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792

主题

韩国

全罗南道|2017到2019,韩国生活不完全实录

查看:4966 | 回复:71
发表于 2020-1-13 12:16 显示全部帖子
全罗南道
全罗南道
在我们说话间,隔壁桌的食客注意到了我们,大概 丽水 的外国人不多,他们饶有兴致地和我们攀谈起来。那是两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会几句英文。

他起身走到我们旁边,教我们最美味的吃法:一片萝卜,铺上铁板的海鲜,再加一抹蛋黄酱,放在勺子里送进嘴巴。他坚持为我们两个每人制作了一个,笑眯眯地看我们吃下去。看到我们表示好吃,他高兴得合不拢嘴。

全罗南道
后来,P本想问他可不可以帮着管老板要一碗米饭,但是大叔理解错了,以为我们要他帮忙翻锅。他二话不说,甚至带着有些抱歉的笑,撸起袖子帮我们翻腾起来,还细心地把肉切成小块。

过后突然,他也伸出手,也是从胸口划过的姿势,说:“High Five。“P又一次惊恐地看看我,伸手和他击了掌。

没过一会,另一桌的食客——一对老夫妻,从P身后走过,P向前挪了挪椅子,方便她过去。猝不及防的,老太太也伸出了手,和P击掌,并接着抓住她的手,说:“要加油啊。“

全罗南道
发表于 2020-1-13 12:16 显示全部帖子
连续三次后,我们得出了不可置信但又无法反驳的结论:可能击掌是这里的一种社交方式。

听上去像无稽之谈,但是我们也想不到第二种可能性了。我们疑惑地皱着眉,但是又忍不住地笑:这里的人可爱到让心窝痒痒的,总想轻笑出声。他们都十分朴实,热情,温和,还有些古灵精怪做点缀。

“而且他们看上去每天都好开心啊。“P感叹道,一边感叹一边揉着自己的掌心,说,”而且力气还很大。“

全罗南道
临走的时候,我先出去,P在里面结账。我远远地看到她跑出来,用不可思议的语调说:“为什么啊,老板也和我击掌了。“

“你们说什么了她就和你击掌?”

“她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是 北京 ,她就兴奋地点点头,要和我击掌。“她哭笑不得地甩着自己的手,说道。

发表于 2020-1-13 12:16 显示全部帖子
丽水----岛屿深处
丽水 有一个著名的景点,梧桐岛。说是岛,其实和 丽水 之间走路不出五分钟就能到。最开始我和P以为要坐跨海小火车才能到岛上,火急火燎地跑去买票,跳上了最后一班车·。

梧桐岛
上了车以后,我们有些疑惑地发现车上净是些老人和孩子,但也没多注意。

一阵沉默后,P问我:“你有没有觉得,火车开得很慢。”
我理所当然地回答她:“估计刚开始开得慢吧,待会就加速了。”

但是,没有。

火车全程以代步的速度开着,同一条路上来往的行人全都依次超过了我们。而我们两个就在一群老太太叽叽喳喳地兴奋的讨论声中,不知所措地等待着,等待着漫长的路。

火车走了7分钟,返程时我们走路回 丽水 ,也不过5分钟。

梧桐岛
梧桐岛
发表于 2020-1-13 12:17 显示全部帖子
梧桐岛
梧桐岛
梧桐岛是一片由礁石和松林组成的岛屿。冬日的阳光正好,带有一点暖意却又不灼烧,穿过松林的间隙,形成各种独特形状的光斑,打在礁石上,打在草地上,也打在小路上和路上行人的脸上。

梧桐岛
梧桐岛
梧桐岛
发表于 2020-1-13 12:17 显示全部帖子
走过一片密林,便感觉有些空灵的凉意,微微从皮肤表层渗透进来,但凉意没持续多久,继续往前走,很快就是一片草场,阳光成片地倾洒在身上,把人包裹其中。

梧桐岛
梧桐岛
梧桐岛
梧桐岛
发表于 2020-1-13 12:17 显示全部帖子
冷热交替间,很快走到一片海。拨开松林,裸露出视线,豁然看到海浪拍打着礁石。可能因为和松林交接在一起,梧桐岛边的海并没有什么咸味,而是更加清甜的气息。

梧桐岛
梧桐岛
以往看海,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渺小,而有深深的恐慌和无力感,但在梧桐岛看海,却异常的平静,好像理所应当如此渺小,甚至渺小得令人感觉安心。


发表于 2020-1-13 12:17 显示全部帖子
梧桐岛
我手脚并用爬到离海最近的那块石头上,回头看海,第一次在看海的时候感觉到平静。

梧桐岛
大抵是因为梧桐岛的海并不算开阔,而是被礁石和山林簇拥起来的,画地为牢般圈存起来的。如此一来,它和人类也就有了共性,与我也联通起来了。因此渺小并不困扰我。我们的渺小联通到了一起。

梧桐岛
发表于 2020-1-13 12:18 显示全部帖子
顺天
趁着夜色,我们坐着KTX到了顺天。和 丽水 郡不同,顺天是一个市。也就意味着它会更加城市化,因此我们也增加了一些对城市景观的期待。但是让我们没有料想到的是,此次旅行中,反而在顺天,我们看到了最为原生态最接近大自然的景象。

顺天----山下村落
在顺天的第一站,我们去了邑城文化村,村落坐落在山上,从市区打车过去要四十分钟左右,路上有些崎岖。

但与其说是文化民俗景观,不如说是有些文化特色的自然景观更为贴切一些。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发表于 2020-1-13 12:18 显示全部帖子
文化村很大,远远地望去是一片金黄色的草铺成的房子。让我惊异的是,在入口处的几个房子恍若有人家居住的模样,时不时有老太太穿着鲜艳的衣服弯着腰在里面穿行而过。后来我上网查过,的确至今还居住着100多户人家。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发表于 2020-1-13 12:18 显示全部帖子
乐安邑城民俗村
乐安邑城民俗村
这让我隐约总产生着时空错乱的感觉:我在 北京 城市林立的黢黑的大楼里生活的同时,在几千公里外,还有人安逸地居住在历史传承下来的草屋内。

他们依然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如同百年前的人们一样,他们的房子也是百年前的人建成的,房子的四壁安静地倾听过不同时代的人们的呻吟,而他们在这座流光百年的房子里翻动着智能手机。

乐安邑城民俗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