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388

主题

温州

甘南行记 之十二 至 之十七

查看:1753 | 回复:26
发表于 2019-11-27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来到号称东方小瑞士的郎木寺镇,突然有一种回到江南如沐春风的感觉。是不是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呢,还是这里独特的风景吸引了我?
下午四点导游带领我们从宾馆出发,穿过热闹的商业街,沿着上坡公路走到售票处,进入寺庙的范围,沿着小溪边的泥路一直走到一座巍峨的大殿。
大家脱了鞋子进殿,里面依旧是色彩艳丽的壁画,中间是三座金塔,有一座供奉着四百年前一个活佛的金身。关于金身,也有一段文革时期保护的故事。又上二楼,走马观花参观了许多座历代高僧的塑像。我们走出大门,开始了自由活动的时间。
往大殿后面的大山里走,满眼一大片碧绿的草坪,左手边的溪水在哗哗地流着。在溪边一对藏族夫妻,给他几岁的儿子洗澡。越往里走,山口陡然变窄,右手峭立的山岩下是一个钟乳石地貌的山洞,洞口竖着很多经幡。一座小木桥横在溪上,溪流被眼前的山体挡住,不知道峡谷有多深,很多游客和红衣喇嘛相继步入深邃的秘境。抬头只见倒三角形的蓝色天空,映着一株株青翠的雪松。
往峡谷里走了一百米,因为路不平,我便撤了出来。只见草坪上一大群下课的红衣小喇嘛排成一行来回赛跑,呐喊声欢笑声响荡在山谷。这些孩子其实和我们沿海的小学生一样,只不过他们不用参加过多的培训班,也没有学业的压力,也许他们的童年更幸福。看到他们,我就想到了自己小学时的生活场景。
这一座废弃的塔基旁边,有两个小喇嘛在摔跤,还有三个在围观。一个小喇嘛,双手扯起另一个小喇嘛的腰带,使他两脚悬空,把他摔倒在地上,身手干净利落。我不禁问他,这是谁教你的。他挑衅:我爸爸是摔跤能手,你想不想跟我比试比试?
面对这个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小男孩,我不禁笑着说:如果我赢了,人家会笑我欺负小孩;如果我输了,我更加会被别人笑的。
这个小男孩问我哪里来,又问我多少岁。我说今年47岁。他说自己有74岁了。我又问他,那我爸爸今年多少岁?他想了想说,88岁。于是我问他,那我爸爸14岁就生了你啊。
他不禁愣了一下,马上冒出一句话:你们浙江人说话都是放屁。过来一个大人,他们说了几句藏语,那大人也骂了我一句。我就把这几句对话跟他重复了一下,那人一声不吭走了。
为了缓和气氛,我掏出手机让他们看白善老和尚种田采药的照片,那些小孩子都很惊讶。那个小男孩马上批评我,要叫师父,叫“老和尚”是不礼貌的。
他们问:你们那里有小和尚吗?我回答:比大熊猫还要少。
看到远处来了一对白人男女,我问小喇嘛:你们学英语吗?
有个高年级的小孩说学过一点。
于是,我教了他们几句最简单的英语,一群小孩一边叫:come on!,一边招手把白人唤了过来。
他们彼此很感兴趣,我用蹩脚的英语充当翻译。当我们围成一圈的时候,我心想聪明的影友会用镜头记录。果然,来自广东的梁淑敏和长沙的王晖已经把这个镜头拍了下来。
交谈的时候,那群赛跑的小孩子发现了低空中有个无人机,都捡起小石头拼命地进行轰炸,先把它打下来。
又到了上课时间,一个大男孩一发令,他们都跑回到教室里。我也慢慢地往外走,还有很多藏民围绕着大殿白色的墙壁在转经,一圈又一圈走得挺快,而广场上的长凳上还是很多人在五体投地跪拜,许多游客远远地用远摄镜头偷拍。
在湍急的小溪边,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座独木桥,总有一两个小喇嘛站在独木桥上,拿出脸盆里那长红布,一头拎着放在溪水里像水草一样游荡,最后提起来放回到脸盆,跑回到矮小的房子里。据说这些小喇嘛离家很远,这一座座矮房子就是他们的集体宿舍。偶尔还看到房子里有青年喇嘛,也许,他就是大师兄。        永嘉黄伟写于20190909深夜。

发表于 2019-11-27 09: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永嘉黄伟 于 2019-11-27 09:39 编辑

甘南行记 17 归程





上面是广东影友帮我和两个苏州影友拍的,色达五明**。

发表于 2019-11-27 09:39 显示全部帖子


分享到:  


发表于 2019-11-27 09:40 显示全部帖子


宾馆西面的小河整夜哗哗地流着,很早又被吵醒了,我起来重新走了一回郎木寺,在路边的小摊带回来一个圆形的青稞饼,去拍甘肃寺的影友也回来了。
八点大巴出发,两边依旧是翠绿的草原,成群的黑色牦牛,汽车后排偶尔响起快门咔嚓咔嚓连拍的声音。中午12点,到了王格塘服务区,门口有些卖凉面的小摊,但口味仍是辣的。我到大厅吃了一罐八宝粥,汽车又出发了。
驶过临夏回族自治州,一片低矮的平房上凸起一座座清真寺,大约到了下午一点的时候,开始走下坡,绿色草原渐渐变成了黄土高坡,上面散布着一撮撮小草,土块也出现了龟裂。
我在汽车上买了下午三点的高铁票,到了兰州市区下车点,一算必须在20分钟内赶到高铁站,再一想市区路阻很严重,如果赶不上高铁那就麻烦了。坐大巴估计要一个小时多十分钟,也能在四点半前到达机场。这么一权衡,于是又回到大巴上安心坐车。
因为前天早上预定的是春秋航空,老北京告诉我,飞机只能带七公斤行李,其余都要托运,而且托运费很贵。我又得盘算,怎么样最经济,到底是把行李带过去呢,还是扔掉一部分。
于是昨晚我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到随身的包里,其余放到行李箱。只要托运费不超过行李箱的价格,那就把该带的东西都带回家。想想人生也是如此,我们放不下太多的东西,所以才会带着莫名的烦恼——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扔掉的。
十五分钟之后,大巴经过黄河大桥,又经过兰州市区上了高速公路,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汽车下了高速公路,进入兰州新区。空旷的道路上,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黄土堆起来的埃及狮身人面像,往右转弯,又看到了其他世界七大奇迹,我不禁很惊讶。也许是新造的旅游点吧,但不知道有几人会来游玩?
在机场的春秋航空公司售票厅办理了托运,比预定的十公斤还有两公斤剩余,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厅,只有四点半,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打了个电话给蒋建峰同学。他说:既然你已经到机场了,那我也不去送了,下次我们再见面吧。
想起春秋航空公司没有餐点提供,就到一家店点了一碗兰州拉面,又喝了一杯黄黄的杏皮水。面对窗外的黄土地,十年前去敦煌旅游的一幕幕场景,在这清凉的口感中复苏了。
春秋航空公司,虽然像大家说的有点抠门,但我发现起飞还是很准时的。半个小时之后,我看了公司的相关资料,又竟对他的经济实惠产生了一种好感。深夜回到龙湾机场的时候,满身大汗,我卸下了一身的重装,也放下了一路的疲惫。           
黄伟写于 20190911清晨

发表于 2019-11-27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前来围观欣赏
发表于 2019-11-28 09:43 显示全部帖子
永嘉黄伟 发表于 2019-11-27 09:28 [甘南行记 之十二 瓦切塔林 ...

简单的生活用品!
发表于 2019-11-28 09:48 显示全部帖子
永嘉黄伟 发表于 2019-11-27 09:29 早晨,经过分布在河两岸狭长的[/c ...

可怜的老人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