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北京综合

探寻人迹罕至的秘境——怒江大峡谷 | 人神共居丙中洛、东方瑞

查看:1576 | 回复:11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因为四月要去 云南 ,出发前上旅行网站寻找灵感。当时我翻到了这张 怒江 的照片(下面这张),我不知道你们看了什么感觉,我是完全被震撼到了。即使关上网页,碧绿蜿蜒的江流仍在脑海中萦绕,嗯,非去不可了。

怒江第一湾
搜集了下资料,发现两件事。第一,我看到的这张图是 怒江 第一湾,位于 怒江丙中洛 村附近,去那里的路途遥远曲折,几乎全程山路,而且没有火车(而我又晕车);第二,由于 怒江 尚未开发成熟,去那里的游客极少,搜遍旅行网站提到 怒江 的帖子也是寥寥。

看完这些,反倒更坚定了我的想法,并决定回来后要写文记录,为想来这里的人也提供一些有益的指引。

那么,出发吧,朝着向往的方向,去你认为无法到达的地方。

重要:交通一览

大理 出发,总时长大概16小时。如果想少换乘,那么就 大理 到六库,六库直接到 丙中洛 ,只需要两趟车;如果想时间短,除了 大理 到六库这段,其余都可以选择拼小车,能节省2-3小时,只要你能接受司机的彪悍驾风。

但是无论怎么选择,都需要在中途站住一晚上。我去时住在 福贡 ,回来住在六库,直接或者网上订都可以,这边酒店价格普遍不贵,当然,相应地你也要对住宿条件宽容一些。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Day01 下关—>六库—>福贡
从下关到六库,6个小时。

车停在 怒江 洲入口时,两个20岁出头的边防战士上车检查证件。

百度地图显示我们正在靠近一条蚯蚓样的红线,红线右侧是 怒江 洲、贡山自治区,红线左侧则是森奈、南济尔这样充满 东南亚 风情的名字,前方不远就是中缅边境。看来以后在国内玩,也要随身带护照,哪天心情好就跨过去了~

圆圆脸的士兵努力辨识我和同伴的身份证,原本还绷着脸突然笑出了声:“你…来这旅游啊?”看来确实很少有外地人来这边啊……


窗外不变的是巍峨的山岩和蜿蜒的 怒江 ,这样的景致,如果不是坐得屁股疼,我绝对可以一直看下去。一路走来,总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看到炊烟升起,有时候在半山腰,有时候在石头山脚,零零落落的三两户人家,前后百里荒无人烟,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这样的地方也有人住着呢。

客车停在六库站已经下午4点,我们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六库到 福贡 、贡山再到 丙中洛 。除了到 丙中洛 那一程只要1个半小时,剩余两段路程都需要3-4小时,这样算下来,如果想明天下午之前到 丙中洛 ,还是现在出发为妙。

说走就走。客车站已经没有去 福贡 的车,我们随便找了一辆站前的小黑车,继续出发。司机是傈僳族人,车上另外3名乘客都是当地居民,他们聊天时讲当地的土话,我是一句也听不懂的。

中间还有个小插曲——

因为长期在山间纵横,这儿的师傅都是天生的猛士,没有后视镜也敢在夜幕下 盘山 开到60迈。天色昏暗,我暗自庆幸没看到网上说的“被压成地毯”的猫猫狗狗,却亲临了一起事故现场。一头白色的小猪仔从车前慢悠悠穿过,司机躲不过直接撞了上去,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车停下来,司机和乘客纷纷从窗户探头出去,看了半晌,竟不约而同转头向我,用不很标准的普通话说着“没事的”、“没有死”、“吓着了吧”,听得我心里很感动,被照顾到的小情绪,让人觉得很温暖。

晚上8点,抵达 福贡 ,宿 福贡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Day02 福贡—>贡山—>丙中洛
早上八点,打电话给昨晚约好的司机师傅,得知我们没吃早餐,他带了我们来客车站对面的一家小店。只能放下六张小桌的早餐铺子,有许多司机聚在这儿聊天吃面,看起来不起眼,可这里的耙肉米线简直惊为天物。

我学着师傅们的样子,每种小料都加点(除了寻常的辣椒、香油、葱花,还有脆咸菜条、粉萝卜块和一堆从未想象能放到米线里的东西),搅拌均匀,一口下去,啧啧,回味无穷。我们的师傅就一碗白白的米线,什么也不加,他说也是好吃的。我完全相信他。


4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传说中的人神共居之所—— 丙中洛 (嗯居然真的到了,说实话我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怒江第一湾
苍碧色的 怒江 第一湾,在离 丙中洛 大约3公里处。客车上的惊鸿一瞥,我就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和那张引我到这里的照片一模一样。

看人家文章里写下午14点前是观赏的最佳时间,眼看着只剩1小时不到,天气预报又写明后天有小到中雨,恐怕会比晴天去看失了几分魅力。我开始不安起来,费了这么大周折,如果错过最佳的观赏时机,那我绝对无法承受。没骨气的我想着想着居然眼泪就要控制不住,不行,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丙中洛 的客栈放下行囊,我沿着来时的山路开始飞奔,不顾2000+的高原海拔和正午头顶毒辣的太阳。尘土飞扬的跑了3公里后,终于得见,绿莹莹的一江水,和记忆中没有两样。


16个小时的颠簸、疲惫与心惊胆战,看到你的一瞬间都不算什么了。千里迢迢,只为靠近你、看见你、仰慕你。

在这里必须声明,下午2点前最适宜观赏这事儿并不靠谱,至少不是全季节适用。我一直待到下午3点,背后山崖的阴影才刚刚有向江水蔓延的趋势。比起阳光和阴影,雨水才是你最需要担心的,因为一旦下雨,江底的泥沙翻腾而起,江水会变成混浊的黄色。只有无雨的晴天,才能看到你所期待的摄人心魄的碧绿色。

还有!!一定不要学我,在高原的大太阳底下狂奔几公里是很蠢的一件事,估计如果没有平日坚持锻炼的成果护体,不扑街也早歇菜了。而且当时我出来得急,水也忘记带了,最后还是去公路上拦车要了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下去这才活了过来。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桃花岛(扎拉桶)
返回客栈。一路暴晒往返了6公里,整个人已接近虚脱,却禁不住客栈老板的劝诱,加之传说中神秘的桃花岛近在咫尺,我和同伴约定各自上床睡上四十分钟,起来再战!

出门时是下午四点四十,按老板的话,三个小时就能走个来回,那么八点前赶回来刚刚好,天还没黑透(这边的春季晚上七点才开始变黑)。

桃花岛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几乎与世隔绝,除了一条横跨 怒江 几十米长的索道以外,再无其他进岛或离岛的方法。



冰冷的铁板桥横亘江上,比起壮观,凄清的味道倒更多一点。索道入口处写:该桥设计为一人二马通过,桥上行走不可齐步、不可奔跑。

环顾四周,除了我们再无他人,似乎再等上几十年也是一样场景。我们便当作这一人二马过去好了。

除了那桥,桃花岛给我的印象倒并不深刻,是否有成片的桃树也不得而知,因为还未上到半山腰,便被遍布山间的看家狗们此起彼伏的狂吠给吓退了回来。

“原来体力不是我们的极限,天气也不是,狗才是。”同伴打趣得说。

回到 丙中洛 时,已经严重体力不支,上一顿饭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随便找了一家清真菜馆(来 云南 几日最重要的发现:这里的清真菜都好吃的不像话),点足四菜一汤,老板娘原本还好心建议“我家菜量大,你们点两个够了。” 我生怕她把多出来的菜划掉,赶忙回应:“没事没事,我们能行!”

酱料充足的黄焖鸡,名为凉片的拌牛肉,香甜饱满的糯山药,还有某种清脆可口的炒野菜,配上一大桶玉米掺白米饭,瞬间就见了底,风卷残云已经不能形容我们(我)的凶残程度。哈哈,吃饱立马满血复活!!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Day03 石门关—秋那桶—雾里村
除了昨天去的桃花岛,在 丙中洛 去其他地方都需要包车前往, 石门 关、秋那桶、茶马古道和雾里村,一天足够了,价位大概在300-400之间。

第一站是从山顶俯瞰 怒江 湾。因为海拔更高,能看见 怒江 第一湾的全貌,这个只看了一眼就让我难以忘怀的景色,此刻还藏在黎明的雾霭之中,如同一条碧绿色的玉带,弯成几字的形状。


怒族的向导师傅身手敏捷,一会便不见人影,只剩我们在雾气笼罩的山头不敢动弹。三个人在山顶声嘶力竭地喊着“师傅—你在哪啊?师傅你去哪里了?师傅—师—傅—”

突然觉得这场景好熟悉,只差一匹白龙马... ...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一路经过 石门 关、走过秋那桶,最后来到我十分喜爱的雾里村:背靠碧罗雪山,大片大片的青稞在阳光下闪着微光,几十户人家的高脚木楼顺坡而建,石板屋顶笼罩着灰紫色的烟,远远望去仿佛梦境般不真实。

建筑学家认为它是美轮美奂的建筑杰作,把它称作东方小 瑞士


司机停在茶马古道的岔路口,我们小心翼翼穿过山腰间的悬崖栈道,进入了童话的世界。离近了看,才发觉每家每户间隔很远,大片齐膝的青稞填满中间的每一寸空隙。

我们沿着其间一条小路,顺势走到一片开阔的浅滩。灰白色的沙滩伸入翠绿色绸缎般的江水,我们现在位于村子的最低点,目之所及是宽阔巨大的峡谷, 怒江 在其间泛起愉快的涟漪,抬眼看得到远处蓝白交错的雪山,巍峨绮丽。


我和同伴脱下鞋袜,踩着松软的 白沙 ,坐在江边的岩石上发呆。大概景色太美,不一会我们就多了个同伴——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只小黄狗。它悄不做声从朋友身后探出头,好奇地张望却并不打扰。我靠近,它不躲开也不亲近,更不像这一路见到的大多数狗那样惊慌地狂吠。我们便和它并排坐着,继续安静地发呆。

天色开始变暗,因为村子地形复杂又没有大路,所以我们要趁天亮尽快找路出去。走没两步,我下意识地回头,却见它一路小跑着跟上来。我们一路前行,上山坡、下栈道、过木桥,它都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如果我们停下来,它便也站在原地。

起初我以为它是觉得好玩,后来才发现它在为我们引路。

偶尔我们走上错误的岔道,它就站在路口不动,如果继续前行,它便轻吠两声要我们折返。遇上险路,比如 架在陡峭山坡上、用两根已经腐朽的木头并排绑成的小桥,它就走到我的前面,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我们是否跟上。就这样走走停停,大约四十分钟后,我们终于走出了迷宫般的雾里村庄。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向它道谢。但是你看,合照里的它,是在笑着的吧。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Day04 返回大理
清早8点坐上 丙中洛 开往六库的小客车,迎接我们的是10个小时漫长的路途。

我头靠着窗户,看一间间绯红色房顶的小屋从眼前掠过,白墙上漆着的黑色怒弓,是每一户怒族人家的标志。

从小生活在城市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我,原本觉得什么也不干、坐一整天车是无法想象的事。

今天才知道,原来可以这么慢的。

那么多的人,就这样慢慢坐、慢慢走,慢慢地在泥土路上晃荡。晃荡来,晃荡去,一生便过去了。

突然很想念 北京 的一个朋友,一个会在大周末起早,只为了跟我聊40分钟而地铁往返3个小时的姑娘。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木心《从前慢》

对了,如果你在六库落脚,去傍晚的江滨小道走一走,你绝对不会后悔。青山绿水白栈道,绛紫色的花簇和朱红色合欢在风中轻轻地摇。记得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看灯光一点点安静下来,听 怒江 在脚下奔流不息。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顶帖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