是他表示送我到酒店他再回去。

我问Mark,他住得远吗?他说打车大概半小时,然后他说,还是得先送我回酒店,曼谷的治安并不好,凌晨一个人不安全。

从4巷打车回11巷,TUTU收了150B的车费。抵达酒店门口后Mark才就此作别。

“你什么时候从清迈回来?”他笑着问我。

“两天时间,后天回来。”我回答。

“你回来了给我讲,我继续带你在曼谷玩。”Mark冲我笑着,然后挥手作别。

电梯里,我看着反光的壁面映照出来理着曼谷男孩发型的自己,这真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发表于 2019-7-1 15:58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3:清迈篇


不知道为何,清迈给我一种my world的感觉。

柔和的日光,安静的小城,古老的街巷,精美的寺庙,面含笑意的行人……其实,这些元素在哪里都能遇见;但是,行走过这许多的城市后,清迈却是第一个让我有种冲动想要就此住下来不再前行的城市。

素贴山上,风走过泛滥成一片粉红海洋的三角梅树丛,吹到脸上。我跪在双龙寺的金塔前,闭着双眼,听屋檐铜铃的声响,听这片粉色的风走过身边的声音,听清迈时光的悄然流转。




清迈

双龙寺


发表于 2019-7-1 15:58 显示全部帖子
★玫瑰之城


五年前从曼谷搭乘老旧的火车一路摇晃着北上抵达了大城,原本还想再次体验绿皮火车里的慢时光,到底时间不够,于是在出发前订好了曼谷往返清迈的雀航机票,含税总价不过400块人民币。

下午近3点起飞,所以上午睡到十点,被曼谷的阳光叫醒。酒店里的冷气让整个房间凉凉的,隔着玻璃窗望出去,那个阳光灿烂金光闪闪的曼谷像一副没有温度的画一般的有些不真实。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的清真寺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乐说国内的山竹35元一斤,我告诉他曼谷的也是35,不过是35B一公斤,换算下来差不多人民币3块5一斤;后来Mark看到我一个劲地吃山竹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山竹,我告诉他一是喜欢,二是便宜到不忍心不买。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国王像


曼谷

3块5一斤的山竹


发表于 2019-7-1 15:59 显示全部帖子
相比水果,曼谷的餐食倒并不算便宜,一份简单的芹菜鸡肉炒饭就花去90B,而路边摊位的烤鱼却很便宜,25B一条,巨大的烤鲶鱼尤其便宜,但是因为昨天在湄南河乘船的时候看见太多大鲶鱼在浑浊的河水和漂浮的垃圾中间翻滚,所以还是有点不太想下口。


曼谷

小餐馆的菜单


曼谷

芹菜鸡肉饭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曼谷

席隆路街头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