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5948

主题

苏州

南黄古道上的笑声

查看:8912 | 回复:8
发表于 2019-12-19 15:0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苏驴领队 于 2019-12-19 15:16 编辑




南黄古道上的笑声

2019.12.16



                                        作者:深山樵夫




两只蝴蝶















  苏驴第85站外线暨2019年外线收官活动定在浙江台州的南黄古道。12月15号,在冬日暖阳下,我们第85站的一行34位驴友一路南下踏上了南黄古道。








  




南黄古道位于浙江省台州的临海与天台两地交界,北起于天台县南屏乡前杨村,南止于临海市黄坦乡大泛村,长约12公里。       南黄古道始修建于1000多年前的北宋初,南宋时期是台州通往越州(宋高宗绍兴年间改称绍兴府)和皇都临安(今杭州)的商务要道,明清时期达到鼎盛。酷爱游山玩水的清高宗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曾下令官员绘制“天台八景图”上,其中就有南黄古道的身影,不过那时候是叫“南山秋色”。











  





从前杨村村后1公里的护龙寺前小石桥开始,古道沿着山势逶迤而上,沿途364根高大挺拔古松和119棵古丹枫树交相辉映,还点缀着89株枝繁叶茂的古樟。每年一到秋季,枫叶染红整条古道,有大批驴友慕名而来,沿着古道欣赏红枫,早在元代“南山秋色”就被天台隐士曹文晦称为天台十景之一。











  









古道路面很宽,古朴沧桑,但尽是碎石铺就,没有一块平整的石板,一千多年来商帮骡马铁蹄的踩踏,挑夫短杵点击,路面高低不平硌脚难行,这一点实在是无法和我们老家徽州的那些古道相比了。徽州的古道路面全是清一色石板铺就,哪怕是崎岖狭窄之处,也用石板竖着铺设。










      









  时间节点上已过大雪节气一周,我们错过观赏红枫的季节,枝头的枫叶已经落的差不多了,只有沿途枝繁叶茂的古樟还郁郁葱葱。古道上枯叶满地,像铺了厚厚的地毯,走在上面十分松软又沙沙做响。














  







南屏山海拔648米,身轻如燕脚步灵巧的驴友一晃就消失在古道的转弯处,隐没在青松岭中。可对身宽体胖的驴友来说就感觉有点累了,没走两公里就气喘吁吁,只能走走停停一步一步捱上岭去。












  









古道上爱美的美驴被沿途的景色所吸引,时不时地停下来,对着镜头合个影,留下一路的欢笑,撒下一路的姐妹情谊。看,作为护花使者的老驴孙飞大哥,为了给美驴拍下最美的背景,一手扶杖,单膝跪地,一招一式都显得一丝不苟的样子,俨然成了大家的御用摄影师。







         







枯藤老树寒鸦,高山流水人家,古道西风快马,暖阳高照,爬山人在天台。美驴源源,被古道上的美景所陶醉,你看她脸上浅浅的笑靥,犹如阳春三月的桃花尽情绽放在春风里。















  







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透过青松的枝丫,遥望天空,湛蓝湛蓝的天空,点缀了几片白云。整日两点一线忙碌的驴友们,远离喧嚣的都市,走进寂静的山林,迎着富含阳离子的山野清风,吐旧纳新,涤荡胸中往日淤积的浑浊。








         









蝴蝶你慢慢飞,风中秋景会让你沉醉,一起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蝴蝶你翩翩飞,飞越高岗一路紧相随,等到秋风尽枫叶落成堆……。        美驴蝴蝶,标标准准的苏州美女,一袭红衣,格外醒目。讲着一口地道的苏州吴侬细语,清脆悦耳的嗓音,一开口便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委婉动听。别看她剪着短发,带着眼镜,表面上看起来文文弱弱,却有一股坚强的意志。虽然整个下午都走最后一拨驴友中,却不显山不露水的走完了全程。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2-19 15:13 显示全部帖子

南黄古道上的笑声(续)


2019.12.16



                                      作者:深山樵夫













  蓝天映绿水,白云绕青山。美驴白云一袭白衣,远远望去真像一朵白云,飘过山岗,飘过密林。无巧不成书,今天白云和萱萱蓝天一同行走在南黄古道上,两个原来毫不相干的人,因为共同的爱好走到了一起。瞧,两人的身材和面庞、笑容都高度相似,如果不说还真以为是一对亲姐妹。






  “朆爬过山的尹,还真勿晓得爬山的乐趣!”美驴柔云这么说到。体格健壮的柔云是苏驴群忠诚的老驴了,几年来她参加内线外线不计其数,经常夜班下来不顾工作的劳累,从园区赶到木渎灵岩山参加活动。粗看伊人高马大还以为是一个来自北方的美女,实际上伊一个地地刮刮的伲苏州尹,苏州斜塘街浪尹,外刚内柔,难怪取名柔云。








  上到半岭庵,右侧出现一条岔道,后来从轨迹上看,这岔道才是南黄古道,而我们从半岭庵一直往上走的路其实是通往山顶济公庵烧香拜佛的进香路,难怪过了半岭庵山道上除了青松,再也见不到红枫和香樟树。我们在济公庙前稍作休息,填了点饥,添了点庙里的热水,就起身继续追赶大部队。






  翻越过山梁,山南就是临海市黄坦乡地界,道路也成了山民樵夫行走的土路。我们顺着小道走着,眼前忽然开朗,脚下是高高的山崖,一块往前突兀的岩石是观景拍照的好地方。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地势地貌就是一个盆地,我们好像站在盆沿上,放眼望去盆底一周散布好多个大小不一的小山村,对面山从山脚到山麓是一级一级的梯田。






         拍完照驴友们前后照应一路相搀,沿着樵夫小径走下陡峭的灌木柴林,下半山比较平缓,许多梯田已经荒芜,成立干草林黄茅窠,在夕阳的照耀下一片金黄,美驴兴奋的扔掉背包和登山杖,四脚朝天往草上一躺,顺势再来个驴打滚,哈哈哈,爽朗的笑声传遍荒野。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宋   范仲淹《苏幕遮·怀旧》上阙)。






  过了草甸,顺着山涧一路向下,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怎么走到村庄了,赶快打开手机看轨迹,发现已经偏离了好长一段路。于是问询村民,村民说上面有条往左的大路是去山北面前杨村的……。







  我们回到轨迹上,原来村民所说的大路就是从天台前杨村过来的南黄古道。时间已过三点半,太阳已经挨近山头,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重新翻过山回到前杨村,可这对本来就体力耗尽的弱驴来说有点难了,没办法只能咬牙前行。






  山南这边的植被和山北明显不同了,除了青松、杉树还有高大的野栎树。野栎树的叶子已经落尽,枯叶覆满在古道上。野栎树也叫橡子树,橡子含有丰富的淀粉,但苦涩难咽,在以前粮食严重不足的年代,一到秋天山民们就上山采集橡子回家剔除坚硬的外壳,磨成粉做口粮食用,我小时候就吃过的橡子(我们徽州歙南叫柴子)豆腐。












  随着冬至临近,白天日照越来越短,四点半左右太阳就要落山了。白云、蝴蝶、柔云、安等美驴拖着沉重的步履不停的往上爬,走累了停下来歇歇喘口气,快接近岭头,我还对她们说:赶快走,我们还可以到顶上看夕阳。        可等我们走到山顶太阳已经收起了最后一抹红,此时林子里光线还比较明亮,我们稍稍休息,拍了几张照片就趁着暮色赶紧下山,赶往集合点。弯弯绕绕的下山路我们还没走多远,天色一下就暗下来了。




  美驴荔枝,一位来自Fu nan sheng的妹子,原先在广东岭南生活多年,来苏州不到两年,就被我们江南的美食、景致和文化所吸引,决定留了下来不走了。始终处在第一梯队的她,一脸甜甜的笑,入群不久的她已经跟着大师兄乔他们多次走外线,是上过井冈山、翻过南太行王莽岭的美强驴,却自诉是坚强的不拖后腿的友友。










  爱搞笑的老玩童小蚂蚁、泥鳅和我这次是二上天台,去年夏末秋初9月23我们三和爬老大等7人冒着中雨走了天台山46华里的霞客古道,从天台山回来后一直念念不忘,经过15个月的期盼和等待,终于在秋叶飘零的晚秋初冬如愿以偿。








  南黄古道北坡半山腰开始到山脚下是龙潭叠瀑群,可惜今年一个下半年久旱无雨,涧水干涸的只剩涓涓细流缓慢无力从崖缝中流下,未能见到上半年丰水期山涧溪水层层叠叠一路飞流直下蔚为壮观的景象。




  最后的行程中有两位驴友出现身体出现状况,等大师兄、任我行折返南坡半山腰处和泥鳅一起护送他们到山顶天完全黑了,我们六人只能打开手机照明靠微弱的光亮摸黑下山来。        这趟南黄古道之行,总体还算顺利,路途中有景色、有快乐、有点虐、有遗憾,于是心中又有了一个念想,期待明年春末夏初丰水期第三次走天台。         最后特别鸣谢小蚂蚁、烟雨遥、阿伍、孙飞等驴友提供了部分美照。





发表于 2019-12-19 16:56 显示全部帖子
没了吗?楼主多分享点呀
发表于 2019-12-19 17:13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一下好贴
发表于 2019-12-19 19:23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欣赏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9-12-20 10:20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好活动!感谢楼主精分享!
发表于 2019-12-24 09:58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9-12-29 08:46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谢谢支持 围观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