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马来西亚

槟城 | 旅行新定义:专属这座城的色彩情绪(下篇)

查看:822 | 回复:35
发表于 2020-1-13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纸醉金迷
槟城 的娘惹博物馆是我们难得的去的另一个景点。它是 槟城 专属的绿房子。实际上还有另一个景点建筑,称为蓝房子,也就是张居正故居,但是似乎只能跟着导游一趟一趟地进去,因而舍弃了。选择娘惹博物馆,与其说被它独一无二的景色吸引,不如说是被其内外的反差和其中的故事吸引。

娘惹博物馆的外观被粉刷成青色,颇有点蒂凡尼蓝的气质,但实际上更接近青绿色。像一块透彻的青翠宝石蒙上一层无关痛痒的灰尘。那是一种典型的属于 槟城 街区的颜色——总带有一点属于梦境的甜度。

槟城娘惹博物馆
槟城娘惹博物馆
槟城娘惹博物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3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娘惹博物馆

但是,你猛然走进去,近乎怀疑了自己的眼睛。里面由金色与黑色铺成,一幅民国时期大户人家矜持的模样。内部整体阴暗些,也老气些,显得笨重,一幅老者的姿态,和外部截然不同。好像外墙是他为了融入这个街区的保护色,而内部这份沉稳与高傲才是它真实的性格。

槟城娘惹博物馆
槟城娘惹博物馆
发表于 2020-1-13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娘惹博物馆
乔治城爱迪生酒店
娘惹博物馆原本是19世纪末著名商人及华人领袖甲必丹郑景贵的故居及办公室。不难想象它被孤独星球评为世界十大豪宅的缘由——它的修葺用富丽堂皇来形容,绝不算过了头。博物馆内保留着当时这一户人家日常起居所用的金具,丝绸质的衣物,和一些佩戴的首饰。

槟城娘惹博物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3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娘惹博物馆
槟城娘惹博物馆
墙壁上悬挂着属于这个家族的老照片,不论怎样的皮囊,但都有一种属于这个家族的气质,隔着老照片散发出来。CC说,你看他们只是看照片的神态都能感受到那股子高贵的精神。
的确,我透过CC的眼神望过去,那些照片里大多为女人,穿着得体的旗袍,梳着整齐的头发,头颅微微扬起,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不算过于浓妆艳抹,但和朴素又完全不沾边。那些衣服一看就造价不菲,但他们倒是只感觉平常。女人们之间靠得不远,使人自然联想到她们亲昵的关系,但又不是完全靠在一起的——都给彼此留了一个体面礼貌的距离空间。

槟城娘惹博物馆
发表于 2020-1-13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娘惹博物馆
我觉得那样的场景十分熟悉,惊觉道,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想起我的太姥姥来。

她也算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出生在 天津 的租界里 父亲是有名望的官员,年轻时细眉描摹,一袭旗袍,颇有张爱玲笔下那个年代富态小姐的模样。

后来机缘下认识了太姥爷,他读清华,清华在战乱中迁到了 昆明 ,她一口气追到 昆明 ,在旁边读昆华女中。清华搬回 北京 她就索性跑到清华当了助教。

婚后的几十年里 她常常花光他的积蓄只为买件好看的呢子皮大衣 或者新奇的彩色电视。但是他从来让她管账,只是偶然拌嘴。

直到七十多岁,她也把斑驳的头发细致地烫成小卷,穿着彰显腰肢的法式裙衣,踩着小猫跟 走起路来风姿绰约的。

槟城娘惹博物馆
槟城娘惹博物馆
发表于 2020-1-13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乔治城爱迪生酒店
槟城娘惹博物馆
但这不是我见到她的模样。我认识她的时候 她已经八十岁了,有老年痴呆。我记忆里 她总是趴在丈夫的遗像前,目光呆滞地流泪,嘴里念叨着。

往后的小二十年 她逐渐被疾病吞噬 她忘了每一个人 忘了怎样说话,怎样走路,怎样吞咽。但是她记得住体面,外人来时,她总是整理衣角和头发,挤出一个笑容。



发表于 2020-1-13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娘惹博物馆
乔治城爱迪生酒店
槟城娘惹博物馆
她走的时候,我和CC不在国内。离开家之前,她是一个尚存气息的体面老人。回到家之后 她是一个小小的轻轻的骨灰盒。那个美丽的温和的身躯,那个体面的一生,最后仅剩下不足盈寸。

槟城娘惹博物馆
发表于 2020-1-13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槟城娘惹博物馆
我走在娘惹博物馆的走廊里——这里的故人也早已不在了,只剩下孤寡几张照片来。

想到这些荣华也好,贫瘠也罢真真是过眼云烟 。不管以怎样傲然的方式过完这一生,也躲不过最后在火里海里,融化为颗粒。

想到太姥姥在我生命里的十八年,十八年里的每一个细节,都像细珠 一颗一颗掉出来。

想到过去的三年里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们从此阴阳两隔,见面遥遥无期。

槟城娘惹博物馆
想到这些,我不由得倏然落下两行泪来。

发表于 2020-1-13 13:59 显示全部帖子
海上独木
槟城 有许许多多的姓氏桥,其中周姓桥最为有名。但我们没去。所谓是桥,其实是一片依靠着桥发展起来的小渔村。

每座桥附近都是如此。桥倒也是存在的,不过并不连结什么,而是一座由破破烂烂的木条不规律地铺砌而成,从海岸通向海中央。

走在上面,每走一步,就吱吱扭扭的发出声响。两边也没有栏杆,十分狭隘,好像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

姓陈桥
姓陈桥
不同的姓氏桥,也是由不同姓氏的人打造的。
我们选择去了陈姓桥。

那几乎是最冷门的姓氏桥了,但是陈姓对我们不乏特殊的意义。CC姓陈,这不难猜到。长久以来我又和母亲这边亲近些,因此周遭的亲戚也都是陈姓的。

我的身上有个简短的纹身C·XZ,便是陈姓加上我的名字。

姓陈桥
发表于 2020-1-13 13:59 显示全部帖子
大概几百年前,一个陈姓的人在这里打造了这座方便捕鱼和张望的桥,或许还有同门兄弟的帮助,大概都是些陈姓的人。

再几百年前,他们大概是从 广东 迁徙过来的,那个时候他们决 定远 离家乡,去一片未知的荒芜重新生活,而同时,我的祖上正在江浙一带不平不淡的生活着。

再往前推,他们和他们原本是本家,甚至可能是从一个叫陈村的地方走出来的,他们可能一起生活过,只不过后来命运让他们分开了,而时间把他们冲散了。

当然,这都是我的想象。他们极有可能毫无关联。

姓陈桥
但这正是时间的奥义,它让各种故事的可能性扑朔迷离,也让所有割裂的关系消失于其中。

它创造了属于集体的记忆,但却让个人的记忆销声匿迹了。

姓陈桥
姓陈桥
我站在陈姓桥上,想象着那个赤脚的矮个男人在这里敲打木桩时候的样子。

它不是历史,只是我脑袋里的故事。

他具体什么模样,什么性格,我一概不知。唯一确定的是他存在过,并且他留下了一座破破烂烂的桥。

另一个确定的事实,是他的离开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太多的影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