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792

主题

俄罗斯

永远的勘察加

查看:5957 | 回复:17
发表于 2019-8-31 10:3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子非文 于 2019-8-31 10:49 编辑

微信图片_201908311048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初识
堪察加,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却又无处寻迹。
处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堪察加半岛,西临鄂霍次克海,东邻太平洋和白令海,俄罗斯第二大半岛。这是堪察加的地理位置,而心理位置,却极为模糊。
某日清晨,JET一通电话,忘记了谈话主题,只依稀记得“堪察加”三个字。索性随手搜索,瞬间口腔胸腔盆腔共鸣,汗毛直立。我知道,这里是命中注定的地方,一生终会到达的地方。
随后就是机票,联系当地旅行社,住宿等,期间众多小插曲与地接利弊,将在最后一部分赘述。
二、到达

此行从香港出发,经海参崴转机,翌日清晨到达堪察加。

提取行李

出机场的标志性建筑。俄罗斯人除了巨大的伟人塑像外,就是类似于这样的建筑,有坦克,飞机,船等等。

也许是时差(比北京时间早4小时),也许是一夜未睡好,到达堪察加并未有太多欣喜及兴奋,加之去市区乘坐104路公交车下错站,看到满是灰尘的市郊,顿感失望。
此时,我还无法体会悟空游记中:“当新的一天来临,我才明白勘察加这样的土地,怎会在初次见面时就轻易暴露自己呢,但他一旦决定向你展示真实容貌的时候,那种扑面砸来的震撼感,就像一名高手在拳击比赛中不出招则已,但只要他愿意,拳拳都能击中得分部位,根本不会给你任何还击的机会,这里就是堪察加。”的表述。
堪察加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她不会让你一见倾心,市区甚至不及中国三、四线城市,只有到处的俄文才使你意识到这是异国他乡。但当你试图接近、探索她时,在某一刹那会被彻底击穿,或许是城市海滩的日落,或许是蓦然抬头的雪山,或许是漂流时岸边捕食的棕熊,或许是随船游弋的虎鲸,或许是坐在疾驰越野车顶的呼喊,或许是被火山的硫化气体熏的流泪咳嗽。堪察加永远不会向你展示她的整体,总是若隐若现,在某一瞬间击溃你。这就是堪察加。

用yundex打车到酒店后,开始市区小逛。



列宁广场


中午在这里吃了午饭后,前往红河(redriver)旅游公司交付尾款。



堪察加日落
三、漂流
次日参加河上漂流,来回乘坐的是这种俄式改装卡车,舒适性一般,但通过性强大,用当地人的话说,这种车可以到达任何地方。



堪察加的漂流,非常不“堪察加”,平静且安逸。没有剧烈的冲击与回旋,你甚至不用担心湿身。

静谧的河道与远处的火山,太阳暖暖的晒着,这是堪察加恬静的一面。

河岸上突现的棕熊,好奇的看着我们。

约1个多小时的漂流后,开始扎营准备午餐。在整个漂流过程,并未发现鱼的踪迹,这与网上的帖子大相径庭,询问向导安娜,她表示可能是天气,或者是人多的问题。好吧,反正此时的我对堪察加并未有太多好感。

司机兼·厨师,三文鱼是提前准备好的,虽然堪察加盛产三文鱼,但本地人却并不乐忠于这种美味,在他们眼中,鱼籽才是美味,至于鱼肉,只不过是当地哈士奇阿拉斯加的饭食罢了。


同样,在堪察加,没人会制作精美的三文鱼刺身,多半是与土豆、洋葱一顿煮,但依然美味。
请无视硕大的苍蝇,我已不想驱赶,实在是太!多!了!在堪察加的夏季,蚊子和苍蝇才是这里的主人,且体型巨大。国内的驱蚊液是无用的,网上强烈推荐购买的当地驱蚊喷雾,号称有四小时功效,实际情况,也就是4秒钟吧。

买了究极版本,心理作用大于实用效果。

漂流结束后,安娜带领我们去泡温泉,泡野温泉。
时差及俄式卡车的颠簸,使我睡意朦胧,眯着眼睛下车后,我惊呆了。一条小溪的岸边,驻扎着各色帐篷,车上放着嘈杂的音乐,人们或烧烤、或跳舞,这分明是一个大Party,这又是堪察加人生活的日常。

野温泉的野,在于无人管理,一切天然。堪察加人最喜欢的方式是冰火两重天,先在40多度的温泉中泡一泡,立刻冲到只有不到10度的溪水中。要说感觉吗,我尝试了下,犹如万根针扎,极度刺激,这很堪察加。

温泉流入小溪,你可以一条河里感受到两种温度,很神奇。
此时,我对堪察加多了一分好感,这好感,源自人与自然的和谐,生活的态度。

回程时,睡眼惺忪的我抬头的一霎那,被直面的阿瓦恰火山惊醒,这一刻,我知道自己已经爱上这块土地。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31 10:39 显示全部帖子
四、俄罗斯湾
堪察加出海的方式主要有两种:6小时左右的阿瓦恰湾和12小时左右的俄罗斯湾,后者涵盖前者路线。
当初预订时毫不犹豫选择了12小时的俄罗斯湾,看到虎鲸的概率较高。


一早起来,天空并不作美。阴天的堪察加和晴天有天壤之别,冷!


就这样,船在大风大雾中启航了,阴天吞噬了景色,颠簸与湿冷使大家躲在船舱中,减缓不适及取暖。



阿瓦恰湾的标志——三兄弟石


随着船的不停前行,天气逐渐放晴。





堪察加是个观鸟的好地方,多为海鸥及海鹦。



没带长焦,只能远远的拍几张。

过了这块焦岩,便开始海钓。


俄罗斯大哥要和我比赛,谁知是个高手,最终1:3惜败。



钓鱼分两次,第二次才钓出了比目鱼。

至于鱼吗,肯定要吃鲜的了,只是船上条件有限,加之战斗民族不如我天朝善于烹饪,只能一炸了之,倒也美味。



当然螃蟹也是少不了的。
何旭我们两个吃了一大半,船上有一堆德国人,虽不吃,看表情也是惊呆了。


船行进中,听到躁动,定睛一看,人品爆发——虎鲸。


船离这些生物越来越近,最近处,感觉就在身边游弋,每当看到地球上大型生物时,总有种莫名的感动。


懒洋洋晒太阳的海狮




船上的大副(也就是他和船长两人),喜欢用腿开船,天气好时,索性脱光一头扎进海里。



堪察加的船多是从日本过来的二手船,上面卫生间的示图略带幽默。




回程又见阿瓦恰火山。

下了船,螃蟹吃多的何旭和我决定直奔当地有名的高档餐厅弄点甜点。确实如攻略所言,这地不好找,虽位于红河旅行社附近,到外部没有任何表示牌,低调的只有一个铁门及营业时间牌。




这里有不少国人的身影,服务员依然不懂英文,幸好有一俄国混血精通俄语的小伙热心解围。在此感谢。


昏黄的灯光,精致的出品,人均百元的消费,值!

饭后无聊,决定夜爬米申山。
从山脚到山顶正常脚力20分钟。



发表于 2019-8-31 10:42 显示全部帖子
五、托尔巴奇克
这里,是堪察加原始与荒凉的代名词;这里,有堪察加人的狂野与热情;这里,是地球之外的异星。
托尔巴奇克的行程多为四天三夜的露营,只适合6-9月前往,冬季无法到达。
D1
从堪察加彼得罗巴普洛夫斯克到托尔巴奇克约600公里,要近10小时的车程,因此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坐车。
不同于漂流时红河旅行社派出的俄式卡车,早上出发时乘坐的是重度改装的陆巡和德利卡,路上才明白是红河把我转给了当地的一名专门做托尔巴奇克路线的向导安德瑞(Andrey),但幸运的是不但收获了与艾利克斯的友谊,深度认识了托尔巴奇克这片土地,更福利的是,参加这次行程的7名队员中,只有我一个男的。


安德瑞(Andrey):向导兼司机兼老板


途经Milkovo小镇,远处的赫鲁晓夫楼,涂鸦着苏联的第一位宇航员,加加林。
路上问艾利克斯怎么看待列宁,搞笑的艾利克斯立刻回答:“第一,他是个伟大的人,第二,他是个死人”。艾利克斯毫无逻辑又富有哲理的回答,总是会引来大家的欢笑。就这样在无聊的路上有趣的聊着,从圣经故事到《那个男人来自地球》,从《权力的游戏》到《丛林之书》,艾利克斯好像一个宝库,有各种语言版本的电子版《圣经》,他甚至记得《丛林之书》上黑豹,棕熊,和巨蟒的名字。
忽然小路一转,越野车正式进入越野路段。


密林穿行


路遇俄式卡车返回的队伍,这种卡车能够更好应付托尔巴奇克的道路,但舒适性较差,且行进速度慢,从堪察加到托尔巴奇克要12个小时。


路上的不知名浆果,酸。


熔岩与生命:黑色部分为托尔巴奇克的熔岩流最终停滞冷却,绿色的是树。
托尔巴奇克火山2012年喷发,熔岩流绵延20公里,摧毁了两座科考站。



路遇河水


过河后,艾利克斯迅速换上了他专业的防蚊服。


第一眼托尔巴奇克火山


远处红色的火山依然有温度,也是第三天火山烤肠的地方。



7年过去了,曾经被火山熔岩吞噬的地方,有了生命的痕迹,白色的是一种苔藓。



进入死亡森林。


万万没想到的是晚上的营地就在死亡森林


我们的五星级营地



上帝视角死亡森林






晚餐


晚霞中的死亡森林


篝火时间,主要是为了驱赶蚊子和聊天打发时间。作为唯一的外国人,他们对我相当好奇,第一天的篝火时间基本成了问题回答。
堪察加,多了一丝温度。
晚上睡觉前,艾利克斯教我使用了驱熊信号弹,并叮嘱帐篷中不能存放食物。

发表于 2019-8-31 10:43 显示全部帖子
D2
今日的目标只有一个:托尔巴奇克火山
其实所谓的托尔巴奇克由两座火山组成,高的那座是Sharp Tolbachik,海拔为近4000米,低的那座是Flat Tolbachik,海拔3140米。绝大部分队伍都是选择登顶后者,一天往返,约10小时。登顶前者需要携带帐篷等装备,两天时间。
攀登Flat 托尔巴奇克并不需要技术性装备,只需徒步上去即可,但并不轻松,起点1300米+的海拔,全程1700米+的上升,1700米+的下降,全天累计3400米+。且即使夏季,依然有近一半的雪上行走,最深处超过大腿,需沿着脚印前行,一步一滑。下降时有一段不同于上山的路线,一路滑下来,倒也刺激。


早上6点起床,丰富的早餐后,直奔托尔巴奇克火山下。


路上收获熊一枚,安德瑞开车追赶,没想到这哥们跑起来异常迅速,人根本不是对手。


托尔巴奇克冷却的熔岩流,亦是徒步起点。


出发之前的合照





路上的奥利奥积雪







在云端





看,飞机


托尔巴奇克上的旗云


终到火山口,游客照一张


Flat 托尔巴奇克的山顶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积雪覆盖,并不时传出巨大的雪崩声。



安德瑞和其他人交流了之后,告诉我他们要去附近转转,那就跟上呗,走着走着,发现不对,手脚并用爬上了右手边的最高点后,他们依然没有停下来,这是要围着火山口转一圈的节奏。哎,就我一爷们,怎么说也不能掉队,硬着头皮也要跟上。
天气说变就变,一阵大雾瞬间充了上来,瞬间气温骤降,能见度极低,随后下撤。


回到营地后,发现艾利克斯在锯木头,打着帮忙的旗号过过瘾。




从此劈柴喂马,浪迹天涯。


艾利克斯的刀,还有个有意思的小插曲,一到营地,艾利克斯就给我介绍他的这把刀,并告诉我这把刀叫做巴鲁,也就是《丛林之书》中棕熊的名字,我看他介绍时眉飞色舞,且随身携带,必是相伴多年的心爱之物,便多问了一句,这刀是别人送给你的吗?“不,是我两天前买的”………


死亡森林的彩虹


晚上吃过艾利克斯做的麋鹿肉饭,晚上继续篝火聊天,一天10个小时高强度徒步,大家并未显出太多疲惫,倒是喝起小酒,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发表于 2019-8-31 10:44 显示全部帖子
D3
今天睡到自然醒,吃过早饭后,艾利克斯很神秘的把我拉到他帐篷。昨天晚上聊了近3个小时后,他又给我展示了当兵时的照片。他很怀念那个时代,自己还是个类似于班长的小领导。




艾利克斯的军官证


随后,艾利克斯送我了一本关于雅库特民俗文化的书,并很认真的写下了这些字。


艾利克斯乌克兰的驾照,并忽悠我说上面的季莫申科是他女朋友。

随后出发去钻熔岩洞




洞内极其狭窄,阴冷潮湿。
出洞时颇有难度,大家都是头先出去,我采用中式出洞法。安德瑞告诉我,他感觉不可思议,他见过的所有中国人都是脚先出来。


曾经的熔岩现在已是一片绿色

继续前往标志性打卡地——直升机坠落点



拍了游客照后,直奔一座活火山进行火山烧烤
山不高,到达山顶没有任何难度。



图中圆形为火山喷发时造成的深坑


远眺死亡深林




到达山顶后,无人机来波上帝视野。








周围小转,奇特的火山色彩





开始火山烧烤,裂缝或洞中的温度约400度。





焦香酥脆


下山时,大家会带上一块石头,放在螺旋石堆的末端。

战斗民族果然猛,大家决定坐车顶返回。



除了紧握车顶架,车速超过80且没有任何保护,想要狂呼却发觉强风早已把嘴吹的变形。恐惧?根本不存在的,托尔巴奇克那类似异星的景观,只有壮阔和狂野,安德瑞似乎听到了我们的狂吼,加大油门,车咆哮的弹射出去,刺激着肾上腺素的迸发,一种歇斯底里的狂野。就这样一瞬间,你会被征服,你会爱上这里,这是托尔巴奇克,这是堪察加。



回到营地享受午餐,俄罗斯香肠。


下午还要探访土拨鼠和另一个熔岩洞,奈何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


坐在车中等雨停,安德瑞和他的朋友玩起了涂鸦。



大家车中晓寐了一会,雨势依旧,只能返回营地。
大雨下了一夜,托尔巴奇克也变的骤冷,穿上所有御寒的衣服,依然是寒风刺骨。
晴日的托尔巴奇克,短袖足以;风雨的托尔巴奇克,羽绒难当。而景色与行程,一切取决于运气及托尔巴奇克对你的接纳。
这很堪察加。

D4
返回


最后一眼托尔巴奇克


路遇来时的小溪,一夜的大雨使之变成了河,战斗民族自然是直接上,索性有惊无险的通过。
到达堪察加彼得巴普洛夫斯基后,大家简短告别。

发表于 2019-8-31 10:44 显示全部帖子
六、市内闲逛
今日市区游,主要是吃和逛博物馆。
堪察加市区不大,却星罗分布着分布着至少6个博物馆。与国内不同,这里的博物馆不求大而全,小而美是其突出风格。
第一站:火山学博物馆。



火山学博物馆就在这座绿色建筑里
门票500卢布,VR视频单独收费,好像是350卢布。
这里特别说一下火山学博物馆的VR视频,强烈推荐。视频一共有5个,都是独立收费。视频源自俄罗斯2017生态年的宣传片(2017 Years of ecology in Russia.有兴趣的朋友如果找到了下载源,还请私信我,先行感谢。)主要介绍俄罗斯的自然生态环境,涵盖俄罗斯7个国家公园,两个国家保护区。如果你不做选择,工作人员会默认播放介绍堪察加的VR。经过沟通,又多让我看了雅库特的VR。
至于是否好看,我只能说我看哭了…


一进门便是售卖纪念品的


蜡烛做的火山模型


贝壳说明着这里曾经是海底


火山上各类颜色的石头


火山科考

堪察加的博物馆多以俄文为主,若有兴趣,建议还是请英文翻译。
一个小小的博物馆,却让人感慨良多。对火山的认知与探索的背后,是一种对自然的好奇与敬畏,而博物馆,正是有形的记录与无形的传递。
反观地大物博的我们,却还差得远。

城市一瞥




即使在遥远的堪察加地区,战斗民族也少不了专门的健身场所。


堪察加涂鸦,海洋、火山、生命是永恒的主题。



白令1740年发现堪察加塑像


塑像后面雕刻着两艘船,即白令的圣彼得号和圣保罗号,亦是堪察加彼得罗巴普洛夫斯克这座城市名的由来。


无论多么偏远,俄罗斯人的生活都少不了歌剧院。

下午堪察加地区联合博物馆,谁知周二下午闭馆。堪察加人倒也通情达理,沟通后同意进去参观,但是没有专业讲解,只有一个不太懂英语的小伙,但是人非常热心。收费170卢布。


博物馆外立面是木质结构




堪察加的海生动物


堪察加的海鸟





猛犸象牙


堪察加的土著人种科里亚克人的民族服装。


日本永年间钱币,此钱币曾在我国清朝年间流通多年,看不懂俄文介绍,博物馆收藏此币,推测堪察加可能在宽永年间与日本通商,亦可能是打捞沉船所得。


白令


白令的圣彼得

晚餐去galant city的海鲜市场买了大半斤帝王蟹蟹腿肉,配着面包和黑茶,完美。

发表于 2019-8-31 10:45 显示全部帖子
七、狂野穆特洛夫斯基
早上6点出发,酒店门口看到车还有点疑惑,改装程度比前往托尔巴奇克的车辆还夸张。


对于穆特洛夫斯基火山,并无太多期许。
托尔巴奇克之行给予了太多震撼与回忆,还在回味中。
人们对于美好的事物总是希望深植于回忆,不愿破坏其完美性。
主观的刻板印象使我不认为今日的穆特洛夫斯基火山会有出彩之处。


离开公路之后,开始第一次给轮胎放气。


如此重度改装的陆巡,面对一路坦途,当时在我看来,似乎是哗众取宠。



上山的路


路上的图腾木像,应向导兼司机迪马(Dima)要求,还是下来拍张照吧。



路上无甚风景,加之天气不如意。想着最后一天也不会有多大惊喜。便倒头睡去,可我忘了,这里毕竟是堪察加。
忽然,急促的刹车使我惊醒。


大家下来,开始了第二次放气。




眼前没有路,一片白色,远处的绿色和大雾告诉我,这里肯定不是尽头。


疑惑中迪马呼唤我们上车,一脚油门直冲雪路。重度改装的越野车在雪地,河溪,熔岩上横行,没有明确的路径,车辙也是很随性的参考,颠簸并不会给人不适,反而会极度性奋。冰渣,河水,泥水满溅车身,雨刷的作用不是看清道路,而是为了识别方向。这就是堪察加,总是初识平凡,甚至乏味无趣,没有任何惊喜,但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直接刺激肾上腺素的迸发,高度性奋的大脑和疲惫的身躯,被死死的钉在堪察加的原始中。
不用反抗,也不必反抗,好好享受吧。




撞上石头是常态
























发表于 2019-8-31 10:46 显示全部帖子
就这样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越野车实在无法前行。备齐装备开始徒步。



徒步穆特洛夫斯基火山海拔上升400米,没有多大难度。


接近火山口,会有浓浓的硫化烟雾,异常刺鼻,人在烟雾中会流泪咳凑,不要停留太久。
建议携带口罩或魔术头巾遮鼻。





红色衣服就是向导迪马,壮汉一个。


海拔1600+的火山硫化物出烟口,温度超过300度。





到达火山口


捕获阿拉斯加一只




下山即原路返回


重度改装的越野车也仅仅是能应付穆特洛夫斯基的地形,而这类巨无霸才能游刃有余。一个车轮接近成年人身高。


迪马的厨艺还是不错的。
午餐刚过半程,飘起了小雨,并逐渐转大。无奈只能返程,原本这条路线还可参观冰洞,但雨势过大,只得放弃,谁让这里是堪察加呢。



回程路上遇到的


穆特洛夫斯基火山,除了驱车前往,还有重装徒步,回程时遇到两个重装徒步的俄罗斯人。哎,果然战斗民族,祝好运吧。

发表于 2019-8-31 10:47 显示全部帖子
八、离开
回程由新西伯利亚转机
新西伯利亚俄罗斯第三大城市,其国立歌剧院的演出不逊于莫斯科,无奈夏季停休。


听说内部奢华,皇宫气派。

新西伯利亚虽为俄罗斯第三大城市,可没有太多观光价值。只能列宁广场晃悠晃悠。



新西伯利亚火车站打卡,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重要枢纽。



最后参观了苏联博物馆,很小,门票200卢布,不知是否为个人开设。没有特殊情怀的就不做推荐了。

九、那些人们
离开堪察加已月余,但旅途中的人或事,却时常浮现。
回程中,我一直在思考:“是什么构成了旅行的记忆”。回顾在堪察加的日子,与震撼的风景呼应的,是旅途中有趣的人。我一直热衷于自然震撼的风景,甚至拍摄的照片中,都极力避免人或人为产物的出现。然而去年在尼泊尔的EBC之路上,认识了老曹,号称人文大师的他,照片中的人似乎有无限的生命与韧性。我也渐渐明白,绝美的风景是旅行的意义,而人是旅行的记忆。尤其是有趣的人。
我喜欢与有趣的人在一起,他们或许经历不幸,或许大脑一团浆糊,或许不符合社会主流价值,或许困于生计。但他们都有一种沁入骨髓的乐观与幽默,对于有趣的标准,我无法给出评价标准,但娘子强烈安利的《乐队的夏天》,却有一群这样有趣的人。对于摇滚乐,我是不喜的,更别说是综艺节目,但被娘子强烈推荐后,我忽然发现这群人平均年纪超过35岁,却依然不忘初心,其貌不扬,舞台上却自带光环。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单纯,这个词,用在小孩子身上是本色出演,用在青年人身上略带贬义,用在中年人身上,确实一种可贵的品质。他们在坚持自己的坚持,他们是有趣的人。
扯的有点远。游记不应只是图片的堆叠,更应是旅行中那些人们存在的依据与痕迹。


艾利克斯,托尔巴奇克的大厨,木工,搬运工,建筑师,段子手,总之是全能。


艾利克斯修建的厕所,包括地上部分的木质结构与地下部分的挖坑,焚烧处理。整个营地,也是他的杰作。
他是萨哈族,家乡是雅库特,曾在俄罗斯当兵。他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他非常以自己的家乡雅库特为荣,无论我们说什么,他总会提及雅库特,并认为只有雅库特的鱼和肉最好吃。
在离开托尔巴奇克前的晚上,艾利克斯用了近3个小时,给我展示并讲述了他手机上图片和视频。大多是关于他的家族,姐姐和弟弟,他的弟弟是雅库特的一名健身冠军,并非常以弟弟为荣。
艾利克斯今年已经43岁。他告诉我,年轻时自己是个坏人,那时吸烟喝酒吸毒不回家,怀孕的女朋友受不了,终于不辞而别。后来他信了基督,变成了好人,他感谢上帝,他非常喜欢现在的生活。并有了新的女朋友。我问他是否会变为妻子呢,他一脸幸福的憧憬着:看上帝。艾利克斯的手机上甚至没有女儿的照片,只在网上看到过。这让身为父亲的我五味杂陈。
原来,每个人的手机都是一段故事。


何旭,佳木斯小伙。之前虽未曾相识,但有缘在出发堪察加前加了微信,咨询了他很多堪察加的相关信息。他对堪察加的第一印象源于小学地理课本,一颗种子埋下,二十多年后才踏上这片土地,也算是圆梦了。
因时间关系,与他在堪察加只有一天的交集,却相聊甚欢。何旭对俄罗斯的地理人文相当熟知,也使我从另一个角度去审视海参崴及中俄的民族地域关系。


艾利克斯(右),出生在堪察加,生长在莫斯科,生活在圭亚那拉丁美洲东北部国家)。曾经做过医生,此次带着女儿一起堪察加深度游。
一直搞不清楚俄罗斯的姓名,我们去托尔巴奇克的队伍中,竟有五人都叫艾利克斯,且不分男女。经常是一声叫出去,众人望着你。

十、特别说明
1、关于中国地接
出发前联系了当地的中国地接,但最终还是选择联系当地旅行社,原因有二。一是本着自主精神,自行联系当地人可以更深刻的了解堪察加的人文风貌;二是临近出行,中国地接的报价之高,难以接受。且行程安排无法确定,看其他帖子有行程变动的风险。因进出行前10多天才定行程,多家中国地接都告诉我无法参加托尔巴奇克及俄罗斯湾的出行,甚至有的直接建议我退了机票明年早点定,想是好意,但心有不甘。但中国地接也有优势,若不不懂俄语也不擅长英语,且倾向于一站式服务的,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2、关于当地旅行社
当地正规旅行社都是有资质,并受政府限价的。签署旅行协议并支付定金可预定行程,对旅行者有较好的保障。
堪察加旅行社可能有数十家,穷游上有神贴介绍并有联系方式。因出发前两星期才定行程,给当地的十多家旅行社都发了邮件,但回复的寥寥无几。后来得知,堪察加的自然资源虽丰富,但旅游旺季只有夏季短短的3-4个月,大量的游客涌入,导致旺季的车辆、导游十分紧张,多数旅行社至少提前半年甚至一年,就确定好行程,供游客报名选择。如我参加的红河旅行社,旺季前往托尔巴奇克的周期是每10天一团,每次人数有限。可我预期前往托尔巴奇克的时间并不在红河的行程内,但红河依然帮我预定了行程,通过转包的形式转给了当地更小的旅行社,也就是安德瑞和他的小伙伴们,因此,也更深刻的体验了托尔巴奇克。穆特洛夫斯基的行程亦是如此。(规模较大的旅行社出行多采用俄式卡车,小旅行社都是日本二手的陆巡和德利卡)
需注意的是,预定行程的定金多采用国际汇款,由于人民币与卢布无法直接兑换,需周转美国,汇款时间3-5天不等。
旺季旅游资源的紧缺意味着前往堪察加并不是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建议出发前至少1-2个月时间预定行程。
3、关于装备
常规路线并不需要特殊装备,但堪察加天气多变,上午短袖,下午就可能穿羽绒服,完全取决于是否阴天下雨,建议备上防寒衣物。
若参加火山徒步,建议带上雪套,高帮防水鞋。
4、负责任的旅行
堪察加自然资源丰富,物种多样。在这里,你能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以及堪察加人对生态的守护。野外是堪察加魅力所在,感受最深的是近十天的时间里,所到之处没有垃圾踪影,这与国内众多徒步、雪山路线形成鲜明对比。做负责任的旅行者,守护环境,尊重当地文化。

堪察加人会自豪的告诉你,堪察加不是俄罗斯,堪察加就是堪察加。

发表于 2019-8-31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前面那些图好好看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