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尼泊尔

我和这个奇葩国度的恩怨情仇-攻略干货+旅行故事+国庆ABC徒步特辑

查看:3725 | 回复:67
发表于 2019-7-31 16:03 显示全部帖子

回到山下,凭着“我们来的时候就是200卢比”这句话,顺利搭上回头车回泰米尔。一路上乌漆麻黑,到了泰米尔才热闹起来。有临时搭建的台子,摆着神像,放着民族音乐,有妇女在舞台上随意摆几个动作,不像是编排过的节目,下面好多人津津乐道地看着,也不知在看什么。

办电话卡

因为过节很多店铺关门,包括本应到处都是的卖电话卡的店。从猴庙回来终于找到一家依然开着的ncell,办卡一人300卢比,提供照片和护照,填张表格就可以开卡(之前看攻略上说要填一大堆什么父亲职业之类的信息,其实不需要,空着就行了,只需填最基本的几个格)。开完问我们要不要上网,要另充流量,最少3G起步,要400。进山以后根本用不了流量,剩下的几天用不了这么多流量啊。我之前做的攻略是几mb都可以充的,好奇怪。于是决定先只充一张卡。回到旅店问老板,果然有各种流量包,只是要去买相应的话费充值进去就可以。新卡里还有点钱,买了100MB有效期3天的流量包,只要30卢比。


发表于 2019-7-31 16:03 显示全部帖子
DAY 2 加德满都 真的太刺激

杜巴广场的德赛节活动 幸运见到两任库玛丽女神,被野导骗后又报了仇


今天是德赛节期间特别重要的一天,据说杜巴广场会很热闹。正好今天的主要行程就是逛杜巴广场。起床下楼,等早餐,吃完1个小时。没想到一出门就遇上了骗子,更没想到还解救了个日本妹子。

加都被骗记

从泰米尔去杜巴广场要穿过老城区,路上有个年轻小伙跟我们搭话。说他自己是英语专业的大学生,正好放假,今天是来这边的庙里祈福的。陪我们走了一段,路过一些地方的时候,做些讲解,强调自己就是为了练英语才带我们逛。几个地方逛下来,发现他翻来覆去讲的是同样的内容。

看到这栋地震损毁的房屋,他说家里父母因地震双亡,只有妹妹和自己相依为命。顿时无比同情他的人生。


路过一个神庙,他还买了蜡烛,教我们怎么祈祷,在额头点上提卡。我们跟着他走街串巷,迷失了方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条路上。他把我们领到一家店,拿了一大袋米、洗衣粉、奶粉。看他拿东西娴熟而贪心的样子,我们才意识到这个人是个骗子。他说这是他想买给妹妹的,希望我们能够资助。老板计算器一按,要6000多(将近人民币400!)。我们坚决不同意,于是他拿掉了一件,一算,还要3000多。看我们还是不同意,只剩下米,价值50多元人民币!念在他也算带我们逛了一个小时,就给了钱,就当自己没有提高警惕付的学费吧。完了他指指前面的路,让我们自己去杜巴广场,他就闪的没了人影。在这里附上骗子的照片。

回想起来,他就带了我们逛了几个野鸡庙和雕像,在加德满都到处都是这些东西。拿自己悲惨的事情来博取同情,是一种卑劣的手段。请要去的朋友一定要提高警惕呀~

万万没想到,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未完待续~


今天,节日气氛非常浓郁


发表于 2019-7-31 16:03 显示全部帖子

此时杜巴广场的人还没有很多,15年地震的痕迹还在这是玛珠庙,除了基台,其他都坍塌了。还有下图这根柱子,断成两截,上面主体部分放在地上。还有的建筑,立着牌子,写着是危险区域。


杜巴广场里面,还有皇宫,是以前皇室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在地震前是加德满都最高建筑的九层塔也在里面,在地震不幸坍塌了。修复九层塔的项目,是由中国援建的。在尼泊尔,有很多中国援建的项目,所以尼泊尔对中国人还是非常友好的。


在广场边,坐着一群老太太,唱着歌,应该是歌颂宗教的,一边唱,领队的老太太还给每人发糖,很有意思。【视频请戳


发表于 2019-7-31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他们在赶那些乞丐”,鼠兔说。怪不得没有看到传说当中的苦行僧,原来因为今天是重大的节日,有活动,警察把苦行僧们都赶走了,我只看到了一个疑似像苦行僧的老太太,但是身上没有任何打扮,苦兮兮地躺在神庙的塔基上。


广场上还有嬉戏的小孩,赶着鸽子的游客,以及专注的拜着神的当地人。我很喜欢,呆在这样的地方很久,因为可以静静观察各式各样的人在做什么。

图:“男女老少”——嬉戏的孩童,闲聊的少女,身残志坚的少年,敲钟祈福的老者

发表于 2019-7-31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目睹两任库玛丽女神真容 偶遇女神巡游

库玛丽女神庙是尼泊尔一大特色,里面住着活的女神。女神从3岁左右的小女孩中选出,直到来第一次经期退休。作为活女神,女孩必须待在庙里,每天下午出现在窗里。不能下楼,只有每年节那天出来巡游一次。到现在我还在想,到底是有多大的幸运,让我们在这一天的这个时刻随意走进库玛丽女神庙,居然既亲眼见到新一任的小女神入驻神庙,又看到上一任的女神出来巡游。


关于为什么会有这个文化,起因有很多说法,穷游的小贴士里有写到3种。我在ABC徒步的时候,从一个尼泊尔向导那又听到了一个新版本。说是以前加德满都的国王,治国有方,得益于每天深夜,有一位女神来到他的房间,和他共商国是。因此国王从来不和皇后一起过夜,有一天皇后特别好奇,闯入国王房间,看见了女神。天机不可泄露,女神无法再帮助国王,但会附身于一位小女孩身上,让国王从国民中去找,以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我们并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地走进活女神神庙。人不多,很安静,只有少数游客和一些工作人员。图:平时下午库玛丽女神就是从这个窗户露面的


不小心听旁边的英文导游说,活女神待会就要出现。这运气来的太巧了吧!站在庭院中,大家都举着手机对着女神将要上楼的门,随时等待女神进入自己的镜头。突然间人声鼎沸起来,进来好多警卫,有人戳我说,来了来了。举着相机的我还没来得及放下,就拍到了约摸3岁大的女宝宝被人抱着进了门,一脸的不高兴。这就是传说当中的活女神?这么小?原来这就是刚刚选出来的三岁的新女神,看来前一任女神已经来了初潮,要退休了。随后,有很多很多穿着正式的人陆续进去,好像是亲戚或者是有身份的人,才能进去。穿着制服的人说不要拍照,而我手机里已经不小心拍了。看着众人并未离开,我猜女神应该还要出来,就依然待在原地。庭院里的人越来越多,还来了好多台摄像机,看来接下来更有看头,我兴奋不已。

图:场地非常拥挤,女神就是从左边这个门出入的,右上角写着严禁拍女神


一群穿着红色纱丽的当地妇女,非常耀眼,在门前的台阶上坐成一排,太好看了。她们可能也是和女神有关系的人,不一会儿都陆陆续续进了门。等了很久,现场管理人员很严厉地让每一个人放下手机不许拍照,不许摄像,摄像机也都放下关了机。乐队奏起了乐曲,但许久都不见有什么动静。正当开始失望时,人群当中又攒动起来,现场奏乐顿时响了起来,将要退休的活女神从屋里走出来,盛装打扮,神情庄重,被人簇拥着走进另一个地方。按规定女神是不能着地的,所以这一段禁止拍照。接下来,女神就要坐在轿子上,开始巡游,接受众人的朝拜。

图:女神出去巡游,相关人员都跟了出去,头回看到全身红衣的男人们,不知身份


我们跟着人群出了神庙,女神刚好出来,人山人海,一路跟随着女神,穿过杜巴广场,场面太壮观。我拍了一段视频,请戳。

图:巡游中的活女神,不知此刻她在想些什么? photo by shadow 南京小哥



一个三岁的女孩儿,一旦被选中,命运由此改变。据说做活女神的一生其实非常悲惨,从三岁被选为活女神以后,到退休之前,都要呆在这间神庙当中,不能出门,除非遇上盛大的节日出来巡游。而在她退休以后,虽然享受政府的津贴,但因为有和女神结婚会不幸的说法,她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也不能工作。如此想来,作为一个普通人,尝遍生活的酸甜苦辣,过完这平凡的一生,这就是小人物的幸福了吧。

发表于 2019-7-31 16:05 显示全部帖子
加都被骗记后续

逛杜巴广场的时候遇到一位南京小哥,要我们带他去看刚才野导带我们去过的一个神庙。缘分呐,我们居然撞见,骗子野导正带着一个女生到处转悠。不知哪来的冲劲,我跑上前去,拍拍女生的后背,跟她say hello。女生反应有些迟疑,一脸诧异,我问她是哪里人,原来是个日本妹子。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用英语说,妹子好像没听懂,然后就又继续跟着野导走远了。我不甘心,拿出google翻译,把“我们刚才被他骗了,你要当心”这句话翻译成了日文,然后又赶上他们,强行给妹子看。妹子一看立马懂了,和野导不打招呼地走开了,走之前跟我说了谢谢!看着被拆穿,野导立马闪的没了人影。总算出了一口气,我心里舒坦了些。虽然这个骗子会继续找女生下手,但能拆一个是一个。


大佛塔寺旁用餐体验很赞+打车小技巧

我还想去大佛塔,走出人群到主干道上,打车,司机说要700,我们不愿意,又顺着路走到车流量很大的一条路,路边停着好多出租车。一辆辆问,一定要求300,最后以350成交坐上了车。车停在了大佛寺的正门口,下车买票,一人400尼币。大佛塔寺的确很宏伟壮观,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教寺。转佛塔的人并不太多,之前看到尼泊尔只有7-8%的人信奉佛教,绝大多数还是信奉印度教,从人气上可见一斑。佛塔下有一个门可以进去,登上第二层,然后再绕一圈。

图:供奉


佛塔四周,被一圈的餐馆围绕。绕完佛塔,饥肠辘辘,我们去了道道上推荐的一家西班牙餐厅La Casita De Boudhanath(详情请戳),爬到最高的露台,这样可以一边看着大佛塔寺,一边享用了午餐。

图:从餐厅的露台看大佛塔寺视野很好

图:这家店的汉堡味道不错,服务也很好


饭后,小哥想直接打车去猴庙,奈何从大佛塔寺到猴庙,司机要价都很高,基本上在700到1000左右,而且司机还不愿意走,我们还价明显不想理我们。于是我们建议他先和我们回泰米尔,再去猴庙。到了泰米尔,果然顺利打上车,300,由此分别。已经四点了,我们就在泰米尔这边逛了一逛,看到有好多手工的包包,很喜欢。六点不到,已经有很多店门关了,泰米尔显得比往常要冷清很多。这是我们在加德满都呆的第二天,因为德赛节让旅行惊喜连连。但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飞去博卡拉了,因为这里的脏乱差超乎你的想象。

发表于 2019-7-31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DAY 3 加德满都-博卡拉

你好博卡拉 为ABC一切准备就绪

一大早就上火,直接闯进后厨催饭

九点的飞机,7点半必须要去机场了!昨晚嘱咐旅店7点上早餐。早上下楼,鼠兔在吃早餐,说看我没来就把我那份又端进去了。我和店员说要赶飞机需要快一些,店员满口答应地钻进后厨。迟迟不见上餐,我着急地直接跑进厨房,发现几个店员什么事儿都没干,就在那儿聊天说笑。

我语气强硬地说,“我现在就需要早餐”

“很快!”他们敷衍地答应

“我现在就要——现在!”

他们这才开始动手,所以刚那份原本给我的早餐去哪了?


旁边有对中国夫妇,也要飞博卡拉,600卢比和老板订了送机。他们都走了,可我的早餐还没上来。我们也想直接让旅店送机,一问价要700卢比。为何又贵了100?太讨厌,就赌气自己跑出去找车。问第一个司机狮子大开口,要了1300;第二辆车没等他报价,我就直接问300去不去,他没有鸟我。又跑了一段才找到第三辆车,问400去不去,司机说最少500,嗯成交。在尼泊尔打个车都这么累啊。

中国人都要靠右座位

到机场里起飞只剩40分钟,以为马上就赶不上了,排队等值机的时候,发现更早一班的飞机还在值机,心真宽哪。托运的行李,是有人工拖着一个小车运进去的,非常的原始。轮到我们值机的时候,我跟小哥说,我要挑座位,他反应超快,“靠右,对吧?中国人都要这样的座位。”我笑着说对。我和属兔是挨着坐的,我靠窗位,她的座位看到的雪山景观就差远了。所以如果不介意分开坐,推荐两个人都坐靠窗的位子。在候机大厅又碰到了早上在旅店的那对夫妇,原来跟我们是同一辆飞机,真是好巧啊。其实,这是下一段缘分的开始,没有想到我们后面又在ABC碰到,还在博卡拉一起喝酒吃饭。


上了飞机,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中国人基本都坐右侧座位,左侧坐着都是尼泊尔人或是老外。因为攻略上提醒,靠北边坐可以看到雪山景观,看来国人都参考并且执行了哈哈。

图:我最后一个下机,趁机拍了张无人图,真的是小飞机啊

初次邂逅地球之巅

飞机只能坐70多个人,飞行当中,最重要的就是透过窗户,观赏到世界屋脊的英姿!起飞后不久,就能隐隐约约地从厚厚的云层后面,看到露出小小的一角。虽然非常非常的远,但是还是非常的兴奋,因为这是人生当中第一次,离这些地球之巅最近的时候。从开始露出小小的一角,到连绵的一座一座,有的,能看到比较明显的一个个三角形。这些山就这样静静地耸立在那,亘古不变,见证地球上发生的一切。突然心中有一种非常平和、神圣和景仰的感觉!凝望着这些山峰,时间都静止了,有一种无法描述的吸引力和神秘感。虽然我不知道每一座雪山的名字,但是那白白的尖尖的连绵不绝的三角边,已经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大约半小时,飞机落地,博卡拉用蓝天白云和干净的空气迎接我们。博卡拉机场无比简陋,连行李传送带都没有,都是由人一个一个搬到台面上,再领取的。

local bus初体验

机场离我们住的酒店也就三公里,几个的士司机上来,要价700卢比。我们坚持300卢比才走,没有一个人搭理。当我们等着多问几辆车多时候,一辆当地巴士在面前停了下来,问到不到湖边,售票员说到,就这样,意外地体验了一把传说中的local bus。我背着大包上车,坐车头位置的乘客主动挤了挤,给我腾出一点地儿。因为后面背包太重,我整个人都是半仰着躺在司机后面的座位上,非常滑稽的姿势。车门一直开着,即便是在行驶的过程当中。售票员搭着门框探出半个身子和路人打招呼,问要不要上车。车票是每人20卢比,是打车的零头。没过多久,售票员就提醒我们,湖边到了。就这样,没有异味没有拥挤,意外而顺利的local bus体验。

第11次来博卡拉

我们的旅店离湖边闹区较远,下车后,还要再走大概一公里。路边有个小贩极力想让我们买他的东西,包括走在我们旁边的一对老头老太。我们都拒绝了,也相互搭上了话。老头来自荷兰,老太来自新西兰。老头说,这是他第七次来。我惊呼,声音未落,他指指旁边的老太说,她已经是第十次了。然后听到老太太嫌弃地说,不,是第11次。老头很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傻。当我还沉浸在第11次的震撼当中时,老太太说,“这里的小商贩很讨厌,老是问你买这买那的,你就用尼泊尔语-不要,回应他们。我们就想散个步不行吗?”还叮嘱我说不要给孩子吃的,也不要给钱,不要给任何东西。道别的时候,老头开玩笑说,“也许我们会在哪儿再见到”,可惜再也没见到这两个有趣的老者。

看不到山景的山景房

到了酒店。房间在三楼,前后都有遮挡,看不到任何景色。可我明明订的是山景房,问服务员,答说山景需要到楼顶上去看。这个房间,比较破旧,价格却不便宜,地理位置也不靠近费瓦湖畔的中心。之前还担心,国庆期间人多,会不会找不到住宿。到了博卡拉才发现,基本上这里的房子全都是旅店。

格兰德假日酒店 Grand Holiday

能不能订到便宜的房间等徒步回来住?

我们在所住旅店的后面,沿路找了一家问价钱,并提出要求要看房间。房间条件比今晚住的好,我们提出一晚60人民币,比今晚住的便宜一大半,老板居然同意了。可见博卡拉的住宿还是到了再找比较好,提前在Booking上面订的都比较贵。

进山手续、背夫、去巴德岗车票统统在一家旅行社搞定

进山手续就是办进山证(ACAP)和徒步者信息管理系统(TIMS)。本想通过酒店来找背夫省事,但价格太高,一天2500卢比,说现在过节找不到人。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算,和做攻略时了解的价格。于是我们走到离湖边大街比较近的小路,找了一家旅行社问,报价1800一天。价格便宜了好多,还好长了点心,多问问。在对面一间比较小的店里,报价1700,我们要求1600,成交。价钱没比淘宝上一百一天的价格便宜,但毕竟过节,也能理解和接受了。进山手续也顺便办了,老板说过节办证机构会提前下班,得抓紧帮我们去办。两个证原价各2000,但是如果请背夫,TIMS证就有优惠。原本店员报的是原价4000,我坚持说请背夫有优惠,店员才松口说只要3200(第n次领略尼泊尔人做生意真的不老实)另外,我们还在这家提前订了从博卡拉去巴德冈的大巴车票,旺季还是提前订好稳妥。接着我拿出之前规划好的路线,和老板商量,老板给出两个方案,蛮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


对徒步的起点我始终很纠结:因为对自己走完全程没有信心,希望节省体力和时间,能坐车的地方,坚决不走路,所以不从Nayapul开始。最省力的方法是包吉普车直接从博卡拉开到Kimche下车开始走,9000一车,如果能找到拼车的人就完美。可惜我们怎么都找不到人,甚至在大街上见着同胞就问,都没有。只好放弃,转而选择包出租车,只能开到Sauli Bazar(马力不足开不上去),到Kimche还要走2小时,砍价到4000,只能这样了。因为司机明天要赶早去一个地方在额头上点题缇卡,我们约好6点半就出发。


晚点时候哈尔滨姐姐发来微信,说他们打车到Nayapul,再和人拼车坐吉普到Kimche开始走。可我已经和出租车司机谈好了目的地和价钱,没法再改了,明天在车上当面说说看吧。

喜欢费瓦湖

ABC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才有心情逛逛费瓦湖。我喜欢有山又有水的地方,觉得特别有灵气,就像奥地利哈尔施塔特,就像杭州。有雪山陪伴的费瓦湖,更多一份大气。去的时候刚好是傍晚,夕阳西下,湖面上闪着粼粼金光。湖边小路,来来往往人很多,路边有聚众赌博的当地人,有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苦行僧,还有来过节的一家老小,很有生活气息。今天是没有时间划船了,鼠兔怕水不能陪我。我想等徒步完回来,租一条小船,躺在上面,就在水上漂啊漂。

补充装备和食物

还有点装备需要补充,湖边大街两侧有很多户外用品店。东西是便宜,但质量就。买的登山杖,在我第三天差点摔跤的时候抻了下就折弯了;买的最大号背包防雨罩,我那70L的包套上露出一大截,害我的宝贝包遭受背夫超重口味的汗液浸淫。最后一次补充食物,很明智地买了6包泡面,还有少量饼干和士力架(不够吃),途中简直救了我的命。想到这个时候可能会有蚂蝗,问药店有没有防蚂蝗的药,人说没有,用盐就可以,于是就问酒店前台要了一小罐包纸里。事实证明盐对付蚂蝗有奇效,但很诡异,我们盐带了一路没用上,我们还被蚂蝗叮了。

采购完冒着雨回到了酒店,把不需要带上山的东西寄存在酒店,等徒步完以后再来拿。我一个70升的背包,鼠兔一个50升的,外加一人一个小包。我把所有的东西,都铺在床上,拍了一个全家福。惊叹!大部分都是吃的,可后来还是不够吃。

关于装备请详见攻略部分,电梯直达——“包你搞懂徒步ABC”的“装备”部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7-3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DAY 4-DAY 9 徒步ABC第一天 Kimche-Chhomrong

人文经历最丰富;海拔上升500米,爬升高度翻倍不止

早上6点不到起床,司机、背夫6点半不到就到了。背夫是个和我们年纪相仿的小伙子,看着挺结实,英语交流完全没问题。他叫Nara(那拉)。酒店的早餐没那么早,一人3美元的早餐不能白花,就让酒店打包带走,一看每人就2片吐司加3个水煮蛋。怕换的现金不够,我要求刷卡付房费,服务员居然不会用pos机,我自己操作机子把钱付掉。出发前,酒店员工说,have a nice trekking。再回到酒店是7天后,我好难想象7天以后回来的我到底会经历什么,真是紧张又兴奋。


坐车进山很波折

没顾得上吃早餐,上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司机重新谈价钱和目的地。一开始司机非常抗拒,对新方案要价很高。我们轮番晓情动理,在背夫一起帮忙沟通下,司机最后答应3500去Nayapul。昨晚下了一夜雨,今日晴空万里,车开上山路的时候,看到了传说中的鱼尾峰图:鱼尾峰,一见倾心,接下来几天,我们会离她越来越近。


司机大叔说我们很幸运,是个好兆头。大叔很友善很健谈,我们相谈甚欢。开了大概两小时到Nayapul。很多人都是从这里下车开始徒步的。几辆吉普车停着,节日的关系数量比平时少很多,其中只有一辆车愿意去Kimche。一车的价格是4000,问了几个路过的徒步者,没有人和我们拼车。2个人承担4000太贵了,我们坚持最多给2500,不然就继续坐出租车去Syauli Bazar。几次三番的讨价还价,双方都不肯让步,我们不想再耗费时间,让司机大叔送我们去下一站。司机大叔跟吉普车司机又说了老半天,人家终于同意按我们价格走,但途中可能会搭载其他乘客。多亏出租车大叔的帮忙,最终坐上吉普车。


一路上路过村子,司机陆陆续续地搭载了四个女同志。路渐渐变得坑坑洼洼,车子开始跳起了舞。终于明白为什么出租车没办法开上最后这一段,因为路况太差坡度大。又开了一个小时,便到了徒步的起始点Kimche。打开后备箱,背夫看我们一人一个包,还剩下两个大包,很诧异地问:“这两个都归我背吗?”之前做攻略,背夫都可以背两个背包啊,后来我们在路上看到的背夫很多也是这样。背夫立即表示,这对他来说太困难了。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我和鼠兔面面相觑。最后背夫说,暂时先这样,但到了Chhomrong必须留一个包在客栈。大包背在身上,另一个包扛在脖子上,就这样出发了。


从一开始,他就走得比我们慢,远远落在后面,看不到人影。总是要我们等他,这个背夫,比我们想象的要弱。一开始的景色没有特别之处,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一个休息点,走在前面的我们决定先吃午饭。在路口的一个绿色房子,吃到了全程最好吃的炒面和汤面(关于山上的吃请详见3楼详解ABC中“山上食宿”部分)

我们一直盯着楼下的路,却始终不见那拉踪影。快吃完了,见他跑上来说,因为有人指错了路,害他往前走了很多,又折回来找我们。他还没吃饭,于是我们在吃了一个小时之后,又等他吃饭一个小时,才上路。

图:注意这种带锯齿的叶子,长在路边,轻轻碰到就像被刀割一样疼痛!

图:每到一个大的休息点,都会有这样明显的标志,这个就是Gandruk到了。


Ghandruk村的房屋错落有致,很像国内的新农居。背夫说Ghandruk的房屋很有名,大概也算个旅游热门景点吧。

发表于 2019-7-3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休息2小时后,又喂饱了肚子,能量满满,走得明显比上午有力得多,不一会儿又把那拉甩在了后面。我心里嘀咕,这哪是背夫应有的体力呀。走一会儿停下来等他,怕再次走失。远远看见他旁边多了一对情侣,三个人很热烈地聊着天。这是一对新婚夫妻,丈夫叫Sunil,妻子叫Priyanka(后面我就叫小苏和小苹了)。德赛节尼泊尔放10天假,小苏和小苹本想在博卡拉过节,昨天临时决定要来走ABC,买了点吃的就上了山,没有任何装备。在路上捡了根竹竿当拐杖。正好碰到了我们,于是决定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走。小苏和小苹的故事,后面再说。


路上碰到当地小孩儿伸手要糖。想起新西兰老太太叮嘱的不要给糖,我准备的糖又在加都就分掉了。其实我个人也对给小孩儿糖这件事持保留意见,几次还行,如果让他们形成不劳而获的想法还真不太好。后来的路上仍然遇到过几次小孩儿,除了一次我是为了表达感谢以外,都没有给吃的。最后两天还碰到了几个小孩把路挡住,不给糖就不给过。


路并不难走,一路绿树成荫的乡间小路,山上有梯田、零星布在山坡的房屋,一眼都是绿色,视野很开阔。路上需要小心避让各种动物粪便,散发着浓重的味道,苍蝇成群。看多了,我都能判断出粪便的新鲜度了,也算一种乐趣。

图:这是一坨较为新鲜的牛粪。地上到处有踩到牛粪后的印迹,一直都很小心没踩到,没想到第四天夜路,因为看不清地面,我频频踩在牛粪上。


按计划,今天行程的终点是GANDRUK,因为Gandruk到Chhomrong的路不好走,旅行社老板建议第一天不要走太累。我希望行程先紧后松,万一后面几天因为各种原因耽搁了也可以有时间调整。走到Gandruk时间尚早,我们体力也够,就继续走。

图:路上经常会出现的信息板,各个点的旅店名和电话都有。

发表于 2019-7-31 16:08 显示全部帖子
可爱的小男孩

身后响起节奏感很强的音乐,回头看那拉和两个小男孩很欢乐地跑上来。我的大包由大点的男孩背,约12岁,鼠兔的包由小男孩背,约8岁。两人都穿着拖鞋,走得还贼快。大点的和鼠兔走在前面,小点的和背夫和我一起。音乐是从小男孩手里的小音箱发出来的,我说来点尼泊尔的曲子吧。快歌像藏族歌曲(特别是人声),而慢歌的旋律比较像印度曲风。听着欢快的小曲,两人边走边跳起了舞,这样的旅程实在太棒了!我心想。


小男孩不会英语,和我聊天得那拉在中间当翻译。他让那拉教他英语,那拉指着自己身上各部位说了一大串单词,每说一个小男孩跟读一遍。这么多单词一次性能记住才怪呢。路过了几处小溪,突然小男孩让我看他穿着拖鞋的脚,上面吸着2条蚂蟥,我蹬着眼睛看着他笑嘻嘻地跟玩儿似的把蚂蟥摘下来,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走路。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蚂蝗,小男孩对蚂蟥的态度影响了我,后来我遇到蚂蟥的时候,也是不惊慌的淡定地摘掉,当然这是后话。小男孩爱和我并排走着,并且开始热衷于教我尼泊尔语。只要路上遇到的树啊草啊花啊石头啊,都指着跟我说“用尼泊尔语说是#@%&”。“@#¥%&”我跟着念。这对我来说太难了,目不识丁的我连东西都不认识,怎么跟陌生的发音联系起来。就这样笑嘻嘻地跟着念吧,开心就好。可是没想到,小男孩开始考我刚才学的词了。

“这个叫?”他用满怀期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含糊地说了几个音,鬼知道我在说什么。

“不对,这个叫@#¥%&”

“哦,@#¥%&”我又跟了一遍。


走了一段路他又指着同一个东西问我,我,还是不知道,囧死。他又又又教了我一遍。实在太不好意思了,我挑了几个好念好记的硬生生地记住,终于有几个能答对了。每次答对的时候,小男孩特别高兴,接着兴奋地换问我另一东西,我又答不上来了。大点的男孩过来捣蛋,我被问住的时候,他会帮我说,于是小男孩就来捂住他的嘴,两人天真的样子真可爱啊。

走到一个休息点,在一处店铺前面坐下,门口坐着位大爷,和男孩们、背夫很熟地聊天。和我们也简单聊了几句,大爷竟然是小男孩的爸爸,50多岁,看起来有70多。我惊呆了。


还以为男孩们就此不走了,没想到仍继续背包向前走。一路上仍然很开心地赶路,以至于我们丝毫没有注意到,从中午吃完饭到现在,沿途基本没有遇到其他徒步者。背夫多次问小男孩路,两人商量多次,估计路搞错了。走到一处索桥前,背夫说男孩们要回家了。身边没带什么礼物,就拿出一些吃的表示感谢,背夫也拿出钱给他们,类似红包。合影留念,看着男孩们离去,继续赶路。


走过桥,听到响亮的口哨声,循声望去,男孩们又回到刚才告别的点跟我挥手。顿时心头一热,也大喊着挥手。“走吧,我们得抓紧赶路了”小苏提醒我。只好狠心不回头,又走了一段,好像又听到口哨声,我找不到从对面具体哪个位置发出的。小苏指了指,果然,有两个小点。我大声回应着,男孩们的热情让我感动。等熟悉的口哨声又响起时,我已经走到已经看不到刚才那座山的地方,就这样,一直到很远。再见了,可爱的男孩儿们,谢谢你们送我这一程。

图:小点的男孩儿头上是红色的米粘起来的,叫缇卡,在这一天由父母点上,祝福的寓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