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393

主题

温州

寻访赛珍珠故居

查看:3199 | 回复:13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三月十七日早晨,我离了金山寺,一路寻访赛珍珠故居。
坐公交来到华山路,横过斑马线,沿着维也纳酒店南边的小路爬上山坡,陷身于满目苍夷的老城拆迁图。茫茫然询问路过的一位老人,后面突然冲来送快递的摩托。老人急忙拉我到路边,再详细地指点如何穿过一片工地,并劝告这条近路有些难走。我谨慎地在遍地碎砖块的废墟中蜿蜒前行,抬头四顾,只见一栋拆光了门窗的宿舍楼孤零零地映着灰色苍穹。

前方右边低洼地是一个空旷的建筑工地,高大的脚手架后方突起一个小山丘,绿树掩盖着几幢房子。我小心翼翼地爬下绿色铁皮围成的斜坡,在黄泥地里走了近百米,又抓住水泥斜坡上裸露的钢筋头,奋力爬上种着一小块油菜花的小山丘,跨过齐膝高的灌木丛,终于见到这座民国建筑——朝北的大门口立着“赛珍珠纪念馆”石碑。

跨进大厅,右手边一位穿深蓝色工作服的中年妇女正站在摆着书籍的玻璃柜子后面。她背后的墙上挂着幅一平米大小的油画:黑色的背景衬托出一位白人老太太白里透红的脸,慈祥又深邃的蓝眼睛注视着每位来宾。画像的右边是镶着金山寺的黑色屏风。
   大厅西南面是个小房间,门框上挂着“保姆房”的牌子。对着门靠南面墙是一个民国时期的组合衣柜,床头靠东边墙摆在房间的正中间。床头上方挂着一个典型的中国老太太的黑白照片,谦和的眼神中充满恭敬和慈爱。正对床的西墙壁炉上供着白瓷观音菩萨像。赛珍珠两岁时,母亲卡罗琳生病卧床,不能照顾孩子,赛珍珠就托付给了王妈。整个夏天赛珍珠没见过母亲,每天和王妈生活在一起。王妈教她说话,给她讲各种民间故事,还常带她去寺庙烧香,因此赛珍珠称观音菩萨为“圣母玛利亚的姐姐”。后来,卡罗琳生下赛珍珠的妹妹格蕾丝后,常发高烧。在医生也束手无策时,这位王妈偷偷用中国偏方给卡罗琳做了一种“五草红藤汤”,拯救了她的性命。

我从位于房间正中间的木楼梯上了二楼,按顺时针方向先参观西南间赛珍珠父母的卧室。正对门的墙上一件印着红十字架的白色传教服赫然入目。靠墙的床头上方挂着一张黑白合影。男人眼神果敢,意志坚定地望着前方,似乎要把福音遍布长江南北;而女人眼神中充满忧郁,似乎只想早点回到美国故乡。赛兆祥是学者型的传教士,了解儒学和佛教,从不强迫家里的仆人接受基督教;卡罗琳对文学、艺术和音乐有素养。卧室和西北间的书房以一堵薄薄的木板隔开,中间开了一个门。书房的摆设依旧朴素简单。

穿过小客厅,我轻轻走进东北间赛珍珠的书房,当中摆了一张大桌子,靠西边墙的一个阵旧的玻璃书柜里摆满了两列英文书籍。在她十岁开始,赛兆祥请了一位因动乱而从北京流落至此的孔先生,每天下午登门为她讲解儒学经典和《道德经》,并传授其中国扬琴的演奏技法。孔先生甚至会引用《圣经》中的箴言来印证孔子的思想。虽然孔先生三年后死于霍乱,但这段教育却奠定了她写作的文字功底,并塑造了她温良谦恭的品格。

书房的南面是赛珍珠的卧室,床头柜上摆着一幅黑白相片,画中的小姑娘紧紧地抱着一个布娃娃,似乎害怕传染病会像夺走她的兄弟一样夺走她的玩具。一组装有玻璃镜子的衣柜靠着南面墙,镜子中映出北面门后衣架上挂着的一件青花旗袍,这是青年时期赛珍珠最爱的服饰,也许一个身材高挑但不肥胖的美国姑娘穿上它会比中国姑娘更加窈窕多姿。

我下了楼梯,环顾四周,依旧只有我一个游客。这时才重新注意到楼梯口竖着的几幅海报了:彩色的喷泉广场和花花绿绿的树木,提示刚才我经过的那片工地在几年后将是以赛珍珠命名的公园,而公园外围是一栋栋高耸如云的商住楼。我突然想起昨天在杭州东站等动车时偶遇一个同乡,她正好前几天也在镇江,把一套买了十几年却一直无人承租的郊区商品房趁税率调低时卖掉。

近几年来,诺贝尔奖被国人炒得沸沸扬扬,我亲眼在龙泉市街头看到“莫言祖籍"的大幅广告,今年屠呦呦获奖则让宁波市政府和房开公司兴奋了一阵子。其实,这座建设中的公园与赛珍珠没有多大关系,反倒是被拆掉的旧民居里有她的足迹,被强制搬走的老居民中可能有她的学生。我的这句议论引起了工作人员的回应:如果你到我们这里当市长就好了。

我一看手表,已到十点钟,心想还要到镇江市博物馆去看看。就麻烦她打开玻璃柜,把《大地三部曲》和其它几本书都拿出来挑选。翻了翻,还是听从她的建议,全部买了下来。付钱之后,请她盖上纪念馆的印章。当她刚要合上封面,我急忙叫停,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小心地盖在印章上,再合上封面。

这举动让她吃惊了,便问我到底做干什么的?我回答自己是文学爱好者,职业是一名工程师。她又问我从哪里来?我回答是温州人,到杭州培训,结束后有时间就来镇江玩。

这回答让她更惊讶了。她向来只知道温州人会做生意,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爱书的异类。她叫我稍等,说完快步走进楼梯下面的办公室。几分钟后,手里拿着一叠书走出来,兴奋地对我说: “你的运气太好了,我们正好还剩一套五本《赛珍珠纪念文集》,这是我们馆长的名片也送给你。你有兴趣,欢迎与我们馆长交流。”

再三表示感谢之后,我兴冲冲地背着装满书的双肩包,手里又提着沉重的一袋书,下坡沿着风车山路,经过赛珍珠就学并任教的崇实女子中学。再沿两旁是低矮民房的宝盖路,向北走入两旁树立整饬庄严民国时期店铺的伯先路,到达镇江博物馆己十一点钟。

晚上,在西津渡口的旅舍里,我翻阅着这一叠书,领会着诺贝尔奖评委给她的评价——“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这描述是真切而取材丰富的。使人类的同情心越过遥远的种族距离,并对人类的理想典型做了伟大而高贵的艺术上的表现。”

   镇江市有两座精神的高峰,一是创建金山寺的法海禅师,因美丽的白蛇传说而被人冤枉了上千年。二是深爱中国人民的赛珍珠,因民国文人狭隘的民族自尊心以及统治阶层的政治倾向,被封锁孤独了几十年。当我们拂去历史尘埃,重新瞻仰这位沟通东西方文化的人桥时,别忘了人桥的基石就是王妈和孔先生这样渺小的国民。而促使我在舟车劳顿中仍能奋笔疾书的动力,则源自对这两位偶遇的镇江人的感激之情。
                                                      黄伟 写于 2016年3月                    






镇江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赛珍珠故居(镇江)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1-28 10:47 显示全部帖子
前来围观欣赏美景
发表于 2019-11-28 10:55 显示全部帖子
永嘉黄伟 发表于 2019-11-28 10:26 三月十七日早晨,我离了金山寺,一路寻访赛珍珠故居。坐公交来到[url ...

文化是没有国界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