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尼泊尔

山啊让我走向你 也看见我自己(玮·夏尔巴二刷尼泊尔,徒步EBC的经验和故事)

查看:15149 | 回复:36
发表于 2019-7-9 16:15 显示全部帖子
很高兴遇到你只要心不老

路上遇到年长者特别令人尊敬,60-80岁,有的比年轻人走得还猛,有的还是无向导独自负重。看到他们,虽然年纪大了还是这么有趣,不服老。突然觉得老了也不可怕,甚至还有点向往。退休以后时间充裕,可以慢慢完成自己的人生愿望清单啊。人老不老,由心决定。这让我想到前两年有个很热血很感动的视频——《不老骑士》。17位平均81岁的长者,为梦想完成为期13天的骑摩托车环岛之旅。


忘年交Herby

走到Goshep,吃完午餐就要去大本营。点的汤面上来后,我东张西望找辣酱。

“你是找这个吧?”同桌对面的大叔刚好用完递过来。我接过来往碗里挤出一大坨,等着再听到一次Oh my god!的惊呼声。

“Much better(好吃多了吧)?”我俩相视而笑,看来都爱吃辣。

刚吃完Pasang就催我走,现在12点,去大本营来回要4个小时。早上已经走了4个小时还挺累的了。之前就听说,大本营只不过是个打卡点,没什么好看的风景,就是看看帐篷,去不去都无所谓啊其实。“真不想去大本营啊。”我自言自语道。大叔来了一句,那你就别去呗。我心想,你不去才这么说的吧。


“你很快就到啦,大本营就在前面。”我正吭哧吭哧走在土坡上,看到大叔迎面而来。惊呆了,我以为他不来呢,他来也比我晚出发啊,凶残啊。等回到客栈吃晚饭,又看到他,便招呼他来和我同桌,边吃饭边聊天。大叔Herby是位刚退休的德国警察,喜欢徒步,一个人背着包走遍欧洲、东南亚,每个地方都待很久玩得很细。很巧他也走过ABC,非常规路线。很巧我也去过同样一些地方。他喜欢泰国菜,所以喜欢吃辣,真的很少见欧美人这么能吃辣的。


我们聊旅行聊得很嗨,他突然说,你走过不少地方嘛。哈哈被发现了。他说他喜欢旅行,是因为可以看世界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方式。我也是。我说还有一点,旅行可以拓展生活的可能性,挑战自己惯常的思维方式和舒适的状态(俗称自虐),发现新的自己。


“你哪来时间旅行呢?我听说你们中国年轻人工作是996啊。”我的天,996都知道,我都慢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不是,我是公务员,工作8小时,假期尽可能去旅行。一般像我这个年纪的中国人都在工作赚钱,我没有。”

“哦我知道了,别人是努力工作,你是努力旅行。”这话说得很有水平啊,我可以理解他是安慰,也可以理解为是暗讽,哈哈。


我问他中国也有很多很好的徒步路线你有考虑来吗?他说有,但是来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英语只在大城市可以用,其他地方语言不通,很难一个人走。看来这德国人研究得很透彻。确实,别说英语了,有的地方就连普通话都不一定行,好的徒步路线大多聚集在西部地区。我给他看了川西、武功山的照片,他说很赞,下次想尝试下。

Herby在旅行上自由随性,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不为人所左右。这点正是我做不到的。比如他也去Kala Pather,但是打算睡到自然醒再出发,而不是跟着大部队4点就走。Pasang建议他早点出发,因为等日出后开始化雪,路就会变得很滑比较危险。第二天我下来的时候又碰到他,已经快7点了,提醒他注意安全、相互道别后,他给我留下了个孤独而帅气的背影。


回来以后我写邮件给他,你还记得我吗?他回复,当然记得,你就是那个人好又好看,超爱吃辣的中国姑娘嘛。知道我没去Gokyo,给我发了几张Gokyo Ri和Renjo La的照片,说上去的时候还是大晴天,走到一半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收到他邮件的时候,他已经飞到泰国一个小岛上躺沙滩晒太阳了。真浪啊。


上海大哥

上山的时候在南池客栈,和一位高反下撤的杭州小哥聊天,一位上海大哥也加入进来。他精神矍铄,完全看不出已经退休,最多50岁吧,难道徒步的人都显年轻?很巧的是他也走过ABC,这次他也是一个人请了一位向导打算走环线。平时他每天在家给女儿和老婆做饭,照顾家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徒步和登山。他很认真地跟小哥哥请教路线和高反问题,说自己时间充裕,慢慢走。听着他讲去过A山B山,还想去C山D山,表情神往,我突然很感动。希望我到那个年纪还有一颗好奇而炽热的心。


白胡子爷爷

从南池到Tengboche的路上看到一位白胡子爷爷,重装(超级大的包),走飞快,但那喘气声大的让人怕他随时要厥过去。中午和我在同一家店吃午饭,到店里卸下所有,连鞋子、裤子都脱了。我嘴里嚼着的薯角难以下咽,看他瞬间扫光一大份尼餐,还要加饭。后来在Dingboche停留那天又碰到他。天天好心提醒他,你要慢点走来适应海拔。他笑笑,继续大喘气走得很快。


摄影团大师

路上碰到一个来自广州的摄影团,团里有两位60多岁的老师,身上背着沉重的相机,一边徒步还要一边摄影。其中一位大师,有一段和我一起爬坡,自己已经喘不过气了,还叮嘱我,慢慢走,不着急。当时我只有点头的力气了。看到精彩的风景,他们就跟换了个人一样,拿起相机放不下来。我也带了单反,我知道高海拔屏气按个快门后要大喘气几次才缓得过来。记得我跟着他们到Dingboche客栈,大师坐那一副缓不过来的样子,我问大师你拍到星空了吗?他眼里突然就放出光说,拍到了,这几天晚上天气都超好,说完还和团里人商量今晚怎么拍星空,前景怎么设置。这才是真爱啊。


去Lobuche那天下午风大雪大,我一不留神丢了一根登山杖,发现以后立马往回走去找,和摄影团又碰面了。我问他们有没有在路上看到一根登山杖,他们说没有看到。看我着急难过的样子,大师直接把自己的杖给我,说我的你拿着用吧。另外一大哥只有一根杖也递给我。我不能拿,接下来是最艰难的两天。现在回想起来,心还是很热乎,很感动。徒步的都知道,登山杖能省不少体力,关键时刻还能救命。


后来听说,摄影团走到Goshep后两位大师高反严重,全身水肿坐直升机回的加都。这么大年纪为了摄影坚持到最后,着实令人敬佩。在昆布冰川的时候,其中一位帮我拍了照,可惜没留联系方式,要不到了。


图(麦子提供):还有麦子出山那天碰到的这位奶奶,72岁了,一个人走。麦子说她激动得哭了,我想每个人都会油然而生敬意吧。


珠峰登山者

4-5月是珠峰登山季,登山者们4月就会走EBC到珠峰大本营进行拉练和适应。出发前我想,要是能在途中碰到他们就好了。很高兴我遇到了。回想起来,这些登山者们都深藏不露、谦逊低调、与人为善。见贤思齐。


整条EBC我碰到的中国人不多,特别是前两天,路上看到长的像听到说粤语的上去打招呼,人家告诉我是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从Tengboche出发那天,我又认错了几个。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全身黑,背包正面绣着一小面五星红旗格外显眼,是同胞没错了。“哈罗,你是中国人吧”我上去打招呼。“对啊,你也是啊哈哈。”小哥哥说,他是来登珠峰的,身边的向导微笑地跟我打招呼,他已经登过8次了。天哪,我遇到大神了。早知道现在是登山季,没想到就这样遇到登珠峰的人。我按捺住内心的小激动,故作不稀奇地问了几个问题。本来走得吃力,有人说话就好很多了。小哥哥走路节奏和我差不多,也没有很快嘛,他说来尼泊尔水土不服拉肚子很虚。不知不觉走到吃中饭的地方,Pasang已经放下包坐下了。“我带了很多榨菜,在大包里,可以给你点。”“没事,大本营都有的。”突然觉得大本营是个什么都有的地方。


当天到了Dingboche,和Pasang商量决定在这多待一天。休整日去一个叫Nangkar Tshang山观景,顺便适应海拔。最开始一段和去Lobuche的方向同路,上坡走得我眼冒金星。到分岔平台歇了会儿,继续往上,居然又碰到了珠峰小哥哥。好巧。原来他因为身体状态不佳,向导担心他,就在这多待一天。一起走吧,边走边聊。虽然边走边说话有点喘,但是心情很好,也不觉得爬山有多累了。半路又遇到了一波儿登珠峰的,是凯途团队的,也来这里拉练。听到有人喊“天天,你也来啦”于是我就知道了他叫天天。


和天天约好下午去找他玩。我把几包榨菜分出一半,还有牛肉干带去。外面突然变天,气温骤降,雪说下就下,我全身冷得一路走一路抖,找一家叫love and peace的店。快走到村口了心想在哪里啊好难找,突然就发现眼前的落地窗后面有人在向我招手。天天出来接我,说正和向导聊着天呢,就从窗户里头看到我了。我冻得都快木了,钻进暖和的餐厅,喝下一杯红茶,满血复活。然后很舒服地坐着,好奇宝宝上线问了N多问题,听他耐心科普登山知识,讲登山的经历,以前在户外探险杂志看到的人和事,现在觉得特别近。他一点不显摆以前登过什么山,只听他说基本上每次会尝试比之前登顶高1000米的山,循序渐进。我问他为何来登珠峰,他说既然登山了,就想出点成绩。他说完成14座8000米可能够呛,但是7+2可能会去实现。从他轻描淡写的话里,我觉得很踏实,知道自己要什么,才是真正的精神富足。我很欣赏他的一点就是,聊天的时候会顾及向导,和我说到的东西会用英语和向导再说一遍。


在天天那蹭了一下午的红茶,走的时候天天的向导说,明天路上见。早上我出发得早,边走边等,终于等到他们。因为说好了要把耳塞给他。我想上厕所,天天给我指了远处右前方的一块大石头。我急忙忙地朝石头跑去,没想到此后再也没见过他了。我也没来得及和他说,记得加我微信啊。希望天天的梦想都能实现,平安幸福。


胡子、强子、Lucy他们都是凯途团队组织登珠峰的。最早是胡子和Lucy去天天那串门的时候认识他们的。胡子,辞职三年环球旅行,主要研究文化方面。我问他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胡子说印度伊朗,印度的自由和伊朗人的纯朴热情。第二天中午走到吃午饭的地方,进屋看到空位问这儿有人吗?抬头一看,这不胡子Lucy他们吗?兴奋地和他们挤一桌。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强子,听天天提过他水土不服拉肚子多亏强子给的药。他穿着一条亮黄色的冲锋裤,拿着相机各种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专业跟拍的。他们4个中国人,还有夏尔巴向导一起。我的水袋因为海拔上升鼓到不行,密封条都拉不出来,分分钟要爆。尼玛向导热心帮我研究,发现得用嘴吸管口把气吸掉。凯途队的人都超能吃,点的炒饭、尼餐都一扫而光。强子的炒饭上来,吃了一口,拿了个盘子匀了我一点,说这饭还真挺不错的妹子你尝下。我尝了一口,就默默放下了勺子。等我的辛拉面上来,面是夹生的,照吃不误,再把炒饭放面汤里沾沾吃。


后来我们差不多同时走到珠峰登山遇难者纪念碑群的,他们径直走向中国人的纪念碑,我在旁边看他们致敬。特别想知道他们当时的心理活动。路上的遇难者**,曾经的队友遇难,是否让他们已看透生死,为初心矢志不渝。

图:这是纪念碑群,中国遇难者碑在本文一楼,视频放在13楼第2篇文中


回来以后我一直等消息,今年气候不稳定,窗口期只有两次造成史无前例的“大拥堵”。还好还好,天天、胡子、Lucy他们都成功登顶珠峰平安回来,强子也成功挑战无氧洛子平安回来。胡子在登山时拍了大量视频被媒体采用,现在有了超多粉丝。看了天天的采访,他经历了3次缺氧,非常危险,还好最终都化险为夷。


在我心里,他们不只是“有钱”而已,珠峰也不是“给钱就有夏尔巴给你抬上去”的地方。登山需要信念和梦想,我想他们应该是活得最明白的一批人,明白自己要什么,为什么而活。登山不是盲目的冒险,每一次目标达成,都是一步步周详的计划、严苛自虐的执行,外加大自然给的一点运气得来的。


生命短暂,为精彩而活。


还有她们

从Tengboche出发不久,突然耳边响起熟悉的普通话“你就是一个人走的杭州的妹子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我惊讶。

——“前面两个无锡大哥说的。”

——“你是到了大本营往回了吗?”

——“对啊,你也可以的,加油哦!”小姐姐的脸用头巾挡着看不清,声音和身影同时消失在眼前。

一定是个漂亮的小姐姐。


我和麦子的缘分很奇怪,说有吧,总是各自走散,说没吧,出国回国都是同一天同一班飞机、EBC上碰到一次、加都同住凤凰宾馆又是什么鬼。离开加都的那天,我吃完早饭回房间准备出发,在凤凰宾馆门口见到麦子吓得魂都飞了。

“你怎么也住这啊?!”“怎么老是你啊!”

那就留个电话吧,我叫麦子。

麦子?中国珠峰遇难者纪念碑前的国旗是你放的吗?上面有麦子的签名。

就是我。

昏倒。

麦子是和另外两个驴友重装走的EBC,到Goshep的时候她自觉高反严重没去大本营打卡了。南池那天下雪下冰雹,其中一人走散。出山那天,她和另外一个驴友在路上走着被我遇到。她说,下次来一定要请个向导。

这就是我和麦子的缘分,还没完,我一路都没碰到的大哥他们,后来在大哥的朋友圈看到麦子点赞了。这世界真小。

发表于 2019-7-9 17:21 显示全部帖子
敌敌畏小姐 发表于 2019-7-9 16:07 三、EBC我能走吗?与ABC对比

想了解ABC可以看我写的“[color ...

感觉像我这样的小白就只能溜达ABC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7-9 22:52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中!!!!
   
发表于 2019-7-10 07:30 显示全部帖子
那里似乎很远,但是我神游二回了。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19-7-10 07:50 显示全部帖子
敌敌畏小姐 发表于 2019-7-9 15:48

这是我的第8篇游记,这次我决定尝试新的方式来写游记部分 ...

加油
发表于 2019-7-10 08:12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发表于 2019-7-10 10:41 显示全部帖子
敌敌畏小姐 发表于 2019-7-9 15:50

没走多久就会看到雪山!一开始的几座我都惊呼,大拍特拍, ...

很好看的照片,赞
发表于 2019-7-10 10:59 显示全部帖子
很详细,也很羡慕~!
发表于 2019-7-10 20:43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19-7-11 09:14 显示全部帖子
敌敌畏小姐 发表于 2019-07-09 16:13 念念不忘终赴约

大概这世上,最怕念念不忘。

[alig ...
感谢分享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