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马来西亚

槟城 | 旅行新定义:专属这座城的色彩情绪(下篇)

查看:702 | 回复:35
发表于 2020-1-13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1-13 13:55 编辑

人间烟火
有人说,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袅袅的炊烟向上蔓延,带有一些食物的香气,一些火的余温,缠绕着人,俨然一幅名为生活的画作。要说生活,不就是点烟火气吗?

槟城
槟城
在这点上,绝没有第二座城同 槟城 一样。走在 槟城 的街上,路边是各色的小摊。

阿婆早早起床,将准备好的食材按部就班地摆在小车上,唤上阿公,趁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人弯着腰,把车推向城中心。
槟城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13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这样的摊位几乎走两步就能看到,有些直白地袒露在大街上;

槟城
有些幸运地拥有自己专属的棚子,可以遮风挡雨;

槟城
槟城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3 13:55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
有些店家联合起来,售卖不同的美食,便被称为茶室了;

红园
红园
发表于 2020-1-13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还有些则干脆在路边开个店,挂 上高 高的招牌写着X记。

但无一例外的,到了饭点,热腾腾的香气就不约而同地从它们中溢出来,带着升腾的白眼,飘荡在街道两侧。店里的男人女人们在接口吆喝,纷纷唤你去屋里坐坐。

小印度
小印度
男男女女操着一口流利的 广东 话,和口音很重的磕磕绊绊的国语,再加山街边的装潢和黑金烫字的牌坊,活脱脱老 香港 的派头。

那个场景十分值得回味,好像把50年代的 香港 放到密封袋里保存起来,带着上个世纪的古朴和生机,扔到这座小城,让他们在这里生根一样。

这里的烟火气是带有点年代的烟火气,时间在这里自有一套运行的原理。

槟城
槟城
发表于 2020-1-13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小印度
小印度
因此在这里,生活又重新是生活本身,而不是茶余饭后偶然略带憧憬提起的柏拉图式的词语。它就是单纯每天的起起落落,出出入入。它不与工作割裂开,更不与现如今割裂开。

小印度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3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
小印度
城的烟火气来自于这里的居民对于食物美学的追求。老板们总是不客气地教给我们最能体现美味的吃法,那些倔强的老头非要我们点上他们喜欢的菜品不可。

语气温和但是十分固执地同我们说:“这个真的好吃的,不尝一下会很后悔的。”或者说:“这是我们家招牌啦,你一定要点啦。再或者,像吃 海南 鸡饭的那家老板干脆说:”我把所有好吃的都给你们切一点吧,不用菜单啦。“我们于是任由摆布地等待着,等待着不知道怎样的菜肴会被摆上饭桌。

但的确,从来没有什么让我们失望的菜品,老板在旁边沾沾自喜地笑着,问我们:”好吃吧?“我们只好诚实地点点头,或者因为沉溺于美食,而抬不起头。

红园
槟城
发表于 2020-1-13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
我记得,大约是旅途一半的时候,我和CC想找一家虾面吃,在街口转了几个弯,被男人的吆喝声吸引,走进一家新开的店。这家店的桌椅还不算置办齐全,墙壁是空洞地刺眼的白,牌匾竖在角落,来不及挂上。但与之相对的,是屋内充盈的笑脸和暖意。店主人是一对夫妻,个子不高,皮肤是典型 亚洲 人的黄色,男人胖些,女人消瘦些,他们的脸上是朴实清冽的笑容。我们是他们今天第一个客人,因此店老板对我们尤为亲切。男人事无巨细地为我们介绍了菜单上的菜,女人则一直笑着,随时准备给我们下一碗面。
我们点了面吃,他们就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们聊天。两人国语不算很好,许多我们说的话,他们也一知半解,只是始终笑着,大力地点头。
我问:“你们的店刚开啊?”
老板自豪地点点头,说:“刚买下的店铺,以前是个小摊。”
老板娘也承接地说:“是的。我们叫”缘记“。真不好意思,牌子还没挂上去。”
我笑着摆摆手,说:“这有什么关系嘛。哪个”源“呢?”我以为大抵是姓袁的一家人,谁料老板娘组织了一下语言,慢吞吞但是认真地说:“是”缘分“的”缘“。来这里吃饭,是缘分。”
她的声音很轻,很甜,像六月份的小溪水打在光滑的石头上一样。

发表于 2020-1-13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人间食客
槟城 的美食文化吸引了络绎不绝的食客到此参观,一饱口福。这些食客,时聚时散,三人成对,五人成群地坐在回廊的餐桌上,或者是形单影只地躲在角落里。他们因 槟城 的美食慕名而来,却不小心成为了如我一样的游客眼中的 槟城 一景。颇有些你在桥上看风景,我在窗前看你的韵味了。

槟城
槟城
别看他们只是街角闲坐的食客,偶尔在觥筹交错间露出个酣畅淋漓的笑容。实际上,他们多半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乍一看上去,人人都自顾着盘里的食物,细细咀嚼着其中滋味。但是每个人都腾出另一张嘴去闲聊,或者另一只眼睛去注视店里其它的食客。

槟城
发表于 2020-1-13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愉园茶室
我和CC一天早上,迷迷瞪瞪地去酒店对面的茶餐厅吃早茶。等餐的时候,我把身体向前倾,翘着椅子的后腿,和CC聊着天。

毫无防备的,身后用粤语聊着闲天儿的老头突然转用国语,问我:“小姐你这样坐会不会很辛苦啊?要不把椅子放下来吧,待会吃东西也不方便啦。“

趁我还没太反应过来之前,他起身,帮我把椅子放好,高兴地说:“你看这样,就不辛苦啦。”

我笑着道谢,他也友好地对我点点头。

广泰来茶室
没过一会,我们的烤面包上来了,我们于是赶紧安抚着咕咕叫的肚子,迫不及待地准备吃。

老头又幽灵似的突然出现了,说:“哎呀不是这么吃的啊小姐。这个鸡蛋要全裹在面包上才可以的啊。”说着,他从餐桌上掏出一个干净的刀叉,得到我们的允许后,帮我们搅拌起来,让每一块面包都蘸上鸡蛋液,接着熟练地抹一把 伽耶 酱,举到我面前,说:“这样才是真的美味。我们 槟城 的面包特别好吃。”


我们咬下一口,连连赞赏,老头才总算放下心来,重新躲回他从前聊天的阴影中去。

红园
发表于 2020-1-13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红园
红园
离开小店,CC悄悄问我:“我看他们聊得那么热火朝天的,是怎么还能兼顾注意到我们的?”
我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心想着,这些食客有着小精灵般的可爱与魔力,大概说他们多长了眼睛和嘴巴也不足为奇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