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583

主题

哈尔滨

2020-01-10 亚雪驿站野穿二秃顶子露营光明营地(单兵)

查看:23371 | 回复:72
发表于 2020-1-15 10:3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黑胖小玉 于 2020-1-15 10:30 编辑






发表于 2020-1-15 10:30 显示全部帖子

走到这里,我看到了希望,已经踏上了景区压好的路,这个点,工作人员早下班了,我终于可以不用在林子躲藏踏着厚厚的积雪了,整个人轻松了很多,并斗志昂扬!



发表于 2020-1-15 10:3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1-15 10:34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1-15 10:3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黑胖小玉 于 2020-1-15 10:35 编辑








发表于 2020-1-15 10:35 显示全部帖子


接近山顶,凛冽的寒风刮的脸生疼,我又困又饿,疲惫不堪。




发表于 2020-1-15 10:35 显示全部帖子



山顶竟然有好多帐篷,木屋里还亮着灯,我即欣喜又焦虑,欣喜的是木屋里的灯光在海拔1650的山顶带来了温暖和希望;焦虑的是,这应该是景区的工做人员,我这一路躲着的人,我可不想在山顶自投罗网,去挨罚。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这些帐篷,木屋,生怕惊扰了里面的人。在离他们远些不易被发现的地方,卸包,铲雪,搭帐篷。


手指在本就快冻僵的情况下,越发的疼痛,我不得不站在大风里忍着刮在脸上小 dao割一样的风,停下手里的雪铲,把手蜷缩成一个团,我太冷了,双手冻的十指疼的不行……,感觉自己孤零零的身影,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异常渺小,颤抖的身体在风中不停地摇晃,我要赶快钻进帐篷,那样我就会暖和一点。


忍着手指的疼痛,继续铲雪,这里的雪竟然没有山下的厚,让我匪夷所思,没挖多高的雪就到底了。


我迫不及待的支起内帐,抓着帐篷的双手在风中剧烈的抖动,风大的吓人,大包离的不远,我抓帐篷的手却够不到,我把十字交叉的帐杆合起来,帐篷便犹如一个纸片扁扁的贴在坑里,看着它贴合在地上,我放心地走向大包。说时迟那时快,那从未停过的风,瞬间就把帐篷吹鼓了,紧接着就向异常陡峭的瀑布坡刮去,我的心随着帐篷也飞了出去,我焦急的追了过去……它翻两个跟头落地,跟我玩似的,眼看就追上了,又翻着跟头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


我收回脚步,退回到那个坑,收拾东西,背包,检查发现铝箔和帐钉也一并不见了,我记得我把铝箔放帐篷里了,还没来得及压大包就……穿好雪踏,向帐篷吹飞的山坡走去,大风在我身后依旧猛烈吹,仿佛在催我快些下去找到它。


借着月光,我看到这个坡好陡啊……眼前白雪皑皑,帐篷的影子都没有,几百米后是数不尽的密林。


我知道帐篷一定在密林里的某处……


此时是晚上7:00大概,我太累了,又冷又饿,也困,这个时候下陡坡去找帐篷也不知还能不能上来,思考片刻,我决定去木屋,此时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发表于 2020-1-15 10:36 显示全部帖子



我小心翼翼的说明来意,请求在这借宿一晚,做好了被罚的准备。

屋里竟有三个人,且出乎意料的年轻,他们很热情的答应我可以。我懵着带着疑问回答了他们的问题,一个人,刚登顶,帐篷在大风中被吹飞了……

他们很疑惑,为什么一个女人大黑天的,自己上来露营?

我很疑惑,为什么会有这么年轻的看山人?

我说自己本来打算去登老秃顶子,传奇跟我说你去二秃顶子吧,光明在那有基地,你有危险光明能去救你,我就来了,也不知道他说的基地在哪?

我就是光明,一个面容姣好的小伙子说!

啊?

我懵了……

你就是光明?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外面的若干帐篷和这个木屋就是光明在二秃顶子的基地!

那个登了海拔7000多高山的光明,等等我有点晕!

蚂蚁给我煮了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面片,放了牛肉和鸡蛋。

他们搬来一张崭新的折叠床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小栋去另一个屋里睡了。

光明和蚂蚁说吃过了,起来陪我聊聊天……

那晚我想了很多,那满屋子的户外装备,如果不是遇见他们我会怎样?

后半夜炉子上的火灭了,我冷的在睡袋里辗转反侧,心里却是暖的,我因为碰到光明他们三位而感到幸运,感谢三位的鼎力相助!


发表于 2020-1-15 10:3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1-15 10:3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黑胖小玉 于 2020-1-15 10:36 编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