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0538

主题

阳泉

皇天“厚”土-徒步大乐寺-水草山

查看:2770 | 回复:17
发表于 2019-11-11 17:56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路上的天堂 于 2019-12-16 17:47 编辑

皇天“厚”土

——环穿楞伽寺、水草山小记


   徒步路线:闫家庄-路家庄-大乐山楞伽寺-水草山-土豁-闫家庄


徒步一场,恍若隔世。

生在俗世,身为俗人,虽偶有脱俗,想寻清净,却也难以过僧侣般的苦修生活,偷个半日清闲,到大自然中走一遭,锻炼锻炼身心,不亦乐乎。能把心做到收放自如,想必是一大境界。

楞伽寺


风从楞伽山吹来

讲述着千年的传说

一千年以前

一千年以后

是什么样呢

风知道一切

但它不告诉我们

早七点,在老张的带领下,好邻居一行7人赶赴闫家庄。人们口语习惯称为“大乐寺”,其实应该为“楞伽(qie)寺”,大乐山楞伽寺。具体是山因寺得名,寺因山得名,还是各是各的名,这有点难以推测。阳泉本地的山多以形状(冠山)、传说(刘备山)、地理(狮脑山、水草山)等命名。从老乡口中得知,周围有水草山(地理环境命名)、担山(形状命名)、金银沟(传说命名)......周围多数山山沟沟的名字都能以常理来看待,独独大乐山有些与众不同,倒是有一丝佛教的味道。因为有了楞伽寺,而改变了原来的名字也大有可能。

沿着村间硬化路向大乐山进发,一路挖野蒜,捡树上遗漏的梨,剪可爱的沙棘,大包小包,肩扛手提,只把几个女同志忙得不亦乐乎。老张和我直提醒大家,路长,别累着了。唉,光顾着提醒人家了,我也没少往包里塞,回到家才觉得右臂酸疼不堪。这里的山土真厚,怪不得能长出甜美的梨子。

走尽了硬化路,走尽了蚰蜒小路,远远望见了大乐山半腰里气势磅礴的楞伽寺,几株明黄的山桃点缀期间,朝阳下,苍凉,神秘。我们小心翼翼在红砂坡上移走,“啪”“哎呀”,走在第一位的老张惊呼——踩着兽夹了。我瞬间被惊出一身冷汗,不敢乱动。听到惊呼,扛着锄头的老白赶紧上前,用锄头摆弄着地上的兽夹,不屑地说“塑料的,这能夹住个啥,这有啥用!”不亏是猎人出身,淡定如常。

有惊无险。

忐忑不安地进入楞伽寺,断碑残石,草荒蓬飞,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本以为是一座想象中的庙宇,没有想到是上下排列的三排石窑洞。加之上星期看到的虎神庙,都是窑洞样式。看来有很深的根源在里面。楞伽寺荒凉至极,没有下脚之地,到处是荒草荆棘,我们在几间石窑洞前拍照留念。然后穿过寺庙至上山顶。

虽然走过了寺庙,但心里还没有放下它,想弄明白它的前世今生。楞伽,是现在斯里兰卡的一座山,曾有高僧在此讲经。我想,古代僧人在此修建楞伽寺是不是为了纪念遥远的佛教圣地楞伽山呢?就如我的故乡有一座北岳庙,就是为了祭拜北岳恒山而建。现在看大乐山一带比较偏僻,但在古时属于交通要道,称之为“三岔口”,通盂县、寿阳,都要经过此地。在繁华的交通要道建一座寺庙,寄托奔波在路上的众多灵魂,也能说得通。楞伽寺建于何时呢?现有的碑记记载重修于唐,始建于何时不详。我觉得应该在隋朝。佛教传入中原在两汉时期,先进入河南洛阳,建白马寺;推广发展于隋,开始进入山西,兴建五台山等佛教圣地;兴于唐朝。我想,规模如此大的楞伽寺定是得在佛教发展、兴盛的朝代才能逐渐建立起来。

水草山

残秋天地广

梨叶紫

沙棘黄

大风唱凄凉

我真不明白自己的内心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消极悲观,本来大好的景色,到了我的笔端总会以悲结尾。性格如此吗?

水草山一带的群山是阳泉的母亲河桃河的发源地之一。从“水草山”这个名字可以遥想当年水系发达、植被茂密的景象。很多本地的传说中都是发洪水、治洪水的内容。曾经的水肥草美,哪里能想到今日山干水枯,一片旱象。

刚从闫家庄拐了小弯,老张就遥指着远方一个尖尖的山头让我看,那就是郊区最高的水草山,1500米。好秀气的山体,尖尖的山头,顿生怜惜。每每看到尖尖的山头,总会幼稚地想起动画片中一个人爬山,越过尖尖的山头,就会掉下来。这么尖的山头,我爬上去,会掉下来吗?

沿着修建太阳能推下的土路,环绕而上。这里的山真光秃秃啊,除了荒草,就是一些沙棘、黄枚刺等一些低矮的小灌木,哪里还有一丢丢“水草山”的影子。老张会指着偶尔遇见的一棵小白桦让我们认识,并告诉我们有白桦的地方环境应该不错的。这里曾经着过大火,过去一年了,被火烧死的松树还惨白惨白的竖在山野里,挺渗人的。水火无情,对于人如此,对于大自然也如此。

攀到水草上的山顶已经中午12点,远看到的尖尖的山头,果然尖尖。到了山顶仅有立足之地,风超级大,一人扯着旗子照相费很大力气才能站稳,估计有9级或者10级风,不知道有没有夸大。

险途

在水草山的背风处简单吃完午饭,赶紧往山下走。经过了土豁村,不知道怎么一下山,走到了高速路边。正确的路线在高速路的另一边。法律意识很强的我们没有谁敢横穿高速路,只得沿着泄洪道的边沿一直往前走,希望能遇到一个涵洞钻过去。走在高速路边,真担心汽车绷起个小杂物绷着大家。走了一段,终于遇到一个很深的泄洪道。我们小心翼翼溜着路边的泄洪道下到横贯的泄洪道,才算走上了“正途”。

柳暗花明又一村。钻过了寒冬,一路芦花摇曳、溪水潺潺,心境才又豁然开朗。

安全到达闫家庄10路车站,大家大呼刺激,余兴未尽。

   不愧为皇天“厚”土,大有可观、大有可转。


                                                    2019.11.10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 方山樵夫 大乐楞伽寺,,,不知寺院何年基,楞伽经文东坡喜。达摩传灯印心典,禅者明心句皆理。三教文化碑文题,残垣断碑山门剔。文化遗产要保护,瓦砾荒草徒步旗。水草山春秋,,,强风山顶拨砂粒,太阳能板草树弃。桃河源头 ... 2019-11-11 22:56
发表于 2019-11-11 18:02 显示全部帖子
梨树正紫红

IMG_20191110_082555.jpg
发表于 2019-11-11 18:02 显示全部帖子
远处尖尖的就是水草山了

IMG_20191110_082922.jpg
发表于 2019-11-11 18:02 显示全部帖子
挖野蒜

IMG_20191110_084657.jpg
发表于 2019-11-11 18:02 显示全部帖子
山谷中,不知何物

IMG_20191110_091620.jpg
发表于 2019-11-11 18:02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110_092706.jpg
发表于 2019-11-11 18:09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110_095150.jpg


大乐山楞伽寺遗址
发表于 2019-11-11 18:09 显示全部帖子
mmexport1573380584151.jpg


楞伽寺合影
发表于 2019-11-11 18:09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110_113633.jpg


水草山顶合影
发表于 2019-11-11 18:09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110_102919.jpg


大覆盆(不知怎么写)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