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西北

忧伤的古道,幽远的秘境~2019.7.24-7.28新疆孟克特古道徒步纪实

查看:7833 | 回复:126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西汉初期,大汉政权方兴未艾,匈奴的势力得以不断膨胀,几乎控制了整个西域地区。 

原居于河西走廊敦煌一带游牧的乌孙人与月氏人发生部族仇杀。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人所杀(据《汉书·张骞传》),他刚出生的儿子猎骄靡由匈奴冒顿单于收养成人。冒顿死后,老上单于与乌孙猎骄靡合力进攻已逃往伊犁河流域的月氏,月氏不敌,其王兵败被杀,余众大部南迁大夏境内,乌孙人便放弃了敦煌、祁连间故土,迁至肥沃的伊犁河流域开始他们新的游牧生活。

在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下,战争与掠夺无疑是游牧民族的生活常态。无论月氏侵占塞种人的家园,还是乌孙族对月氏的掠夺都是为了生存使然。我们这次徒步的孟克特古道,被许多学者认定为当年乌孙族西迁,去往伊犁河流域的故道……

文景之治以后,国力不断强盛。及至汉武帝时期的军事打击下,匈奴昔日雄风已然不复存在。伴随着解忧公主下嫁乌孙国,新的政治联姻逐渐瓦解了匈、乌联盟,西域政治格局正悄然发生着改变……

汉宣帝时期,乌、匈走向全面对立。匈奴国力大不如前,渐渐退出了西域的历史舞台,西域随之正式纳入大汉帝国的版图……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很多户外帖子里都把乌孙族的西迁描述为匈奴的“诱逼”下被迫西迁,也许是相互抄袭的谬误吧。

        本人查阅了一些相关史料,乌孙原本是匈奴的盟军(亦可称为属国),而月氏与匈奴、乌孙均为世仇,“诱逼”一说显然欠妥。乌孙族的西迁是在匈奴的支持下对大月氏的残酷打击下完成的,西迁应该是乌孙族的胜利成果才更为贴切。

        这刚好印证了张骞出使西域寻找抗击匈奴的同盟,为何首选大月氏的缘由了。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2019.7.24早8:00,我们一行包括湖北宜昌2人,陕西榆林2人,内蒙古乌拉特前旗1人,内蒙古包头13人,共计18人(加向导19人)的队伍乘坐大客车从乌鲁木齐出发,踏上了了为期5天的孟克特古道的徒步行程……
        大约400公里的路程,历时差不多5个小时,于中午1:00抵达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我们在“会飞的拉条子”餐馆用了午餐。中国救援中心新疆大队的独山子越野车队也准时到达了,这是我们的协作车队,他们负责把我们送到独库公路625公里处(我们徒步的起点),然后在28号从徒步活动的终点,再经独库公路把我们送到奎屯火车站。
      稍作休息后,我们的越野车队经“天山之门”进入到绝美的独库公路路段……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1974年国家决定加快修建天山公路,独库公路是由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修建的战备国防公路,全长562.25公里,是217国道中一段即艰险又绝美的路段,北起石油之城独山子,南至文化名城库车,由解放军工程某部用了9年时间修建而成。并将其列入国家重点项目,直接归中央军委管辖。经过9年艰苦奋斗,工程于1983年9月建成通车,其后又经过多次升级改造。
       独库公路贯穿天山南北,其中280多公里的路段都是在海拔2000米以上,还有四座海拔在3000米以上的达板,海拔最高3490米。
      我们沿着奎屯河大峡谷纵深挺进,左边是悬崖峭壁,右手边就是大峡谷……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大约下午4:00到达徒步的起点,独库公路625公里处,我们在公路下边的一个平台下车休息,顺便等待随行马队的到来……
        经向导电话确认得知,运送马匹的车辆抛锚,马夫只好骑马赶路。由于路途遥远,预计半夜12:00才能赶到。今天的行程泡汤了,我们只好原地扎营了……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这里是天东林管局乌苏分局乌兰诺尔森林管护站,也是天山雪豹保护工作站。
        这里的工作人员是哈萨克族同胞,下班以后正在野炊烧烤,热情好客的主人为我们的露营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不但邀请我们一行在院子里扎营,还给我们分享了他们自己烤的羊肉串,我们也以一些小食品回赠给孩子们……
     酒足饭饱以后,我们再次融入到他们的歌舞联欢之中。主人一家男女老少齐上阵,都奉献了各自的歌、舞才艺,凡队以一首新疆民歌表达了我们对主人一家的敬意,榆林美女程姣的歌、舞都表现不俗,似乎有些专业水准……
        头灯的闪光功能此时也派上用场,营造了热烈的气氛,一度达到了高潮……
        时间已经不早了,大家都钻进帐篷,进入了梦乡。今天虽然我们耽误了半天的行程,却充分体验了哈萨克同胞的热情好客,也收获了行程中一段难忘的记忆……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25日清晨,淅淅沥沥的小雨惊醒了我,雨似乎下了一夜,天亮了反而越下越大。没办法,只能冒雨起来洗漱、熬粥。吃过早餐,马队已经准备就绪,我们收拾好驼包,与马队交接。
        告别了热情好客的哈萨克兄弟和他们的家人,我们冒雨踏上行程。今天的行程可不轻松,要把昨天耽误的行程抢回来……
        下面这座小铁桥被称为625小桥,是此次活动的起点标志,海拔2150米。凡队已经一马当先,率先通过……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今天的行程在乌兰萨德克河谷,沿着奔涌的奎屯河逆流而上。奎屯河为依连哈比尔尕山中段北侧积雪融化而形成,河床内巨石较多。


        今天的路程大多在这样的流沙、碎石之上行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滚落沟底,被卷入奎屯河之中……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除了流沙、碎石,今天还要穿过很多塌方地段,塌方体是多年前的泥石流干燥以后形成,很多地方下面已经空洞。
        在这样的路段行走,唯一的经验就是小声说话,快速通过,除此之外就全靠运气了。如果遭遇塌方后果不堪设想,不要说人员,就算是马队遭遇塌方,没有了帐篷等露营装备,这漫漫长夜也是不可想象的……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惊险的塌方线路告一段落了,此处地势平坦,河谷内生长着大量的苦杨。


        苦杨林是今天行程的唯一看点,除此之外就是漫无边际的碎石、塌方路段……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