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434

主题

温州

枫叶红时,重走桐岭古道

查看:12219 | 回复:5
发表于 2019-12-16 15:02 显示全部帖子

文&图  郑明晓


三十八年前搬家走过一次桐岭古道,之前来往郭溪翻水站工地与老家湖岭,之前来往工地老家,都是走瞿湖古道的,考虑到搬家的物件不少,走瞿湖古道太吃力,父亲选择了走桐岭古道。搬家前一天,三位舅舅就从老家过来了。我们清晨吃饱早饭,挑担到瞿溪码头,然后雇船载到河头,上岸经桐岭古道挑往陶山,在陶山雇车开到湖岭,从此我家结束了第二段,也是最后一段6年漂泊的工地生活。后来桐岭背上修了公路,我从温州回乡都走这条高桐公路,再后来,桐岭开通了隧道,回家也更方便了。



桐岭古道也称永瑞古道,是永嘉县通往瑞安县的陆路主通道,古道北起永嘉潘桥(今属瓯海区),南至瑞安陶山,与瞿湖古道一样,都是四铺路(20公里),永嘉县城到桐岭,即可陆行,也可选择从小南门坐船到河头后,再往桐岭山路。



重走桐岭古道,我坐车过桐岭时,就曾有过此念头,今年十月搬到轻轨附近,去桐岭更方便了。



周末从杭州回来,杭州的枫叶一周前早红翻了天,我记得桐岭有枫树岭,估计枫叶也红得差不多,于是在周六早晨,一个人拿上登山杖独往桐岭。



下轻轨,上公路拦了辆过往班车,过桐岭隧道,在高河村下车,择田间小径往桐溪。田野里的晚稻早收割尽,只剩干枯的稻茬,一片初冬的景象。过桐溪村沿水库岸行,水库里的水位没有夏天的丰盈,库区露出高高水痕线,岸边山林还是青青的,青翠中带点湿冷,有如王维诗句“寒山转苍翠”,只是在苍翠中略微点缀黄斑,那是枫树与其他的落叶乔木,芦苇还开着花,与水波一起随风瑟瑟着,阳光很透,但在水边还是觉得有点冷意。



沿水岸公路行,遇一堤,我看山势走向,估计过堤为老路,过堤,遇桐泉供水站、陶山革命烈士馆,沿溪谷大路行,不久到桐岭村,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桐岭村有许多文革前后的房子。村屋边院子里种着许多瓜菜,公鸡喔喔啼鸣,古道拓宽填了公路。村尾有一桥跨溪,这里溪谷陕窄,山势险峻,我看到桥边沿溪有一条溪石垒砌墙,模样像石堤,再细看,看到了石碑,上去看,知道到了桐岭古城墙遗址,遗址长约莫200米,高1.2至2米,城墙上种着青菜,城墙临溪瑞安一侧的墙体上下满是杂草、灌木、野藤、芦苇,溪中乱石杂草,低洼处有积水,只是听到水流声了,城墙旁有一位老农正在干农活。



历史上,永瑞界群山中有三座分水城,即小岭分水城、桐岭分水城、分水岭分水城,大约建于明中期,三座分水城除曾起着防御外敌,保护永嘉府城外,还承担设卡稽查征税的功能,三座分水城,小岭分水城位于潘桥田平村与瑞安小岭村交界;桐岭分水城位于潘桥岭根村与瑞安桐岭村交界;分水岭分水城位于雄溪岙底与瑞安林溪岭头村交界。三座分水城中,小分水城我还没有去过,分水岭分水城在瞿湖古道中,我少年时常走,山人《分水城》诗即写此:

垭口上遗落一段城墙

墙中城门洞开

没有卫兵

城门早成了路亭

四十年前我路过时

人们叫它分水城




暮蔼中依稀记得石岩屋和石哈蟆

还有那条栽满枫树的分水岭

我不知道分水城筑于何时何代

只知道它的南面是瑞安

北面是永嘉

两个千年历史的古县




城墙上灰色的石头

长满了记忆

记忆中有历史的尘埃

也有岁月的沧桑





一段墙隔开两个县

长城隔开的却是两种文明

你要牧马,我要农耕

于是便有了烽火和争端




桐岭分水城保存得没有分水岭分水城那么完好,据说是在1958年桐溪造水库时,将分水城及城门的石头拆掉用于造桥了,数百年的古城墙毁于一旦,甚为可惜。



历史上宋、元、明、清、民国,都有桐岭古道的硝烟战事。




宋宣和二年(1120)夏,方腊兵攻进温州,逼瑞安境。瑞安县令王公济与邑儒赵霑招募义勇四万,徐震为首领,分守要道。方腊兵从吹台山入,徐震在小岭激战阵亡,徐震阵亡后,余部仍屯兵固守,并在桐岭,两退方腊兵,使瑞安城邑赖以保全。




元至元十三年(1276),元军由桐岭追袭秀王李步师。至元十四年(1277),温州镇守刘万奴驻兵于桐岭,抵挡农民起义军。




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与三十四年(1555),倭寇两次经桐岭犯温州城。




清康熙十四年,曾养性攻打温州于桐岭进入。清咸丰十一年(1861),平阳“金钱会攻打温州经桐岭进入。清同治元年(1862),太平天国白承恩应“金钱会”之请,统大军从青田翻白沙岭至湖岭贾岙,击败清民团,攻打瑞安城时,在陶山雷桥中埋伏,中箭身亡,余部从桐岭脱险。




民国三十年(1941),日寇1000多人,佯装商船,在瑞安陶山澄头登陆。一股进攻瑞安县城,一股经桐溪越桐岭夜袭温州城,温州首次沦陷。




伫立在桐岭城墙上,我感慨嘘唏不已,那一幕一幕刀光剑影、征战杀伐声仿佛从眼前掠过。由此我联想到长城,联想到山海关、嘉峪关、雁门关、剑门关,小关隘小战,大关隘大战,五千年的华夏历史,就是从烽火硝烟中磕磕绊绊走来的。




离开分水城遗址,沿古道续行,行到高速公路断头时,从涵洞入,出涵洞就看到外桐岭村,村里的古道也填成了公路,与高桐线通,路边枫树红透了,出了外桐岭村,就是桐岭背了。我看时间还早,喝过茶,悠然下山。




从桐岭背到北麓桐岭岭根自然村,是桐岭古道保存最完好的一段,古道由是山石或条石垒砌石阶山路,路的两侧种满了枫树,红红枫叶镶在蓝天白云里,在阳光的映照下,似乎更红了,一阵风吹过,就是一阵欢笑声,枫叶在枝上纷纷摇曳,或者落下,轻盈飘曳,蹒跚着地。




人站在树下树前仰望枫叶,枫叶在阳光和秋风两大魔术师操作下,光和影不停交织着变幻着,变幻出神奇的色彩和幻觉。



我踌躇良久,下山出岭根村,坐上轻快的轻轨满意而归。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16 16:48 显示全部帖子
没啦????
发表于 2019-12-16 17:35 显示全部帖子
好帖子必须要顶
发表于 2019-12-17 10:25 显示全部帖子
枫叶红时,山景最美。
发表于 2019-12-17 16:35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9-12-26 10:47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