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西南

萨普神山穿越历险记 - 冰洞、雪沼、塌方、棕熊,终于活着出来

查看:21100 | 回复:43
发表于 2019-7-23 10: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7-23 10:30 编辑

第一次听说萨普神山的名字,还是17年去珠峰东坡的时候,我们的包车司机师傅说的,当时并没在意,因为在藏区,似乎是个山就是神山,随便一个湖就是圣湖,然而司机绘声绘色的演绎萨普神山的传说以及景色的绝美不输于珠峰东坡,似乎不去一次将遗憾终身云云,令本驴心动.


当时网上查了一下萨普的资料,第一眼看到萨普的山形就立刻被其吸引震撼,那优美的等边三角形山体在其他地方绝无仅有,而且还是两个。其俊俏的身姿倒映在其下幽蓝的湖水中,湖岸绿草茵茵,鲜花盛开,浅蓝透明的冰川一直伸到湖边,湖边半山坡一座白墙红顶的寺庙静静的矗立。真是秘境中的世外桃源!


而关于萨普的传说不亚于一部天方夜谭,此间种种秘境,秘闻,遂使本驴有了金主完颜亮投鞭渡江之意。恰逢这两年念青东这条徒步路线陡然而起,而萨普神山正好在念青东位置,如果将这两个点串起来,岂不是完美乎。


于是开始寻找攻略,发现去萨普神山的倒是有一些,但几乎都是自驾到神山脚下湖边扎个营,拍照再原路返回,没有翻越萨普垭口到另一边的,这个不合本驴胃口,后来看到一篇孤月写的攻略,也是唯一一篇穿越萨普的攻略,原来半年前这条路线才被走通,这样算下来除去冬天大雪封山,迄今为止穿越垭口的徒步队伍应该不会多于五次.


另外从多篇游记以及孤月的攻略来看,萨普徒步有一定的风险性,主要危险来源于棕熊,由于萨普地区人迹罕至,基本是野生动物天下,别的倒也罢了,棕熊却无法回避,很多游记提到了近距离遭遇棕熊的问题,尤其是孤月,还曾经和棕熊面对面遭遇,虽是有惊无险,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还是安全为上,况且户外总是要冒险的,就当是增加一点刺激吧。当然必要的防护措施还是要有的,其实对付棕熊一罐辣椒喷雾剂是最好的,但是带不上火车,然后搜索某宝上有种驱狗神器,原理是很多动物对超声波反应敏感,人耳听不到超声波,动物却能听到,买来试用了一下,果然能把狗子们吓跑,狗熊狗熊,既然狗能吓跑,想必熊也能吓跑。


然后对照地图研究了一下路线,发现如果按照攻略走,前几天基本是暴走,景色一般强度还很大,于是做了一下调整,直接挺进萨普脚下扎营然后穿越萨那垭口金岭乡出山,制订好了路线,然后开始招兵买马,最后有五个人成行,算是最好的完美人数组合。


先来介绍一下队员们


阿飞,多年一起玩户外,去年还一起走过新疆路线,装备轻量化专家,变态到每天晚饭都不吃了,少带很多食品和卫生纸,防潮垫是裁剪成人形的,阿飞是本驴的御用摄影师,本驴的许多装酷照片(这是通俗的说法,委婉的说法叫装B)都是其策划指导的。另外擅长地图制作和导航,有阿飞在本驴心里踏实很多。


175,多年前和本驴走过四灵连穿,虽然早已忘了音容,但是对这个名字记忆深刻,在拉萨集合闲聊的时候大家曾问起名字的由来,说有一年徒步雅鲁藏布江,在江里游泳,队伍里有女生使坏,抱起他放在岸边的衣服拔腿就跑,他一着急,抱起一块大石头就在后面追,倒不是要拿石头打人,而是实在要顾全体面,队伍里有好事者,看到这景致岂能放过,拿起长焦一顿扫描,正好扫到所穿短裤,号码清清楚楚,175号,从此175大名传于江湖。其来过四十余次西藏,对西藏的人文地理民俗风貌如数家珍,吾等无不称奇


吴风,也是多年一起走的驴友,新疆西藏的长线多和本驴搭帮。


百合,本次萨普徒步唯一的女生,一东北大姐,说话干净利落脆,超不过五句话必来一句哎呦我的妈,走过的长线加起来能绕地球一圈了,实在佩服。
4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7-23 10: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7-23 10:00 编辑

本驴作为先头部队要先行一步去拉萨采购气罐,在拉萨呆了两天其余人先后赶到汇合,包车司机就是五年前去阿里认识的万里,万事俱备后,出发前往比如县。


万里在两个月前去过萨普,所以轻车熟路,由于路程远,今天计划住在比如县,一路沿青藏公路北上,那曲草原刚刚返青,点缀着一些紧贴地皮生长的小花,远处念青唐古拉山白雪皑皑,山脚下牧民房子冒出缕缕炊烟。公路上碰到从青海过来磕长头朝拜的信徒。若不是京藏高速正在施工整个青藏公路成为一个大工地,这一段风景还是不错的。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7-23 10:01 显示全部帖子

在下午到达比如县之前,有一处著名的奇观,达摩寺骷髅墙,可以说是赫赫有名,被称为骷髅金字塔,世界上有不少以人骨或**来来装饰或者干脆以人骨直接作为建筑材料的建筑物,例如捷克人骨教堂,意大利米兰人骨教堂等,欧洲大部分人骨教堂基本上是中世纪黑死病及战争的产物,而达摩寺骷髅墙可以说是宗教产物。对于死亡,人们往往抱着恐惧,神秘而又好奇的态度,骷髅墙是***的产物,正如***师阿旺丹增说:把骷髅头留下来,砌成墙,无非是告诫活着的人,要多行善,少有俗念,无论什么人,死了不过如此。


发表于 2019-7-23 10:01 显示全部帖子

达摩寺骷髅墙正式称呼应该是达摩寺多多卡***台骷髅墙,很少有人有缘看到,因为以前并不开放,只是近年来比如县大力开发旅游经济,才开始开放,即使这样,因为地理过于偏僻,来这里的人也很少,今天只有我们几个人来这里。


多多卡***台其实不大,位于一个小院子里,院子中间有个四五平米青石铺的平地就是***台,***之后人的颅骨就被摆放在院墙位置。我们在一个小喇嘛的带领下进到院子里,立刻就被恢弘的骷髅墙震撼了,其实现在的骷髅墙规模远远小于以前的样子,天灾人祸使得骷髅墙大为缩水,即使这样站在它面前仍然感到心灵的震动,几百上千的骷髅面对着你,有的显然时间很久远了,颅骨惨白,面部缺失,有的明显是最近才有的,保持新鲜的状态,生前,他们可能是权贵,可能是高僧大德,可能是富甲一方,可能是赤贫的百姓,死后,他们都在一起,风吹雨淋日晒,没有分别。正应了***师的话,无论什么人,死后不过如此。


有一颗骷髅头,在网上的图片里可以说是很出名,眼睛并不空洞,斜着眼,带着一脸坏笑,我特意找到这个颅骨,它嵌在墙里,还是那样笑天下可笑之人的一脸笑样,你在笑什么,是不是在笑,多年前我曾是你,多年后你终究是我。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7-23 10:02 显示全部帖子

出了达摩寺,再往前开不久就是比如县了,公路一直沿着一条奔腾的河盘旋,在一个大拐弯,指示牌写着怒江第一湾,没想到身边这条不起眼的小河居然是怒江,查了一下地图,果然是怒江上游。顺便补习了一下地理。


今天住在比如县,晚上几个人采购了一些羊肉蔬菜之类,准备明天晚上扎营腐败。比如县是个小县城,但感觉外地来的车辆和人员很多,一打听原来最近虫草季到了,很多收虫草的大军浩浩荡荡从外面进来。天下虫草属那曲,

发表于 2019-7-23 10:02 显示全部帖子

那曲虫草属比如。比如的虫草是最好的,怪不得那么多人来。


第二天驱车翻过一个五千米垭口进入羊秀乡,过了垭口不久居然下起了雪,到羊秀乡时竟然变成了鹅毛大雪,开始为我们的行程担忧,这样的大雪不知能不能通行,能不能看到萨普雪山,是否影响穿越。不过考虑那么多也没用,先吃饱肚子再说,已经是中午了,到撒木措湖边应该是下午了。但是在羊秀乡开车转了一圈,所有的饭馆全都关门歇业,正是饭点的时候居然没有一家营业,而且好像不止饭馆,包括商店,学校,邮局,村委会,都静悄悄的,大街上也见不到人,似乎是座死城,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开着门的小卖部,和老板一打听,原来是虫草季,村里所有人都上山挖虫草去了,学校都放假了,学生们也都去了。挖虫草是一年当中的大事,几乎一年的收入都靠虫草季这一个多月了。问老板为什么他不去,他说他是汉人,汉族人是不允许挖虫草的。原来如此。


然后请老板看在同种族的面上给我们做点饭吃,老板说他结婚二十多年了从没做过饭,都是老婆做饭,本来小卖部也都是老婆看着,今天鬼使神差他看着,就遇到了我们,真倒霉,一边叹气一边给我们做饭,祥林嫂一样不停地说二十多年没做饭了,今天是晚节不保,不过手到是利索,十分钟不到几大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面端上桌,我们啧啧称赞老板的手艺强,老板还自谦,连连又说二十多年没做饭了惭愧惭愧。


吃完饭开车往撒木措方向走,沟口有检查站,虫草季检查严格,严禁外人进入,好在我们是登山的,不是挖虫草的,于是顺利进入。通往撒木措的简易山路正在大修,又加上大雪,很不好走。有一段路正赶上塌方抢修,于是下车休息等候通行。和一个修路工人聊天,工人听我们说要去萨普登山,警告我们要小心棕熊,现在上山挖虫草的人多,棕熊都被从山里赶出来了,他亲眼看见棕熊在公路上跑。看来攻略中萨普地区有棕熊所传非虚。这不得不引起高度重视了。


这时候雪停了,继续上路,云雾慢慢开散,渐渐露出蓝天,似乎我们的人品在转好,山谷也越来越宽,视野越来越开阔,陡然间一个碧蓝的湖泊横亘在前面,四周雪山环绕,湖畔五彩经幡在雪地中格外显眼。湖的尽头一个等边三角形的山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圣洁俊秀,遗世独立,这个景象在照片中看了多少次,早已深刻在脑袋里,今天终于见到了真实的萨普,而且还是刚来就看到了,想一想一个小时前还是大雪漫天,真是苍天不负我等也。

发表于 2019-7-23 10:03 显示全部帖子

其实,我们看到的是萨普神山的二儿子,真正的萨普神山还在云雾中,不过由于萨普的二儿子实在长得太帅,很多萨普照片多是以其为主角,牢牢占据C位。


看到如此景致,阿飞和175飞跑下车去远处经幡那边拍照,我刚下车,只觉眼前白花花一片睁不开眼,刺眼的紫外线加上雪地反光使得眼睛刺痛,暴露的脸部和脖子发热,赶紧带上雪镜和头套。而阿飞和175因为太匆忙没有做好防护,二十分钟后他们回来已经被晒伤,后来二人脸部大面积蜕皮,175翻越垭口的时候眼睛看不清都源于此,此为后话。

在湖边拍照的时候一只小花狗摇着尾巴在身边转来转去,万里说这湖边有四只流浪狗,两个月前他来扎营的时候四只狗夜里就守在帐篷边,很是安全。四只狗按颜色起了名字,叫小花,小白,小黄,小黑。如果幸运还能碰到它们。我听了很高兴,如果营地有狗,棕熊就不会来捣乱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7-23 10:03 显示全部帖子

今天计划在湖头的冰湖处扎营,这是最靠近萨普的视野最好的地方。万里把我们送到这就回去了,相约拉萨再见。

发表于 2019-7-23 10:04 显示全部帖子

扎好帐篷,然后坐在营地里细细观赏四周,这时云雾时聚时散,萨普主峰也露了出来,此外萨普的大儿子,大女儿,萨普妻子和私生子也偶尔露出,但不是同时露出,所以还看不到全家福,但是已经相当壮观了。从萨普山顶一直到冰湖尽头一道冰川倾泻而下,冰川尽头的冰舌显出几丈高的蓝色的晶莹剔透的冰。冰湖是白色的,撒木措是蓝色的,两个湖有一条小河道连接。冰湖西岸半山腰有一处寺庙,那就是萨普拉康。在雪山圣湖映衬下肃穆端庄。


正细赏风景,几只狗子跑了过来,围着帐篷摇头晃脑,一看花色,甭问,正是万里说的那几只狗,样子很是和善。掏出牛肉干喂给它们,吃完也懂事,静静的趴在营地四周。似乎在放哨。


傍晚几个人在雪山下冰湖畔涮肉,面对雪山把酒临风,倒是也惬意。


基本上高海拔第一天宿营夜里都睡不好,偶尔听到狗叫,有时突然听到远处天崩地裂一声巨响,寂静的深夜尤其吓人。这应该是冰川崩裂到湖里的声音。如果冰川整个塌下来,会不会冰湖的水外溢啊,须知我们就在岸边扎营。本驴似乎有点杞人忧天。


早晨掀开帐篷大吃一惊,昨天波光粼粼的冰湖一夜之间全都封冻了!大大小小的冰山浮在冰面上,大的如汽车,小的如磨盘。这都是昨晚冰川塌下来的。此时天空已经完全放晴,蓝天下萨普神山的全家福展现在眼前,威严的萨普,分立萨普左右的是他的长子和长女,萨普妻子在最外面,夹在他们中间的就是萨普家族最漂亮的二儿子,俊秀挺拔的等边三角形身姿,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和南迦巴瓦峰已经是非常漂亮了,都已三角形山峰著称,其中南迦巴瓦峰还被国家地理评为最美山峰,号称刺破蓝天的长矛,然而他们在这座山峰面前只能匍匐拜倒,自惭形愧。萨普神山千百年来不为世人所知,虽有惊天容颜确如锦衣夜行,但他注定不平凡,穷乡僻壤挡不住他遗世独立的高贵,他一出世变惊为仙人,一鸣惊人。如果你仔细看,在萨普二儿子的身后,还藏着一座等边三角形的山峰,那是萨普的私生子,一下子能看到两座等边三角形山峰,没有哪个地方有此殊荣。


发表于 2019-7-23 10:04 显示全部帖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