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306

主题

伊犁

伊犁行

查看:664 | 回复:12
发表于 2020-1-22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伊犁
从知道有西域五十六国起就打算前往,今天这个行走终于降临,只所以来的晚一是囊中羞涩二是边塞多事不知春秋。
伊宁

本可以 南京 飞乌市飞 伊宁 ,还是喜欢听车轮声响,陇海兰新进 天山 入口,沿 伊犁 河谷山峦行进,穿过很长一条隧道到达 尼勒克 ,西域画卷终于出现,它是那么的单纯,牛羊贴伏在绿色曲线的山峦草场,阳光散射,苍鹰盘旋,过 尼勒克 车上人开始收拾东西,, 伊宁 站果然看见装甲车,完全没有料到此次在 伊宁 住了整整五天时间,中转修整出发地全在这里,斯 大林 街, 伊犁 河路,几个新车站不知道跑了多少次,单单 伊犁 河就去了两次,可两次只见 伊犁 河不见哈萨克新娘,有的说我去早了有的说他们现在不去 伊犁 河改去海景公园里,于是我又去了两次海景公园,还是没有个新娘,想想也是两处公园的安检小门铁丝网,新娘的婚纱是无法通过的,汉人街上无汉人是事先知道的,穆斯林的目光让人不安,人工冰激凌真的不是我们可以吃的,即便这样还是在晚上八点找到了老阿伊勒,吃饭也要安检真算见世面了,上楼后别有洞天,仿佛置身 伊斯坦布尔 ,突厥式回廊穹窿顶毡房式包间,以及 大理 石的乐池,招待双眼深邃鼻梁挺直汉语生硬,好在菜单上有汉字,置身清一色哈萨克人维族人中身体本能收缩着,他们是盛装前来就餐的 ,音乐响起,歌手演唱舞者独舞共舞之后,食客涌入舞池翩翩起舞,不由感叹 伊宁 人太会生活了,十二木卡姆换成 维也纳 华尔兹时,我们也乘性旋转了一把,没有遭到白眼而是投来和悦的目光,离开阿依勒脑子有点乱,其实回餐是不供应酒的,你的醉从哪里来,要是有肯定是那些音乐是那些光影下的手臂,分明是一场婚礼分明是众多个新娘的聚会。深夜还想为什么会没有其他汉人前往,网络上阿依勒很有名气的,进门时看了店名改了,阿依勒搬去车站附近规模更大,要不是维族司机领也不会找到,其实它就在汉人街的另一个出口就在 伊犁 河路的路口。
来的时候只看见装甲车没有看见 伊宁 车站,走的时候才发现它长长高高的穹窿顶非常的壮观美丽,卷缩在角落的装甲车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塞里木湖
出果子沟隧道知道它就在附近,从高速路上走近一个 大湖 ,自然希望的是它能在公路的近侧,可它偏偏就出现在了,与天际线平行的蓝色仿佛那样的不真实,真怕它会突然消失,也担心公路无法真正靠近它,车下高速,远处山边巨大的黄色雨带正在推进,要快不然它会藏进暴雨,装甲车此刻像碉堡般出现给喜悦重击,十几名武装人员虎视眈眈,难道有人能炸湖不成,安检身份证刷脸登记之后,雨幕跟上来了,塞里木从眼前隐去,连同它骄傲的蓝色以及它背后壮观的科尔琴雪山,在路边等待在雨中等待,走下路基朝湖的方向靠近,一次次被一米多高的铁丝网逼回,东门无望了,好在还有南门北门西部花海与北部花海,倘若跑一圈也见不到你的身影那只能是天意。
西部花海在雨中是那样奇特,大块大块的黄色紫色色块四周是雨带的雾气镶边,要是有深蓝色的再镶边多好,内心的念头从来都是靠近完美的,风把灰色的边吹去,失去边框的花海无法连成片,露出大块的杂草与石块,公路的另一侧看见高高的铁丝网还有一座怪异突兀的建筑以及满是水泥的停车场,原来那是给帐篷扎营的房子真可笑,猛的反应过来,一路过来没见一牛一羊,没有牛羊的迁徙花的迁徙也就停止,定居点的野花无论如何是配不上塞里木的,湿地上空几只苍鹰在盘旋,水面露出不安与烦躁,传说中的金莲花不要说成片连一朵也没有见到,看来半圈眼看只剩北部花海,内心也开始烦躁起来,湖边线的圆形穹窿装饰的线条状边缘,湖面有了参照对比,喜悦刚刚跃上就被当头一棒击昏,清一色的木栈道贴在边际线上,呆板无聊,脚步留在车内,讥笑在空气中散发,把最后的北部希望击垮,绿色高大长达数公铁丝网出现时我的心已骤然隐痛阵痛塞里木啊你为什么如此隐忍,你为什么不发怒,为什么不把爬上你美丽脸庞的虫子抖落。科尔琴雪山上的雨雾被风吹散,峰顶白雪发出耀眼的光亮,忧郁的塞里木,伤感的赛里木,悲壮的塞里木,好在还有科尔琴的存在,它巨大的身躯忠诚的守望着那片纯净湛蓝水面与鲜花开满的岸边。


惠远将军府
去惠远是为了将军府,过了点大门紧闭不甘心,大老远跑来,敲门门缝一线,维族面孔不停的摇头,说什么也不让进,将军府是什么地方,尔等想来就来,想进便进,我倒是想,将军一定是不想看见带家眷的军团后裔,翌日,空手人再次前往,花枝招展的格格连同维族面孔的锦衣卫带刀门前恭候,上宾般的步入 大名 鼎鼎的惠远 伊犁 将军府。肌肉收缩拳头攥紧,一圈转下来,没有杀气靠身,没有一点将军气味,空空的府邸墙上悬挂的是皇帝画像,唯有锡伯族士兵的百年前的照片让眼睛发亮,坐在角落呼吸几次将军府,几次进出的只有那两个锡伯士兵的身影, 伊犁 将军对满清是重臣,对西域是恶魔,对我什么也不是,我跟随的是西迁的鲜卑,是远离鲜卑山的锡伯,真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了真人,昨天的大门紧闭不无道理,你若再来你便是真的鲜卑后裔,我便为你开门,真想仰天大笑,真想邀锡伯前辈墙上跃下共叙西迁共饮杯中酒。


天山 红花
没有任何一种植物可以与自由迁徙意志相匹配,能够冠上迁徙的自由意志唯有 伊犁天山 红花。 霍城 的薰衣草, 昭苏 的油菜花名气冲天也只能是一种经济作物,被人类驯化仿佛就不能再激发起人的更深层的意志,当人的意志碰上这样可以彼此碰撞的对象时,一切植物属性都没有了,这也是听到莱丽喀扎克,看见莱丽喀扎克便能激发脚去远行与它相见,每年春天 伊犁 河谷的山梁上便能见到它的身影,三宫乡木斯乡芦草沟几处面积最大,然因为海拔因为温度不一样,何时开都有自己的规律,当地人都说不清楚,何况外地人,有人连续五年追随莱丽喀扎克不得相见,选定三宫乡是因为它通常最先开,依次是木斯乡和芦草沟,我的目的很简单,我等你,尊你为上,因为你和自由意志并肩,提前到你不开我就等,三宫不行就木斯,木斯不行就芦草,三块自由地,上万公顷面积难道就没有我可见的一片,刚进入三宫乡就见到了路边散落的红色在摇曳,翻过数道山梁,远处山谷山梁上鲜花一片夹杂青绿,面积太大冲击力太强,缓缓提着气步入莱丽喀扎克海洋,盘坐其中倾听自由意志的呼吸倾听古老的传说,突厥回迄锡伯一个个从花海中走出,他们一言不发迎着太阳前行迎着月亮前行。。。


察布查尔 锡伯古城
伊犁 河出来后过桥去南岸,去 察布查尔 去锡伯古城,它的左侧是锡伯县城,右侧背依雪山,夯土墙体城楼厚实简约,一 台安 检机堵在大门内,无语通过后来到城内,环视四周参天 大树 藏匿,深色回廊曲幽许多建筑偏小则一侧留空,环视良久入博物馆,规格很高花了大价钱,把一切能收集的有关锡伯的人文历史储存,留足资料留足画面也留足了空间,在每一件实物,每一张图片,每一件手稿前驻足,眼睛总能把与锡伯无关的满清自动清除,满人融入的东西不少,它总能刺激你的神经,对我来说除了西迁东归东干人满清的一切都可以忽略否定,它同样是北方民族入住中原,可依靠的是阴谋杀戮和虚伪以及毫无人性且丑恶低俗,没有半点英雄气概,没资格和西迁英雄放在一起,自己从太平寺,从 洛阳 邙山,从平城,从 和林格尔 到嘎仙洞到鲜卑山在到今天的 伊犁
察布查尔 锡伯,一条路走的太久,这一天来的太晚但终归还是来了,寻祖的线路眼看就要完美了,可心里还是沉甸甸的,最后的蓝厅很大,弓与箭挂满墙壁,想用手去触摸这些弓箭,出蓝厅是箭场,让人意外,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念头,你敢试一下吗,六十年来从未拉过一次弓,射过一次箭,三支箭百步箭靶,倘若你真是鲜卑后裔三箭射中,一点不犹豫站步侧身三指拉弓放箭,三射三中。这个一刻来的太快,来不及喜悦的我以然泪流满面蹲在角落很久很久,我不在试探不在等待不在疑惑,从今天起我的姓氏可以刻在我的额头上,从今天起我可以骄傲的称自己为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鲜卑后裔,从今天起我的目光将投向 贝加尔湖 ,沿着雪鴞的线路沿着萨满鼓的线路回归。


特克斯

到了 特克斯 许多一路上产生的结打开了,有了解释的句式,乌孙人留下一片牧场,龟兹国只乘下一块石碑,楼兰尼雅落下千疮百孔的洞穴,取代的是新型城镇是65团66团70团74团。。。从 霍城察布查尔伊宁
巩留 一路走来,大片的耕地大型的路边军团符号,在进入八卦的乾坤坎离震艮巽兑之后开始旋转,简单的编码其中暗藏着杀气,镇住 新疆 镇住西域36团56团是显而易见的,唯有 特克斯 固有的伏羲八卦可以抵抗军团符号的入侵,固守河车固守阴阳鱼。


喀拉峻
进山之前要做的一件事情是把有关喀拉峻的文字有关世界遗产的注释清空清零。
曦教的七式敬拜在教徒教主身上流出,流进山谷流进草原流进雪山,真的通灵了它听到我的邀请,只对我开放一天,果然一天之内东西喀拉峻只有我一人。
绿色的山峦起伏着,草原在影射与目光间展延,相互交错的永远是思的电流,个体活雪山活草地活花海活平行面对,对流的结果让个体倾情低声吟唱,活在杂乱的人啊,谢恩吧,感谢活神的引领,感谢乌孙王的后院,这里和 特克斯 一样少了军团符号,没有刺刀注视的视角,唯有鲜花的角度,羊群的角度,马儿的角。黄色花海,紫色花坡,森林峡谷雪山任凭走近走远,漫步鲜花台,追逐猎鹰台,静观雪峰,斜阳余辉,等待乌孙王的晚餐,唯有喀拉峻可以称空中花园,可以称神的牧场,垂直迁徙的经纬在这里可以看的真切,可以彻底理解,平面迁徙靠记忆故事展开,而垂直迁徙在喀拉峻看一眼便知,乌孙月氏祁连山 来到 天山 避开匈奴也避开张骞背后的大汉,乌孙跟着太 阳西 迁,听凭牛羊与马匹的暗示,它们到那里乌孙就到那里,喀拉峻是乌孙人的终结,世代先人的庇佑让邪魔不敢靠近,持有乌孙人邀请函的才可以近距离观赏这最后的 香格里拉



夏特古道

昨天约好的时间到了,维族司机手里拿出一张学生家长会通知,抱歉他不能去 昭苏 夏特了,他把身后的维族介绍给我,临走时还特意交待 昭苏
夏特古道 ,这个维族比较清瘦车也比较新,出 特克斯 后他几乎一言不发,车开的很稳,两则的白杨树快速移动,如同在绿色隧道里行驶,时间长了安静的出奇,心想 昭苏 的夏特果然不一般,还没有靠近才刚刚进入就有心底深处的接触,绿色隧道在进山后逐渐消失,风和牛羊开始从窗前进入,地平线上的雪山开始出现,一直伴随着,车突然停下,维族司机下车去了,刚好下去看看雪山,他在车后放警示标记才知掉车有问题,原来一只车胎爆了,路边蒲公英沾满朝露,围栏里的麦苗已经延伸到雪山下,不用说一定是军团的土地,军团的麦子和油菜,从 特克斯昭苏 到夏特一共停车安检近十次,乡与乡,镇与镇,兵团路口,边境路口, 昭苏 县城, 夏特古道 口,我注意观察过这个维族司机几乎没有任何语言,脸上也毫无表情,从到尾机械的下车打开后备箱,走进检查站递上印有维族文字的身份证,刷脸通过,我总想找机会和他说上几句,听听他对这些检查的议论,可他仿佛知道就是不接你的话,进来夏特之后再也没有安检了,景区司机说自己是塔吉克,一路眉飞色舞介绍他的夏特,大门到温泉这一段过去要走二小时,小巴车在山峰山谷中飞奔,巨大松林高耸入云,草滩上的旱獭见到动静藏进洞里,小巴不能前行时看见木札特雪山伟岸的身躯,徒步夏特古道上一直是多年的心愿,雪墙是那么近心里知道望山跑死马,知道走到山脚下的冰川没有4到5小时是不可能的,古道上开满野花黄色紫色,右侧扎木河忽宽忽窄河水湍急,玩穿越的驴友最恐惧的就是扎木河,多少人为了重温乌孙旧梦翻越 天山 夏特而命丧扎木河,白色雪墙开始越来越近,同时又觉得它越来越小,真的很奇特,近了因该更大,不是的完全变小了,脚踏冰川的时候它完全变小了,所占的天空只有很小的位置,不同4小时前,它几乎占满了天空,如此靠近冰川还是有点紧张的,不是担心雪崩,不是因为寒冷,就是靠近它的缘故,靠近这种活体量极大的物体,就个体而产生紧张产生敬畏是自然的,除非你经常在它的脚下扎根安睡,否则只要你靠近这种本能便会出现,离开冰川时得知夏特从今年起严禁个人穿越了,不知道会不会连这一段路也给封掉,搞政治的人做起旅游来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会说把乌孙道说成玄奘取经道,一会又以保护资源保护游客,封山封路,让你只在远处观看,见怪不怪了想起 珠穆朗玛峰 想起博格 卡拉 ,没有丝毫的庆幸,离开夏特温泉时看见一遍红色郁金香,在进 昭苏县城时看见道路两侧郁金香没有想到它们还会被种植到了这里,透过红色花瓣看扎木特雪山,有红色前景的雪山冰川太神奇了,引入颞叶的记忆将把夏特推到了所有雪山之巅。
短笛代歌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23 08:09 显示全部帖子
ok!!!!!!!!!!!!!!!!!!!!!!!
发表于 2020-1-23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是的  一直是单干
发表于 2020-1-24 12:31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楼主辛苦了,我要顶一下
发表于 2020-1-24 22:30 显示全部帖子
老兄抬爱非常感谢
发表于 2020-1-25 10:30 显示全部帖子
短笛代歌 发表于 2020-1-22 17:05 伊犁[/font ...

感谢楼主的精彩分享!新疆的美景总是那样令人想往!
发表于 2020-1-25 11:56 显示全部帖子
版主抬爱非常感谢
发表于 2020-2-6 08:06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发表于 2020-2-6 17:33 显示全部帖子
邢台厚朴抬爱非常感谢
发表于 2020-2-6 17:34 显示全部帖子
DSC_506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