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793

主题

俄罗斯

“川渝比特人”远东意外之旅

查看:5864 | 回复:33
发表于 2019-8-29 14:13 显示全部帖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而正是那些路上的经历丰盈了我们的想象
有一天醒来
我发现自己有了妄想症
这个原本井井有条的世界
好像开始变得不同
现在
我要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8-29 14:13 显示全部帖子
序【who am I?】此处有片

在东土的西南方,有一个特别的山村,住着几名“川渝比特人”,他们是相当矮小的种族,大概只有人类身体的一半高度,并且拥有灵巧的手指、练得一手鹰抓功;开朗的面孔,笑起来十分诡异。






其中一名“川渝霍比特人”姑且称他为Iron Crotch。二十出头,不满三十。他身材矮小,有一双大脚,早年在Hong Kong拜师学艺,习得一双好脚气,也为他这些年冒险的平安归来,打下夯实的基础。


一天,Iron Crotch刚用完早餐,正去码头看出日,一名老者就在这时出现了,留着一圈花白的胡须,批着一顶墨绿色的斗篷。眼睛深邃,并散发着星辰的光芒。看着这样一位故事很长的老者找上门来,那么你就可以预料到将会有难以想像的奇妙故事发生。他所到之处,冒险和传奇都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而且还是以最出人意料的形式发生。




  “早上好啊!”Iron Crotch真诚地说。太阳暖呼呼,海风又无比的舒服。不过,老者挑起又长又浓密的眉毛打量着他。

Iron Crotch看着对方心情不好,又搭了一句:“如果你身上有带烟斗,不妨坐在我身边,尽管用我的菸叶!这么好的天气,不欣赏岂不浪费了。今天还有一整天可以过呢!”话一说完,Iron Crotch又在码头的门板上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

老者接过菸叶,吐出一个美丽的灰色烟圈;烟圈就这么完好如初飘啊飘,一直被海风带向远方。


“真漂亮!”老者说:“可惜我今早不能在这边吐烟圈了,我正想要找人和我一起参加未来的一场冒险,但在这里都找不到什么伙伴!哼,好气哦!”

“在这一带?那当然罗!我们可是老老实实过活的普通人,不需要什么冒险。这是很让人头痛、又不舒服的东西,会让你来不及吃晚饭!我实在搞不懂,冒险到底有什么好玩的?”Iron Crotch下意识的敲了敲食指和中指。然后他拿出了随身魔法书,开始翻朋友圈,并搜索附近的人,假装没时间理会这个老人。他已经暗自决定了,这家伙和他合不来,希望他赶快离开。

但那老者还是不打算离开,他倚着拐杖,一言不发地打量着眼前的霍比特人,直到Iron Crotch下觉得浑身不对劲,甚至有些鸡皮疙瘩。心想:这最萌身高差难道对我有兴趣?不由菊花一紧,有些冒汗。这种实力悬殊的对抗,我是反抗呢?还是欲拒还迎?脑袋里逐渐浮出的画面感,就像老者吐出的烟雾,久久不能散去。

Iron Crotch忍受不了思想的折磨,索性起身离开。

“你的Hong Kong脚,还有1秒20次的手速,这一身本领就是为了烂在这种地方?真的很丧,好气哦!”老者又说了一次他的口头禅。

“你怎么知道我的能力?”Iron Crotch吃惊的说。

“你以为就靠一双被施乐小儿科魔法结节的破袜子,就能掩盖你的气味?它就像82年的拉菲,闻过,就忘不了。”老者补充道。

现场的气氛有些尬,Iron Crotch为了缓和一下,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块草莓蛋糕:感谢将我的脚和拉菲做对比,希望这块草莓蛋糕能化解你对拉菲的相思之苦。



“你准备答应我参加这次冒险了吗?”老者拿起草莓蛋糕,咬了一口道。

老者深邃的眸子似乎看穿了Iron Crotch的心思,Iron Crotch正要答话拒绝的时候,老者抢先说道:“那里有不少美酒佳人,最重要的是,赢得冒险的人,可以到“法器世界”选一样心仪的法器。”

“法器世界,这个星球上最大的藏宝阁,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法器,据说远古时代一位大能者收集了天下90%的法器,并藏于其中,在寿终之时,立下结节,等待有缘人。结界每百年才打开一次,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兴趣?”

Iron Crotch终于可以开口:“为什么会选上我?”

“因为你够快啊,一秒20次。”

Iron Crotch有些吃惊对方如此了解自己。


老者接着开口,“默认就是答应了。”随手打开一个圆形的传送门,里面有五光十色的铭文流动,隐晦难解的文字翻古老的光芒。

Iron Crotch正吃惊于眼下的华丽,就被老者抓住了肩膀,一把丢了进去,空中还传来隐约的回声:“等等,我还没准备好,我只带了一条内裤.....”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9 14:14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章【亚欧魔法大会】

因为主会场布下严密的结界,所以传送或者飞行就被禁止了 ,所有的参赛人员都乘坐着各式各样的陆海交通工具,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学院集合,再前往本次大会的会场。

一个传送门在此打开,出来的正好是是Iron Crotch,像一袋垃圾一样被随意丢弃在地上。一阵眩晕,还有一点点想吐的感觉,为什么传送会让人想吐,物理的角度我就不分析了,不知是哪个导演开启这样的设定,成了后续作品的潜规则。
















这场盛大的聚会,吸引了各路的参赛者,有乘坐着八岐大蟒的大和族,来自阿斯加德海上传奇......








就连很少出动的“blue shit皇家学院”也派出了浩浩荡荡的队伍,这些橙色的机械手臂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资本。看来为了“法器世界”的至宝,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魔法协会。


除了大门派,还能见到许多稀有物种,黑得一塌糊涂的影子怪,薄如蝉翼的纸片人,青铜使者,哦,还有身材妙曼的假面人等等......甚至有些都叫不出名字。




发表于 2019-8-29 14:15 显示全部帖子




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就铁皮盔人,他们有着东土的容貌,头上却长着一顶铁皮盔。真的很想看看铁皮下到底装的什么,Iron Crotch心里想着。

Iron Crotch来回打量这些奇奇怪怪的物种,像他这样矮小的物种,一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Iron Crotch被老者一把丢了过来,除了带着自己的随身法器,别无他物。为了不至于步行到会场,Iron Crotch最终脱下了Hong Kong脚的结界袜,周遭瞬间一片死寂,生灵只是昙花一现。布满老茧的手伸进的袜中不停的摸索——私房钱,就应该藏在最危险的地方,一眨眼功夫,几千卢布出现在手中,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总算有了到达亚欧魔法大会的路费,Iron Crotch无奈的笑了一笑,嘴里还咒骂着那位推自己入坑的老者。眼看传奇巨蟒和战舰的背影,Iron Crotch吐了一口气,选择了最便宜、最传统的交通方式——陆地铁皮车。“有钱,有实力真好,这个世界,没有这些,连一坨屎都不如,至少,屎还没人敢去踩。”


符拉迪沃斯托克像是被雨神诅咒过,一年四季大多数时候都在雨中度过,车窗外哗啦哗啦的雨点不断敲击着玻璃,好像随时都要吞没它们,并且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汽车是可以不用年检的,所以,Iron Crotch乘坐的廉价陆地铁皮车只是碰巧遇上了这样的好运,在暴雨中抛锚了。


“这该如何是好,我会错过魔法大会的。”Iron Crotch喃喃自语。

驾驶铁皮车的弗拉迪沃斯托克巨人用浑厚的声音说了一大串难懂的词汇。Iron Crotch掏出魔法书,翻开谷歌翻译的一页,传来清晰的霍比特语言:“我也没有办法,小子,你只有等下班车从这里路过的时候带你过去,这被诅咒过的鬼天气。”

Iron Crotch碍于巨人的淫威,便不再多语,靠着窗边,开始思考:传送自己的老者到底是什么来路,看他随手就能打开亚欧大陆结界,一定也是不凡。想着想着,便沉沉睡去,一路赶来,想必累坏了。

“轰”一声巨大的关门声,Iron Crotch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打开翻译页,巨人司机说道:“小子,有车来了,错过了,你就收拾行李回家吧。”


Iron Crotch看了看窗外,一辆黄色的Optimus Prime缓缓行驶了过来。


这次的司机不再是弗拉迪沃斯托克巨人,而是长着一对圆溜溜,绿色眼睛的物种。他和巨人短暂的交流后,便示意Iron Crotch上车。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魔法大陆,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境遇呢,大家都不得而知,不过“川渝比特人”有一条信念,只要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坚持做下去。
发表于 2019-8-29 14:16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章【八方汇合】

终于一切都回到正轨,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乎然一个瞬间,猛然感受到周围的魔法气息变得浑厚葱郁,时光的流逝也变得慢了起来,Iron Crotch打起了精神,摩挲了手中的拳头,“魔法大会,我来了。”


这次大会在一个叫Komplex Mayak的地方,距离弗拉迪沃斯托克不远的一处海湾。除了受邀请的人,其他人根本发现不了此处,强大的魔法结界屏蔽了外部的世界。结界外围也被光秃秃的钢铁树林包裹,不要小瞧这些张牙舞爪的树林,它们就像战士一样守护着这里,如果你想在此处飞行的话,它们会毫不犹豫的用铁针撕碎你。


Komplex Mayak并不华丽,大多是木结构建筑供参赛者们休息。


整个区域非常幽静,听到最多声音便是这些乌鸦哨兵,据说这些高等精灵的后裔,与钢铁之树一同守护着这里。




Komplex Mayak作为魔法大会的举办地,地理环境隐蔽,远离了都市的喧嚣,虽然有些不方便,但整个区域非常幽静,“网球场,游泳馆,保龄球,台球室,游戏室”,整个会场走的是轻度假村的路线。在树林中,还有一座座魔法塔,经常有魔法师在下面打坐,修行,每座小塔时常冒出青烟,夹杂着浓烈的烧烤味。什么样的功力能把自己都烤糊了?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走近一看,尼玛,这些老法师根本没有打坐,全部在烧烤,看着他们的品味,难以下咽,白花花的肉,上点油,就开啃。哼,他们是没有见识过six grandpa(六婆辣椒面)的魔性,任你再腥的物体,只要一阵暴雨梨花的撒上,马上变得让人垂涎欲滴,据说世界上只有三种气味,它只能战个平手,分别是Hong Kong脚气,Fox腋气和Bird胩气。





所有的参赛者都被有序的分配到各自的房间,大多数弱鸡都住通房,Iron Crotch便是首当其冲。一些能叫出名号的大陆强者被分配在散落在园区内的独栋木屋里。








Iron Crotch走进房间,发现床都很短小,尺寸感觉是为“川渝比特人”量身打造的。那些身形高大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巨人怎么睡下的?脚放在床外,为了不洗?想着想着,Iron Crotch有些反胃,跑道房间的阳台上,开始打坐装逼。


为了应对来自各地的参赛人员,大会方提供了3个不同的餐厅,“海牛餐厅”坐拥最好的海景用餐环境。




中心区的土豪们的“小炒餐厅”。


以及法师宴会厅。

发表于 2019-8-29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和想象中残酷的试炼画风不太一样,既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巨人的主场,美酒+舞蹈成了必不可少开幕式。Iron Crotch也不甘示弱,跃跃欲试,不过刚进舞池没多久,就淹没在人群中。“川渝比特人”还有个特点,在任何困境中,都能想到自我开导的办法,既然不能确认眼神,就这样仰望群峰也挺好的。


本次亚欧魔法大会,也吸引了来自欧陆的几位ins榜上赫赫有名顶尖魔法师,作为试炼的发起者和考核组成员。

















发表于 2019-8-29 14:18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三章【力压群雄】

激烈的对抗后,已经淘汰了一半以上的魔法师,剩下的人来到了第二个试炼点。一对衣着不雅的男女(尼玛,明明就是裸体)镇守着大门。男子通体发红,像火一样燃烧着,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女子虽然皮肤很白皙,不过一头火红的头发比男子更加夺目,姿态相当妖娆,慵懒。他们相拥而站,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前来的参赛者。这般模样,与这长廊古朴庄严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但无人敢出声对斥。“雌雄火种”声名远扬,想必就是眼前两位了。



终于有沉不住的法师,想要去挑战一下面前两位。一位年轻的学院派法师身形刚动,另一位老者也翻开了魔法书,开始低声吟唱起来。




群殴,怎么能少了“blue shit皇家学院”的学员们,大家看着有人率先出头,纷纷跟上,抱团取暖,想一口气破掉“雌雄火种”的守卫,五彩的魔法化为流光向守卫轰去。


“雌雄火种”的两位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依旧保持着抱在一起的姿势,这气魄,倒是有些出乎意料。突然,空间震荡,一纸令牌从天而降:“本局试炼,只能solo”。令牌上古老的铭文发着暗金色的光芒,随即一闪,所有奔向“雌雄火种”的法术全部被这些光芒吸收殆尽。

难怪“雌雄火种”如此淡定,原来有如此神通护体。这样以来,就只有单枪匹马了。


一位老者率先站出来:“老夫外号——提包,久闻二位大名,就让老夫来会会你们真如传说中那样厉害,二位谁先上?”

“我二人本就雌雄同体,1+1还是=1,当然是一起上了。”“雌雄火种”有些玩味的说道。

“噗,噗噗噗。”提包法师一口老血洒满一地,“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夫今天就要拆了你们的手脚,看你们还能不能抱在一起。”

“雌火种”也不生气,妩媚着笑道:“哟,老哥哥,上火了,喝王老吉呀,吐这么多血,要吃多少毛血旺才补得回来。”“再说,就算你拆了我们的手脚,我们顶多就是不能移动,但是还可以联通啊。”

“少废话,能动手时,我绝不动口”老者路发冲冠,没有吟唱,手指就打出了火花,随即化作一把烈火长枪向雌雄火种刺去,这一手娴熟的攻击可以看出老者确实有自傲的本钱。


“在我们雌雄火种面前玩火,那和**没有两样。”说完,只见“雌雄火种”两人互相调转了方位,男女声混杂的低吟“大炎陨星术69式”。


整座城市的天色突然阴沉了下来,一颗颗包裹着昧火的陨星从天而降,周遭空气的水分被高温蒸发得白烟阵阵。老者的长矛摧枯拉朽般化作灰烬,陨星撞击对面的一瞬间,整座城市都被金色的火焰冲击洗劫了一番,火海翻涌,被焚烧过的地方虚空破碎,整个城市都沸腾了起来。




“水遁·水龙咬爆”无数股水龙从天而降,喷射而出,将整个焚烧的城市扑灭。


一位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大家的面前,“雌雄火种,不要玩过火了,毕竟只是个试炼。”

“雌火种”依然是令人酥麻的声音说道:“哟,我说是什么风,把我们小水水都吹来了,前段时间不是听闻你前列腺炎犯了吗,还能使出如此威力的水龙术,看来江湖传言,并不可信啊。”

墨镜男子一听就杠上了,毕竟水火不相容:“一派胡言,信不信我把你们俩浇熄了,拿去汗蒸。”

“雌雄火种”终于抬起了头,表情认真了起来:“那你来试试?看我不把你前列腺炎烧出来。”

“不要影响别人试炼,我们换个地方。”墨镜男子说罢,开辟空间,纵深跳了进去。“雌雄火种”随后也一起跳入。空间慢慢缩小,直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雌雄火种”守卫的试炼门就这样暴露在参赛者的面前。“这样就可以进去了?”大家面面相觑,有人高声回应道:“不会是陷阱吧?”所有人都围绕在门前,却没有人上前去打开。毕竟大家都见识过“大炎陨星术69式”的厉害。

Iron Crotch这个常识小白,居然力排众人看SB的眼神,摸上了金属的把手,拉开了红色大门,纵深一跃,跳了进去。随后红门直接消失,一个嘹亮的声音,“门外所有的参赛者,全部OUT,出局!”


紧接着,都不是鬼哭狼嚎了骚叫了,有的脾气不好之人,直接开骂:“这是哪个脑残设计的试炼。”随后直接被空间撕碎,连身上的一个原子都消失殆尽。所以人只好敢怒不敢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离开。

发表于 2019-8-29 14:19 显示全部帖子
第四章【神秘老者的身份?】

经过上一关如此惊险的考验,Iron Crotch等级从1一跃到99,终于只身进入到最后的试炼,距离“法器世界”的大门又近了一步。

绝望之海,一个连空间都不稳定的地方,随时都在分离瓦解重构,魔法在这里只会加速空间的解析,这样一个让魔法师避之不及的地方,却成了最终试炼之地。

有一些年轻的法师们打起了退堂鼓,毕竟再好的法器,留着命才有资格拥有。一些老法师早已看破大限将至,倒是不如搏一把,看能否换取一些机缘。





Iron Crotch也犹豫过,是不是该到此为止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正在情绪斗争激励的一刻,绝望海岸线便的树林里,把Iron Crotch传送过来的神秘老者出现了。


他拖着残影,闪烁到Iron Crotch面前,道:“小子,你果然没有让老夫失望,居然能坚持到这里。”

“你到底是谁?”Iron Crotch调动起全身的魔法能量说道。经过这些天的试炼,Iron Crotch的魔力越发的精纯,旋转的魔力气流将衣角拍得吱吱作响。

老者轻探出手指,对着Iron Crotch的眉心一点,所有的魔力消失殆尽,就像从来没有凝聚过。

“年轻人,脾气暴,可以理解。想当年,我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一夜7次也是不在话下,咳。”老者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气氛突然有些尴尬,用一声咳嗽打断了自己。

“老家伙,你究竟想干嘛?”Iron Crotch发现魔力凭空消失,一下萎靡了起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被压得死死的,也只能逞一时口舌之快。


“这是我最后的一丝精神之力与你对话了,我就是法器世界的主人,因为最后一次渡劫失败,肉身陨落,仅存残留的精神体。法器世界其实就是你面前的死亡之海,不过开启它是有条件的,我选中你,不是因为你天赋异禀,而是我年轻的时候,和你同样习得过“Hong Kong脚”,没想到上古无人问津的功夫,居然被流传了下来,说起来我们还算半个同门。”


“说重点”Iron Crotch没好气的说道,毕竟被耍了一大圈,心里没点火是不可能的。

“年轻人就是心急,怪不得你一秒20次。”老者也不气,笑眯眯的洗着脑。“打开法器空间的钥匙就是故事,如果你能用魔法演绎一出让我感动到流泪的故事,空间便会自动打开。如果失败了,空间便永远消逝于世间,毕竟,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Iron Crotch说道:“要让你这个老狐狸流眼泪,比登天还难。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莎普爱思滴眼液,让你分分钟哭出真实感?”

“你丫的,要气死老夫,信不信我脱鞋熏死你。好了说点正经的,你觉得符拉迪沃斯托克女巨人漂亮吗?”

“噗噗噗”Iron Crotch一口下午茶喷了出去。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别以为你喷了卡文克莱永恒之水男士香水就能掩盖住你的骚气。”Iron Crotch补充道。

“反正你现在也跑不了,必须完成这项任务,假如没有完成,我就让空间现在就崩塌,就是挂,也要拉你一起下水。”老者笑眯眯的说道,一副好像看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女巨人得表情。

“意思就是没得选咯,那你弄死我吧,早死早超生。”Iron Crotch以难为难,谈条件之前,就是互相威胁,这也是一门谈判的艺术。

“你这个小狐狸,看来你不仅习得了Hong Kong脚,青丘狐仙的大狡猾之术也被你习得一二。要不要试一试我的卡文克莱永恒之水男士香水?也罢,如果你成功打开了空间大门,我再送你一个大机缘。”老者妥协了。

“什么机缘?”Iron Crotch说道。

格鲁吉亚暗黑料理”老者说着说着,口水都留满了白胡须,自言自语:“多么令人怀恋的味道啊。”

Iron Crotch有些吃惊:“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料理,将东方的灰面之力与西方的炭烤之术完美结合的料理,据说得到格鲁吉亚暗黑料理的人,从此以铁练裆,裆中有铁,练至大成,便成铁裆。”“好,我答应了,也没有过多虚假的犹豫。”

老者眼光在Iron Crotch身上打量了几番,一抹奸计得逞的微笑在脸庞飞速出现,旋即消散。迟疑了一会,才假装及其不情愿的开口道:“哎,亏大了,亏大了,不过我也是将消散之魂,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试炼吧。”


发表于 2019-8-29 14:19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五章【海边的故事】此处有片

故事大概讲述的是在那个遥远的时代,天地的灵气还多得着不住,如果灵气可以让人变胖,那么世界上就没有瘦子了。


海参崴的海边,有一个捕鱼为生家庭,一个孙女与一位老者相依为命。孙女的父母去哪里了呢?东土的南方,有一颗闪闪的明珠——东莞,汇聚了大量的外来打工者,女孩的父母就是其中一对。和大多数外来人一样,他们每年只回家探望一次,放下一些衣服,盘缠,呆上几天又匆匆离开。因为通往东莞的传送通道——春运,每年只能开启1次,而且每次开启1周后,就会关闭。

女孩的爷爷是一位老水手,一生与海抗争,他不必面对世俗那些难以忍受的价值,抵抗所谓成功的诱惑,他只知道手中的舵,天上的风,海中的浪,他一辈子的敌人与友人,教会了他最坚韧的品格。

有一天,年迈的水手要去海边捕鱼,可天气并不是那么理想,阴云密布,雷声频频。于是头一天答应好孙女带她一起去的事就搁置到一边。穿好雨衣,提上捕鱼的工具,老者就出门了。孙女听到爷爷离去的关门声,猛的醒来,非常生气,喃喃自语:“答应的事,就应该做到,大人们总是这样,不让我去,我偏偏就要。“于是她迅速的穿好衣服,拿着她最喜欢的望远镜出发了。这个望远镜跟着爷爷30于载,多次让水手化险为夷,如今交到孙女的手上,可见一般。




女孩就这样匆匆忙忙地跟了上去。爷爷的背影已经渐行渐远,很快就要消失这这片茂密的树林中。“还好带了望远镜,跟丢了,就麻烦了。”虽然女孩在这里长大,但是去海边的树林像是被诅咒过,一些熟路的人都经常会迷失其中。




女孩觉得跟踪爷爷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爷爷每走一段路,总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每次回头一看,又空无一物。这让小女孩觉得非常自豪,开心的笑了起来,随即又捂上嘴巴,生怕自己发出了声音,被发现。


一老一小,一前一后,走出了密林,来到了海边。天上的乌云已经包不住雨滴的重量,开始滴落下来。不多时,女孩和老者的雨衣上挂满了水珠。老者心想:越是这样的天气,鱼儿们越是活跃,今天说不定有个好收成。


风和浪像一对孪生的双胞胎,此起彼伏,掩盖了走在卵石上的脚步声,老者依然自顾自的喝酒,钓鱼,嘴里还叼着一个大烟斗,时不时吧嗒两口,再吐一圈青烟。








女孩躲在爷爷身后的大石后面,时不时探出个脑袋,仔细观察着爷爷怎么钓到那么多鱼。观察的同时还轻轻挪动着脚步。突然,老者猛一回头:“我说后面一直有个什么东西?原来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小女孩特别紧张,缩回了大石头后。“别躲啦,我都已经看见你了。”老者略带责怪的语气说道。




小女孩子只好缓缓的从大石后面走了出来,一脸无辜的低着头,那小样好像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海风将她金色的头发拂过脸颊,到是遮住了她一时的尴尬。


女孩感受这爷爷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里也越发的紧张起来,自己都可以听到那加速的心跳。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9 14:20 显示全部帖子


爷爷面带严肃的抓住了女孩的肩膀,“呀”女孩惊呼一声,却不敢抬头直视爷爷的眼睛。“哈哈哈哈哈”老菊花的脸上突然炸开来,爷爷大笑起来。“我有什么好怕的?”


面对着这180度的大转弯,女孩先是一惊,随即也笑了起来用埋怨的语气说道:“爷爷,为什么不带我一起来钓鱼呀,我们昨天可是说好了的。”“哦原来是这样,那今天的天气实在太糟糕了,就不忍心带上你一起了。”爷爷耐心的解释到。“答应的事情就应该要做到,我可以的。”女孩儿一脸倔强的回答道。爷爷也不多辩解,只是默默的微笑,这股坚韧劲儿像极了他年轻的时候。






爷爷一把抱起孙女,走到了他钓鱼的地方。“来,看看我们今天的收成,等会,爷爷给你做烤鱼。”


“你想,摸一摸它们吗?”爷爷又补充着。
“是的,可是它们,它们会从我手里滑走的。”小女孩瞪着水灵的大眼睛说。
“不用担心,爷爷的手就像一张大网,会把它抓得牢牢实实的,他们是大海的生物,爷爷与海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自然了解他们所有的特性。”



小女孩鼓足勇气,伸手摸了上去。“这是它的嘴,这是它的腮,这是它的鳞片......”爷爷顺着小女孩的手指补充道。










“好啦,今天也收获了不少。我们升起一团火,来烤鱼吧。”爷爷一边收拾渔具,一边说道。堆上一些早已准备好的干柴,倒上一些油,在这个阴雨绵绵的天气,火苗像变戏法似的窜了出来。


“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等会儿鱼烤好了我再叫你。”爷爷不停的转着手中穿着鱼的木棍。
火苗与鱼肉之间相互碰撞的时候,发出吱吱的声音。鱼肉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收紧,那白皙的肉质开始朝着金色的方向发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