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181

主题

伊犁

要是在这旷野里得了道,定要带着鸡犬升天

查看:2896 | 回复:10
发表于 2019-8-29 14:45 显示全部帖子


惊骇之夜



沙尔山别克的牧场此刻夜幕笼垂,万籁俱寂,起伏的草原披上了皎洁的月光。好似讲究的女人出席晚宴时必要换上优雅的长裙,才能得到更多的赞美。



初来乍到的人定会惊叹大自然的鬼使神差,同时幽深未知的恐惧也将依附在荒野的梦境。

此时在峡谷一侧的看家犬突然狂吠不止,“防空警报”持续了几分钟还未有停息的迹象,我和铁牛在帐篷中意识到这并不是“演习”。恐惧再也钻不进梦里,成了血液的加速剂。



远处的阴暗草丛里一定藏着某种生物正在偷窥着铁牛打颤的小白牙。手电打过去,回馈的是一对对闪着绿光的“灯泡”。聪明人立马意识到面对的是什么,可还是下意识的问到:“谁!”

“哞”~的一声回应从那个方向传来。(来自失眠的牛)



浑身的恐惧就像个屁一样,瞬间被崩出了体外。长叹了口气,还未等肾上腺素平稳,一腔怒火再次攻心:“栓柱儿!别tm叫了!睡觉!”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9 14:46 显示全部帖子


栓柱儿






栓柱儿是沙尔山别克家的看院犬。但这名字是我临时给赐的,因为哈萨克的狗只有统一的名字~“啧啧”。



栓柱儿还是个一岁左右乳臭未干的孩子,蹦起来却能够着我脖子。正赶上换季脱毛,黑褐色的斑秃式卷发,卧倒时难辨何物,老远一看像个塞满的黑色垃圾袋随风抖动。



白色的鼻梁是它混血儿的高智商标志。一对孙红雷样式的小豆眼儿,时常杀气腾腾。头上却顶着一对支棱的圆耳朵,就好似一头笨重的老熊吼出了娇嗔的一声“喵”,与气质极为不符。




所有陌生人在这货眼中都是"晚饭"。


最初与它相识时对着我们狂吠,激情的哈喇子从獠牙间喷射出来,如果没有铁链的束缚,我很可能就在它饭盆里结束了。


但自从被我使了迷魂术,它便放下了高傲的身段,成了胯下无尊严的二哈。




后来听说这货有狼的血统,我便对它肃然起敬。


从此厨房的剩饭、骨头总是转眼间不翼而飞,都是被我借花献佛给这野兽。或是给它来上一整套马杀鸡,以表敬意。



渴望自由的栓柱儿被禁锢在半径三米的圆圈内。三打白骨精时是为了保护圈里的人,而这个圈则是保证外边的人能够全身而退。


天性发作了就以木桩子为圆心,铁链为半径,狂画它十几个圈。此时的栓柱儿成了一个标准的圆规。




年轻的栓柱儿挖地洞的本领还只掌握了皮毛,但这是祖辈的基因留给它遮阳避雨的本能。



经常在大地的边缘看到一个毛绒绒的黑脑袋,含情脉脉的望着你。只要再向它走几步就会激动的跳出土洞,给你表演个大变活狗。



别克说它不会放牧,说来也正常,你能要求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儿在女澡堂转一圈而不动声色吗?


对于心属荒原的野兽来说,穿梭在“羊排”“羊腿”间,怎能不流哈喇子呢?



每当别克走进它时,栓柱儿依旧尾巴摇成风扇,跳起炫丽的鬼步,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崇拜与希望。


这可能就是一条狗对于忠诚最彻底的诠释吧。


发表于 2019-8-29 14:46 显示全部帖子


芦花





刚刚介绍了“门铃”栓柱儿,现在该说说“闹铃”芦花了。

大地无论在入睡前还是苏醒后,总会被描上一层不太真实的金色花边,那意境如同人睡眠前后时的不清醒。但随着芦花那嘹亮的一嗓子,大地退去了浮华,人的精神也随之抖擞。



没错,芦花就是沙尔山别克家的大公鸡。它一身黑白花纹的羽毛好似春秋战国的铁铠甲护体,头顶炫耀的红盔缨。


从不流露出胆怯的神色,就算是逃跑也必须高视阔步!





不管是狂风暴雨还是冰雪严寒,总挡不住它那开天辟地的一嗓子。


有时你会觉得拥有像芦花这样的纯天然闹铃,生活会充满诗意。而大部分的清晨你却只想炖锅泄火鸡汤。




芦花栓柱儿的最大不同,就是分别诠释着生命的围度与长度。一个享受在短暂的天堂,另一个煎熬于无边的地狱。

芦花妻妾成群,姨太太娶了五房。目前一房、二房、三房带孩子,四房抱窝,五房随身伺候主子。这大概是地球上每一个雄性生物梦寐以求的家庭成员配备。




抱窝的四姨太在墙角的储货架上已经趴了二十天,好似闭关的苦行僧。



按理说这时已该修成了老母亲,可蛋们却好似铁石心肠,完全不为之所动。这却急坏了一家人,谁也不愿看到“鸡飞蛋打”的结果。



又过了两天,产房终传来了一声“啼哭”。一家人急忙围观,一只披着熊猫色块的鸡娃子带来了一丝希冀。



最后关头又有两个毛球破壳而出。四姨太最终在抱窝的整一个月离开了十来个毛蛋,却又一次次的跳了回去。


对于世间的每一个母亲来说这都是最痛苦的决定。




茫茫草原上美味多汁的昆虫独供它们一家享用。而且为了增强芦花的阳刚之力和妻妾们的繁殖率,艾丽扎提每天还搭配麸子为其调养。


芦花真可谓是鸡生大赢家。



但就算世界首富也有擦屁股蹭一手翔的时候。谁也无法逃避生活中的小污点,芦花也不例外。


看似祥和的鸡群总是时不时发生一小波骚乱,起因是一只刚长全毛的小崽子按耐不住欲望之火,总想趁芦花不备与五姨太苟合。


但毛还没长全的小子还远不是芦花的对手,但它信誓旦旦的说:“江山迟早是老子的”。



祸不单行,一天早上沙尔山别克皱眉哀叹道:“唉...鸡娃子又让老鹰叼走一只,这个(三房姨太)本来有十只鸡娃子,现在就剩四只了。那个(二房姨太)本来有八只,也被叼走了两只。”



芦花对着头顶盘旋而过,有着杀儿之仇的老鹰一顿喷。


只不过在老鹰眼里那叫骂好似一把电动玩具枪,不仅伤不到皮毛,震慑的效果都达不到。



芦花一闪而过的衰颓眼神可以看出,它累了,像一个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男人。看来从鸡生也能看透人生: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不同的是芦花一旦“出了城”,也就意味着要被端上桌。


在别克的牧场生活有时是忙碌的,有时又是闲情逸致的。远离了喧嚣的人潮、污浊的空气、琐碎无聊的事物,内心的浮躁便褪去了,拨草瞻风的能力自然就提升了。


一草一木便是风景,一针一线就是生活,日子过久了定能得道成仙。到时候一定带上栓柱儿和芦花,这就叫做 ——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发表于 2019-8-29 15:27 显示全部帖子
前来围观下。
发表于 2019-8-29 16:42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9-8-29 16:52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
发表于 2019-8-29 19:17 显示全部帖子
户外有你更精彩
   
发表于 2019-8-30 10:48 显示全部帖子
亚历山大流浪狗 发表于 2019-8-29 14:45

惊骇之夜 ...

晚上有点恐怖呀,那双发光的眼睛
发表于 2019-8-30 11:30 显示全部帖子
亚历山大流浪狗 发表于 2019-8-29 14:45

惊骇之夜 ...

夜晚这亮亮的眼睛有点恐怖啊
发表于 2019-8-31 07:24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