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美国

我在阿拉斯加未趟过的河流——寻找克里斯的Magic Bus(更新中)

查看:7699 | 回复:19
发表于 2020-1-9 17:4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液态熊 于 2020-1-9 17:49 编辑

前言想去 阿拉斯加 的朋友,一定也看过电影《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吧!
克里斯最后在 阿拉斯加 荒野生存base,就是一辆废弃的 Fairbanks 市政巴士142。


61cRqHZl21L._AC_SY445_.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几年也一直有争议,是不是要回收这辆Magic Bus——因为每年夏天都会有很多人试图去朝圣这辆巴士,路上其实还蛮危险的三月底、四月初,冰川应该刚开始消融,其实去Magic Bus的条件比夏天好,因为河水还没涨起来,也不是冷得过分。

以下就是我去朝圣Magic Bus的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一看。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9 17: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液态熊 于 2020-1-9 17:54 编辑

1 Teklanika河

我收拾好帐篷,把外裤脱下来塞进背包,系紧鞋带,再把充气睡垫放掉一半气,绑在胸口。再把冲锋衣穿在这临时的救生衣外面,背包的腰部卡扣要松开,一旦水流太急把我冲倒,就要随时弃包求生。手机、钱包和车钥匙用密封袋装好,放在冲锋衣胸前的口袋里——一旦被迫丢掉背包,这三样东西就是回到文明世界的最低要求。我只留下一根手杖,踏进Teklanika河中。

河水冰凉刺骨,上游融化的冰川在这 阿拉斯加 的春天慢慢汇入,将这一条小河最终变成在夏季奔流汹涌、难以逾越的天堑。而在24年前的八月,就是在这条河的对岸,克里斯-麦肯迪 尼斯 绝望地看着他在四个月前轻松跨过的小溪,竟然无法逾越,而不得不折回他在荒野中的栖身之处——一辆废弃的费尔班城市巴士,他称之为“神奇巴士”(Magic Bus)。

通往巴士的Stampede Trail实际上不过是一条泥泞的、被废弃的土路,连接着早已被遗忘的 阿拉斯加 角落的金矿。但是在2007年西恩潘把《走进荒野》——这部纪录克里斯在 阿拉斯加 悲剧性的死亡的轰动性的纪实作品——改编而成电影之后,许多世界各地而来的户外爱好者,在 阿拉斯加 春夏交替的时候,跋涉35公里,“朝圣”这荒野巴士。但在1992年,克里斯踏上这条空无一人的小路的时候,他所面对的是真正的、最后的荒野(The Last Frontier)。




发表于 2020-1-9 20:0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液态熊 于 2020-1-9 20:06 编辑

2 Claire的墓冢和她的溯溪鞋

渡河的时候,必须面朝上游的方向,把手杖插在身前,双脚横向移动,并且倚靠手杖来保持移动时的平衡。必须穿着鞋子,水底的石头一般都很滑,需要登山鞋底的抓地力。基本的技巧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当你真正踏进一条 阿拉斯加 未经驯服的河流的时候,水若是及至膝间,就有一种隐隐的力量要把你推倒;如果水位到了大腿,你就会忍不住去想,被冲走了到底能不能站起来;等水没过了腰,每一步迈步都非常困难,看似温和的水流吞噬着渺小的人类所有的力量;等水到了胸口,剩下的大概只有无助了。

所以当克里斯试图从巴士返回,尝试渡河而不成的时候,他所见到的则是荒野在所有文学家浪漫想象以外最真实的一面。2010年8月, 瑞士 女孩Claire Ackermann在同样的季节尝试渡过Teklanika河时,被河水冲倒。当时河上有一条前人绑在两岸树上的绳子,Claire和他的男朋友在水位高涨的时候试图渡河,并且把自己腰扣扣在这条松弛的绳索上。渡河的时候,两人都摔倒了,Claire在水下一直被绳 索拉 着,而她男朋友则奋力切断了自己和绳索的连接,被水流冲到下游的河岸上。等到他再跑回来,渡回河中央,切断Claire的绳索,让她冲到下游河岸上的时候,Claire已经在水下呆了太久。



v2-f164bd0ebf88e0074ace37587a69f317_hd.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Claire的墓冢和她的溯溪鞋

发表于 2020-1-10 08:34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1-10 10:25 显示全部帖子
渡河的时候绑绳索并不是一个好的主意。

我记得有一次在清水溪,当时溪水自然没有Teklanika来的急,然后对面来了一队人,多为中年男女,还有许多七八岁的小孩。然后对面大叔让我帮他们在这边绑绳索,他们把绳子丢过来,我绑了几下找不到足够可靠的石头。


我想还是让他们自己过来绑吧,免得我没绑好还害了他们。然后我就看见一个大叔腰上缠了一圈绳子,另外一端绑在对面的树上,走了过来。水流都没过胸口了,大叔走到一半摔倒了,然后对面众人叫了起来。好在水流不算很急,大叔滚了几下又站了起来,然后慢慢地就渡了过来。大叔找了块大石头绑好绳子,我虽然深深地怀疑,但是他既然是他们的头儿,我也不好多说什么。然后对面人就开始渡河了,大妈脱的只剩内衣,然后居然还背着个小孩,等快过到一半的时候,水都快没过大妈的锁骨了,然后小孩子并没有任何和绳索或者和大妈的连接保护——虽然两者大概都不是什么好主意,但真要被冲走了大概就是like a rolling stone, completely on his own了。


我看着惊心动魄,实在看不下去了,还是赶紧往前走了。其实前面不远就是一块浅滩,水流刚过膝盖……
发表于 2020-1-10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液态熊 发表于 2020-1-9 17:46 [前言想去 ...

感谢楼主的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1-10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液态熊 于 2020-1-10 12:22 编辑

3 "今天河水水位怎么样?"

据说清晨的水位会低一些,因为夜晚气温低,冰川融化的速度也就慢一些。我从公路尽头出发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所以第一晚就正好在河边露营,次晨渡河。17公里泥路并不好走,更早些季节积雪没有完全消融,河水很低的时候,会有人组织开ATV去巴士,车辙消灭了植被,然后搞得到处都是一大片恶心的沼泽,以及巨大的水坑。

我的登山鞋已经湿了好几天了, 阿拉斯加 野外的河流小溪都没有桥,所以涉溪渡河是难免的。我正在地上脱鞋倒出里头泥水的时候,一个高大的壮汉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撑着一根比他人还高的木头手杖,走了过来,口音完全不是 美国 人:

“别假装你能把鞋子弄干,完全是浪费时间,前面有的是水让你趟。”

“今天河水水位怎么样?”,我问。

“我昨天晚上六点渡过来的,大概到我这里。”他说着,比划了一下他的大腿根部。

“我准备早上过去,听说水位会低一点。”

“都一样,其实都一样。我渡过去是昨天早上,差不多也是六点。人们都有很多看法,逻辑上很有道理,但是事实就是,水位其实差不多高。但是下雨就不同了,一下雨水位就会涨不少,关键是水流就急很多。”

“你觉得水流急吗?”,我问。

“每个人感受不一样,每个人能够忍耐的危险也不同。你要面朝上游,找根手杖。“说着,他比划起来横向渡河的姿势来。

”祝你好运!“

”好运!“


发表于 2020-1-10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我是啥时候看的这个电影 好像是在大学宿舍里  我推断他就是个抑郁症患者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0 16:28 显示全部帖子
我又继续在泥地里跋涉了一个多小时,突然又看到两个人。走近看,一男一女,背着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跟他们打招呼:“你们从‘巴士’回来吗?”

女孩子没听清,说:“是的是的,那巴士是我们的。”

小哥嘟囔了一句 西班牙 语,再换成英语说:“他问的不是我们的巴士,而是那个‘巴士’。”——我突然想起来停在道路尽头那个贴满贴纸,从 阿根廷 一路开到 阿拉斯加 来的黄色小巴。


v2-93cf72a5ce2914780b76b9e5abc5c789_hd.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1-10 16:31 显示全部帖子
zhb001 发表于 2020-1-10 14:17 我是啥时候看的这个电影 好像是在大学宿舍里  我推断他就是个抑郁症患者 ...

也不能贴上抑郁症的标签,也许是某种身体力行地寻找自我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