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北京综合

穿山林觅鹰飞倒仰误入歧途,擦石口闻箭扣人语终登长城

查看:1134 | 回复:22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两周的出差即将结束,提前联系了老夏,安排周末活动一下。我主动提议了春节前独自走过的“耷拉边”长城,也是让老夏熟悉一下地形,为后续安排环穿摩崖石刻-鹰飞倒仰-耷拉边做准备。

户外群里发了消息,没有其他驴友参与,于是最终我与老夏同行。

由于老夏要从北京城区坐车赶到怀柔,我们无法乘坐早班公交到我上次下山的马方台,拟乘9:10至铁矿峪的车在洞台下车。

前几天策划这次活动的时候,看天气预报,周六周日两天天气皆为晴好,没想到,周六早上前往公交车站的时候,打开手机的天气,这两天却全部变为灰蒙蒙的雾霾图标,抬头仰望天空,也是雾霭茫茫,能见度不佳。

到于家园公交车站,看到站牌上有一趟8:40去兴隆城的车,可以在南冶下车前往,于是电话联系老夏,在其他乘客已全部登车即将发车之际,老夏飞身赶到,又将进山时间提前30分钟。

车上老夏突发提议,可以在我上次返程时的乘车点下车,我们反方向向旺泉峪长城穿越。也是啊,反正回程走这段路也是要步行这么远,反方向走可以考虑在马方台乘17:15的H34庄户方向或者18:00H07响水湖方向的公交车,再不行还可以步行到响水湖路口乘铁矿峪的车返回。

于是在沙峪村东口下车,步行前往摩崖石刻景区。路口护林人员斜倚在小河的水泥护墩上,并不理会我们。


擦石口村,在擦石口城堡的长城碑下寻找了半天,依然没有找到石碑上所介绍的城堡残存的北墙遗迹。问知当地村民,也从来没有见过。或许城堡遗迹在更靠近擦石口关处?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这条沟里的水名龙泉,根据图片,上游应有一口井。泉水从井中溢出,形成这条沟谷中的溪流。泉水流量不小,从夏至秋至冬,涌流不止(两次来,都没有见到这眼泉水的源头,那口井)。上次来时,最低气温也在零下十度,竟然溪流不结冰,只在水边水草丛中偶有几块圆润的冰块,也是一奇。如今残雪已经消融贻尽,水草青翠,春意暗萌。


护林员在景区之外旺着太阳,嗑着瓜子,见我们走近,笑着提醒我们不要抽烟,其他不再理会。不似去密云的司马台,全民皆兵,围追堵截,不论我们是否携带火种,只是坚决我让驴友上山。


从下车的沙峪村东口至摩崖石刻景区门口,路程约4公里。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一路留意路边石刻,进景区不远,是观阑,再行不远,是龙抱石。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龙泉汇流的池塘,清澈见底,几尾硕大的虹鳟鱼,在水底缓缓游动。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已经可以看到山上的长城,俗名火车头的”耷拉边“长城。左侧低山顶有一座小亭子。上次我下山的路径,从火车头处下来,绕行至小亭子西侧,多走了不少的路。



山路从一处狭窄的巨石之间的通道往里延伸。谷口外立着箭扣长城的保护碑。一般来说,有石碑的地方,就是长城的登城之处。看来,登城口一定在这附近不远。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左侧崖壁下,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块不起眼的锈蚀的铁牌子”摩崖石刻“,仔细搜索了好一会,才发现第三块石刻”天限华夷“。这也是我们所见到的最后一块石刻。十一块石刻中的另外8块,一直未能发现。


右侧支沟中,荒草荆棘丛中,竖着一块名关的指示牌,可是左右上下搜索,也没有找到石刻到底在哪儿(上次看到,下方沟谷深处,地面上还躺着一块名关的指示牌)。或许因为年代久远,风雨剥蚀,岩石风化,苔痕遮掩,石刻极不易被看到。也罢,我们继续前行。


崖壁下有一处天然岩洞。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沿沟谷往深处走,高峻的山体遮天蔽日,终日不见阳光,前段时间的降雪还残留在路面。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两侧山体雄峻,尤为凶险。


已至火车头下方的沟谷深处,仰视”耷拉边“长城,形如锯齿,坚固非凡。


火车头下方的山体,垂直陡立,高不可攀。不知轨迹中驴友的下山路线,是怎样一条路径?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这就是擦石口关了,至此我们也没有发现擦石口城堡的遗址。从关口外向关口内观察,右侧是”耷拉边“长城之下的陡崖,左侧中通往箭扣的山崖,路口极窄,在此设处一关隘,定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在此处遇到一对小夫妻,他们要从山岭山谷中登上擦石口长城,而后从火车头处下山。与我们规划的路线略有差异。我们还是想找一找驴友轨迹中的下山之处,于是我们折回头寻找,发现轨迹重合在一段遍布荆棘的陡坡上,没有明显路径,并不容易向上攀爬。于是我们放弃从此处登山,沿沟谷中的山路继续上行。

边走就又滋生出别的念头,是不是可以寻找向东通向鹰飞倒仰的路呢?

老夏说看到后面不远处右侧有小路,于是我们再次往回走,还真找到了这条小路,几度犹豫斟酌,还是顺这条小路向东走,探路鹰飞倒仰。

(距离起点6.48km 当前海拔412m)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山路鲜有人走,时常被落叶及荆棘阻断,山路转折处,不时失途。林密难走时,老夏在前面开路,在在后面慢慢跟进,慢慢就拉开了距离。行走中,我的额头被树枝戳破,有血水渗出。手上手腕处有多处划伤,隐隐辣痛。


路遇两棵大的菌体,菌体外观饱满,里面却已干枯,菌体内部化为粉状物。


透过树丛,背后的山梁上,是那段”耷拉边“长城。由于雾霾的原因,并不能看得很清晰,相机更拍不出效果。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