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3067

主题

红河

完美游记 哈巴勇士圆梦雪山之巅

查看:13577 | 回复:44
发表于 2019-12-4 13:42 显示全部帖子

看吃的多干净啊,光盘行动执行的不错,

喝上一碗酥油茶,能否变成大力士,助我登顶!
晚饭过后,杨总抓紧时间向大家讲解了装备的用法,有冰镐、冰爪、安全装备等,因为有不同程度的高反,听课时大家已经在打瞌睡,强睁眼睛听完,

发表于 2019-12-4 13:42 显示全部帖子

分配好向导,再次学习使用装备。

因为凌晨两点就需起床登山,必须在中午12点前登顶,过了12点就禁止继续攀登,所以早早休息,傍晚的大本营又开始飘雪,10名女队员挤一个宿舍


发表于 2019-12-4 13:43 显示全部帖子

在宿舍看到涂鸦,有人在4500米求婚成功,太赞了!心想若你们有一天不能继续走下去,想起曾经4500米的一切或者再来4500米走一次,你们必定能一直走下去。

这一夜注定无眠,外面狂风肆虐,感觉屋顶都要被掀翻,但是没过多久居然就听到呼呼的呼吸声,已经有队友睡着了,早已做好不睡觉准备的我,躺床上听着狂风诉说它的不满,想象登顶的一切,时间很难熬,觉得过了好久好久,一看,也才22点,终于熬到凌晨一点半大家纷纷起床,最后检查自己装备后


到餐厅用过早餐准备出发,这时发生了一个意外,教主手机丢了,原本以为就那么大个地方,肯定一会能找到,结果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原本打算凌晨3点出发的我们直到3点半也没出发,最后这个手机和教主诀别,但我们也因了这个手机应祸得福,后面细说。

3点40分最后一组的我们出发了,在黑夜中能看到星星点点连成的路线,大家靠着头灯微弱的光线行走着,出发不到20分钟,梧桐雨姐姐放弃了,当时我心里有一百个疑问,她是我觉得最有希望登顶的一个,因为了解她的体力,知道她的锻炼习惯,但是在这寒风刺骨,狂风肆虐的路上,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只能自顾自的走着。再往上行走不到十分钟,小丽姐姐也放弃了,只听到宏泽大哥跟向导说,那就麻烦你帮我把媳妇安全送到大本营,之后我的向导和小丽姐的向导对换了一下,原本护送小丽姐返回大本营的向导变成了我的向导,真是命运的安排,天助我也,因为有了小武向导,我才能最终站在5396的高度。

(很遗憾这一段都没有留下照片)换好向导耽搁了一点时间,再准备出发,前面队伍的最后一盏灯也离我很远了,很想抓紧时间走快一点,赶上大部队,但在此时,我发现自己走不快了,想起教主交代的,在出发时一定要调整呼吸,有自己的节奏,心想慢就慢吧,只要能继续就好,试着跟小武商量,能不能走慢一点,小武放慢脚步在我前面带着路。这样看着前面行走着的“头灯”离我原来越远,差不多行走到大石板时,狂风越发肆虐,已经被吹得站不稳,在我东倒西歪险些摔倒时,小武一把拉住我,惊魂未定啊,这一摔如果成真,不知会滚到那个雪旮旯;吹起的碎米雪打在脸上,疼到麻木;鼻涕流出来,不马上擦掉一会功夫就成冰,看着无助笨拙的我,小武拿出纸巾放我鼻子上,说了一句:吹吧,瞬间心理暖暖的,我们非亲非故,居然能帮我擦鼻子,心想这个向导真不错!妖风一阵大过一阵,紧紧抓住小武不敢放手,缓慢的、艰难的一步一步行走着,大概到了大石板追到了宏泽哥,不知是累了还是因为风太大,隐隐看到宏泽哥整个人蹲在地上,呼吸越来越困难行走越来越艰难,也没有来得及跟宏泽哥说上一句话,跟着向导的步伐超越了他


发表于 2019-12-4 13:4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新蚊子 于 2019-12-4 13:43 编辑

很累,真的很累,偌大的雪山上只有我和小武,前面的队伍已走到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有点害怕,问小武:大概几点了,他说:可能六七点了,我说:怎么天还不亮,回:已经亮了





这才抬头看,远处,太阳已隐隐升起。原来一路上,已顾不得抬头看路,被风雪吹打的生疼的脸只想尽量压低再压低,完全低着头挽着小武的手臂艰难移动,心想,只要太阳升起,或许会好一些。不知问了多少次现在到哪里?现在海拔多高?中间也遇到下撤的登山者,大家都捂得太严实,分不清谁是谁,又或者因为体力下降,不想耗费任何一丁点力气去想任何事,所以看到下撤的朋友也没有多言语一句。说实话我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困难的,看着体力消耗差不多的我小武担心的告诉我:三分之一体力登山、三分之一体力下撤,还要留三分之一体力徒步到黑海!你想登顶吗?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再想想,如果强行坚持登顶待会没体力,怎么下撤,冰天雪地里不可能有救护车或者其他更好办法营救我。但是我不想放弃。抬头看着小武说,我想登顶,只要我身体没有出现太严重高反,我想我能的,我善于走下坡路,待会下撤我不会太困难。一向要强的我现在或许眼神带着祈求。小武很坚定告诉我:只要你想上,我一定带你上去。此时我们正坐在雪地里他用他不算太强壮的身躯坐在后面护着我,完成了这段对话。


既然登顶是目标,那就心无旁骛只管往前走吧。



发表于 2019-12-4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终于来到4900米的雪线,风雪尽情肆虐,不管不顾的吹着,能见度大概在10米以内。遇到了教主、老家和石姐,他们正在穿冰爪,


发表于 2019-12-4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石姐外露的头发已被冰雪覆盖,看上去像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
远远能看到在绝望坡慢慢移动的其他队友,当时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黄教主也才在这里,我应该没问题了(后来才知道,他们早到雪线,由于天气原因暂停这)。所以大无畏的说了一句:待会登顶记得帮我拍照哦(一路上因为手冻僵、手机低温不能开机,一张照片没拍,心里迫切希望能遇到队友在雪山之巅小小留影一张),不想教主回了一句:现在能不能登继续冲顶还是未知。
一万个疑问号出现,难道老黄也体力不支了,为什么这样说。但在那时也顾不得深究。在小武的提醒下,喝了红糖水,稍稍休息片刻,小武麻溜帮我穿上冰爪,准备全力以赴攀爬绝望坡。
发表于 2019-12-4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绝望坡顾名思义,目测成6070度的一个大坡,雪很深,没有专业工具根本无法行走,最重要我望不到坡顶。仰头看着绝望坡,再听听自己大口的喘气声,不妙,有个想法要出来了,但是活生生被我压了下去,心想,
发表于 2019-12-4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上面行走的他们也走的缓慢,大不了我一步三喘气,我不能放弃!我是真想一步三喘气,但是小武告诉我前面耽搁时间大多,按我的速度,赶不到12点以前登顶,即使我还有力气也不可能让我继续,最后商量达成一致,走10步让我休息一下,如果不到10步就休息,就用冰镐打一下屁股,后来我是真被打了好几下的。
发表于 2019-12-4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面对绝望坡,小武看出我的力不从心,开始劝我,山永远在这里,今年不行明年再来,我咬着牙告诉他,这个地方我不想再来,不管今天我登顶没登顶!
发表于 2019-12-4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这时小武看到铺路绳的工作人员已下撤,飞奔过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