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389

主题

乌鲁木齐

新疆这三件宝物你肯定见过!

查看:1744 | 回复:1
发表于 2019-8-26 11:49 显示全部帖子
小羊军团总监杨军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为参与喀纳斯徒步线路的游客讲解新疆的民族风情。

在今年年初《国家宝藏》播出了新疆博物馆特辑,新疆博物馆的三件宝贝“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绢衣彩绘木俑和伏羲女娲图精彩亮相,引来全国观众的赞叹和好评。

率先登场的宝贝是三件出土于阿斯塔那古墓群中的绢衣彩绘木俑,三件木俑木雕头部,纸捻臂膀,面庞饱满圆润,敷粉施朱,身形秀美颀长,婀娜多姿,仿佛翩翩起舞一般。这三尊木俑最为与众不同之处,来自身上的服饰:绫罗锦绢成衣,彩色长裙拂地,历经千年时光,仍旧鲜艳如新。

演员佟丽娅脸绘唐妆身着唐服,深情演绎了绢衣彩绘木俑背后的故事。她在文物故事中扮演的是张雄夫妇的孙女,张怀寂的女儿。

据悉,阿斯塔那古墓是西晋至唐代高昌城居民的公共墓地,麴氏高昌名将张雄夫妇及其子张怀寂,就葬在这里。三件木俑均出土于张雄夫妇墓葬。

  考古人员通过对其家族墓志碑文的解读曾推断,张雄夫人麴氏和其儿子张怀寂一生命运起伏。麴氏,就是文物故事中的“婆婆”,她原本出身高昌王族,后嫁给高昌将领张雄,张雄虽位高权重,但因与当时的高昌首领政见相左,最终抑郁而终,年仅50岁左右,麴氏仅有20多岁。麴氏30多岁时,“高昌”灭,她与儿子作为高昌贵族一起被迁出,直到40多岁才又回归故里。她的一个儿子盛年早衰,另一个儿子张怀寂功勋显著。麴氏81岁离世,她是一位非常坚韧的女性。张氏家族的跌宕起伏,其实就是当时高昌贵族豪门兴衰变迁的一个缩影。

故事结束后,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楚艳,带着身着唐装服饰的模特惊艳登场,她从染料的选择、面料的细节到款式的结构,让观众重新目睹大唐的服饰风采,楚艳在节目中坦言,之所以高难度的艺术再现服饰,是要通过对于传统服饰文化的挖掘和整理,找回属于中国的审美精神,开拓一个衣冠王国的新时代。

   身披黑袍,头蓄长发,主持人尼格买提在预告片的这一形象,究竟要扮演何种角色?节目播出前,很多观众都在猜测尼格买提的守护人身份,直到节目播出,他化身守墓人在台上献唱时,人们才知道,原来他要带大家去探寻伏羲女娲图背后的神秘故事。

  伏羲女娲画像在全国各地的考古遗址中都曾出现过,此次亮相的这件宝贝,主要出自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中。

吐鲁番阿斯塔那墓葬群、喀拉和卓墓葬群、交河故城曾陆续发掘出土过数十幅伏羲女娲画像,它们的质地分绢制和麻制,多数都用钉子钉在每座墓室的顶部,画面朝下,正对墓主,也有少数画像折叠包裹在墓主身旁。

  新疆曾有学者分析,吐鲁番古代居民之所以将伏羲女娲画像安置在墓葬中,其作用可能是为了保护死者安宁,并期望死者灵魂能保佑子孙繁衍生息,家族繁荣昌盛。

  据悉,上世纪80年代初,“伏羲女娲图”曾一度引起各方热议,原因是有人把它和国外发现“脱氧核糖核酸分子结构正是双螺旋线结构”结合在一起,认为伏羲女娲交尾图,很像DNA的分子结构。

  DNA是呈现双螺旋结构,两条脱氧核苷酸链相互缠绕,形成了一个完整的DNA分子。而伏羲女娲交尾图呈现的也是双螺旋结构,在古代科技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这是一种预示?还是一种巧合?

  节目中,中国基因组学奠基人于军教授对此分析介绍,“伏羲和女娲是我们中国人假设和神话了的始祖,而DNA是科学揭示人类起源的物质基础,它们虽是人类生命起点的不同表述,但都是人类对生命繁衍之谜的认知和解开生命繁衍之谜的渴望。”

   92岁的表演艺术家蓝天野曾在《封神榜》中塑造过姜子牙,这一次,他在“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文物故事中,扮演的是西汉名将赵充国。剧中的赵充国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危险境遇,内有皇帝施压,外有羌人首领不断地嘲笑,但他最终克服重重困难,创造了“廉颇老矣,尚能战也”的传奇。

  有学者分析“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句话的创制,和《汉书·赵充国传》所记史事有关联。这一历史事件的原始版本是,公元前61年,羌人企图联合匈奴侵扰汉朝,76岁高龄的赵充国毛遂自荐,踏上平定羌乱的征程。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汉代蜀地织锦护臂,为国家一级文物,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被誉为20世纪中国考古学最伟大的发现之一。1995年10月,中日尼雅遗址学术考察队成员在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尼雅遗址一处古墓中发现该织锦。收藏于新疆博物馆。

该织锦呈圆角长方形,长18.5厘米,宽12.5厘米,用“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为面料,边上用白绢镶边,两个长边上各缝缀有3条长约21厘米、宽1.5厘米的白色绢带,其中3条残断。织有八个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小羊军团自助旅行喀纳斯

新浪微博:

@自助旅行喀纳斯

发表于 2019-8-26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学习一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