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缅甸

去缅甸一起打卡暑假清单,我们也是真正的朋友

查看:3312 | 回复:60
发表于 2019-10-12 14:01 显示全部帖子
旅行的第三天,我们约定要走够五万步,霸屏微信步数排行榜。

到了晚上,朋友还差一万多步,这就是后来我们相约在一起暴走夜市的缘由。

我们本来心想,走到 中国 城那边的夜市,应该会热闹一些,毕竟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人们总需要从一周紧绷的神经中放松出来,不一定把酒言欢,出来逛逛街买点东西的活动总会有吧?再说不管哪里的 中国 城,总也有点不夜城的意味。

带着这样的预想,和要走到五万步的决心,我们一路暴走到 中国 城的市场,但是到了那里却傻了眼:几乎像鬼市一样,只有门口几个敷衍了事的水果摊,在鹅黄色的灯光下,店主略带困意地摇着蒲扇发着呆坐着。除了我们没有几个顾客,大多都是神色匆匆赶着回家的路人。

虽说后来第二天和大部队再去的时候倒是俨然闹市的模样了,但那是后话了。

仰光
仰光
仰光
最后我们买了些没吃过的新奇水果就转身回了酒店,整个回途也是精神紧绷的状态,生怕在哪个空荡荡的街道尽头,或者漆黑的路口会杀出个不速之客。

但最后也没发生什么, 缅甸 的人总体还是很友好的。

我们路过一个正在授课的佛堂,打算进去听,正在门口手忙脚乱地用衬衫把腿遮挡住时,当地的妇女笑着示意说没关系的,可以直接进去。于是我们赤着脚走进去,找到两个空地,盘腿装模作样地打坐,听老禅师用我们不懂的语言讲着佛法,倒也迷迷糊糊听了二十分钟,甚至出来时的确有了些许平静。

我猜是因为佛堂里那些虔诚的人儿,以默默的姿态,用那份笃定的安然感染了我们。

发表于 2019-10-12 14:02 显示全部帖子
出家人
说起来, 缅甸 其实是一个多宗教信仰的国家,但是实际上不管是游客观览的感受还是世界对 缅甸 的评价, 缅甸 都足矣以佛教之国相称。

走在 缅甸 的街头,不管是像 曼德勒 这样接地气的城市,或者是 仰光 这种经济相对发达的城市,街头的僧人总是随处可见,年龄从刚刚蹒跚学步的孩童到行动已经有些迟缓的老者都有。出家人有男也有女,僧人们穿着红色的袈裟,而尼姑们则是穿着粉色的大褂和红色的短裤。

曼德勒
仰光
乌本桥
仰光动物园
发表于 2019-10-12 14:02 显示全部帖子
对于当地的人来说,把孩子送到寺庙去,不仅解决了孩子的吃住问题,还能给孩子以良好的教育,再说,对于一个信仰佛教国家的老百姓来说,把孩子送去由佛祖看着,怎么都是一个挺靠谱的方法。因此我们才得以在路边看到不足四五岁的小和尚,咿咿呀呀地牵着老和尚的手,被裹在臃肿地衣服里,笨拙地小跑着步子。

马哈伽纳扬僧院
马哈伽纳扬僧院
马哈伽纳扬僧院

发表于 2019-10-12 14:02 显示全部帖子
一般来 缅甸 ,会有一个听上去很高大上的活动,叫做“千人僧饭”。基本上每个旅行团都会把马哈伽那扬院设为一个景点。但实际上,这场活动的本质,就是看一路和尚化斋而已。

我不是很推荐那个地方,因为那里充斥着团团簇簇的游客,人多了也难免拥挤。虽然僧人排队化斋的场景的确是壮观,可是路边的“施主”净是些带着看热闹心情的游客,放到钵里的很多根本是佛教徒不能吃的东西,整个化斋也就变了味。

曼德勒
仰光
曼德勒
我更喜欢在 曼德勒 街头看到的这群小和尚:他们开心地笑着,唱着歌谣,挨家挨户地化斋。时不时的,要到好吃的东西,他们礼貌地鞠躬,转身又是一阵偷笑。看到我们这群“偷窥者”又赶忙害羞地低下头,假装严肃地拿着碗过路。整个画面反而多了几分禅意。

马哈伽纳扬僧院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0-12 14:03 显示全部帖子
仰光动物园
曼德勒
记得我以前看南怀瑾先生解说佛学时,用过“不可思议”这几个字。因为佛家讲究“任何表达的出来的道理都不是真理”,这和老子的道德经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可思议这几个字的确用的极妙,一下把佛家不可言说的境界表达出来了。

现在我也想把这个我曾经日夜念叨赞叹的形容寄语 缅甸 ——不可思议的 缅甸

发表于 2019-10-12 14:03 显示全部帖子
缅甸的孩子们
缅甸 的孩子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命运就分了家。让我不禁怀疑他们唯一相似的经历,大约是在母亲肚子里那个短暂温馨的十个月了。

仰光中央火车站
马哈伽纳扬僧院
一部分的孩子早早被父母送到了寺庙出家当和尚。就像我在“出家人”那个章节里说的那样,他们大多不出五六岁,裹在过于长的红色禅衣里,走路也只好跌跌撞撞。

曼德勒

发表于 2019-10-12 14:03 显示全部帖子
曼德勒
曼德勒
一部分孩子早早当了家。他们或帮家里看着店铺,或照看着家里年龄更小的孩子,或者有些机灵的小鬼更是过早地承担起了叫卖和经营小摊的责任。

曼德勒
曼德勒
发表于 2019-10-12 14: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19-10-12 14:04 编辑

一部分孩子被送到学校去读书。虽说是学校,其实充其量不过是些沿着街道建立的茅草屋而已。

我们在 曼德勒 的第一天,就路过了这样一所学校,要不是里面孩童的响亮的笑语声,我们几乎要同它擦肩而过——它太不起眼,占地不过几平,像 曼德勒 所有的建筑一样,它也是由发灰的有些破烂的白色单薄的墙壁拼接而成。房子的最上面被草草盖上一个勉强可以遮雨的屋顶。通俗来说它就像每年“感动 中国 ”视频里的那些山区里的小学一样,甚至更加破烂。

但是哪怕这样,也藏不住这些孩子的活力,他们跑到窗前和我们打招呼,继而又转身和同伴疯闹起来,一些安静的孩子则坐在椅子上腼腆地笑着。从这个角度看上去,这里似乎又只是千千万万座小学里极其普通的一所了。

仰光
仰光动物园
仰光动物园
也有一部分孩子是幸运的孩子,他们大多来自 仰光 的富人区。他们会穿上干净的白色衬衫和漂亮的绸缎,在周末的时候去动物园逛上一整天。


曼德勒
[p=28, null, left]大概因为命运实在南辕北辙,哪怕只是不到十年的光景,这些孩子的脸上已经因为不同的境遇而着色上了各异的神情。只有在偶然的一个瞬间,看到他们咧开嘴笑起来的时候,还能隐约看到属于孩童的共性,从他们的眼睛里偷偷流出来。

看到他们,总会让我想起自己的童年,我的童年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满身泥泞从外面疯玩回来和姥姥吵架到哭鼻子为止,另一种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本书接一本书地读直到无书可看为止。

所以现在想来,在我们还是孩子,懵懂无知的孩子时,我们的命途早已被悄无声息地谱写好了。不管是世界的那个角落,谁也逃不掉命运的网。



发表于 2019-10-12 14:04 显示全部帖子
逛一逛仰光当地动物园
在这次 缅甸 之行前,我已经有一些年头没有踏足过动物园了。其实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不算是一个逛动物园的爱好者,大部分的课余时间我都泡在书店里,因此算下来,我屈指可数的动物园记忆都是小学生春游时候留下的。

这次逛 仰光 动物园,倒也和我印象中的春游很相似:在路边买冰激淋吃,和奇怪的雕塑合影,在各种笼子里找出“隐身”了的动物,嘲笑奇怪形状的大嘴鸟,和其他小朋友们抢秋千......那些我以前在幼儿园干过或者想干没干过的事情,这次和这堆朋友一起干了个遍。

仰光动物园
仰光动物园
仰光动物园
仰光动物园
发表于 2019-10-12 14:04 显示全部帖子
仰光 动物园不大,没几步就走了个来回。园内对动物的拦截也十分随意,我们都很疑惑:那些动物,像鹿和猴子,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跳出稀疏短小的栅栏跑到路中间来,可是它们倒是悠然自得地在被圈出来的地域里踱步,对可能的自由不以为然。

仰光动物园
仰光动物园
仰光动物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