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5849

主题

西北

随清风拂狼塔 (C+V)之V

查看:9234 | 回复:35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2019年9月29日
计划目标:绿湖,然后翻越本次徒步海拔最高的乌拉布图达坂,到三屯河的废弃金矿前营地扎营,如果扎营时间早的话,继续向前择地扎营

今天计划尽量多走点路,主要原因是今天爬的乌兰布图达坂虽然海拔最高,但是起点的绿湖海拔已经不低了,实际爬升没多少。听其他驴友和牧民的普遍反馈,反而是明天的天格尔达坂最难爬。
早上出发没多久就到绿湖了,可能网上剧透太多了,到了后感觉没多少惊喜,????。


停留了片刻,继续前进!

开始进攻乌兰木图达坂。



左上:和和,四海,我在右边切雪坡
右上:夜色,洋芋在我们下边一点,也是切雪坡
左下:云淡,南燕,大咸鱼左边切马道
右下:汇合后冲顶(和和摄)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这个垭口这边风好大,汇合后我跟着云淡走,云淡步子小,我在后边跟着感觉风快要把人吹透了,于是跟她说,让我走前边,我快受不了这风了。



上到垭口顶,风更大了。和和给洋芋拍照,刚拍完,洋芋瓷溜一下就下去几米避风了,????。我赶紧掏出手机,喊和和,赶快互拍一下!走人!我俩刚拍完,后边他们都上来了,喊,别掏手机了,赶快摆姿势,拍完撤退!



右上:和和
右中:南燕
右下:云淡
下中:夜色
左下:大咸鱼
左上:四海和南燕还非要得瑟,摆姿势,再来个合拍呗。你们不知道兄弟的手快冻僵了,????。



赶紧下撤啊,狼塔这点好,达坂下去一点点,风寒效应基本就没了。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6月份在鳌太,跑马梁上我有点失温了,到了大爷海,先烤火,晚餐吃了热汤面,跟流浪又搞了一瓶酒,晚上睡觉的时候,穿皮肤衣,抓绒,羽绒背心,冲锋衣,盖棉被,居然没觉得热,直到半夜才暖和过来,开始脱衣服。在跑马梁上走的时候,偶尔有那么几秒钟太阳从云层里冒出来,感觉特别的舒服,心里在呐喊,麻烦你再多呆一会儿啊,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太阳公公!)

下达坂的节奏基本上都是,先陡坡直下,然后横切山坡缓缓下降到河谷。天气很好,路迹非常清晰,走的有点无聊,特别太阳晒的有点发困,快下到峡谷的时候,路过一个小牧民房,注意力不集中,右脚踩到一块小石头,滑了一下,脚踝咯噔一下,扭了一下脚。那天在直下下库达板的时候,也扭了一下,但是站起来几分钟就没事了,今天有点严重,生痛。
人一下子清醒了,可是再往下是踩大石头顺溪流下河谷,不敢出脚了,心想要是再来一下,估计要立马扎营了。慢慢下吧,跟前队拉开了距离。下到了河谷,望到云淡他们在前边等我,我喊他们继续走吧,我脚扭了一下,现在走不快,河谷路况非常好,我慢慢走一点问题没有。
他们出发,我小心翼翼慢慢走,结果到了右转下独木桥的时候,又看到云淡在等我。到了跟前,我说没事,你们不用等我了,还按原计划走,如果你们到了废弃金矿营地,天还没黑,就继续往前,这个路况基本都是机耕路的节奏了,我走点儿夜路一点问题没有。
于是按计划行动,我慢慢晃,天黑了,就拿出头灯,一直走到路边上一条小溪边上,看到前边影影绰绰的灯光,我以为他们就在前边扎营了,口渴,滤点溪水喝。然后继续往前,但是感觉不对啊,前边不是营地灯的感觉,各个都是打着头灯在晃啊,走近了,听到他们喊,老陈,别过来了。原来他们往前走,感觉离水声越来越远,又没有合适的地方扎营,只好走回头了,刚才我接水那里有块空地,我都没留意。走回去那里扎营,还有点风,我直接进草丛把草踩了几下,搭天幕。


第二天早上拍的。

总结:乌兰布图达坂难度不大,走了这么多天后,开始有点审美疲劳了。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2019年9月30日
目标:翻过天格尔达坂,草地营地

早上起来,右脚踝还是痛,而且明显肿了。我的登山鞋已经完全不防水了,鞋头有一点开胶,侧面烂了小洞,随便踩点水袜子就湿了,右脚大脚趾侧边已经磨破了,感觉要整点措施才行,问,谁还有塑料袋?夜色看我这动作,说塑料袋套着不好走,还不如穿防水袜呢。是喔,自从跟“加友”学习取经了后,后来过河全部赤脚穿溯溪鞋,防水袜塞包里都给忘了,今天穿上吧。夜色还给了我一片芬必得。
跟云淡商量了一下,他们还是照常走,我后边慢慢晃。本来天气预报今天有小雪的,可是现在看万里晴空,又是艳阳天,我慢一点完全没问题。于是约好翻越天格尔达坂,下去草地营地见。他们约9:10出发了,我慢慢收拾东西。
我又看看了轨迹,感觉12点应该可以到达坂脚下了,然后爬升700多米,慢慢爬,3点或者3点半应该到顶了,然后下坡咱相对快啊,这样天黑前到营地挺轻松的。于是不着急,磨磨蹭蹭把大小事都办妥了,9:40出发。

一开始又是机耕路,无聊。走了一会儿,发现左边有小道可以走啊,迅速切了下去,走到山路上,心情都愉悦了很多,大老远跑过来新疆走机耕路有啥意思,????。
还不放心,拿出手机看看路网,嗨,基本上一直走到达坂下,然后跟机耕路就汇合了,沿着河谷闷头走就行。于是开始慢慢晃悠,累了就协会儿抽根烟,渴了用滤水器接点河水喝。


感觉康迪的这个滤水器比索亚的好用,最突出的地方就是出水速度快好多,基本不用挤压,用嘴吸都可以,虽然滤芯寿命只有1000升,但是可以用好久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正午准点到了乌兰布图达坂脚,但是这里真的有点坑,前边看了路网,好多人都是错过了左转上山的路口,继续走了一段才回头,已经提醒自己要注意了,结果还是走过头了,????。
回头开始直升,应该上升了100米左右,望见了前队,估计他们应该也能看到我了,估算按我目前这个速度,跟他们距离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了,不着急,还按自己节奏来。


人品爆棚,天气极好。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走了一会儿,望不到前队了,我继续,累了就休息,然后继续爬升,都说天格尔达坂最难爬,感觉还好吧,认真看路况,仔细出脚就行了。


接近达坂顶的一个平台,给小猪留念一下,过完这个垭口后边就没难度了。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再往上走了点,一抬头,感觉不对劲。

这个云吹的有点可怕,估计垭口那边变天了,看来天气预报挺准,那边肯定要下雪了!
前边有块巨石,在下边左拐上去,走了几分钟,开始天昏地暗,飞沙走石,能见度极具下降,情景就跟小说里描写的妖魔鬼怪现身前的状况。再走了几步,感觉不行了,这个时候我下身穿了条速干裤,上身还是皮肤衣,主要是两只手,几乎要冻掉,从胳膊上断开似的。马上找了个避风的石头缝,蹲了下去,卸包,然后使劲搓手,直到感觉还能活动了,穿羽绒服,套冲锋衣裤。然后总觉得看什么东西都不对劲,摘下眼镜一看,原来眼镜上已经结了一层冰,裸眼看貌似还清楚!于是眼睛也不戴了,能见度没有,根本看不出垭口方向,拿出手机大概对了一下方向,心想这个地方不可能有岔路吧,不能再停留了,赶紧冲过去。


手冻的不行,胡乱拍了几秒

依稀辨认马道,右拐左拐,感觉确实是本着刚才看的垭口方向去的,咬牙往上,终于走到了垭口,到了一望,更傻眼了。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看表,4点,比预计晚了一点,但是这个能见度快跟走夜路差不多了。啥都看不清,这地方不能久留,赶紧降低海拔吧。拿出手机,对了一下大概下降的方向,没错,雪地里还有前队的脚印和登山杖戳的痕迹,于是开始急速下降。
没一会儿,马道转左,再转右...,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一个脚印都看不到,这才恍然大悟,上边雪厚的地方有脚印,那个雪是常年的积雪,下边这里的雪肯定是他们走过后才下的!这下有点麻烦了,只能全靠自己了!
本来天气好的话,一目可以把下降的情况看清,然后选路直下就行,现在没办法,马屎都看不到一块!整个路面都给雪盖住,只能靠感觉辨认哪里是马道。走一段,拿出手机核对一下路网,想快都没办法。算了,安全第一,不要超近道了,老老实实走马道晃。
直降了一段海拔,能见度有所改善,这时发现全身状况都很好,今天早上歪打正着,穿了防水袜,虽然一直在踩雪,脚居然一点儿事没有,身上有冲锋衣裤护着,里边一点没湿,况且下降了一段之后,风已经小了很多,顿时心情就放松了。


开始下的时候用冲锋衣的帽子护头,不过总是要扭来扭去看路,不舒服,想起来自己还带了把100多克的伞啊,这时正好派上用场!


本来就快不起来,打着伞,慢慢走吧。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目前的雪地其实慢慢走很舒服,不会深一脚浅一脚,一脚下去有点软,但跟着就踩实了,像一个有缓冲的垫子,受伤的右脚貌似也不觉得痛了。

走了一会儿,艹,又开始打雷了,抬头望望天,看不清状况,心想咱也没做过亏心事啊,不怕(这个是开玩笑,主要感觉雷声还挺远的)。就地扎营吧,光秃秃的山坡上也不是好位置,再一个,时间太早了,硬着头皮走。


继续前行,雷声停了。刚缓口气,又望见前边由下往上,雾气蒸腾。好消息是,应该快下到河谷了,坏消息是,今天这个能见度估计没可能好了。



发表于 2019-12-3 10:54 显示全部帖子


不过下山的节奏跟前边差不多,就是顺山坡往河谷下,轨迹路网也懒得看,凭着感觉走吧。


目前计划是,尽量在天黑前下到河谷,看情况扎营吧,总之海拔越低风险越小了。

快天黑,终于看到了稀稀拉拉的树林,这样基本意味着已经差不多到河谷,好开心。但是问题又接着来,路上虽然没有雪覆盖,很好辨认,但是好多烂泥路,走几步,鞋底沾的全是泥,滑的不行,走几步就要找石头踢踢,刮刮鞋底,不然的话随时有可能摔跤。总而言之,今天是想快都快不起来。
走到一条山上下来的溪水边,天完全暗了,滤了点水解渴,抽根烟休息了一下。想想要不要就地找个地方扎营?评估了一下身体状况,全身干燥不觉得冷,平时运动习惯也是在傍晚或者晚一点,基本上就是这个点儿,感觉状态非常好,且下到河谷后,路更加好走了,于是决定继续追前队。
这次走狼塔,路上听到云淡的手机报路况,才知道原来户外助手还有轨迹导航功能嘞。天黑了,老看手机也不方便,我也试试导航吧,于是随便找了条轨迹(一共下了三条),开始导航。听见语音播报,预计两点多可以到达终点,算了一下距离,真的差不多诶。心想如果跟前队错开了,我就一直走,直接走到终点等他们,景色也看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完成任务。即使走不到也没关系,这路都是沿河谷行进,水不是问题的话,我一个人非常轻松,随便哪里都可以扎营。
走了几十米,立即把导航关了,这路况基本又是机耕路的节奏,没必要浪费电。
再走一会儿看见前边的闪烁的营地灯了,嘿嘿,亲们,我来了。
到了跟前,大伙已经全钻帐篷了。一听到我的动静,大咸鱼感慨道,“老陈,我们都以为你要在山上扎营,要受苦了”,云淡说我这有刚烧的热水,你先喝点暖和一下!我感动之余,觉得自己还真没啥事。看看表,才9点15分嘛,夜生活还没开始呢。一聊才知道,他们下来的时候也开始下雨雪了,有人没注意防雨措施,已经湿身了。我说,你们赶紧睡吧,我真没事,不用管我了。
搭好天幕,拿着水袋到河边,下来的烂泥路把冲锋裤脚和鞋子上搞的全是泥,不洗掉心里不舒服。然后打水回窝,先做明天早餐,把剩的大米全煮了闷烧。还有一包鸡汤浓汤宝,煮了泡馕吃,明天轻松了,不急,又煮了点茶喝,碎觉。
总结:其实前一天我们可以继续走点夜路,一直走到天格尔达坂下的河边扎营,路好走,达坂下河边宽敞,随便扎营,然后一早起来就可以爬达坂了。天格尔达坂没有传说中难爬,至于什么剿匪的传说,由于后边能见度实在太差,无法感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