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388

主题

温州

甘南行记 之七至 之十一

查看:2501 | 回复:14
发表于 2019-11-26 13:04 显示全部帖子


分享到:  


发表于 2019-11-26 13:06 显示全部帖子


  色达给我的印象,一是漫山遍野的红色小房子,二是去年因火灾引起政府牵头重新修建宿舍导致影友的抱怨。
  早晨,坐大巴车到达五明**的停车场,改挤公交车进入景区。我们沿着山谷中的小路,气喘吁吁地一步一步往上走。抬头只见左边有几排刚建的两层钢筋混凝土的房子呆板地横在山坡上。山坡的两侧仍排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小房子,很是壮观。
  跟随着脚步匆匆的穿红衣服的女修行人,我们慢慢地走到了雄伟的觉姆殿。我和两个苏州影友坐在台阶上休息,藏族的老人在磕长头。放眼四周,天是蓝色的,山坡是红色的,塔顶是金色的,显得庄严圣洁。
  我们不禁谈论最外面那几排房子,觉得政府真是没有文化品味,好端端的景观全被破坏掉了。
  因为大殿禁止游客入内,我们在这里坐了一会儿,也没有耐心和时间等待她们散场,于是分头行动。我顺着泥泞的小路走到对面的山坡上,突然发现两座小木屋之间的水沟上走出一个女行者,匆匆地朝大殿方向走去,这不仅引起了我拍照的冲动。
  顺着不到一米宽的水沟往上走,我端详着两边的建筑物:他们是用半根圆木一层层叠加而成,圆形朝外,平面朝里,外面漆上红色的油漆,铝合金的玻璃窗里面挂上各色窗帘,木门上了一把小小的铜锁。
  顺着这条仄仄的通道,走上了另一条水泥公路,我趴在栏杆边,对准这个小巷观察取景。有的女行者,提着塑料袋,里面装着洋葱和茄子上来,也有的女行者,背着一个大的塑料蛇皮袋,里面不知装着什么东西。看得出来,她们都是要自己做饭。
  没有人上来的时候,我的视线关注着眼皮底下这一片四方形的屋顶,估计是在木头的屋顶上铺一层泥巴,然后再盖上薄薄的有折皱的铁皮,铁皮的上面再放了很多大石头。    类似海岛民居,屋顶放了石头以防止台风刮走瓦片。以此推测,这里冬天是不是也会刮大风?
  顺着水泥路往下走,我发现好多小木屋上还有小烟囱,也有用可乐瓶和塑料管拼凑成的排水管。
  这些女行者不失女性爱美的天性,小屋的前前后后见缝插针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盆,开满了漂亮的小花。在一个窗户上,我看到一张纸条,走近一看是“止语”两个字,额头差点碰到了屋顶锋利的铁皮。
  我终于明白当地政府的苦心了,火灾的危险、滑坡等隐患,一旦发生,场面将难以控制。我不禁为刚才的言论而羞愧,每个人真的不能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对外界作出评论。
  第二站是去看***。根据导游的经验,仪式在下午一点钟开始,我们在十一点钟便集合上车,到了那个山坡上的大巴停车区,八个人每人花五块钱拼小面包车,来到***台。
  大约十年前,有个温州的影友到藏地旅游,用摄像机偷拍了***。今天到了现场,我才发现,现场并不像我想象中那样原始神秘,反而搞得有点儿像旅游景点了,整齐的花岗岩台面,人造的假山,特别是那一排颇象体育场的水泥板观光台阶,更让人诧异。
许多为了看得更清楚的游客,他们坐到了上面的台阶。但我却不想看到那解剖**的场面,就选择坐到了最下面一层,站起来回头一看,后排是黑压压的人。天空,则是几只盘旋的秃鹫,这是侦察兵。
  中午的太阳很猛烈,在漫长的等待中我拿出佛珠慢慢地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因为我曾经先后两次拍了出殡的场面,结果第二天照相机就摔坏了。等待的期间有一个自称重庆来的姑娘,走来走去向游客推销各种价格的口罩。她说这些**都已经腐烂了好几天,为了防止在空气中传播的细菌,口罩还是有必要戴的。
  到了下午一点,天空中响起播音员庄严静穆的声音,她简单介绍了***的意义,并要求大家不要拍照,以保持对死者的尊重,并说这些秃鹫是天上来的使者,会把逝者的灵魂带到天上去,闪光灯会惊吓它们和逝者。
   终于,一辆越野车开到下面的停车场,四个汉子打开后备箱,抬出一个棺材走上台阶,然后绕白塔转了几圈之后,又抬到假山前、山坡下的一个空地。于是看客们骚动起来,他们都站起来,矮小的还踮起脚尖伸直脖子。天空中的秃鹫也越来越多,黑压压的一片,许多秃鹫降落到空地上面的山坡上,排队等候。
  人群中叫起来,又运来了一个!接着有人兴奋地说,今天居然有四个!我发现,有一个逝者放在圆形的木桶里。
  ***师尚未开始动手,有几只秃鹫已经急不可待地想冲下去。结果被上面维持秩序的壮汉用脚一踢,又老老实实地回去了。这时候,山坡上已经密密麻麻地蹲满了一排排黑黑的秃鹫,一直排到了山顶上,比铁丝网这边的游客还有多。
  我远远地看到一个***师弯腰,就知道他已经动手了。还好解剖区有个围墙,加上我坐的位置低,所以我没有看到逝者的肉被一块块割下来的场面。
  当我看到扑下来的秃鹰在那里扇动着翅膀,有两只争抢一条白花花的肉,扑腾着翅膀进入我的视线,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于是便站起来离开台阶直往外走。
  到了天藏区的最外围,一个女修行者靠在栏杆上,她的耳朵上戴着耳麦。很显然,她就是这个播音员。我们互相对视了几秒,我便匆匆地走开了。
  来到小面包车停放的地方,我和几个队友上了车,那司机过来突然对我们说,你们不是这一车的。我反问,上来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好啊,八个人再坐你的车回去的吗?
司机说,我刚才拉了一车客人,他们要我把他们送到**。
  同行的大连影友说,他又接了更大的生意,不会让我们搭车了,我们还是走下去吧。于是我们小心翼翼地踩着泥泞的道路下山。
  人员到齐的时候,有个影友冒出一句话: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要供那么游客参观呢?
司机把我们带到附近的小镇,大家分头找小吃店填肚子。我们几个人在漫长的等待中终于明白,在高原上炒菜比煮面条动作要快。出门,我到一个小店买了一瓶维生素饮料,递给老人一百元,他找我玖拾元,我问多少钱一瓶,他说四块钱。他看看我手中的找钱,想了想,又找我四块钱。
  马路对面还是一排白色的佛塔,抬头只见天空黑压压的都是秃鹫在盘旋。同行的苏州姑娘说,它们现在吃饱了要出来溜溜,帮助消化。我们还是赶紧上车。
  再见,色达。                  20190902 深夜

发表于 2019-11-26 13:0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永嘉黄伟 于 2019-11-26 13:08 编辑



甘南行记 杨各和观音桥




  坐在大巴车上昏昏沉沉的向南前进,直到西边一道刺眼的阳光射进车里。我睁眼一看,右手边一座座独特的藏族碉楼挺立在一片片金黄色的青稞田上,远处的斜坡上屹立着一座金塔,在太阳照射下熠熠发光,太阳勾勒出斜坡草绿色的轮廓。它既像照片上的亚丁稻城,又像丹巴藏寨,好一幅色调分明的美景!
  影友们好像都在睡觉,对我有意的赞叹声没有发出共鸣,路两边时而见到碉楼风格的民宿,在一个路牌上,我记住了“杨各”两个字。
  下午五点,我们到了观音桥镇,改坐几辆小面包车,经过小镇上一间间出售义乌旅游小商品和藏区土特产的店铺,沿着陡峭的盘山公路,一路蜿蜒冲到山顶上的寺庙。雨越下越大,还伴随着吓人的雷声,在车里等待了十几分钟,大家不禁嘀咕起来。
我们走下台阶,来到山门前的观景台,俯瞰远处的山脊上赫然映出一道双彩虹,照亮了山上的那六个藏语字符,山脚下是弯曲的河流。
  我不由自主的说:早一分钟来会更好。没想到,小包突然歪着脖子冲我反复大声吼叫: 没有来迟,现在就是最好的,现在就是最好的!
  我被惊呆了,片刻之后反击他:你凶什么,我又没跟你说!
  陈导赶紧把我拉开了。
  从观景台沿着异常陡峭的台阶走到大雄宝殿,却已经关门了。我们绕着巨大却粗糙的转经筒转了一圈,正失望的准备回去,看到导游很紧张地跑来跑去,突然他回来笑着对我们说:我对这里的师父说好了,开门让大家进去朝拜。
  我忍住一肚子的怨气,嘴里念着“忍辱波罗蜜、忍辱波罗蜜”,和大家在大殿里绕了一圈,也没发现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因为文物都在文革期间被破坏掉了。
回到宾馆看手机,我才发现在等雨的时候,小包已经在群里发了条微信,劝大家耐心地雨停了再出来,难怪他会对我说的那句话大发雷霆。一事已了,一事又起,宾馆旁边奔腾的河流也整夜怒吼着,让我彻夜难眠。今夜,不是因为高原反应。          20190903

发表于 2019-11-26 14:34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精彩分享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