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贵阳

在云南遇见个神秘部落,保留着染齿和刺青的习俗,腰带有三米多长

查看:1569 | 回复:0
发表于 2019-9-24 14:03 显示全部帖子

苍茫、神奇、俊秀的哀牢山,像一根绸缎逶迤在新平西南,红河就像它的一个温顺的小妹一样陪它流淌。红河在流经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境内时,孕育了一个如花似玉的民族,这就是“花腰傣”。

在去戛洒的路上,公路两边稻谷早已收割完,阳光下的水田犹如一面面镜子。一眼望去,峰峰岭岭尽都浓浓淡淡地绿着,处处漾波漫流的绿意,清新得令人陶然如醉,神魂飞扬。

在看到那个街道两边种满了棕榈树的现代小镇时,花腰傣的风情开始依稀出现。“花腰傣之乡”的招牌很显眼,时常有头戴小斗笠的傣家女子迎面走来,斗笠几乎遮住了她们的半张脸。一张俊俏的脸,便半羞半闭地隐藏在鲜艳夺目的红花竹银当中。

据记载这是古滇国王室成员的一支,他们没有跟上南迁的步伐,他们留在了红河谷畔。时至今日,他们依旧保存着当年的传统民居与服饰及生活习俗,居住于红河谷一带的傣族妇女腰上都束有一条五色彩带,故称“花腰傣”。

土掌房是花腰傣的传统民居,土掌房分上、下两层,上层住人,分卧室、厅堂和粮仓,下层为厨房和存放生产工具。房顶平整,可晒谷物,室内宽敞舒适,冬暖夏凉。

中午的村庄很安静,男人们出去干活了,女人们神情悠闲地坐在土掌房下,织布或刺绣。在这里,每家都有一架织布机。老人们默默地坐着,专注地享受这些宁静悠闲的午后时光。

古时候,由于生产力低下,傣族先民利用水资源、地势落差的条件,用水流推动水碾、水磨、水碓、水锯,以满足他们去除谷物外壳、把木板解开等需要。

一座钢绳和竹子铺就的吊桥架在漩涡河上,当地人叫它情人桥。过了情人桥,又是古树林,那是花腰傣青年男女对歌的地方。

戛洒江缓缓流淌,铁皮小船被拴在了石头上,随着水流来回晃。夕阳下,这个被称作情侣沙洲的地方,确实有花腰傣男女携手而行,那一脸的幸福和甜蜜,令人心生羡慕。


这里的妇女有染齿的习俗,这除了是一种传统习俗以外,它还有一定的现实生活意义,她们终年生活在热带地区,喜欢酸食和甜品,这两种食物吃进嘴里,极易腐蚀牙齿,孳生细菌。而染齿,有防酸抗腐,抗蛀牙的功效。

在这里,女子身上还有一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刺青。女子们一般都会在手臂上刺上自己或者爱人的名字以及图案,刺青一般在五六岁至十五六岁之间进行,刺青的最佳日子选定为每年的端午节。

古老的傣洒“花街”,一年两次。早饭后,阿妈帮着姑娘梳理秀发,淡抹脂粉,穿上节日盛装。穿戴完毕,阿妈将女儿的花腰带、花筒帕、花手巾、香荷包等绣物放进缀满彩色缨绶的秧箩里,挎在女儿腰间,最后再给姑娘戴上斗笠。

姑娘们便心花怒放地从家里出来,三五成群地走向“花街”。她们会各自找一块醒目的地方,从花秧箩中把心爱的绣物拿出来摆好,以等待傣家男孩来逛街串寨。

小伙子们上穿白衬衫,下着青绸裤,腰挎把子刀,吹着金竹笛翩翩而至。他们走走停停,先看看地上摆着的“花”,再瞄瞄“花”旁边的“花”,一时之间的“花街”,顿是蜂吟蝶舞,情意盎然。

要是小伙子对某位姑娘倾心,便投去含情脉脉的目光,如果姑娘钟情,就报以甜甜一笑。刹那间,眼明手快的小伙子立即从姑娘摆着的绣物中拿了花手帕或香荷包离开“花街”。

姑娘随即也收起绣物,不紧不慢跟去,走向好说话的地方。太阳当顶的时候,戛洒“花街”上已是花稀蝶少了,而附近的冬青树下,芒果林间,荔枝园里,清溪边上,对对情侣依稀可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