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深圳

快被港人遗忘的角落——石澳鹤咀/船湾郊野公园(户外寻思)

查看:3397 | 回复:59
发表于 2019-9-10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鲸鱼骨架,相传是上世纪60年代,一条白鲸在这片海岸搁浅,后来海洋研究所将其尸骨放在此处,成为鹤咀的重要标志之一。骨架最底部是水泥,在水泥上面用几根铁结构将其托起,我不知道此中用意。不过,这让我想起海的女儿,来自于海,终将回归于海,似我们人类,来自于自然,终归回到大自然,如此循环,方得始终。











发表于 2019-9-10 11:05 显示全部帖子

  鹤咀灯塔,1875年开始启用,屹立于香港岛最东南岬角,是香港第一座lighthouse,见证了香港的百年历史变迁。灯塔高9.7米,底座和拱形入口均由粗琢石块砌成,是一座典型的花岗岩筑起的圆筒形建筑。灯塔为海上的船儿指引着方向,也为世人内心指明未来之路。






  在来之前,听安安发的一篇文章讲到,鹤咀灯塔被称为台湾的小垦丁,垦丁也有灯塔叫鹅銮鼻灯塔,处于台湾岛最南面,也需要走一段距离才能到达,细想来,前两年去的鹅銮鼻灯塔,与鹤咀灯塔真有几分相似之处,同样的海岸地貌、同样的岬角、同样的“人迹罕至”,同样的让人流连忘返,大自然真是奇妙。











(2016国庆环台骑行在鹅銮鼻公园的队友合影)


发表于 2019-9-10 11:06 显示全部帖子

  此时,夕阳已经完全落山,天也黑下来了。饥饿不堪的我们,迅速撤离“战场”,摸黑行走了3公里才到鹤咀道公交站,路上偶尔会有几辆车缓驰而过,照亮了原本漆黑一片的夜空。不知身处大城市的我们,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彻夜通亮,想必已经好长时间忘记完全黑暗的状态了吧,黑暗虽然恐惧,却也能带给我们一片宁静,而这份宁静却是我们在城市里不曾有过的,同时,这也许也是现代社会出现集体焦虑的一个原因吧。







发表于 2019-9-10 11:08 显示全部帖子

  大家先坐巴士到筲萁湾,然后在附近的超市采购肉类,打的回到涌背营地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大家分工行动,洗菜、烧水、开火,涮起火锅,红酒、黄酒也是不可少,累了一天,而晚餐又这么晚才吃,大家很快就把食材消耗了大半,收拾营地,烧茶聊天。






发表于 2019-9-10 11:09 显示全部帖子

   貌似户外大家都喜欢腐败,但于我而言,我却喜欢佛系。


   很多人问我何为佛系,我对佛系的理解不仅仅是简单的“粗茶淡饭”,并不是说“大鱼大肉”就不是佛系,佛系更不是佛门玩法,佛系更应是一种心态,一种亲近大自然,回归大自然,放空自己,充分感受大自然的一种状态。


   我们玩户外的重点不是各种腐败,而要把精力放在“清心寡欲”之上,抛掉城市里的喧闹、焦虑、烦躁、享受大自然的宁静,可以放空大脑,也可以思绪万千(这里的思绪不是工作烦恼,也不是生活困扰,而是一种回归最基本需求的冥想),虽然我知道这很难,但我一直向往这种状态。


    只有在这种状态去思考,才能去掉城市里的各种自我设障,才会发现很多困扰多是自寻烦恼,也才会知道到底哪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最重要,才会明白我们自身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这也是我在路上对“出世是为了更好地入世”的重新诠释。



大家喝喝茶、聊聊天、吃点水果、就各自洗漱回帐篷睡觉了。


半夜醒来的我,发现帐篷外面有人聊天,灯光亮起,出来一看才发现,原来还有很多港人还不睡觉,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并且听语气还很沉重。


“多愁善感”的我,不免疑问到底是什么让大家现在如此的焦虑和烦恼,欲望?快节奏?算了,既然找不到答案,还是顺其自然吧,回到帐篷里继续睡觉。


发表于 2019-9-10 11:09 显示全部帖子

12月2日(周天)


   原本说好早上起床看日出,但六点钟的闹钟响了以后,困得要命继续睡觉,一直到七点多才起来,也许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趁大家还没起来,赶紧先去水库边拍日出,虽然已艳阳高照,但湖面平静异常,一些鸟儿嬉戏玩耍,在太阳的照耀下,倒也显得惬意,风景如画,想必也就是现在这种状态吧。




发表于 2019-9-10 11:10 显示全部帖子

  再回去时,发现一些队友已经起来了,简单洗漱后,给大家煮早餐——白粥面条。多谢Betty的帮忙,煮白粥主要都是她在做,倒省去了我很多事情,当然还有其他小伙伴的共同协助,集体动手,吃的才香。


发表于 2019-9-10 11:11 显示全部帖子

   所有人吃完早餐,准备出发时已经是9:45了,比原计划晚了半个多小时。今天全程约18-20公里,累计爬升约600米,因为还要在天黑前回到营地收帐篷回深,所以行程还是有些赶的,心里盘算完毕后,暗暗决定路上前紧后松。而李翔和多多有事先回去,今天徒步只有10人继续。沿公路走1公里后,过小桥开始进入山路,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第一个村子——乌蛟腾村。







发表于 2019-9-10 11:1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9-10 11:12 显示全部帖子

  乌蛟腾是革命英雄村,则是最后徒步快结束时,看到革命英雄纪念碑才知道的。战前100余户,500多人,是客家村。以农业为生,民风淳朴,不畏强暴。抗战时期,两位村长为了不透露游击队员的信息而被日军杀害。大家穿过这个村子时,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觉得是一个普通的较为偏僻的山村罢了,有几处人家,一些屋子快废弃了,也许青年一代早已搬到大城市生活,留下来的多是老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